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会客室的冲突
    巡查商场的任务从一个轻松的活儿变成体力活儿之后,夜筱筱对韩青的怨恨就愈发的增加了,她早该想到的,如果是很轻松的任务的话,韩青会特地坑她来吗?那时候自己还庆幸不过是一个陪同的工作,真想穿越回去抽死当时犯二的自己。

    “鞋子,我要了。”就在蒋渔发呆的时候,正在一家女鞋店里视察的池墨突然对拿起一双平底鞋对店员说道。

    “好的,总裁您稍等,这就给您开发票。”店长立刻冲了过来,赶在店员面前接过了鞋子开发票,把鞋子包装好了之后恭敬的递给了池墨。

    “蒋渔,拎着。”池墨回头把那个袋子给了蒋渔拎着。

    “奥。”蒋渔很好奇为什么她家老大视察着视察着竟然逛起街来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蒋渔手里的袋子不断的增加,而且有女装也有男装,还有珠宝首饰,蒋渔很顺利的从一个干苦力的助理变成了一个职业拎包的助理。

    “今天就到这里,你们回去吧,我们自己随便逛逛。”走到三楼的时候,池墨回头对身边陪同的商场的负责人们说道。

    “好的,总裁。”负责人们恭敬的退了下去。

    “总裁,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啊?”蒋茹揉了揉自己的脚,她其实不太擅长穿高跟鞋的,不过因为工作的时候必须穿,她才开始穿的。

    “换上,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就不回公司去了,直接去伊莎家。”池墨指了指放在一边的那堆东西对蒋渔说道。

    “给我的?”蒋渔一脸惊喜,他们家冷酷又嘴硬的老板大人今儿是吃错药了吗?竟然对她这么好哦。

    “当然,这些东西的钱依旧是从你的奖金跟工资里扣。”池墨对着蒋渔说道。

    “就知道。”蒋渔鄙视的看了一眼池墨,然后拎着女装,女鞋,珠宝等一切女生用的东西走进了离着这里最近的一间试衣间里面,池墨也拎着男装去了男装区的试衣间。

    衣服蒋渔倒是很快换好了,本来看着池墨是乱选的,但是却意外的很合她的性格,尺寸也刚好,鞋子穿着也比高跟鞋舒服多了,比蒋渔快很多的池墨早就在原地等着蒋渔了。

    “过来。”池墨看着蒋渔披头散发的样子一脸的嫌弃,亏他今天还好心给她选了能尽可能的扬长避短的衣服呢,结果全被蒋渔披头撒发的样子破坏了,完美主义者的总裁大人自然不会放任不管,于是他把蒋渔拉到了自己这边来,随手从店里抓了一样发饰,帮她把头发妥妥的盘了起来,盘起来头发之后,总裁大人满意的点点头,恩,这样看着顺眼多了。

    “其实我觉得散着也挺好。”蒋渔弱弱的说道

    “披头撒发的跟个鬼一样,好个鬼,真不知道你的审美竟然差到这种地步了。”池墨一脸嫌弃的看了一眼正在低着头碎碎念的蒋渔。

    “是小的的审美观自然是不能跟老大您比的。”蒋渔附和道,相处这么久,她也摸出门道了,对于池墨这种傲娇的人,就得顺毛摸,要是作死的逆毛了,肯定会被咬到手的。

    “知道就好,走了。”池墨心满意足的带着蒋渔离开了商场。

    商场的人等池墨走了之后才纷纷的涌了出来,站在外面看着池墨跟蒋渔并肩走出了的商场大门

    “原来刚才那些东西是总裁买个蒋助理的啊,莫非蒋助理其实是我们未来的总裁夫人吗?”一些喜欢说八卦的人开始猜测纷纷了。

    “是啊,是啊,刚才蒋助理说累了,总裁下个店巡视就买了平底鞋,平日都会转完五楼,今天只转了三楼就走了,肯定是心疼蒋助理了。”另外一个爱夸大是非的人就蹦出来助威了,

    “今天都已经见过蒋助理了吧,以后都紧张这点儿,以后蒋助理很有可能会成为总裁夫人的,别轻易怠慢人家知道吗?”商场的负责人对周围的人严厉的说道。

    “是。”众人点头。

    银殇这边,沈碧慕跟银殇两个人的争执还在发生,外面的员工也不敢进去劝,只能担忧的站在外面看着里面的情况。正好此时沈辛来了,他自从跟池墨他们说完他姐的事情之后就总感觉有些良心不安,毕竟这是他们的家务事,他却到处去说,今天他是来认错的,他回家没有看到沈碧慕,就来到茶庄这边寻找,但是他一进茶庄却发现员工们都围在会客室外面兴致勃勃的看着什么。

