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危险逼近
    次日清晨,池墨一早就上班去了,蒋渔估计是因为药效的关系,一直睡到上午十点多才起床,起床之后她没精打采的在屋子里转悠了一圈儿,想起池墨今天上班去了,就继续窝在沙发里看昨天没有追完的那部剧。

    ea公司里,蓝信上来送文件,发现蒋渔跟韩青都没在,他疑惑的看了一眼他们两个空着的座位最后壮着胆子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老大,你在么?”蓝信小声的问道。

    “进来。”屋子里传出来池墨的声音,蓝信这才放心下来,刚才他还以为韩青被气急了直接撂挑子不干了呢。

    总裁办公室里,池墨正处理着韩青给他留下的文件,这一堆本来应该是归韩青跟蒋渔处理的东西因为他们两个都不在现在就都落在了他的身上,所以此时的池墨池大总裁心情也不是很美丽。

    “老大,韩青跟蒋渔他们是请假了吗?”蓝信把文件交给池墨签字,趁着池墨签字的时候八卦的问道。

    “蒋渔病还没好,我让她在家里再修养一天,至于韩青,给他算旷工。”池墨咬牙切齿的对蓝信说道,昨天韩青说他要请假,他还以为他是气急了说的昏话,没想到今天一早他竟然真的给他不见人影了,要不是因为昨天他中途回公司开走了车,今天他就得步行上班来了。

    “老大,这不太好吧。”蓝信小声的碎碎念道。

    “我才是老板。”池墨不爽的看了一眼蓝信,满脸都写着要是他敢再多说一句就立刻拉出去斩了的模样。

    “是是是,我知道了。”蓝信不敢再招惹池墨,拿着自己的文件就溜了。

    在人事部,昨天招聘来的新人正等着分配,蓝信从总裁办公室出来之后路过正在分配的新人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他快步走了过去,把那个人给给拎了出来。

    “小家伙,你成年了吗?你就跑公司里来上班了?”蓝信刚刚拎出来的熟悉面孔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老熟人银苏。

    “你还问我,要不是你们最近迟迟都没有接新的任务,一直都在为沈碧慕跟沈辛的事情各种纠结我也不会被那群老头子勒令前来担当监督人,唉,不是,我说你们到底是怎么了?沈碧慕是对方的人,那个沈辛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鸟儿,直接放弃不就行了,反正这个任务放弃的话也不会影响你们的声誉,毕竟是他们先来找茬的。”银苏一屁股坐在了蓝信的椅子上,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关于这件事情我不是很清楚,我只是接到了调查的命令,没有接到中止的命令,所以你来问我我也不知道,要不你直接去上面问老大好了。”蓝信把银苏从自己的椅子上拎起来,然后对他一脸不满的说道。

    “我直接去问韩青哥跟蒋渔姐不就行了,墨哥太狡猾了,他绝对不会告诉我的。”银苏懒懒的打了个哈欠。

    “奥,那还真不巧,你韩青哥今天旷工了,你蒋渔姐病了,打昨天就一直没来,现在你只能选择去问老大或者是你就等着他们来了再说也行。”蓝信笑呵呵的对银苏说道。

    “算了,我还是等着吧,不过你等给我安排个职位啊,我这空降来的,我也不好混啊。”银苏拖着下巴对蓝信说道。

    “明天小渔渔就要外派去星辰公司去一段时间,你就先暂时顶替她的位置吧,等她回来之后再说就行,呐,这是入职通知书,签字之后去外面领好工作证什么的之后,明天再来上班。”蓝信从一边拿出来一张纸给了银苏。

    “不是应该今天上班吗?怎么改成明天了?”银苏一脸不解的看着蓝信问道,

    “你的顶头上司今天不在,老大那边又很忙,你就别去撞枪口了,我这可是为你好啊。”蓝信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来,对银苏说道。

