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重生]》

    01

    陆茸茸军训回来后,便闷在寝室床上玩手机。

    “好热,好热!什么时候我们男寝才能喜提空调啊?”崔狗掀开迷彩短袖下摆,对着的房内正中央的挂扇直哈气。

    一滴滚烫的液体,落到下铺李家桢的脸上。他分不清是汗还是哈喇子,嫌弃地踹了一脚,“走走走,臭死了!”

    大一刚开学还没一星期,陆茸茸似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常,自动屏蔽掉一个有洁癖的小奶男和犬系二愣子的碰撞。

    一只手对着他的床板叩了两下。

    “茸茸,今天我和别人打听了一下我们的任课老师,除了那个教形体课的老师据说有点难搞,其余都还挺和善的。以后形体课我们就站后面,别让那老师对咱们有印象。”李家桢提醒道。

    陆茸茸伸出脑袋,“我建议你第一堂课就和这老师打好关系。”

    “啊?为什么?”李家桢不明白。

    陆茸茸心里一叹,因为你大四毕业延期就是因为挂了这个老师的课,甚至补考了两次都没过。

    同时对着满头大汗的崔狗,打击道:“醒醒,空调?不可能的,趁早自个儿买个小风扇吧。”

    前世的他直到快毕业了,连个空调的影儿都没见到。

    目光落在他们二人尚还青涩的脸上,陆茸茸弯了下唇角。

    重生已有三天,还是不由感叹,能再见到他们,真的很好。

    微信来了一则消息—

    “合同我们已经收到了,恭喜你成为浣熊直播的一员。”

    陆茸茸客套回复了平台的管理后,对室友二人道:

    “今后我可能要在寝室直播玩手游,不会在你们休息的时候上播,如果你们介意的话现在和我说,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倒是不介意,就是……你怎么会想着做这个?”李家桢有些意外。

    崔狗却挺好奇,“啊,你打游戏很厉害吗?”

    崔狗本名崔弥,和他们不是一个专业,是学录音的,隔壁寝室满员了才分到这间。

    陆茸茸不是没听出李家桢言语间的抵触,确实于他们播音主持系的学生来说,进广播电视台当主持人才是最体面的出路,直播平台听更像草根出头的地方。

    不正规,还野蛮生长。

    但陆茸茸不是跟风,也不是一时兴起才做的这个决定。

    前世毕业旅行的路上,他乘坐的那辆巴士在急转弯的时候刹车失灵,落下山崖,全车无一人生还。

    意识脱离**的那一瞬间,他后悔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大学年一直在混日子,专业课睡觉,回寝室熬夜打游戏。

    直到临近毕业了,身边人早都有了计划,出国的出国,保研的保研,工作的都拿到了offer,只有他一个人,投出的简历茫茫没有回音。

    那场旅行所有人都开玩笑说今后可都是社会人了,只有他一个人觉得脚下像踩着棉花一样,心里没底。

    既然上天给了他重头来过的机会,他想了想。

    他根本就不是学习的料。

    四年前,也就是如今网络直播已经活跃在年轻人的视野里,他知道,四年间,游戏主播这一分支,会异军突起,成为直播文化的主流力量。

    暴富的机会摆在他面前,你说他珍不珍惜。

    忽地,一串钢琴弹奏的前奏音乐从走廊的喇叭中传了出来。

    陆茸茸闻声,“腾”地从床上坐直了身子。

    他们寝室楼是男女合住的,一到三楼住的是女生,五到七楼是男生。整栋楼的低层都沸腾了起来,女生们的尖叫声夹杂其中。

    崔狗清楚地听到嘈杂声中,“左烨”这个名字出现的频率超高,奇怪地问:

    “怎么了这是?”

    李家桢显然也有些激动,“这是校广播台要开播了!今天周几来着,周三是吗?每周三的主播可是左烨学长!左烨学长啊!我艺考的时候还拜过他的照片来着,看来拜拜真的有用,我这次考试超常发挥,做梦都没想到竟然能和他上一个学校!”

