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校庆的邀请
    “要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就好了。”蒋渔一脸不相信的说道。

    “哎呀,你别一脸不相信行吗?我说的可都是实话,韩青这个人啊,就是那样的,你跟他相处久了就知道了,你被他威胁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要不这样吧,这顿饭我给你买单好了。”蓝信对蒋渔说道,

    “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多谢蓝部长请客。”蒋渔终于笑了出来。

    “唉,这就对了嘛,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先别忙着愁眉苦脸,越愁眉苦脸心里就越难受,所以我们遇到事情要先笑,笑出来之后说不定就会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儿了呢。”蓝信一脸微笑的对着蒋渔普及自己的人生准则。

    “多谢你安慰我。”蒋渔发自内心的感谢道、

    “多大事儿啊,安慰美女是我这个帅哥的职责嘛。”蓝信自恋的甩了甩自己那并不存在的刘海。

    此时,在池墨的办公室里面,池墨把韩青单独叫了进来谈话。

    “总裁,您有什么吩咐。”韩青一如往常一样的恭敬的问着这句话。

    “你对我的能力有所怀疑?”池墨背对着韩青问道。

    “不敢,总裁您的工作能力一直都让我十分的佩服。”韩青一脸认真的否认。

    “那你就是对我的工作态度有看法吗?”池墨转过身来,脸上挂着很不爽的表情。

    “这更加没有了,总裁您一直矜矜业业的工作,从来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我怎么敢对您的工作态度有什么看法呢?”韩青否认的比刚才更加的彻底了。

    “既然如此,你跟我解释一下,今天早上你跟蒋渔说那番话的用意,句句都打着我的旗号,说的我好像是因为蒋渔堕落一般的,你跟我解释一下原因吧。”池墨一个冷眼甩了过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最近总裁您对她的事情过于关心了,虽然现在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早晚有一天,您会因为她的事情而影响工作的,这是绝对不允许的。”韩青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

    “我上次已经警告过你了,你是我的人,不是那些老家伙们的人,我的私事不准你过问,你这次不但过问了我的私事,还把无辜的人给牵扯了进来,你是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还是诚心跟我对着干?”池墨看着韩青,眼中虽然没有怒火,但是却夹杂着些许的失望。

    “总裁,我知错了。”韩青低头。

    “这么敷衍的认错,不用也罢,但是我不希望看到还有下一次。”池墨轻声叹息了一下,然后走回了自己被大办公桌后面。

    “是,不会再有下一次了。”韩青点点头。

    “出去吧”池墨说道。

    “是。”韩青恭敬的退了出去。

    午休结束之后,蒋渔回到自己的位置,看到韩青已经坐在了那里,本来打算鼓起勇气去跟他打招呼的她突然就怂了,只能默默的低着头从他这边穿过,然后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工作。

    “小渔。”蒋渔刚刚坐下来韩青就说话了。

    “怎么了?”蒋渔抬头看着对面的韩青。

    “我为今天的事情跟你道歉,我确实没有把握好分寸,一激动就把话说的太重了一些,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韩青一脸歉意的对着蒋渔说道。

    “没关系的,你说的话句句在理,是我没有想太多的不对,好了,我们就把今天早上的那件事情给翻过去,我们继续做朋友,做同事就是了。”蒋渔微笑着对韩青说道。

    “恩,继续做朋友。”韩青也笑着点头。

    “小渔渔,刚刚有给你的信奥。”蓝信悠闲的晃悠道了蒋渔的面前

    “我的信?谁会给我寄信啊?”蒋渔一脸疑惑的接过那封信,发现里面是一张请帖,上面印着的是她的母校的名字,说是周末正好是母校的校庆,邀请她跟白小星回去当嘉宾。

    “我看看,我看看,哎呦喂,好家伙,原来是母校校庆的邀请啊,不过

    你们学校也够抠门的啊,明明是两个人竟然发一张请帖,啧啧。”蓝信凑到蒋渔的身边看了一眼请帖上的名字之后一脸鄙夷的对蒋渔说道。

    “这你就说错了,还真不是我们学校抠门,是我们老师太过了解白小星,他向来不愿意参加抛头露面的活动,要是真的只发给白小星的话,他大概会直接当做垃圾给扔到垃圾桶里面去吧,所以我们老师才把请帖印上了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他知道我肯定会回去的。”蒋渔微笑着跟身边的蓝信说道,

