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每个人都有黑暗
    厉涩听了蒋渔的话之后沉默了许久。

    “怎么了吗?”蒋渔问道。

    “小渔渔你知道韩青的线人的来头吗?”厉涩看向蒋渔认真的问道。

    “我不知道啊?线人还需要来头吗?”蒋渔一脸疑惑的看着厉涩,她总是听韩青说根据可靠的人线人提供的情报,但是一直不知道这个可靠的线人到底是谁。

    “我看韩青也算是对你敞开心扉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小渔渔你竟然不知道吗?”厉涩一脸不相信的看着蒋渔。

    “怎么了吗?”蒋渔问道。

    “好吧,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反正早晚都是要知道的啦。”厉涩煞有介事的清了清嗓子,一脸认真的对着蒋渔说道。

    “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吗?”蒋渔依旧是一脸的疑惑,她并不太都喜欢去过多的问别人的事情,可以说是冷淡也可以说是懒得问。

    “当然了,这件事情十分的重要的,小渔渔你一定要知道啊,这对你有好处的,而且我觉得韩青也绝对不会怪我告诉你这件事情的。”厉涩坐到了蒋渔的身边,神神秘秘的说道。

    “恩,那你说吧。”蒋渔现在手头上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可以听厉涩说这些事情了。

    “我跟你说啊,其实韩青说的线人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专门做线人生意的组织,他们叫做青蛛,青大概有什么别的意思,不过蛛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他们如同蛛丝一样无孔不入,跟蜘蛛一样无声无息,这个组织十分的庞大,人员分布极其广泛,他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职业,不同的家庭甚至是不同的资产阶级,上到公司boss下到乞讨的乞丐,无论哪个角落都有这个组织的里面的线人,无论是什么样子的情报都瞒不了这些无孔不入的线人们的眼睛和耳朵的,他们可是本市的地头蛇,无论是哪路神仙来了这里都得先去他们的负责人那里报个备,不然的话第二天他的行踪跟**就会出现在自己的仇人或者是记者的手里。”厉涩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语气亢奋,眼神发亮,一副兴奋的不得了的样子。

    “那韩青跟这个组织的关系是?”蒋渔比较关心这个

    “这个嘛,根据我的猜测,韩青大概就是青蛛的幕后**oss,第一青是他的名字,第二他无论要什么情报都会在第一时间得到,并没有听说过他跟那边讨价还价的,而且青蛛的负责人只不过是二把手,传闻他们的老大终年不露面,但是却能让众多身份高贵,性情桀骜的人听命于他,而且还听说他们家老大特别擅长坑人,几个要求跟老大谈生意的大老板都被坑的挺惨。”厉涩对蒋渔头头是道的说道。

    “前面几条我倒是没法确定,但是喜欢坑人这一条倒是有些研究价值,毕竟韩青可是我见过的最喜欢坑人的人之一了,不过说起来,最近他很久没有坑人了呢。”蒋渔托着下巴一本正紧的分析道。

    “我觉得肯定是他。”厉涩说道。

    “恩,有道理。”蒋渔点头。

    “在别人背后说是非可是会下拔舌地狱的奥。”蒋渔跟厉涩正说的投入的时候,在她们两个身后悄悄的冒出来了一个人,在蒋渔跟厉涩都没有发觉的时候飞快的拍了她们两个一人一下,吓得她们浑身一抖。

