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交易
    蒋渔跟韩青两个人出去之后,池墨就坐在了那个女人的对面。

    “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池墨问道。

    “我知道十年就要到了,所以我是来主动请你们带我回去的,不过在回去之前,我有一件事情想请你们帮我完成,要是你们帮我做的了的话,我可以很顺从的跟你们回去,不给你们添麻烦。”女人重新端起杯子优雅的喝了一口。

    “带你们回去是为了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什么时候自己的生命也成了威胁陌生人的筹码了?”池墨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

    “这件事情虽然对我来说困难道不得不寻找帮手,但是这件事情对你来说轻而易举,我求你了,虽然我在陆地上多年,但是我也知道若是你们有一次任务失败的话,不是贵族却登上了首领位置的你的地位就变得岌岌可危了,我完成我的心愿,你保证你的地位,这个交易不是很合算吗?”女人勾唇一笑,一副把所有的事情都掌握在手心里的样子。

    “我不太喜欢被别人威胁,尤其是女人。”池墨抬眼淡淡的看了对面的女人一眼。

    “这不是威胁,是交易。”女人又说道。

    “交易是建立在双方都能获得平等的利益的情况下才会成立,我地位是由我自己来确保的,不是说你的任务失败我就会跌下王座的,而且,你以为我没有办法把你强行带回去吗?你是不是在陆地上呆的太久了,脑子都迟钝了,当然了,如果你能配合的话我也乐意帮你,不过你让我们帮你做事,却什么都不给我们,这岂不是很不公平吗?”池墨对着女人说道。

    “那你想要什么?”女人的手有些颤抖了,显然是在紧张。

    “在海里我才是无私的奉献者,在陆地上,我只是个单纯的商人,送你们回去只是我的副业,商人才是我的主业。”池墨的手指在沙发上有节奏的敲击着,他的姿态优雅而从容,完全没有了刚进门的时候的震惊跟不安了

    “我明白了,这些事情我也已经想到了,这是我所经营的茶庄的让渡书,一应手续全部都在,只要你能帮我这个忙,这些就全部都是你的了。”女人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

    “如你所见,我不是很喜欢喝茶,你的茶庄的经营我也不想管,你只要离开之前把你手头的股份给我一半就好,剩下的一半就留给你那个捡来的弟弟好了,毕竟你走了,他也得需要有些资本才能撑住你的茶庄吧。”池墨把让渡书推了回去,淡定的说道。

    “成交。”女人微微一笑。

    “说说你的要求。”池墨站起来坐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后面。

    “我希望你们能帮我弟弟找到他的亲生父母,哪怕是死的也行,我希望在我走之前看到他拥有除了我以外的其他家人。”女人还坐在原地没有动,

    “你弟弟的资料带来了吗?”池墨问道。

    “我弟弟从小到大的所有资料都在这里。”女人递上来了一叠资料。

    “那好,这个交易就此成立了,离你归去之期还有三个月,这三个月我会尽我所能帮你弟弟找到家人的,你这段时间就把该交代的交代一下,毕竟回去修养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回来,对于寿命短暂的人类来说,这次估计就是永别了。”池墨把女人递来的资料放在一边,语重心长的对她说道,他开始做这个任务的那年开始,每次都会跟任务对象说这句话。

    “告辞了。”女人留下了资料跟自己的名片,起身走出了池墨的办公室,女人走了之后池墨起身走到茶几边,拿起了那张写着“沈碧慕”三个字的名片。

    总裁办公室的门口,女人走出来跟韩青还有蒋渔点点头之后就迈着步子走进了电梯,

    “这位女士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蒋渔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

