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小聪明的太子
    ,精彩小说免费!

    第四百零八章 小聪明的太子

    “太子殿下,家母有命,为救二郎,竭尽全力,否则九泉之下,无颜面对大人。来此之前,臣算了一下,再容臣一旬,卖掉家中一些产业,可凑齐一万五千贯。”杜构早有准备,他没得选,但也不是冤大头,出一万五就算是够意思了。

    杜构的回答,李承乾显得非常满意,要说家底,杜家肯定不如柴家。杜家都出一万五,柴家不能少于这个数吧?这样至少三万贯,在李诚那也能面前交代的过去。

    柴哲威一脸的苦涩,叹息摇头道:“回太子殿下,容臣禀明一事。”

    李承乾没想到这家伙如此的不干脆,你家出个一万五千贯很难么?当下脸色就是微微一沉,他头一会处置这样的大事情,开局没有表现的很好,现在是个挽回的机会,柴哲威居然不配合,李承乾很不爽。用眼神说,老表,你不给面子么?

    柴哲威起身抱手:“殿下,非臣吝啬钱财,实在是二郎已经成亲,昔日大人在世,已经把家分了。眼下二郎有难处,哲威自然不会袖手旁观,愿出五千贯。”

    客观一点来说,柴哲威很不错了。你一个分家出去的老二,还是驸马都尉,你捅这么大的篓子,我还能拿出五千贯来,还想怎么样呢?这个是唐朝的五千贯,购买力很吓人的。足够柴家一年的用度了。

    既然已经分了家,柴哲威就算一文钱都不出,那也不是什么问题。最多被人喷他吝啬!没人会说他见死不救,毕竟你柴哲威自己有家,还有媳妇。

    这话说的李承乾无言以对,道理其实很简单,柴令武有自己的家当,不能他家一毛不拔,让人家柴哲威出钱救命吧?关键问题是巴陵公主,对柴令武的死活根本不关心的样子。而且还做着美梦,想嫁给李诚做大妇。

    也不想想看,别看现在李诚好像元气大伤,他要说休妻另娶,长安城愿意把女儿嫁给他的人家,能从长安排队到洛阳还饶半个来回的。要不为啥崔氏要嫁女啊?要不崔氏为何坐视连个信都通报,不就是想把李诚控制住么?

    李承乾为难的时候,眼睛转向了房玄龄,那意思求助了,在线等,挺急的。

    房玄龄只能在心里微微摇头,李承乾实在是缺乏处理实际事物的能力。这问题其实很简单,只要他派人给巴陵带一句话的事情。偏偏他却为难的看着房玄龄,这让房相如何开口?

    “巴陵公主乃天家之女,臣如何置啄?”房玄龄只好这么回答,心里再次失望了。看来传言中李诚多次拒绝东宫的招揽,是有其根据的。回去汇报的时候,要重点强调一下,太子不通事务这一点。

    “这个,孤也很为难啊,巴陵那个脾气,实在不好说话。孤,不好逼她吧?”李承乾说漏嘴了,你不好逼她,那是因为你要名声吧?不忍逼迫骨肉,换取所谓的仁名?

    房玄龄心里很无奈,但这是太子,是储君,他是老师。咳嗽一声,房玄龄开口道:“殿下,何不着人请巴陵公主来问一问呢?”

    李承乾觉得也只有这样了,派人去请巴陵公主。本以为巴陵公主会翻脸拒绝,不肯过来。没曾想巴陵来的很快不说,进门恭敬的先给李承乾见礼:“见过太子哥哥。最近郎君的事情,让太子哥哥受累了。做妹妹的不好叫哥哥为难。”

    说着拿出一摞子的飞钱,双手奉上道:“这是一万贯的飞钱,如果不够,小妹再去凑。”

    李承乾以为自己听错了,看看飞钱都不敢信。柴哲威和杜构也很意外,毕竟皇家的公主里头,能算的上贤淑的就一个长公主李丽质。历史上这位却早夭了,说法各异。还有的小说家言,在书里写到长孙冲是个性无能。导致李丽质郁郁寡欢。

    小说嘛,大家看个乐子就行,不制造点矛盾,读者不喜欢看。但是原则还是不要胡说八道的好,建立在历史人物的原形上去虚构,才不会那么生硬。

    房玄龄倒是心里有数的很,毕竟来之前李世民就派人去训斥了巴陵公主。带去一句话很难听,“柴令武死了,你就去庙里做姑子。”也不是单纯的训斥,内府那边照顾巴陵公主,给了一批雪糖的采购名额。拿着这个名额,就能卖掉赚几千贯的。

    不然杀了巴陵,也不能这么快就凑出一万贯。公主的名字听着很牛逼,实际上家底并不多。如果夫妻俩好好的,一辈子衣食无忧足够了。关键柴令武和巴陵都不是省油的灯,搞出了不少事情呢。都是败家的高手。

    这一起就是三万贯了,李承乾扭头道:“房相,这些钱,应该够了吧?”

