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
    09

    左烨一直没有说话,陆茸茸心里觉得奇怪。

    “学长!小心!前面有花坛。”他忽然出声提醒,左烨反应还算迅速,伸腿跨过。

    而脑子里还在想着陆茸茸刚才的问题,看似面色平静,其实心里已经拧巴起来。

    陆茸茸看着他心不在焉的样子,越发觉得莫名,沉默是什么意思?刚欲追问,手机却震动了起来。

    左烨同他挨得近,自然也感受到了震动。似松了口气,“你接电话。”

    陆茸茸掏出手机一看,发现是大胖打来的。

    “喂。”

    “茸茸啊!你在军训吧?方便接电话吗?又出事了!”大胖的声音很焦急,音量也很大,左烨把他的话尽收耳底,也留神着这边。

    陆茸茸觉得自己刚刚好些的头又疼了起来,“哥,你说吧。”

    “就是那个心眼贼鸡儿小的甜甜圈啊,又出幺蛾子了。昨天有粉丝把你击杀他们俩cp还还有你爸爸把他踢出直播间的画面做成视频了,在咱们圈子内传,影响不小,甜甜圈这个孬种咽不下这口气,发小作文说你从来都不把镜头对着手,是因为开了透视挂,能看到他们藏的地方,胜之不武,说要和你们cp来个比赛!”大胖气愤不已。

    陆茸茸忍不住翻了个眼白,不把手露出来,是因为他要露脸啊,手和脸没法同时出现在一个镜头里。这么好的脸蛋不露出来粉丝乐意吗?

    “什么破比赛,理他才是有病。”陆茸茸顾不得左烨在旁了,真的被这对cp的骚操作弄得窒息了。

    “这个……不理恐怕不行。”大胖语气里透着为难,“甜甜圈的cp何俊健不是传媒公司的老板吗,手下有几个还算出名的小网红,纷纷力挺转发,现在这事不仅仅闹得咱们圈的人知道了,圈外也有不少人关注,最重要的是……

    “你的粉丝们气炸了,已经隔空为你接战了,要你一定要给甜甜圈一点颜色看看。”

    陆茸茸:“……”

    “你……比不比?”大胖试探问道。

    陆茸茸:“怎么个比法?”

    “就是你们俩俩一起四排,落不同的地方,谁先全灭谁就输,如果都活到第一名的话,就按人头来比,谁杀的人头多谁就赢。”

    陆茸茸“靠”了声,“这不摆明了欺负人吗?他们两个人,技术也凑合,刚枪有优势。我就算手眼通天,可是带着一个拖油瓶,我怎么拼,拿命拼吗?”

    某拖油瓶闻言,忍不住咳了两声。

    “那……就不比了吧。”大胖接话。

    “装小聋瞎把这事带过去?我还要不要在浣熊混了?”陆茸茸烦躁起来,比也不是,不比也不是。

    大胖要他再好好考虑考虑,然后转移话题,“提成不是一周结算一次吗?今天下午就会打到你的账户上。”

    满心的郁闷被小钱钱的到来抚平了些许,随便聊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聊完才发现左烨已经沉默多时,已经快走到医务室了。

    陆茸茸有些不好意思,“兼职上出了点事,希望学长别见怪。”

    左烨摇了摇头,意为没事。

    陆茸茸发现他胸口湿了一大片,是因为刚才往他头上浇矿泉水时所致。他贪婪地享受着左烨宽厚的背带来安稳,内心窃喜。

    却垂下眼眸,“对不起,学长,我不该麻烦你的,上次说话没做到。”

    左烨的眼眸微动,没有说话。

    “我现在总算意识到了,我可真是个烦人精啊,难怪你那么讨厌我,换做是我也不会喜欢的。”

    左烨内心升起一股无名火,面色也不太好看。

    “其实你要是不乐意,可以不管我的……啊—”话说到一半,陆茸茸却觉得天旋地转,自己被抵到教学楼的墙上,左烨怕他的脑袋撞到,左手心垫在他的后脑勺上。

    两个人的距离近到他忍不住屏住呼吸。

    左烨看上去很生气,“我没有不乐意。”

    “啊?” 陆茸茸思绪有些短路。

    “也没有讨厌你。”左烨说这话时,眸色很认真,瞳孔里好像藏了颗星星,一闪一闪的。

    陆茸茸冲他笑了笑,“哦”。

    这一笑彻底把怒意满满的左烨给激醒了,他猛地退后两步,望着身旁的树,瞎扯着话题,试图缓解尴尬:

    “你该减减肥了,背了你一段路,我手都要断了……对了……你那个军训日记写得太敷衍了,后面注意点。”

    陆茸茸心里越发想笑,怎么忽然就扯到军训日记上了?还有他军训日记写得可比李家桢认真多了,怎么偏偏只说他。

    还是说左烨只看过他的日记?

