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看日出
    蒋渔被池墨拉着在水里游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总算是在黎明之前见到了那座小岛,这座岛蒋渔之前来过,远远的就能看到池墨的别墅金鸡独立的矗立在那里。

    “不上去吗?”蒋渔看着池墨停在水里没动静回头问道。

    “很快就要日出了,在海里看日出比在陆地上看好多了。”池墨拦腰抱着蒋渔,避免她沉到水底,两个人就一直这么在海里泡着。

    “不都是一样嘛。”蒋渔不解的问了一句之后也不在多说什么了,只是主动的拉住了池墨的手边,免得自己沉下去。

    两个人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在水里泡着,看着烟夜里璀璨的星空渐渐的变得黯淡,天和海交接处的地平线上慢慢的出现了鱼肚白,但是天空还是有些灰蒙蒙的,就像是心情不好的小宝贝刚刚起床时候的一样,渐渐的,渐渐地灰蒙蒙的天空亮起来了,能看清蓝天白云了,地平线上金黄色渐渐的渲染开来了,一层一层的往外铺开,范围越来越大,越往外颜色越来越淡,水波也被染了金色,蒋渔此时才明白池墨说的在陆地上看日出跟在海里看日出的区别,此时海水被染成了金色,他们泡在水里,就好像是也变成了日出的一部分一样浑身都感觉很舒服。

    “好久都没有在海里看日出了。”池墨感慨道

    “没想到你还这么文艺啊?”蒋渔笑着打趣了一句。

    “恩?”池墨低头疑惑的看了一眼蒋渔,他此时突然想知道之前自己在蒋渔眼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才会在他每次想要跟她浪漫一下的时候都看到蒋渔大为惊讶的表情。

    “没什么,你看,太阳要出来了!”蒋渔开心的喊着,地平线上的光芒越来越耀眼,但是太阳还没有露出身影,蒋渔聚精会神的看着地平线,猛然间太阳突然跳了出来,照亮了整个天空,天色一瞬间变得很是明亮,周围的天空都被染上了太阳的颜色,太阳像是那个脾气不好的孩子一样懒洋洋的从地平线上张开了眼睛,伸了个懒腰,懒趴趴的探出一半的身子来。

    “好了,日出看过了,该上去了,不然给渔民看到可就麻烦了。”池墨带着蒋渔往不远处的小岛而去。

    小岛上,还是熟悉的样子,那栋别墅依旧是记忆中的样子,不过少了那个傲娇的萝莉银怜在,也没有蓝染叽叽喳喳的声音,现在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你先自己进去,钥匙在门口的花盆里,我从下面过去。”池墨把蒋渔送上岸,然后自己重新游回了海里,通过别墅里跟海水想通的池子直接进去了。

    蒋渔也习惯了池墨他们这种独特的进门方式,自己甩了甩身上的水,熟门熟路的沿着路往别墅门口而去了。

    “小姑娘,你们又来了啊?”蒋渔刚刚上岸就有一个穿着运动服的男人跟她搭话。

    “你认识我?”蒋渔看了一眼这个似乎是晨练刚刚回来的男人问道。

    “奥,你大概是不记得我了,我就是上次给你诊断的那个医生啊,你可是第一个从我手底下逃跑的病人啊,我可是记得很清楚呢。”那个男人笑着对蒋渔说道,能不清楚嘛,她跑了之后,池墨发动了整个岛上的人找她,他也因为办事不利遭到了院长的批评。

    “额,我还真不太记得了。”蒋渔尴尬一笑。

    “没事儿,我后来问过心理科的同事,他们说你这个情况可能是对医院有阴影,所以我也不怪你,不过下次可别这么跑了,你跑了,我们做医生都很难做的。”医生一本正经的对着蒋渔说教道。

    “我下次一定注意。”蒋渔尴尬的继续笑着。

    “好,那你忙吧,我晨练去了。”医生爽快的离开了,跑着往跟蒋渔相反的方向而去。

    蒋渔来到别墅的大门前的时候很顺利的就在花盆里找到了钥匙,一推门就看道池墨已经换过衣服正坐在屋子里等她来了。

    “怎么这么慢,就一条路你还迷路了不成?”池墨看着蒋渔说道。

    “路上遇到了上次医院的那个医生,被说教了。”蒋渔如实的回答道。

    “上次确实挺吓人的,不过也过去了,先去把衣服换了,洗个澡吧。”池墨指了指一边的一套新衣服跟她的行李箱,他跟蒋渔的行李早就让船上的人先送过来了,顺便还让他们帮蒋渔置办了一些新衣服。

