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一个错误
    ,精彩小说免费!

    第三百九十七章 一个错误

    “你没看错!”李诚很肯定的点头,什么不是主谋的话,根本就不提了。再说,还要啥主谋啊?有主谋才是麻烦事呢,有主谋还怎么闹事,就算有主谋,也要等李诚闹完了再说。

    两人一组的信使,四匹马出了城,踏碎月光直奔九成宫。电视上那种一匹马在路上跑的八百里加急,千万别当真。八百里加急怎么可能只有一个信使,出了事情算谁的?当然进了城两说,在城内还是安全的。

    这么大的事情,根本就压不住,别说裴行俭了,就算是张士贵,接到回报的时候,脑袋也炸开了。完蛋,出大事情了。赶紧派人去九成宫报信,同时亲自前往太子府,回报此事。

    李承乾晚上玩的很嗨,喝的烂醉如泥,睡的跟死猪一样,根本就叫不醒。看看张士贵在外面等着呢,太子妃苏氏只好亲自出来叫李承乾。怎么叫都不醒,苏氏急的眼泪都下来了,凶狠的目光环视周围,太子身边这些人,简直混蛋嘛。

    没法子,亲手端起冰盆,里头的冰块化的差不多了,一盆冰水浇上去。

    这下李承乾醒了,一看自己的惨状,气急败坏的要跳起来,偏偏头疼的厉害,挣扎着要起来没起来,一屁股又坐回去。李承乾一时间怒火中烧,恶毒的眼神看着苏氏:“苏氏,欲杀亲夫耶?”苏氏素来柔弱,见状被吓的后退三步,要不是有人扶着能摔倒。

    “殿下,殿下,出事了。”还是太子身边得宠的太监上前说话,李承乾这才稍稍好转。依旧眼神不善的看了一眼苏氏,这才问缘故,顺便换了衣服。

    一头一脸的冰水,至少随便收拾一下出来,并警告一句:“今夜的事情,半个字都不许说出去。”这话是警告苏氏的,李承乾身边的人自然不会说。

    苏氏被吓的不轻,急忙告退下去。张士贵火急火燎的在外面等着,还不能露出来。看见李承乾头发还是湿的,没戴金冠,随意扎着就出来,显得很急迫。张士贵暗暗告诫自己,不用好着急,这样太子会更着急。

    “殿下,出事了,有数百黑衣人夜袭李庄,点燃了李庄的仓库,火势凶猛,无法扑灭。”张士贵缓缓的汇报,李承乾惊的瞪圆了眼珠子:“什么?数百黑衣人?都是些什么人?”

    张士贵叹息一声道:“殿下,事情有些麻烦,臣已经派人去九成宫,接下来的时候还要殿下发话……”张士贵把李诚编好的话转达一遍,李承乾听完了也懵了。

    柴令武和杜荷,这两货是疯掉了么?居然带着黑衣人去杀李诚?这多大的仇?李承乾首先想到的不是别的,而是这两个家伙没那么大本事,家里也凑不出这么多的死士。然后联想到了白松陵送女儿的事情,立刻生出了别的想法,难道说是冲孤来的?

    李承乾表情阴晴不定,张士贵耐心的站在台阶下等候。总算是李承乾稍稍缓和,下达了一道还算中规中矩的指令:“派人去李庄,把人犯都接过来,交给大理寺,彻查此案。”

    张士贵告辞下去,立刻派了一营人马赶赴李庄,听裴行俭号令。同时要求各卫,守好城门,绝对不能再出乱子。李承乾不中二的时候,还是很聪明的。立刻派人去请几位辅臣,他知道就算头再疼,人再困,也不能睡觉了。

    已经是下半夜了,长安城里却不平静,不断有马蹄声,被惊醒的人都在惊讶,出啥事情了。几个老家伙被叫醒,得知原因也是大惊失色。于志宁、李百药、杜正伦、孔颖达、张玄素次第出门,来东宫见大子。

    这边刚见着太子,那边张士贵又来报信,说是李诚不肯放人,扣下了柴令武和杜荷,其他的活口倒是一个都没有。还带来了一个数据,一共有一百四十三个黑衣人的尸体,李庄伤三十三人,死十八人。

    大火还在燃烧,最后的统计数据还没出来呢,不过已经很吓人了。这都够的上一场小规模的战争了,李诚也是够狠的,一个活口都没留,不然不会没有其他俘虏。

    “自成过了啊!”孔颖达叹息一声,他跟李诚的关系很微妙,还算是比较不错的。但是他在唐朝就是牌子,摆着做样子的,没什么太大的力量。而且他也不会为了李诚,去做那种振臂一呼,号令天下读书人发声的事情。