    见陆茸茸一直但笑不语,左烨的脖子微不可察地红了红,背对着他蹲下,“赶紧上来。”

    陆茸茸听话地趴上去,靠近他的脖子爬了爬。

    “别乱动。”

    “学长,你闻闻我香不香?我涂了防晒霜,你弟送的呢。”陆茸茸眼里闪过一丝深意。

    左烨感受着脖子上若有若无传来的呼吸,搔得他心口痒痒,鼻尖萦绕着防晒霜的马鞭草清香,他认命般地闭上眼睛。

    ……

    左右今晚写功课写得尤其认真,因为左烨回家了。

    为了防止自家老哥随时进房间突击检查他的学习状态,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学习。

    心里不禁叹息起来,平日里连周末都鲜少回家的左烨,竟然在周四的晚上回来了。

    房间外响起沉稳的脚步声,他握笔的姿势都规范了起来。

    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脚步声竟然拐了个弯,朝走廊尽头左锋的房间走去了。

    房间内,四十多的男人面色冷峻,高挺的鼻梁上架着副金丝眼镜,正浏览着电脑里文件。

    敲门声起。

    “进。”

    左烨推门,道了声:“爸。”

    左锋也有些意外,很少在这个时间见到自己的大儿子,“回来了。”

    “嗯,爸,我来是有事想拜托您。”左烨的喉结动了动。

    “说吧。”左锋合上电脑,示意他坐沙发上。

    左烨没有坐,而是走到他桌边,“爸,我想了解一下腾锋集团内’直播’服务相关的事宜。”

    左锋惊讶地瞥了他一眼,左烨从小在主持上表现出超强的爱好和惊人的天赋,家里人都尊重他,一直将他往兴趣上培养,没有强迫他接手任何公司的事。这好像是左烨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主动和他提起。

    “爸爸能问一下为什么吗?”

    “浣熊直播是集团内运营的平台吧?”左烨问。

    “直播服务只是集团运营的一小部分产业,腾峰旗下有七八个直播平台,你说的这个确实在其中。”左锋回忆了一下。

    “学校老师布置了有关直播的课题研究。”左烨说。

    “那我和你彭叔叔打声招呼,你有什么事直接问他吧。”左锋没有迟疑,拿出手机。

    彭寓是左锋的秘书,帮着打理集团内大小事务,和左家多有走动。

    “谢谢爸,那我不打扰您工作了。”

    ……

    一两小时后,w大男生寝室。

    陆茸茸用完晚饭,不情不愿地打开直播间,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

    果然他一上线,直播间里充斥着三方人马,挑衅的甜甜圈粉丝、回怼的学神粉丝、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以至于弹幕铺天盖地地滚滚而来。

    他挑了挑眉毛,心下一横,对着镜头道:“比就比呗……”

    忽地弹幕全部变成:

    陆茸茸话说到一半,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懵,开了静音,然后点开官博置顶消息,更是瞪大了双眼。

    这……

    就在这个时候,游戏里显示你的好友“你的心像石头”用户上线。

    陆茸茸连忙连麦,“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嗯。”低磁的声音传来。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你知道吗?官博竟然发微博说,联系了刺激战场的技术部门,监测出我并没有用挂,还我清白了!!而且还说甜甜圈诽谤,没有容人的肚量,发布不公平竞争比赛信息,发黄牌警告,禁播半个月了!”陆茸茸起身,避开屏幕,激动不得了。

    “是吗?”

    陆茸茸开心地和他聊了一阵。

    待兴奋过后,他站在寝室阳台上:

    “爸爸。”

    “嗯。”

    “爸爸。”

    “嗯。”

    陆茸茸一遍遍地叫着他,他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应下。

    陆茸茸有些惆怅地叹了口气,“爸爸,你说我性子是不是太刚了,当时我要是别那么狂,对那输不起的家伙手下留情是不是就没这么多烂事了。”

    话筒那传来一句话,令他心跳失序:

    “你尽管狂,有什么事,爸爸替你扛。”

    作者有话要说:  爸爸威武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