    “恩。”在海水里泡了大半夜,蒋渔也感觉不是很舒服,就拿了衣服拖着行李箱去了之前的那个房间洗澡去了。

    蒋渔刚刚进屋子去了,池墨的手机就响了,之前跳下水里的时候池墨把他跟蒋渔的手机都顺手放在行李箱里了,他进屋才刚刚开机,就有人来骚扰他了,他本来打算拒接来着,拿起来看是弟弟池冉的电话,也不好再欺负弟弟,最后还是接起来了。

    “喂,哥,你们在哪里呢?你知不知道你跟蒋渔姐抛下工作度假去的事情让韩青哥很是愤怒,现在他正在疯狂的逼我工作啊,哥,救命啊,你再不回来就见不到你亲爱的弟弟了。”池墨一接通就听到了池冉的鬼哭狼嚎,他把手机远离了耳朵开了免提。

    “今天银苏就会去报道顶替你蒋渔姐的位置,你要学会合理的利用你的员工。”池墨淡定自若的挂了电话然后果断的关机,不再接收池冉的骚扰。

    电话那头,被自己哥哥挂了电话的池冉欲哭无泪,一边的沈辛正在任劳任怨的帮池冉处理他能处理的了的一些事情,不过他对ea公司的事情并不了解,所以他能做的事情并不多,多数还是要池冉自己过目,今天韩青的心情异常的暴躁,池冉自然就成了出气筒,各种文件各种事情都统统堆到了他的办公桌前了。

    “我哥他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关机!”池冉听着电话里的提示音怒了,哪有这样的哥哥啊,哪有这样的老板啊!

    “你还是好好的工作吧,累了的话就跟韩秘书说说,他应该不会不顾你的死活的。”沈辛处理完了能处理的之后,就贴心帮池冉把要处理的文件都分类好,方便他看。

    “不不不不,你不了解生气的韩青哥,他虽然平日里看起来温文尔雅,总是笑眯眯的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其实他才是恶魔啊,你知道吗?尤其是他生气的时候,简直就是恶魔中的恶魔,就算是我哥在他也不会放过他的,啊,我为什么要来啊,早知道我也躲了。”池冉崩溃的怒吼道。

    “不不不,小冉冉,你没有跑的机会的,就算是你跑了,你韩青哥也有一万种方法在十分钟内找到你的踪迹的,所以你就认命吧。”刚刚来报道完了的银苏听说今天池墨又没在,不过池冉在,而且听说跟池冉要结为伴侣的男人也在,就赶紧的跑来围观了。

    “你,奥,奥,奥,我想起来了,你现在的职位是总裁助理吧,你,给我把那边那堆东西处理了,赶紧的去。”池冉看到银苏出现先是一愣,然后突然指着身边一叠文件对着银苏说道。

    “什么?”银苏一脸诧异的看着那叠跟小山一样的文件。

    “对,没错,就是你,这些都是总裁助理要处理的事情,所以这是你的工作,现在我是代理总裁,你得听我的,还不赶紧的搬走去工作。”池冉一脸正直的对着银苏说道

    “瞧瞧你那个嘴脸,无耻。”银苏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还是乖乖的把文件都搬走了,他既然来上班了也没打算来混日子,该工作还是要工作的,他是不会给池墨哥添麻烦的。

    银苏离开之后沈辛还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门口的方向,刚才进来的那个少年看起来跟沈碧慕有五六分的相似,但是他从未听沈碧慕说起过这个人。

    “你看什么呢?”池冉见沈辛一直楞在原地,就走过去问道。

    “刚刚那个是?”沈辛问池冉。

    “奥,他啊,他叫银苏,是银怜姑姑的儿子,奥,你可能不认识银怜姑姑,那你应该认识银殇吧,我记得他好像去过碧慕茶庄来着,银怜姑姑是银殇的姐姐,要是说起来的话银苏其实就沈碧慕的侄子吧,虽然沈碧慕很多年前就跟银尾一族断绝关系了就是了。”池冉跟沈辛解释道。

    “这样啊。”沈辛点点头。

    “怎么?还是有疙瘩?”被银苏分走了一半工作,池冉也总算是好受些了,也顾得上关心一下沈辛的情绪了。

    “没什么,能有什么疙瘩啊,好了,你工作吧,不用管我。”沈辛坐了下来。

    “你下午不是有课吗?”池冉抬头看了一眼时间。

    “时间还早,我吃过午饭再去也不迟,ea的员工餐厅的饭菜相信不会差吧。”沈辛勉强露出了一抹笑容给池冉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