    “沈碧慕,碧慕茶庄的创始人,也是我们的老朋友了。”韩青随手抽出来一本杂志放在了蒋渔的手里,上面的封面正是池墨跟沈碧慕两个人。

    “就是她啊,那个年仅二十二岁就开创了本市最大的茶庄的女强人,我就说在哪里看过她嘛。”蒋渔拿着杂志自己碎碎念道。

    “走了,总裁叫我们了。”韩青对着蒋渔说道。

    “奥,来了”蒋渔放下杂志跟着韩青一起进了总裁办公室里面,那本杂志被放在了桌上,一阵风刮过,书页被卷了起来,在安静的屋子里发出细微的响声。

    总裁办公室里,池墨不但找了蒋渔跟韩青来,还把蓝信,厉涩,池冉等等有参与过任务的人都叫来了。

    “这是任务的资料,任务是帮这个少年找到他的父母,时间是三个月。”池墨坐在办公桌后面,一脸认真的对着周围的人说道。

    “老大啊,找人这种事情最难办了,别的不说,就说我们所在的城市,别说是三个月,就算是给我们三年,也查不完啊。”厉涩对池墨说道。

    “很久没有考验你们了,这就当做是抽查好了,要是三个月之内没有找到人的话,到时候沈碧慕拒绝回去,你们得全权负责。”池墨对着众人微微一笑,这个笑容笑得众人背后发凉。

    “老大放心,保证完成任务。”众人齐声说道。

    “首先我们得跟这个少年去聊一聊吧,资料什么的还是去问本人比较好啊。”厉涩提议道。

    “我们这群陌生人突然出现在人家面前,问东问西的肯定会吓到人家的,万一吓跑了,那事情就大条啊。”蓝信提出了意见。

    “蓝信说的有道理。”池冉点点头。

    “那个,我有话要说。”蒋渔接过资料看了一眼之后弱弱的说了一句。

    “说。”池墨对着蒋渔点点头

    “这个孩子,我见过奥,之前我在图书馆工作的时候他也在那里打工的,这孩子不太爱说话,跟其他人不怎么合群,我记得很深刻的。”蒋渔指着照片上的人对着众人说道。

    “真的吗?小渔渔,你说的是真的吗?”厉涩一脸认真的看着蒋渔问道。

    “恩,不会错的,这孩子我还单独跟他说过话呢,绝对不会错的。”蒋渔认真的点头。

    “那太好了,走吧走吧,我们现在就出发去学校,先去问问他。”池冉一脸开心的说道。

    “池冉跟蒋渔去就行,现在是上班时间,其他人给我回去工作。”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池墨发话了,生生把蓝信跟厉涩刚刚燃烧起来的热情给无情的浇灭了。

    “老大,你怎么这样啊。”蓝信抱怨道。

    “赶快回去工作,别再让我说第三遍。”池墨面无表情的对着众人平静的说道,虽然表面上池墨很平静,但是跟池墨时间久了的蓝信他们都知道,这样状态下的池墨绝对是不正常,以为他们老大平日里根本不是这种冷酷少言型的老大,起码他们一致认为是这样,毕竟傲娇才是他们老大的正常状态。

    “好的,老大,我们这就回去认真又负责的工作去了,老大您慢慢忙哈。”蓝信第一个开溜。

    “我们也走了,老大。”厉涩带着焦颜紧随其后。

    “蒋渔姐,我们也赶紧的去学校吧,这个时间图书馆里面的人还少一些,我们问话起来比较方便一些。”池冉转头对一边的蒋渔说道。

    “好啊好啊。”蒋渔点点头,跟着池冉走了。

    “拿着,这次要是再出事儿,给我自己搞定,今天我很忙,可没有时间再去救你了。”池墨把自己的车钥匙扔给了蒋渔,一脸别扭的对蒋渔说道。

    “哥,我自己有车啦,我可以带蒋渔姐去的。”池冉笑眯眯的对着池墨说道,他发现自从上次蒋渔在岛上遇险他哥去救了蒋渔之后,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的微妙起来了,虽然蒋渔姐对待他哥的态度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他哥好像开始渐渐的意识到自己对蒋渔的感觉不同寻常这件事情了,看来他哥开窍的日子真的是指日可待了呢。

    “少罗嗦,你不用上课啊?”池墨瞥了一眼池冉。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方便,确实不方便,我还得上课呢,所以蒋渔姐,你就开车载我好了。”池冉笑着跟蒋渔一起走出了总裁办公室,蒋渔看着池冉那包涵了各种意思的复杂笑容有些疑惑了,是她太过时了吗?她最近真的是越来越跟不上这个年纪的小孩子的节奏了呢。

    “小渔,路上慢一些奥。”韩青笑着跟蒋渔挥手。

    “知道了。”蒋渔点点头,感慨还是韩青比较好,虽然自己总是掉到他挖的坑里去,但是起码他就只有挖坑这一个爱好,不会有她看不懂的笑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