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
    金主爸爸有些神秘,不愿意透露姓名,还特别单纯,连陆茸茸联系方式都没要一个。

    说是就这样在游戏账号里私信联系就可以了,不社交。

    在陆茸茸心中的形象瞬间高大起来。

    工作这边顺顺利利,直播刚开张就迎来了金主爸爸这开门红,陆茸茸心情舒畅,关了直播,对着室友们豪放一挥手,“同学们,哥最近发了点小财,周末请你们吃市区的羊蝎子!”

    “就是最近很火排队很长的那家?”李家桢一下来了劲,身穿着芝麻街睡衣在床上滚来滚去,“那我们到时候提前拿号。”

    “谢谢老板。”崔狗嘴里应着,趴在床板上,呼噜声已经传来。

    李家桢嫌弃地瞥了眼,拿起床上的靠枕隔空砸到他的脑袋,“我有没有和你说过在寝室不准只穿平角裤,要穿上衣!”

    崔狗把被子拉过脑袋,朦胧嘀咕着,“这不在睡觉么,都是男人还讲究什么……”

    陆茸茸看着二人的打闹,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却有些疑惑,大一的时候,这俩人虽然常斗嘴,但关系说不上坏,为什么慢慢四年过去,直到快毕业的时候,这俩人见面连招呼都不打了,哪怕是在寝室这样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情况。

    想不明白。

    他插上耳机,伴着左烨播报新闻时的录音,缓缓入睡。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手机里不存歌不存电视剧,满满都是左烨的录音文件。

    清冽的嗓音心头萦绕,好像有只温热的大手,轻轻拍着他的背。

    ……

    振耳的军哨声飞进学生宿舍,李家桢不耐烦地捶了通枕头,又要军训了。

    陆茸茸麻木地起床,刷牙的时候摸出手机,打开微信,眼神在左烨的头像上定了几秒,含着泡沫自言自语道:“还真沉得住气。”

    临近出门,崔狗才慢悠悠地爬下床,洗漱过后,军训服往身上一套,了事,双手环胸倒在椅子上假寐,糙得不能再糙。

    相比之下,李家桢不仅卷了裤脚,还捯饬着发型,精致到鬓角。

    陆茸茸清清爽爽地同他们到学校食堂用过早餐,来到操场集合,崔狗则和他们分开,去找录音班同学们的队伍。

    铁面教官姓刘,黑黑矮矮的,身体看上去很结实,嗓门大。军训过了大半,每天还是把他们吼得一愣一愣的。

    “想动,要提前打报告知道吧?”

    “背给我挺起来!”

    “不许交头接耳!”

    ……

    播音班训练的地儿不巧,光秃秃的没一点儿树荫。

    李家桢在旁白咬牙吐槽着教官的凶残,陆茸茸被太阳烤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嗓子燥得像有蚂蚁在爬,很痒。

    所有人都蔫儿了似的。

    忽地,身边一阵骚动,一个个瞬间精神满满,偷瞄着教官所站的遮阳棚处。

    陆茸茸顺着他们的目光看了过去,眼睛顿时一亮。

    李家桢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都说左学长乐于助人,在学校为人和善,看来是真的啊!”

    “瞧瞧你们带班学长多热心肠,生怕你们吃了一点儿苦,搬了两大箱盐汽水过来!”刘教官手里已经被陈奕塞了一瓶红牛。他满足地拉开环,往嘴里灌了一大口。

    不少人都跟着咽口水,但不敢说话。

    左烨静静地站在陈奕身边,徒手掰开了箱子的包装。陆茸茸看着他手臂的肌肉聚起,隔着白色的衬衣,隐隐带着些令他血液沸腾的味道。

    在他看过来的时候,陆茸茸提前把目光收了回来,面上的表情很淡,垂着脑袋。

    左烨握着箱子的手不由攥紧,纸箱边角在他拳心微微变形。

    陈奕和刘教官打趣了两句,回头瞅了眼左烨,觉着好笑,又打量着的满脸漠不关心的陆茸茸,大惊道:

    “诶,这学弟,不是读高中的时候就老来给你送早餐的那位吗?”

    陈奕和左烨当了两年的室友,早晨也被这陆茸茸吵醒过两年。男寝阿姨不拦人,陆茸茸是高中生的作息,经常早晨六点就来敲他们寝室的门。

    当然这孩子也很懂事,经常一带就是四人份的早餐。

    是以陈奕对这小学弟印象深刻,尤其是他那穷追不舍的爱慕精神,现在还竟然追到了大学,真的可圈可点。

    “不过……”他犹自琢磨,“这小学弟现在好像对你不太感冒诶,稀了奇了!”这要是换作以前啊,小学弟早就跟左烨暗送秋波了。

    然后身侧一个冷如刀的视线扫来,“你很闲吗?”

    陈奕手托着后脑勺,“可不是吗?本来一个人的苦差,你突然善心大发说要来帮忙,帮我把这些事都给做了。”嘴巴朝陆茸茸那努了努,眼底充满笑意。

    左烨懒得理他。

    “哟,你们班这么好的福利啊!”忽然插进一个浑厚的声音,隔壁录音班的聂教官咧着张大嘴,晃了过来。

    他是播音班刘教官的熟识,这段时间总是跑来他们班的摸鱼,两个教官在一起说不完的话,也有使不完的坏心思。

    这不,两个人眼神又对上号了,播音班和录音班的同学们齐齐在心里哀嚎了一声。

    刘教官拍了拍手,“同学们,水来得太容易,是不会甘甜的,不如我们和录音班来个小游戏,赢了的班级畅饮行不行?”