    “你们在看什么呢,这么多人都围在这里。”沈辛虽然还没有正式的接受碧慕茶庄,但是他座位上少东家,在有空的时候也是经常过来帮沈碧慕处理这里的事情的。

    “少东家您来了啊,太好了,里面那位客人跟我们老板吵了好久了,老板不让我们管,也不准我们进去,眼看着他们两个越来越水火不容,要不少东家您进去劝一劝?”沈碧慕的秘书对着沈辛提醒道。

    “好,你们都散了吧,都聚在这里像什么话,赶紧的都工作去。”沈辛轻咳一声对着身边的员工们提醒了一句,大家都做了鸟兽散了。

    此时在会客室里的争吵已经不是能用激烈来形容的了。

    “我跟你说了,我的事情不用你来管,我想喜欢什么样子的人我就喜欢什么样子的人,你没有立场来我的地盘大呼小叫的。”沈碧慕对着银殇大声的说道。

    “越发的没有规矩了,像个泼妇一样的真是没有修养。”银殇一脸嫌弃的说道。

    “我就是没有教养,我当然没有教养,我无父无母,无亲无故,哪里来的教养啊,不像是你,是贵族,你的教养好的话,怎么会拉来我这里跟我无理取闹呢。”沈碧慕再次见到银殇,而且银殇还是来管她的,她的火儿就蹭蹭蹭的往上冒。

    “你这个不孝女,看我今天不提爹娘教训你。”银殇被沈碧慕激怒了,扬起巴掌就要冲沈碧慕的脸上打去,但是巴掌却在半空中被拦住了。

    “放开我。”拉住银殇的那双手臂有些纤细,有些稚嫩,就像是新长出来的树苗一样透露着随时都会折断的未成熟气息,毫无疑问这双手臂的主人正是冲进来的沈辛。

    “你干嘛打我姐。”沈辛不认识银殇,但是他却觉得这个人挺眼熟的,长得跟自己的结界沈碧慕极为相似,不过这一头的银发倒是挺有个性的。

    “姐?莫不是这个就是你捡来的那个便宜的人类弟弟吧,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果然是符合你的口味,哼。”银殇打量了沈辛一眼之后,再看沈辛无论那点儿都是各种嫌弃。

    “小辛,你怎么来了。”沈碧慕也好久都没有看到弟弟了,自从上次跟他闹翻之后,她就没有勇气主动去找沈辛谈一谈,姐弟两个一直都是靠电话保持联系的,这么久过去了又重新见面,两个人都感觉有些尴尬。

    “啊,我,我我有事儿找你说······”沈辛磕磕绊绊的说道。

    “呵,这个小家伙竟然连话都说不清楚,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净捡别人不要的,这个被父母抛弃的便宜弟弟也好,那个有妇之夫也好,你是收破烂的吗?”银殇还是想要劝沈碧慕离开那个那个男人,不过语气却完全没有劝的意思,这是他对沈碧慕习惯性的说话方式,估计这辈子都改不过来了。

    “我就是喜欢捡人家不要的东西,用你管啊,我的茶庄不欢迎你,你给我赶快消失,不然我就叫保安把你弄出去了。”沈碧慕对着银殇说道。

    “那你就继续固执吧,等你死的时候都没有人来给你收尸。”银殇愤怒的一甩衣服,甩门而去。

    “那个人是谁啊?好像听他的语气,他好像很关心你啊。”自从那件事之后沈辛一直都不肯再叫沈碧慕一声姐。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你现在已经被有心的人盯上了,还是要好好的注意安全,要好好的呆在学校里,学校里有池冉保护你,安全的很,以后没事儿别老是自己一人跑出来知道了吗?”沈碧慕对着沈辛不放心的嘱咐道。

    “你不想要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就算了,我也懒得过问,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我已经把你跟那个男人的事情告诉了池墨,他们说要考虑下再决定要不要执行现在的任务。”沈辛本来是想好好的说的,但是想起自己被绑架的时候那个男人也出现在了现场,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了,语气变得冲了很多。

    “什么?这件事情竟然是你告诉池墨的,我才是你姐姐,池墨不是,你为什么要把我的**告诉陌生人,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沈碧慕本来就是在为这件事情而烦恼,听到沈辛这么一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反手就给了沈辛一巴掌,这巴掌打下去十分的清脆,把沈辛都打懵了,要知道从小到大这么多年来她从来都没有的打过他一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