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 蠢死的
    ,精彩小说免费!

    第三百九十五章 蠢死的

    “一群废物!”站在河边,看着火光中,四散逃走的黑衣人,萧未央无限懊恼。可惜,没多少时间了,噗通一声,萧未央跳进河里,朝对岸奋力的游去。身后的河岸边,随从的尸体倒在地上,嘴角还留着血,眼睛睁的溜圆。

    萧未央太自爱了,他甚至认为李诚带头冲阵是很愚蠢的事情。当他发现事不可为的时候,没有选择带着人进行有组织的抵抗,然后有序的撤退,而是直接放弃了所有人。

    聊以自慰的是,萧未央在整个过程中都蒙着脸,不会有人认识他。唯一认识他的人,已经被他一剑刺死了。作为整个行动的谋划者,萧未央在过程中并没有太多的展现自己。只是巧妙的推动了那些人的贪婪,还有对李诚的仇怨。

    这次行动中,萧家也有死士参与,不然他也拿不到一部分指挥权。萧未央庆幸的是,还有更蠢的人,那个人被大家认为才是这次行动的领头人。这么说也不算冤枉他们,如果不是这两人参与了,这次行动的规模也不会如此之大。

    萧未央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如此多的死士,如此周密的计划,为何没能撼动李诚?他不会认为是自己的计划不好,只会认为是别人执行不利。

    更不会想到,有人会把消息走漏出去,而且还送到了李诚的跟前。这样以来,他的计划就出问题了,给了李诚各个击破的机会。唯一让李诚吃惊的是,提前侦查时,发现树林内中的黑衣人的规模,意外的大。

    作为头领的萧未央不见了,这对于整个黑衣人团队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陷入各自为战的黑衣人,而且还是步卒,在李诚的马队面前,很快就崩溃了。更不要说,牛大贵带着人打开了作坊的大门,从身后杀了出来。

    看着四散而逃的黑衣人,李诚立刻下令,停止追击。让他们跑就是了。对此牛二贵不是很理解,特意问一句:“家主,为何不赶尽杀绝?”

    “他们只是失去了斗志,并没有失去作战技能。在马背上在团队中,他们不是对手。在马背上,你有把握一对一的获胜,下了马一对一,你不能保证一定赢。更不要说那些年轻的庄丁,他们不过是第一次上战场,没有当场崩溃,那是平时严格训练的结果。”

    李诚并没有把原因说完,主要还是想让这些老卒觉得,他们很重要。实际上这些庄丁没有溃散的主要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李诚亲自带队冲阵,并且一直在胜利。打顺风仗,看不到太多的问题。所以,李诚不让追击,就是这个原因了。

    一旦进入追击状态,很有可能出现落单的混战,真的那样伤亡将倍增。

    打扫战场的事情,自然用不着李诚。不过该来的麻烦,还是来了。钱谷子带着庄丁抓了两个活的,而且还没按照李诚的命令,砍死拉倒。当钱谷子的本意是砍死他的,问题是当时这两人被围住之后,做出了一个惊人的选择,扯下蒙在脸上的黑布。

    “钱谷子,看看我是谁,你敢杀我?不怕连累你家主人么?”看清楚这两人的样子,钱谷子这刀还真的下不去了。钱谷子还真认识这两位,都是在平康坊见过的二代。

    一个是柴令武,一个是杜荷,这两人倒是没什么,但是人家的爹来头太大了。一个是三娘子的驸马,一个是房谋杜断的杜如晦。钱谷子要不认识他们就算了,偏偏还就认识了。

    李诚接到报信的时候,心里也是咯噔一下,这下麻烦了。不留活口的本意,就是不留麻烦。其次是不想给皇帝留下把柄,对付士族的把柄。归根结底,还是李诚不够强大。根基太浅的问题,不是一年两年可以解决的。

    钱谷子倒也聪明,把这两人绑了,丢在一个空仓库里,等着李诚来处理。

    “你是有多蠢?黑灯瞎火的,假装没看见他们,放走不久完事了么?”李诚见到钱谷子,忍不住骂了一句。钱谷子楞了一下,抬手给自己一巴掌:“真蠢!”