    “这什么讲究?”崔狗一脸懵。

    “说我们播音系的学生没有不认识他的,一点也不夸张,他五岁的时候就获得过全国性的’小主持人’大奖,初中的时候就上过市级卫视担任少儿频道的主持人,现在已经是省级频道的新闻主持人了,你说厉不厉害?”

    李家桢崇拜地捂胸口。

    “我们艺考时用过的教辅教材,他甚至还有参与编著,我们能不奉他为神吗?我告诉你我拜他照片已经很温和了,好多小女生不知道从哪听来的歪门邪道,说摸一下他的聪明顶就能考上名校,各个追着他跑,哈哈!闹出过不少笑话。”

    崔狗撇了撇嘴,不以为意。

    “各位老师们同学们,下午好,我是左烨。”低磁的嗓音穿透传声筒,润在陆茸茸的心田,他控制不住地,又倒回床,抱着枕头拼命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楼下又是一阵躁动,好多女生冲出了寝室,聚在喇叭下,神情乖巧做聆听状。

    崔狗“嗤”了一声,“就很正常的声音啊,至于吗?”

    话音刚落,一包抽纸就砸到了他的脑门。

    陆茸茸眯着眼斜他,“崔弥!你特么是不是你妈妈拼多多买来的?”

    “哈?”他揉了揉脑袋,猝不及防地又一个水杯中了他的怀里。

    “不然你耳朵为什么是生锈的?”陆茸茸说。

    崔狗抽了抽嘴角,看了眼一旁准备朝他丢拖鞋的李家桢,“天呐!这什么神仙声音啊!我都听得都要排卵,哦不排精了。”

    求生欲就是这么强。

    “……宝剑锋从磨砺出,军训逐渐进入尾声,望这场意志与心灵的洗礼能够给予你们力量,在接下来四年的学习中不断激励你们向上……”

    明明是公式化的稿件,陆茸茸却听得如痴如醉,听多少个四年都不会腻。

    “由于正处于军训期间,我们每期一遇的’烨长梦短’栏目稍有变动,这期的投稿对象限定为军训的学弟学妹们,相信你们刚刚入校,一定对未来的大学生生活充满期待和疑惑,可以拨打我们的热线,说出你心中所想,我会尽量为你解答,仅有三位名额。”

    左烨的声音似乎带着微笑。

    立时,不少人都掏出了手机。

    陆茸茸突然想起来前世的这一天—

    他追左烨,从高中追到了大学,虽然左烨一直对他颇为冷淡,他也全然没放在心上,只要一有机会,就出现在左烨的左右,像个小鼻涕虫一样粘着他。

    这样拨打热线联络感情的好事情,他怎么可能落于人后。

    运气照顾他,成为了打通电话的三个幸运儿之一。

    于是想也不想,当着全校同学的面,对左烨直直接接地喊出了四个字:

    “我喜欢你!”

    挂了电话以后,这事就迅速发酵膨胀,甚至传回了陆茸茸和左烨所在的高中,好多人来“关心”陆茸茸,不过陆茸茸却没时间管他人的嘲笑或者是鼓励。

    因为左烨生气了。

    生了很大的气,好长一段时间都再也没理过他。

    他事后道过歉,为自己的喜欢给左烨造成困扰而抱歉。不过,等左烨气消了,他又是那个活力满满的鼻涕虫。

    当时间又回到这一天……

    他拿起手机,“李家桢你别打电话啊,不准和我抢。”

    说完拨通了校内热线。

    等待音响了很久,陆茸茸紧张地抿紧了唇,前面已经接通了两位同学,这是最后一个名额。

    或许这一次电话没能接通吧。

    “喂。”

    陆茸茸愣住,竟一时间没能说出话来。

    “喂?”电话这头的左烨摁了下电话线的接口,并没有松。

    “学长,你好。”那头终于有人说话了。

    左烨喉结动了动,他听出了对方的身份。

    那人竟然真的考上了他的学校。

    这声音他太熟悉不过,高中的时候几乎天天伴在耳侧。太阳穴不自禁地就疼了起来,他伸手轻揉,“请说。”