    “那好吧,我正好今天出去逛一圈儿去,要是上班了,真的就没空玩了,那我走了。”银苏把入职通知书收好,然后去了外面

    “唉,又来了一个麻烦人物。”蓝信无奈的摇摇头。

    此时,在家里看剧的蒋渔也累了,正准备活动一下然后出门去逛一逛的时候突然接到了电话,她要出门的脚步就停了下来。

    在蒋渔家的外面,锦瑟跟那个男人坐在一辆车里气定神闲的看着池墨家的门口。

    “确定今天蒋渔一个人在家?”男人问身边的锦瑟。

    “千真万确的,我今天亲眼看着池墨自己开车走了的。”锦瑟信誓旦旦的对身边的男人说道。

    “再等十分钟,要是她不出来的话就去敲门,直接带走,那个人可没有那么好的耐性等我们踩着点儿送过去。”男人手里把玩着一个十字架,眼睛一直盯着池墨家的门口。

    “是,我知道了。”锦瑟点点头。

    与此同时在池冉家里,今天上午沈辛跟池冉都没有课,沈辛昨天一夜都没睡,今天凌晨的时候才睡了过去,一睁眼就已经快要中午了,他急匆匆的下楼,发现池冉还在池子里泡着,鱼尾已经变回了双腿,他如同小婴儿一般蜷缩在水底睡得正香,他也不敢打扰他了,就继续蹲在水池边看着池冉的睡觉。

    或许是察觉了沈辛过于专注的目光,在池底的池冉猛然惊醒,他的动作让水面翻出一个居大水花,接着他人就露出水面来了。

    “我去,几点了,我竟然睡过头了,还好今天没课啊,不然让哥知道我旷课肯定死定了。”池冉猛然惊醒之后就直接一丝不挂的跑了上来,去一边的躺椅上抓了浴袍随意的裹好,准备回房间穿衣服去,他没走几步就突然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向从刚才开始就被动的看遍了池冉全身的沈辛。

    “你在那边多久了?”池冉尴尬的回头问沈辛。

    “你没醒之前就已经在了。”沈辛轻咳一声对池冉如实的说道。

    “都看到了是吧。”池冉咬牙切齿的继续问沈辛。

    “又不是第一次看了。”沈辛无辜的摊手,上次他好像不但看了,而且还摸了啊。

    “你这个禽兽!你给老子滚蛋!”池冉一声咆哮,接着沈辛就被无情的扔出了大门,池冉瞪着他,狠狠的把门给关了,顺手还把他的钥匙给没收了。

    沈辛看着面前紧闭的大门无奈的摸摸自己的鼻子,看来这次想要池冉消气,只是负荆请罪还是不够啊,得好好的想想才是啊。

    “呦,这一大早的怎么被赶出来了?吵架了?”沈辛正在门口计划怎么道歉的时候,来看望蒋渔的蓝染就看到了他,介于上次之后他对沈辛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他今天就主动的来跟沈辛搭讪了,上次蒋渔的血已经分析的差不多了,这次正好换沈辛的来分析。

    “要是吵架就好了。”沈辛无奈的耸肩,这次池冉直接换成行动派了,他的道歉都没有来得及说人就被扔出来了,唉,麻烦了。

    “池冉他就是这样,脾气上来了,谁都不理会,除了他哥之外没人镇得住他,你要是想要道歉的话还是等他气消了之后再说吧,不然肯定会火上浇油的,少年。”蓝染笑眯眯的跟沈辛勾肩搭背的说道。

    “博士,您这是要去哪里啊?”沈辛看了一眼蓝染手里提着的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面是一些吃的还有一些补品之类的。

    “奥,小渔渔生病了,听说今天也还没有上班去,我今天正好有空就过来看看她的情况,要是严重的话,顺便我还能帮她治疗一下,反正你也闲着没事儿,池冉消气还早,你不如就跟我一起去看看小渔渔好了,我听说你们也认识是吧?”蓝染二话不说就拖着沈辛往池墨家走去,恩,想要让沈辛认真配合他的研究一定要先跟他搞好关系才对。

    “博士,您还懂医术?”沈辛把蓝染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拿下来,跟蓝染并肩而行,蓝染的身高不高,不过在男人里面也不算是矮的了,而不巧的是沈辛的个子却挺高的,于是从背影看去他们两个人特别像是兄弟俩,像是哥哥带着弟弟出门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