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 众议
    ,精彩小说免费!

    第四百零三章 众议

    李诚才不会为李世民的纠结多伤一个脑细胞,回到家里就拎着水桶去冲澡,洗完了换了一身衣服,来看崔芊芊。睡了一觉起来的崔芊芊,正在给孩子喂奶,家里安排的奶娘,站在一边纠结不已,担心自己要失业了。

    吃饱的大少爷继续呼呼大睡,李诚进来看都没看一眼。

    看见李诚脸上的伤,崔芊芊惊的赶紧把孩子递给奶娘:“郎君怎么了?这是谁打的?”

    “小事,被卫公抽了几鞭子,做给别人看的。其实没啥大不了的,养几天就好,破相什么的不存在的。”李诚赶紧解释,在坐月子呢,不能吓着他。

    “卫公也是的,怎么下的去手?白瞎了逢年过节送的礼。”女人是不讲理的,崔芊芊也一样。老公被人拿鞭子抽,没有破口大骂就算是有修养的。

    “这屋子里怎么门窗关这么紧?没毛病也憋出病来了。”李诚忍不住抱怨了一句,顺便转移话题。刻意降低存在感的崔媛媛闪了出来:“瞎说什么,产妇不能见风,多少年都这么过来的。”

    李诚不是学医的,只是略知常识,连皮毛都算不上。但这点皮毛,镇压崔媛媛足够了。

    “别人的规矩在我家不管用,当初秋萍生安乐,坐月子也是按照我的意思来的。那会孙老都没异议,你觉得那些产婆比我还懂医术?不是我的缘故,大唐的产婆都不知道要消毒。算了,跟你说不清楚,这样吧,每隔两个时辰开窗半个时辰,保持空气清新总可以吧?”

    崔媛媛这才想起来,李诚还有个“神医”的外号。立刻从善如流,让人去开窗子。

    刚生下来的小孩子好看不了,再说是个儿子,李诚都不带抱的。看了一会就转开视线,知道的他在看儿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看奶娘颈部一下不可描述的部分呢。

    “郎君不喜大郎耶?”崔芊芊有点紧张的问一句,万一李诚不喜欢嫡长子,那就麻烦了。

    “没有的事,自己的儿子怎么会不喜欢。不过男孩子养法不一样。女孩子娇生惯养,长大了嫁出去是害别人,儿子娇生惯养,长大了害的是自己。”一通道理说的崔家姐妹目瞪口呆,你还没法子反驳。

    大门阀出身的败家子多了,她们可没少见过。就算觉得李诚说的不对,也不会反驳的。教育孩子,那是李诚的责任,怎么教育都是李诚的锅。

    什么叫烂摊子,李诚没有一刀砍死柴令武和杜荷,而是把他们带到城里,又上演了一处要砍死他们祭奠冤魂的戏码,然后被人拦下再丢给大理寺,这就是烂摊子的典型案例。还是个超级大的烂摊子。

    按照孙伏伽的意思,实事求是,先定罪,然后上报皇帝,等待秋后问斩。但是大理寺上下全都否决了这个观点,开什么玩笑呢?这两一个是陛下的驸马兼外甥,一个是未来驸马,前宰相杜如晦的儿子。

    草率定罪固然省事,但这是省事的案例么?不说皇帝的态度了,杜如晦为相多年,门生故吏那么多,是能随便得罪的么?最终的调查结果,抄写两份,一份存档,一份送皇帝审阅。至于孙伏伽,开始坚持一下,后来也就作罢。

    有的事情可以坚持,有的事情不能坚持,孙伏伽看的很清楚。人老成精呢,不傻!皇帝出门打猎,带着一帮人纵马,死都要拦着他,这要坚持,因为后果不严重。这次要坚持给俩人判个死罪,后果太严重了。

    烂摊子从大理寺出发,丢到了李世民手里。最终还是要圣裁!

    李世民也没着急处置这个事情,而是叫来大太监,交代了一句:“派人去长安,传朕的口谕,就问她一句,皇室的脸面还要不要?”

    大太监下去了,李世民摸着胡子在那发呆,边上的徐慧悄悄的点了龙涎香,也不说劝一句的话。倒是李世民沉默了一阵,开口为一句:“爱妃,朕该怎么处置?”

    徐慧这会才多大啊?放现代初中没毕业呢,面对这个问题很平静的回答:“此陛下家事!不容臣妾置啄。”李世民听了恍然大悟,点点头赞许道:“爱妃果然聪慧!”