    陆茸茸:不他妈行。

    播音班表示强烈抗议!为什么我们直系学长送来的水,还要和别系的人抢着喝!

    左烨和陈奕没好说话,毕竟军训期间,教官们的意思为大。

    录音班的同学求之不得,不约而同地喊起了话:

    “来一个!”

    “哪一个?”

    “对面的!”

    “让你比!”

    “你就比!”

    “扭扭捏捏不像样!”

    “像什么?”

    “大姑娘!”

    “哎哟嘿!”

    “大姑娘!”

    播音班集体甩甩袖子,不能忍!

    于是,两个班的人沿着操场的白线,面对面坐了很长一溜,中间放着那瓶充满魅力的盐汽水。

    聂教官把手放在嘴巴两边让声音传开,“规矩很简单,我喊到什么,你们就摸什么,喊到水瓶的时候,你们就抢水瓶,明白了吗?”

    李家桢洪亮回应,“明白!”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坐他对面的崔弥,“怎么和你分成一组了?没事,等会让你输得内裤都不剩。”

    “那我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在宿舍裸着了。”崔弥道。

    “你敢!我就这么一说。”李家桢冲他呲了呲牙。

    崔弥没精打采的,好像永远都睡不醒的样子,打了个哈欠,“李小猴,我们商量个事吧。”

    李家桢伸腿踹了他一脚,“说了不准这么叫我!……什么事?”

    “一会儿我不阻拦,直接让你抢到水,这水分我三分之一怎么样?”

    “真的?”李家桢半信半疑地答应了。

    而陆茸茸对面坐着一个短发女生,齐刘海看上去特别乖巧,还很害羞,看着他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

    陆茸茸礼貌地回应了个微笑。

    陈奕看在眼里,戳了戳身旁安静的人,“小学弟这长相,在我们学校很兜女孩子喜欢的,邻家又干净,学姐们怕是也爱不释手。”

    身边人没有说话。

    聂教官喊:“鼻子—”

    所有人跟着做。

    “耳朵—”

    陆茸茸捏着自己的耳朵,对面的女同学“唰”地一下脸就红了。

    “嘴……水瓶!”

    反应快的同学们已经抢到了水瓶,例如李家桢同学。但陆茸茸算是最慢出手,因为他根本就没打算和女同学抢,哪怕自己现在确实渴得能喝下一条河,但在他眼里,人家女孩子应该更需要这瓶水。

    却没想到这女同学的动作也是奇慢无比,陆茸茸莫名其妙地把手搭到瓶身上,眼神询问着她,你不要吗?

    女同学这才羞嗒嗒地把手也覆了过来。

    陆茸茸瞳孔微张,她竟然把手放在了他的手背上,借机还摸了起来!

    陈奕怪叫了一声,“哇,现在的小学妹真是好手段!我拿小本本记下了!”

    身边的纸箱被踢飞,他回头看向左烨,“你踢它干什么?”

    “碍眼。”

    左烨面无表情地扫了眼陆茸茸身边的垃圾桶,拾起那个纸箱,朝垃圾桶走了过去。

    其他同学们早就结束了游戏,小学妹看到左烨走来的身影后,实在不好意思,这才把手伸了回去。

    陆茸茸总算是缓过神来,刚才整个人都僵住。因为第一次遇到这么主动的女同学,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左学长。”小学妹的目标转移。

    陆茸茸整了下,跟没听到似的,没有任何反应,坐在原地抠着地上的塑胶跑道。

    左烨点头,状似回应。

    小学妹激动得想要起身同他说话,一不小心手机从兜里掉了出来,“哐当”一声,三个人的视线聚焦到地上的白色手机上。

    她一下子就慌了,军训期间有命令要求不许带手机,可怜兮兮地望向左烨,希望他网开一面。

    陆茸茸无声地眨了眨眼睛。

    左烨拍了拍她的肩,然后冲的聂教官大声道:“教官—这里,没有分出胜负。”

    “平手?”聂教官奇怪地走来,小学妹来不及捡起手机,就被聂教官给看见了。

    “你!给我去墙边站军姿!”聂教官义正言辞得对小学妹命令道。

    小学妹幽怨地瞥了眼左烨:说好的为人和善的学长呢……

    聂教官看了眼陆茸茸身前未动的汽水,“那你再参加下一轮的游戏好了,我去给你找个对手。”

    话还没说完,身边的左烨已经席地而坐,“不必了,我来就好。”

    作者有话要说:  左烨:可以摸手手啦。

    ------

    作者君对文名纠结死了,问问大家的意见:

    1、《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2、《老攻,你掉马了》

    3、《重生之我让学长痛哭的日子》

    4、《甩了豪门学长以后》

    5、《我让学长叫爸爸的日子》

    大家觉得哪个比较好哇???不要对猪蹄先入为主,哪一个名字大家看上去就很想点开看???只要做了选择的小天使都双手奉上小红包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