    “哈哈哈哈,你们两个胆子也太小了吧!”那个吓唬了厉涩跟蒋渔的人看到厉涩跟蒋渔两个人被吓的都抖了一下,没心没肺的指着她们笑道。

    “银殇,你来这边干嘛啊?怎么不守着你的破岛自生自灭啊。”被银殇捉弄了一下,厉涩表示很不开心,说话的语气也冲的不行。

    “你这是什么话啊,我的花香岛怎么就是破岛了,我跟你说啊,跟贵族说话给我注意点儿礼貌,我现在还是有权利治你的罪的。”银殇指着厉涩说道。

    “不好意思,这里是陆地,你们银尾最没有权利治罪,在陆地上只有法律跟法官才有权利治罪。”厉涩得意的冲银殇说道。

    “你!哼,我懒得跟你这种平民说话,小渔,麻烦你给我通报一声,跟池墨说我来了,让他出来迎接我。”银殇对蒋渔说道。

    “总裁在里面,自己进去就行。”蒋渔刚才也被吓得不轻,也表示不想要给银殇这个家伙好脸。

    “呵,我可是高贵的银尾贵族,我怎么可能去找他?”银殇夸张的说道。

    “真是的,服了你了。”蒋渔看了一眼银殇,然后无奈的起身走到了池墨的办公室门前敲响门。

    “谁?”池墨的声音响起。

    “总裁,银殇来见您了,让他进去吗?”蒋渔问道。

    “让他进来。”池墨的声音再次传来。

    “好了,请您进去吧,来。”蒋渔一推门,顺手把还站在门口摆贵族架子的银殇给推了进去,干净利索的关上了门。

    “小渔渔,干的漂亮。”厉涩站在一边赞赏道。

    “好说好说。”蒋渔点点头。

    池墨的办公室里,银殇被推进来一脸的不满。

    “坐吧。”池墨倒是还算是客气。

    “找我来做什么?赶紧说。”银殇一脸不爽的问道。

    “让你去见个人。”池墨把一张照片扔到了银殇面前。

    “她怎么了?”照片上的人正是最急在他们的口中出现频率最多的人,沈碧慕,银殇看着照片上的人有些无奈的叹气。

    “听她在陆地上收养的弟弟说她最近疯狂的喜欢上了一个有妇之夫,无法自拔。”池墨从办公桌后面走到了银殇的身边。

    “她在离开家里的时候就已经跟我们断绝关系了,帮我解决问题是你们的事情,你们找我做什么,傲视没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银殇的脸上明显的带着不情愿。

    “就算是已经断绝了关系了,但是沈碧慕是你妹妹的事情是不会从同族心中抹去的,毕竟银尾一族每一个成员的出生都是要昭告天下的。”池墨淡定的给银殇跟自己都倒了杯水。

    “早就已经说过了,无论她是死是活我们都不会管她,要是她死了的话,你通知我收尸就行,人虽然被逐出银尾一族了,但是族里有规矩凡是银尾族人无论做过什么,死亡之后都必须葬入无心崖。”银殇站起身来就要走。

    “后面有他们两个各自的地址,我给你时间考虑一下,要不要帮忙就看你的了。”池墨并没有阻拦银殇离开,只是在他的手里又放了一张那个男人跟沈碧慕在一起的照片。

    银殇离开了池墨的办公室之后,银苏又从窗户进来了。

    “墨哥,你这么逼我舅舅也没什么用吧,毕竟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当年是他亲手把姑姑逐出族里的,现在要是他出手去干涉姑姑的事情,岂不是要他自己打自己的脸嘛,我觉得准没戏。”银苏对池墨说道

    “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会真的能跟自己的至亲断绝关系的,你等着看吧。”池墨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工作。

    “唉,池墨哥,我发现啊,你最近那个口是心非的毛病改好了呢,竟然这么直白的说出了你想说的话唉,看来蒋渔姐还是很有本事的啊。”银苏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惊奇。

    “赶紧消失。”池墨冷冷的瞥了一眼银苏,他不过就是偶尔想要直白一点儿说话,跟外面那个什么用都不管的女人有什么关系啊。

    “看来还是没治好,我走了奥。”银苏再次从窗户离开了池墨的办公室。

    银殇离开了池墨的办公室之后就直奔照片上所写的那个男人的地址,他敲开门之后,果然看到了那个男人跟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

    “能麻烦你出来一下吗?”银殇很有礼貌的对男人说道。

    “奥,好,有什么事情吗?我好像不认识你呀。”男人虽然不认识银殇,但是见他文文弱弱的,想必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就迈出了门,把门关上了。

    门关上的一瞬间,男人就感觉眼前一烟,接着人就摔在了地上,他恍惚了几秒很快就清醒了过来,低头发现他的腹部插着一根很细的针,针上闪烁着银光,而此时他突然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文弱男人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这只是一个警告,要是你再继续靠近我妹妹的话,下次你好不容易得来的腿我就要不客气的收下了,知道了吗?平民?”银殇将自己的手套脱下来扔在了一边转身就进了电梯,在进电梯的一瞬间,男人看到银殇的身影在电梯门上映出来的是一个银发的男人样子,男人的面容无比的熟悉,让刚站起来的他又瘫坐了地上。

    “银发,牛毛银针,是银殇,是银殇,是那个银殇来找我了!”男人崩溃的喊着,银殇的名声在人鱼族里并不好,几乎没人会想要见到他,而且银尾人鱼族擅长幻术,但是幻化出来的样子镜子里是照不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