    “学长,我有一件困扰多年的心事,想要告诉你。”陆茸茸把手机握得很紧,手心里满是汗。

    左烨微微皱起眉头,陆茸茸这样的语气,结合他这么多年的举动……

    左烨心里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听到陆茸茸低述:“我喜欢一个男孩子好多年了,他却一直无动于衷,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表现得不够明显,我是不是该认真地给他表一次白。”

    整个寝室区顿时爆发高呼:

    “告白!告白!告白!”

    李家桢和崔狗的眼睛也瞪得老大,半天没反应过来。

    左烨右侧坐着调试仪器的广播站同事,发现素来的沉稳的左烨同学,竟然对着话筒发起了呆。

    同事无声地推了推他,却发现他脑袋好烫。广播站里的光线不好,但仍能看出他的耳朵浮上了红晕。

    “你没事吧?”同事冲他做口型。

    左烨摇了摇头。

    他把话筒移到唇边,声音有些沙哑,“这位同学,这是校园官方的广播电台,请注意……”

    “但我忽然想通了!”陆茸茸突然出声打断了他。

    “他不可能没有发现,他只是装不知道吧,因为不想回应。我不想为难他,也不想让他讨厌自己,做朋友其实挺好的,我会慢慢把这份喜欢转化成欣赏。过去的都让它过去吧,大学,就是我全新的开始啦。”陆茸茸真诚地说话。

    剧情就这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所有人都噤了声。

    良久,左烨说:“你能这样想,很……好。”

    “学长,谢谢你。”陆茸茸说完就挂了电话。

    左烨面无表情,平静一如往常,“感谢同学们老师们的收听,今天的军训来稿到此结束,二零一八年九月四号,左烨。”

    广播结束,宿舍区却一片哗然。

    因为向来零差错率的左烨学长,竟然在最后报错了日期!

    今天明明是二零一八年九月五号。

    女生们小声嘀咕着,第一次遇见学长出错的她们显然也是很激动,过了许久依然兴奋不止,早就把陆茸茸的来稿抛到脑后。

    宿舍内。

    李家桢和崔狗大眼瞪小眼,皆暗自想着要不要安慰自己的室友。

    却不想发现陆茸茸亢奋地在床上疯狂乱舞。

    这孩子可能疯了。

    陆茸茸又忽地停下来,掐着枕头,板着一张脸,学着某左的语气:

    “二零一八年九月四号,左烨。”

    “扑哧”一下笑出声,喃喃自语,“你这大居蹄子怎么这么可爱呢。”

    前世弥留之际,他第二件后悔的事情,就是—

    死到临头才发现,原来左烨也爱他爱得要命。

    作者有话要说:  每日更新时间为晚上八点。

    第一本现耽,加个收藏鼓励鼓励我好不好,请你吃猪蹄qaq!

    攻一直不接受受是有原因的,慢慢会说,没有吊着,我们老攻超甜的:d

    疯狂安利推荐一本基友超甜的现耽文,名叫《想暴富的我卖猫了》by江北小酥肉:

    文案:

    受:你要说我嫁不出去,我根本就无所谓,你要跟我说我发不了财,我能愁的几宿都睡不着。

    受:嫁人是不可能嫁人的,无心恋爱,只想暴富。

    受:三百万假结婚?哦豁,这心动的感觉。

    受:孩子要么,给我摸下小手沾沾欧气,送你个孩子。

    ·

    攻:三百万买你一个月,假结婚,分房睡。

    攻:你离我远点,沾喜气,不可能的。

    攻:包一辈子多少钱?

    攻:你过来我给你蹭欧气,我们床上聊。

    ·

    真香qaq

    cp:财迷猫受&&锦鲤鱼攻

    =喜欢的话,直接搜书名就可以搜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