    一帮大臣都被叫到李世民跟前来商议之前,李世民先与长孙无忌和褚遂良沟通过了。剩下的重量级臣子,比如房玄龄,根据李世民的了解,这是个聪明绝顶的人。不需要多话,一点就明白他的意思。

    果不其然,随扈的宰相们都到齐了,李世民叹息一声:“诸位爱卿,长安诸事,想必都知晓了。朕很为难啊!”一帮大臣装哑巴,低头看鞋子,抬头看屋顶,目光平视的都有。就是没有开口表态的人,这个事情太大了,谁敢乱说话?

    “柴、杜二人,皆朕之婿也,自成也一向为朕视作子侄。手背手背都是肉,朕为难啊。”李世民一开口,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节奏。

    房玄龄等的就是这个态度,立刻开口道:“陛下,臣以为,自成当街行凶,此风不可长。”

    李世民听了露出微笑:“卫公已经用鞭子抽过他了,朕以为就这么算了吧。倒是柴杜二人,罔顾国法,不可轻饶。”定性了,这俩肯定要吃点苦头的,不能就这么算了。不然别说李诚不答应,在场诸位宰相都不能答应。

    为啥呢?今天能为了私愤亲自上阵去砍李诚,明天就能砍房玄龄、长孙无忌。驸马很牛逼么?房家也有驸马的好吧,长孙无忌家里也有的好吧。李世民就喜欢把公主丢给大臣做媳妇,被公主祸害的家庭可不少呢。

    长孙无忌站出来道:“陛下,此二人年幼,为人所利用,情有可原。臣以为,小惩大诫即可,毕竟未有造成严重后果。”李诚和家人没事,就不算严重后果。就这么简单。

    人治社会就是这样,一切以后果为重。至于性质这个东西,呵呵呵。皇帝不要脸面么?

    “司空所言荒唐!为泄私愤而率部杀戮,如非自成有幸察觉,后果不堪设想。”总是有人是坚持自己做人做事道理的,站出来说话的是宰相岑文本。

    李世民心里微微不悦,脸上倒是丝毫变化都没有。不过小本本里记下了,哼哼!

    侍中杨师道也捧着笏板站出来:“陛下,臣以为岑相所言极是。”

    李世民的脸色微微沉了下来,岑文本顶撞皇帝,那是一贯的作风,素来如此。看不惯就说,杨师道在李世民的眼睛里,则是别有用心了。难不成,杨氏也掺和进来了?

    李世民现在看这些旧士族出身的,哪个都像嫌疑犯。什么崔卢郑王杨裴,一个都跑不掉。只不过现在四大姓里头,崔、郑、王都没有直系在相位上而已。但是这些门阀的触角无处不在,代言人那可是不少的。

    贞观年间,李世民的强势崛起,勉强能压住门阀。即便如此,也陆续使用了一批门阀出身的臣子为相。老实的还能善终,比如王圭,不老实的就踢走,比如萧瑀。

    “陛下,臣以为此事不着急处置,待幕后元凶被擒时,在做定论。”马周站出来说话了,他还是很懂李世民的。如果不能快刀斩乱麻,那就“拖”字决。毕竟还是有充分理由拖下去的,而且拖下去,对门阀不利。

    毕竟这些门阀之间的关系,交错纵横,互相都有联系。一旦查出一个,可能牵扯出一串来。到时候就不由得反对者不主动妥协了,李世民可以完全掌握主动权。

    “宾王言之有理,臣附议!”房玄龄赶紧表态,这个结果附和他的诉求。

    褚遂良也站出来支持马周,长孙无忌也表示认可,一干新贵纷纷附和,这时候有人要再反对的话,那就真的是嫌疑犯了。

    “善,拟旨吧……”李世民直接拍板,算是个暂时的定论了。柴、杜二人收监,等待进一步调查结果。李诚所为,情有可原,不罪不赏。

    结论有了,这一次针对李诚的打击,结果自然就有了。李诚固然有很大的损失,但是有些人也算彻底跟李诚撕破脸了。这才是李世民能容忍李诚堵在柴家门口,差点剁了柴令武的主要原因。不然你以为呢?

    至于李诚的损失,一时半会肯定拿不赔偿的,再议吧。

    商议结束,众相离开,李世民没着急回去,派人把李淳风叫来了,问了一句:“爱卿,近期天相如何?”把皇位和天相联系起来的文明,中国算是独一份了。

    什么天灾之类的,那就是人君的锅。皇帝失德!问题这种言论很有市场。做皇帝的也信这个,而且还很重视。在封建集权的时代,私人研究天相是犯法的事情,而且罪名不小呢。

    什么弄个望远镜观察月球之类的举动,有多少脑袋都不够砍的。

    李淳风一开口,李世民就放心了。“陛下,臣夜观天象,紫薇星耀,莫有不臣。”

    妥了,李世民放心了。这东西到底可信不可信,后人很难去解释清楚。根据一些历史记载,很玄乎的都有。李世民担心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李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