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
    06

    左右奇怪地看向自家老哥,“你怎么不自己去送?”

    左烨答非所问,“别说是我买的。”

    “那你为什么还要送他?茸茸哥要知道是你送的应该会更开心吧……”左右不解。

    左烨:“少说废话。”目送着左右进了宿舍楼,然后走到几米开外的树荫下,单手插兜想着什么。

    为什么要送这防晒霜?他也想不明白,一下午跟魔怔了似的,一直想着陆茸茸脖子晒伤的红痕。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不习惯,一个天天在后面粘着自己的人,突然对自己避之不及,怎么着也会有些不适应的吧。

    那这防晒霜就当是学长送给学弟的药品,一种来自前辈的关心,不算过吧。

    过了一会儿,心里开始焦躁起来,这左右怎么还不下来?

    虽然分明才过去两分钟。

    “叮—”手里出现了消息提示音,左烨下意识拿出手机,看到微信小程序推送—

    他顾不得切换软件,直接从微信端点了进去。

    镜头里,陆茸茸一身红色的运动背心,等匹配队友之余,往嘴里塞了颗章鱼小丸子,腮帮子鼓鼓的,让人看着想戳一戳。

    弹幕又是那些令人心烦的言论:

    ……

    左烨二话不说地关掉了弹幕。

    那不靠谱的左右这个时候才找到陆茸茸的寝室,不慌不忙地敲门。

    崔狗靠门近,戴着耳机,没听到。李家桢在床上懒得下来,一个拖鞋扔在他背上,“开门!”

    崔狗挠了挠背,任劳任怨地开门,发现并不认识来人。

    左右顶着一张略带稚气的脸,“哥哥好,我找陆茸茸。”

    正在和粉丝聊天的陆茸茸闻声回头,声音惊中带喜,“左右!你怎么来了?”连忙起身相迎。

    同时不作声色地往左右身后看。

    “茸茸哥,你在直播啊?”左右瞅了瞅屏幕,太远了也没看清楚。

    但他有陆茸茸的微信,从他朋友圈动态知道他最近当了主播。见他在忙,左右言简意赅:

    “喏,我来给你送这个。”把防晒霜连带着纸袋递了过去。

    “啊?” 陆茸茸有些没反应过来。

    左右记着左烨的嘱托,上楼的路上已经想好了说辞,“我逛商场刚好买了这个防晒霜,买一送一,我哥是不会用这种东西的,就来孝敬你了。”

    屏幕这头的左烨颔首,嗯,这小子还算听话。

    “谢谢啊。”陆茸茸忽然笑得灿烂,又和左右闲聊了两句,亲自将他送出寝室。

    他美滋滋地打开包装袋缝隙看了看,然后把这防晒霜抱在怀里,单纯的左右,说起话来漏洞百出,逢年过节都没见这小子来句问候,每天没心没肺不着调的,突然送礼是哪一出?

    百分之两百是左烨让他送来的。

    回到座位,他郑重地把防晒霜放到手边,习惯性地瞥了一眼直播间的在线观众,竟然在最上面差点刷过去的消息里,发现了的字样!

    他低头浅笑,真好奇左家人是吃什么米长大的,怎么都这么可爱呢。

    凭空伸过来一只手,拿起了他桌上的防晒霜,李家桢惊讶道:“天啊,是这个牌子的,据说挺有用,借我擦擦呗兄dei。”

    李家桢比陆茸茸爱俏,每天早晨头发都梳得根根分明,衣服速来也买的是最新潮的,对男性护肤品多有研究。

    陆茸茸刚准备拍开他的爪子,突然看了眼摄像头,手转了个弯,把防晒霜递给了他。

    “喜欢就拿去用吧。”

    这头的左烨脸都黑了。

    随后陆茸茸把直播间静音了,满脸微笑地对李家桢说:“你敢用一坨试试。”

    李家桢:???莫不是在表演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变脸?

    左右被肚子里饥饿感驱赶着,飞奔下楼,发现亲爱的哥哥却不在了,紧接着手机里汇入了一笔款,“哥突然有事,自己玩去,祝开心。”

    左右:……真·亲哥。

    寝室里。

    陆茸茸又把直播间的麦给打开,用竹签插了一颗小丸子,递到李家桢的嘴边,“啊—”

    李家桢含泪吃下这颗丸子,感天动地的室友情啊。

    “还要吗?”

    他咀嚼着点头,“要要要。”

    陆茸茸余光一直观察着屏幕,见消息显示,他的手拐了180度的大弯,把丸子送回了自己嘴里,“不给你吃。”

    李家桢:“……”

    刚才那局游戏没有玩成,陆茸茸准备继续做订单。

    忽地,订单页闪进了几百条订购消息,陆茸茸粗略看了看,有六百多条,皆来自于用户“你的心像石头”。

    为了激励观众下单,一般生成订单消息也会在屏幕下方滚动显示。直播间弹幕再一次炸了:

    陆茸茸颤巍巍地点开和“你的心像石头”的对话框,“爸爸!你上线了!“

    “嗯。”

    “其实爸爸你不用下单的!我可以免费给你做代练qaq。”陆茸茸陪练一局的价格是20块钱,他那十一艘巨轮的钱已经够陆茸茸卖身了。

    “规矩要有。”

    陆茸茸痴笑,这个爸爸好迷人哦。

    对方又加了一句,“先付半年,后面再补。”

    “猴!” 陆茸茸迅速邀请他入局,对直播间郑重宣布,“本直播间半年内都不接单了,望周知。先前接的单,等我爸爸不上线的时候,我会一一做完,谢谢大家理解~”

    弹幕:

    ……

    而远在浣熊公司窥屏的经理大胖,刚准备打电话斥陆茸茸胡来,看着直播间蹭蹭蹭往上涨的观看人数,沉默了。又咧嘴一笑,这家伙真是天生捆绑营销的玩家。

    李家桢对这位让陆茸茸瞬间眉开眼笑的爸爸表示好奇,“我也要玩,茸茸,带我一个。”

    “爸爸,我拉个室友进来可以吗?他一手狙打得不错,伏地魔本魔。”陆茸茸征求他的意见。

    左烨从声音听出了这个室友就是刚才找陆茸茸要防晒霜的那位,正想着该如何拒绝。

    不料被陆茸茸当作默认,把“朕命里缺鸡”拉了进来。

    左烨看着他俩的衣服,都是白底,李家桢身上是蓝色的“lo”字母,陆茸茸身上则是粉色的“ve”。

    “爸爸,你怎么不说话?”

    良久,左烨的声音闷闷的,“……你们俩的衣服怎么回事?”

    “这个啊。”陆茸茸问:“情侣的,好看不?”

    左烨沉默了一会儿,“花钱买的吗?”

    陆茸茸无奈道:“这个花钱买不到,季节限定的,主要是每局结束后,会有箱子奖励,开箱子得的。”

    左烨没有接话。

    李家桢在熟人面前咋咋呼呼,对外还是很礼貌的,主动问了声:“爸爸好。”这称谓是跟着陆茸茸叫的。

    左烨冷着音调,“不要这样叫我。”

    李家桢摸了摸后脑勺。

    “叫我二号就行。”

    陆茸茸点了开始游戏,三人在出生岛上等待人数达到一百人。他找到的左烨所在地,靠近,“爸爸,你不喜欢别人这样叫你吗?”

    左烨:“你可以。”

    别人不行。

    作者有话要说:  一坛陈年老醋坛打翻辽,李小猴保重tat。

    假期大家怎么过滴?五天了我就出了两趟门,皆是因为垃圾桶装不下了…

    已经不知道今天是星期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