    李诚悻悻道:“行了,事情都这样了,想法子坏事变好事吧。交代下去,庄丁连夜不休,处置好现场后,不许任何人出门或者离开。”

    门口庄丁看见李诚来了,赶紧把门推开。李诚走进仓库,一站油灯下,两人被绑成粽子,靠在一堵墙边,看见李诚进来,这俩挣扎了一下,眼睛里露出惊恐之色。

    其实,他们还是害怕的,毕竟这是城外,这两人就算露面了,李诚也可以杀掉丢山里头。

    “李诚,你不能杀我们?杀了我们,你的麻烦更多。”杜荷看着目光凶狠的李诚走上来,手里还拎着横刀,吓的大声喊了起来。

    “你们要杀我,我为啥不能杀你们?”李诚呵呵呵的冷笑,缓缓的举起手里的刀。

    没等刀落下呢,两人一起哭喊了一声:“妈啊,救命。”这最后一喊,眼睛闭上,裤裆里热流滚滚而下,直接给吓的失禁了。

    等了一会,刀没落下来,两人缓缓的睁眼,看清楚李诚搬把椅子坐在对面,刀也收起来了,顿时傻眼了。这是啥节奏?李诚讥诮的看了一眼两人:“想活?”

    两人已经不会说话了,本能的点点头。李诚目露凶光:“想活很好办,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可以不杀你们。”两人继续猛点头,这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能活命就行。

    “今天晚上这么大的阵仗,恐怕不是你们两个能凑出来的,说吧,谁是主谋,说出来我饶你们一命,不说也可以,后山里有的是山沟和野狼,回头……”

    “我说,我说!”柴令武抢先开口道:“我就带来了六十几个人,杜荷带了二十几个。其他人是哪来的我也不知道。”李诚听着眉头微微一皱道:“你骗傻子呢?那么多人一起来,合作方是谁你都不知道,你就敢来杀我?”

    杜荷开口道:“真的不认识,这事情是这样的……”原来杜荷与柴令武混到一起后,经常一起喝酒发泄心中的郁闷。他们对李诚充满仇恨的原因还不一样,前者是因为给李诚当众打过,被视为奇耻大辱,但是又没勇气找李诚的麻烦。

    后者则是眼红李诚带着房遗爱等人发财,却不带着他玩。觉得房遗爱他们排挤自己,一定是李诚的意思。如果不是李诚,以他和房遗爱等人的矫情,怎么也能混进兄弟会,跟着一起挣钱,成为长安二代们追捧的目标之一。

    有一次两人在酒楼喝酒喝醉了,醒来的时候发现面前站着一个黑衣蒙面人,当时吓坏了。但是随后这个人跟他们说了一个事情,有人要对李诚下手,但是现在人手不足,需要他们出点力气。这两人一听这个话,立刻就动了心思。

    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当时也没多想,就答应了人家。并且约定了下次见面商议的地点。两人也没有傻到家,下一次约见的时候,觉得不知道是谁,会不会被人骗了,自己带着人去砍李诚就不是个事情了。

    这俩第二次与蒙面人见面的时候也是晚上,都带了七八个随从,打算拿下那个蒙面人,看看他到底是谁。毕竟跟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合作,心里没底气。

    没曾想,到了地方才发现,人家带的人更多。十几个随从非但没发挥作用,反倒被人拿下了,绑了一串。黑衣蒙面人没有拿这个事情打击他们,反而显出更大的诚意。表示只要两人答应借城外的农庄一用,之前商量好的事情还可以继续。

    看见对手的实力,这两人还是动心了。答应了黑衣蒙面人后,柴令武真的把城外的一个小庄子清空了,用来藏兵之用。就这样,陆陆续续的几百号人,分五日的时间,进入了农庄。

    “对了,这些黑衣人平时都不怎么说话,但是口音却有南有北,显得比较杂。很明显,他们不是一个地方的人,而是从很多地方来的。”

    杜荷分析的还挺明白的,李诚不禁冷笑道:“这时候你倒是挺明白的,答应与人合作的时候,怎么不动动你的脑子?”杜荷被吓的不敢说话了,低头缩着脖子,生怕李诚一激动,一刀过来。

    “你们两个,将来要是死了,一定是蠢死的。”李诚说着起身走人,两人想开口又不敢。

    出了仓库,李诚交代一句:“把他们关好了,等朝廷来人查办的时候交出去吧。记住了,既然没当场弄死,现在也别弄死了,好就好肉的招呼着。”

    事情的脉络似乎变得清晰了,根据之前有人密信相告的内容,李诚大致得出了一个结论。新旧贵族联手的一次打击,只不过很多人都没想到,会闹出这么大的阵仗吧。

    要知道,密信上的内容,只是说有人要针对李家的仓库和作坊动手,没说要对李家动手。李诚之前的预判,也是围绕密信来准备的。一直到他提前侦查了一下树林里,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有可能计划是被人临时更改了,这个蒙面人是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