    “恩,那你老师倒是挺聪明的。”蓝信点点头。

    下午又很快就过去了,蒋渔很快就回到了池墨的家里面,池墨回家之后就上楼去换衣服去了,蒋渔就趁这个时间去了隔壁的白小星家里跟他说这些事情去了。

    白小星的家里面,白小星也刚刚洗完澡出来,见到蒋渔坐在客厅里等着他,白小星一脸意外的挑了挑眉毛。

    “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啊?要是有什么事情就说吧。”白小星一边拿了毛巾擦自己的头发一边问坐在沙发上的蒋渔道。

    “呐,请帖,学校校庆邀请你跟我回去做嘉宾,怎么着,你是去还是不去啊?”蒋渔把那个装着请帖的信封给拿了出来。

    “谁知道的这么多,竟然把请帖给发到你这边来了?”白小星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蒋渔递过来的信封说道。

    “大概是我们老师吧,上次我刚刚回过学校看望过他。”蒋渔猜测道

    “反正不管是谁了,既然能请得动你来给他们当说客,我自然也会给个面子去露个脸,但是讲话什么的就算了,我绝对不会上台的。”白小星把请帖给放到了一边笑着对蒋渔说道。

    “就知道你够义气,好了,我那边还在做饭呢,我先回去了,我们周末见了。”蒋渔一脸开心的站起来跟白小星告辞

    “好。”白小星目送蒋渔离开了他家。

    此时,在大学里面,池冉还是不死心的跟沈辛熬着,沈辛一直都是那副无视他的态度,这反而激发了池冉的斗志,非要让他跟自己成为好朋友不可。

    “我说,小辛啊,那个小学弟好像从昨天开始就一直跟着你呢,你们两个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总感觉他看你的眼神十分的奇怪啊。”跟沈辛一起在图书馆打工的一个妹子问正面不改色的整理着书架的沈辛道。

    “不用管他,他跟腻了自然就会离开的。”沈辛看了一眼正捧着书本发呆的池冉对那个好奇的妹子说道。

    “我怎么觉得他是看上你了啊,你没有问一问他跟着你到底什么事吗?”那个妹子一脸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的态度跟沈辛说道。

    “你的那些小说还是少看的比较好。”沈辛瞥了一眼那个妹子,然后转身去了另外一个书架那边去整理书籍。

    “本来就很像嘛。”那个妹子自顾自的碎碎念着。

    沈辛的工作很快就结束了,他趁池冉不注意悄悄的从图书馆的另一个门给溜掉了,刚刚出门就碰上了一堆明显不是学生的家伙们。

    “沈辛是吧。”带头的人穿的花里胡哨的,走路还晃来晃去的,晃得沈辛都有种晕车的感觉了。

    “我是”周围有很多来来往往的学生,所以沈辛就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没想到传说中碧慕茶庄的少东家,沈碧慕的宝贝弟弟竟然是个怂包一样的家伙啊,真是笑死人了啊,哈哈哈哈。”那个老大上下打量了一下沈辛之后一脸鄙夷的笑着说道

    “你们要是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沈辛沉着脸就要绕开他们往另一个方向而去。

    “别走啊,你要是走了,我们怎么交差啊。”那群人见沈辛要离开立刻就呼啦啦的围了上来,把沈辛给困在了中间、

    “兄弟们,把他给我脱光了,咱们带着少东家在他学校里游街去。”那个老大猥琐的打量了一下沈辛之后,笑着对周围的人说道。

    “你们休想。”沈辛几个闪身很顺利的甩开了这些的围堵,他跟沈碧慕也学了几招逃命的本事,不然的话身为碧慕茶庄的少东家又天生长得像软柿子一样的他早就小命不保了。

    “追!”见沈辛跑了,那个老大一挥手,周围的人就追了上去。

    沈辛在学校里一路狂奔,后面跟了一大群人追,直到沈辛慌不择路跑进了死胡同。

    “让你再跑,你跑啊。”那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抽出来了棍子,他们气急败坏的举起棍子往沈辛的身上打去,沈辛的体力不行,经过这一段狂奔,已经基本上没有力气反抗了,眼看着那根棒球棍就要落在自己的身上,他已经做好了准备硬挨一下之后找机会逃跑了,但是棍子却没有落在他的身上,他睁开眼睛一看,是有人挡在了他的面前,那根棍子被那个人单手接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