    余下的几个辅臣,都没有说话,这时候就不是轻易开口的机会。实际上这些辅臣,对李诚的印象并不好。怎么说呢?李诚有才不假,但是太另类。而且雕版印刷的事情,给这些辅臣代表的人,带来了实际上的伤害还不小呢。

    他们要开口抨击李诚,绝对不会这么轻描淡写的。

    “此事,殿下还是派人给陛下报信吧。”杜正伦淡淡的说了一句,虽然看起来很平常,但却是眼下唯一能做的事情了。太子就是太子,还不是皇帝。有的事情就不该他做主,更何况这个事情,差不多已经控制住了局面。

    “呵呵,李自成及其部曲,倒是能战的很。”这句话是张玄素说的,有点诛心的意思了。

    孔颖达听了重重的哼了一声:“自成可是受害者!”这语气有点重了,李百药赶紧开口:“就是论事,不要发火嘛。”李承乾坐在一边,听出点味道来了,不禁微微拉黑了脸。

    如果没有白松陵的事情呢,李承乾倒是无所谓,耐心的等着结果就好了。但是李诚实际上是给东宫带来好处的,这时候不说别的,你好歹保持一个中立的姿态吧?可惜这些老家伙,都是皇帝派来的,算是李承乾的老师,他就算不满也只能忍着。

    内侍过来禀报,白松陵求见,李承乾这才起身:“各位师傅,孤去去就来。”说着起身走开,也不想面对这些老家伙了。因为白松陵给太子府开辟了新财源,李承乾还是很满意的。

    “爱卿,有事?”李承乾露出笑来,白松陵上前一步低声道:“殿下,何不派人去安抚自成呢?”李承乾倒也不笨,知道白松陵的意思,就算不能拉进门下,留个好印象也好。

    “嗯,天明就派人去。就白卿去吧!”李承乾点点头,接纳了这个建议。白松陵顿时一喜,告辞下去。这次李世民去避暑,可是带着魏王的,对于李承乾来说,这不是啥好事。

    随着《扩地志》最后成书的日期临近,李世民对李泰的喜爱之意,根本就不加掩饰。如果李承乾是个正常人就算了,偏偏他是个瘸子。这就耐人寻味了!

    一帮老家伙商量了一番,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要控制失态,不能让李诚乱来。道理是没啥问题,这个时候肯定要稳住局面,等待皇帝的决断。但是他们犯了一个错,那就是做法不对。正经是要派个人去跟李诚交代一番,用温和的手段解决。

    但是事情出了点岔子,那就是李承乾表示派人去安抚的时候,杜正伦表示,最好派点军队,不让李诚回长安,就没有问题了。李承乾没多想,直接就让张士贵派一营人马,盯着李庄,别让李诚来长安闹事。

    张士贵这边没问题,其实太子是有兵权的,所谓的东宫六率有两到三万人,名义是太子的部署。实际上多数人马的权利还是皇帝在控制,李承乾掌握的人马很少。

    张士贵斟酌一番,决定拍苏定方出面,毕竟老苏资格老,跟李诚的关系还行,能压住他。这里头还有李靖的因素。可以说这是个很稳重的决定,但派兵这个事情呢,其实欠妥的。毕竟李诚才是受害者,还是被动的受害。

    这帮老家伙对李诚感官不佳,所以觉得这么做比较靠谱,就这么决定了。他们并没有考虑到李诚的感受,还是那句话,一般人在处理问题的时候,不会考虑他们认为无关紧要的人物的感受。又是东宫,又是一群老家伙,觉得压住李诚很轻松。

    李诚这边没等到天亮,家里就来人报信,火急火燎的:“妇人要生了。”这下李诚也不管那么多了, 丢下一切事情,跑回去看崔芊芊。等李诚到家,没进后院就被拦下了。

    “家主煞气太重,莫要惊了小郎。”一个妇人很坚决的拦住李诚,其实她吓的浑身发抖,但依旧在忠实的履行职责。好在崔媛媛及时出现,招呼李诚走一趟火盆,还有艾蒿叶子洗澡,完事了才放李诚进后院。

    这年月生人的风险太大了,李诚带来的消毒手法,确实能降低产后风的风险。但也紧紧是降低,生育的过程中,胎位不正照样难产,很可能就会出人命。

    崔芊芊的运气不错,加上李诚一直坚持让她运动,还有就是家里准备的很充分。

    三个小时后,天已经大亮了,产房里穿出一声婴儿洪亮的哭声。一个产婆出来道:“恭喜先生,贺喜先生,是个小郎君,六斤半呢。”

    李诚没着急高兴,而是先问一句:“娘子如何?”产婆赶紧道:“母子平安,母子平安!”

    李诚大喜:“好,来人,重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