    房玄龄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差不多了!”李承乾松了一口气道:“再多也没了。”

    一句话把房玄龄给气着了,好在房相城府够深,缓缓的点点头道:“先这样吧。”说着起身告辞了,李承乾还算好的,送到了门口。不过他没看出来,房玄龄给气坏了。

    其实房玄龄心里想劝李承乾,这不是三万贯么?东宫再拿个五千贯出来,李诚肯定无话可说了。但是李承乾一句再多也没了,房玄龄还怎么开口?这可是够惜财的。他也不想想,现在陛下的内府跟以前能比么?

    如果李承乾真的出个五千贯,李世民一定很开心,太子仁厚啊。回头让内府把这钱给他补上,不能亏了东宫的用度不是?可惜,李承乾压根没这个想法,甚至还提前说没钱。

    房玄龄一口气堵的难受,回到家里见到夫人卢氏,屏退了下人之后,忍不住吐槽道:“人言太子聪慧,某观之不过是小机巧。”可不是小聪明么?跟一群老师玩两面派,最后被揭穿了。在李世民没有放弃他的时候,不是去争取,而是选择谋反。

    所以说呢,李承乾的结局,真的是自找的。还有一个李泰,大致相当。这两人都是聪明在外面,最后便宜了李治。

    卢氏听了丈夫的吐槽,忍不住问了一句:“郎君何出此言?”房玄龄心里憋的难受,把经过说了,心里的想法也吐了出来,不然憋着要出毛病的。最好感慨道:“储君如此,非大唐之福也。”房玄龄压低了声音,只有妇人能听的到。

    卢氏点头认可了丈夫的说法,这事情其实很简单。李诚是个受害者,李承乾最正确的做法,就是派人去清查起损失,然后督促两家赔偿,有多少算多少,不足的部分,李承乾自己出一点,不要多意思一下就行。

    这样一来,方方面面的都照顾到了,提到李承乾,肯定没什么非议,只有好话。

    想法是好的,但是李承乾却不配合,甚至也没怎么事先征求房玄龄的意见。其实这个事情呢,房玄龄早就相好了,只要李承乾开口问一句,具体该怎么处置。房玄龄就一定会全盘托出,但是李承乾在整个过程中,没有给一个私下里商量的机会。

    处理办法,完全是他自己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很有一点大权在手,想表现自己的意思。殊不知,越表现就越像个爬到高处的猴子,屁股上的红全露出来了。关键他的表现,都是想在一干年轻人面前,摆他太子的架子。

    看起来他确实很爽了,很有面子了。柴哲威、杜构、巴陵,召之即来。实际上落在房玄龄这种老臣的眼里,李承乾做事太毛糙。最近根本就没有好好想过,事情该怎么处置。

    说的难听一点,就是在应付差事,这让人太失望了。不过他是太子,房玄龄不好说而已。

    说实话,这次其他老师不在场,要在场的话,估计又是一顿喷。而且事情看似处理好了,结果是房玄龄不满意,柴哲威、杜构、巴陵都不满意。

    为啥啊?很简单,杜荷是从犯啊,不给他减免点赔偿,就想着完成你的任务?你说杜构能满意么?出这么多钱,却得不到任何回报,能满意么?

    柴哲威也不满意,老二都分家了,我花了这么多钱,不是应该的。太子一句好话都没有。巴陵就更不满意了,你是哥哥,妹妹有困难,一点意思都不表示一下?

    还有一个不满意的人是李诚,我家被烧了,我忍了。太子代表朝廷,能不安抚两句?派个人来问候一下也是好的吧?特么的没等到太子的人,连一句话都没等来。

    整个一个里外不是人!一件事情做下来,老师不满意,当事人不满意。总的来说,李承乾这太子属于能力有限,又喜欢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做人做事,多以自身喜好为主。如果是寻常的富家翁之子,或许能善终。但他是太子,善终就是一种奢望。

    李诚没等到太子这边的消息,倒是把李泰的人给等来了。相比李承乾,李泰对李诚的追求可谓孜孜不倦。不过李泰的人又白跑了一趟,次日一早人才到村口就被裴行俭给拦下来了。

    裴行俭表示,李诚在家养伤,不见外客。魏王请回吧。别人拦着,魏王府的官员能一巴掌呼过去,但裴行俭代表的是左卫,奉命来此镇守稳定地方。李泰的人只能捏着鼻子认了,留下礼物拜托裴行俭送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