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二章 情真义重
    ,精彩小说免费!

    第四百一十二章 情真义重

    “好句子,为何只有一句?”李义府赞叹之余,不免疑问。此刻山巅黑云密布,风急帘舞,正是风雨欲来之际。再看野市及李庄周边,群魔乱舞,两者合一,恰到好处。

    李义府不认为李诚看不明白眼下的格局,但他还是来了,因为这个时候他来到这里,无疑在释放一个信号——雪中送炭!

    李义府个人是无限看好李诚的未来,眼下这点坎坷,顶了天损失一些钱财。对于李义府来说,钱财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权利,才是他所追求的!

    至于说道士族门阀的打压,李义府表示呵呵呵,这就是一群目光短浅的家伙啊。难道就没想过,李诚一旦倒向皇帝,会是个什么局面呢?可以预见的是,李诚会快速的往上爬。一旦手握重权之时,就是秋后算账之日。

    当然也不排除门阀里有远见卓识者,但是他们肯定是少数派。门阀的作风,少数派无法代表大多数。最终还是会有利欲熏心者伸出脏手,希望能捞回一块肥肉。

    “突然想到的,随口就念出来了,其他的句子没想好,就不提了。”李诚淡淡一笑,李义府捶胸顿足:“怪某,不该出言打断自成文思,某乃文坛罪人也。”

    且不论李义府的真实目的如何,就冲他这时候来见李诚,就能看出来他的不凡之处。

    楼道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上来的是钱谷子:“家主,明月娘子来了。”

    明月居然敢登门?不怕被崔芊芊抓花她的脸么?李诚颇为意外,瞬间变得感动了起来。如果是李义府是有所求,明月便是无所求。

    “李兄,告辞了。”李诚朝李义府拱手,李义府回礼道:“自成去吧,人生有此红颜知己,何其幸也!不敢辜负了!”

    明月是坐车来的,在李家门口没有进去,而是很耐心的等着。尽管她很希望能迈进这道门,但是李诚没有点头之前,她是不会这么做的。

    风尘中的女子是贱籍,连商人都不如,是所谓的下九流。所以才有“从良”一说。明月轩不缺高门满座的时候,北曲戏楼也不缺疯狂的观众粉丝。

    但是在那些人的眼里,明月就是个玩物。平康坊上下的娘子们,也都是玩物。

    风尘女子就算洁身自好,也沾染了太多的污秽,不然怎么会叫风尘女子呢?这个时代就是如此,所有那些追捧名妓的男人,目的就一个,弄上手,玩一玩就丢了。世人也不会太看得起这些风尘女子。

    不像现代社会的明星艺人,粉丝无数,光鲜亮丽的活的很是滋润。

    李诚是一个例外,尽管也是个花心的,但在这个时代不算是缺点。是真名仕自风流,不风流才不正常呢。但李诚的风流之后,却不是无情。这一点平康坊内那些颜色老去的娘子们,心里最明白。如果不是李诚弄出来的戏园子,她们的结局就是一间草棚栖身。

    为了活下去,还得继续操持皮肉生涯,破席之上讨生活,最终破席一卷就埋了。

    如果仅仅是为这些娘子们寻一个下场倒也罢了,李诚最打动娘子们的地方,在于他始终都没有拿异样的眼神看待平康坊的娘子们。这些娘子们都是敏感的,他们能感受的到,李诚是真的拿她们当寻常百姓看待。

    听说李诚出事,平康坊的娘子们比谁都着急,流言蜚语在长安城肆虐的时候,明月不管不顾的,把值钱的东西都卖了,一点积蓄全都拿了出来,换成了飞票要来李庄。

    一干娘子们闻讯之后,纷纷来找明月,你一点我一点,能出多少算多少。凑了一笔不小的数目,拜托明月走一趟,传递一份属于自己的心意。

    “先生!”明月上前躬身行礼,李诚翻身下马,大步上前:“你怎么来了?”

    明月取出一叠飞票,双手奉上:“惊闻李庄之变,恐先生用度不周,这里有点飞钱……”

    李诚抬手按住她的手,目光中带着感动道:“收起来,有的话我不好在这里说,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这点事情,对我来说就不算事。你的心意,我收到了,走吧,跟我进门去说话,站在这里说话不方便。”

    明月使劲的挣开李诚的手,李诚惊讶的看着她时,明月低声道:“宅内有大娘子呢,不好叫先生为难的。这些飞钱,先生一定收下,不是妾身一个人的心意,是平康坊百余娘子一起凑的。先生万勿推迟。”

    李诚听了不禁仰面长叹,低头时看着明月道:“风尘之中多有侠气者,诚何其幸也。这样吧,这些飞钱你且收着,如果要用的到,我去明月轩寻你便是。”

    明月捧着飞钱,稍稍犹豫还是收起来道:“也好,妾身这就告辞了。请先生一定记住,不管任何时候,妾身都会在明月轩等着先生。”

    明月很是干脆,上车就走。李诚要送,被她叫住道:“先生留步。”李诚驻足道:“明月,某欠你一个名分,此间事了,必践之。”

    明月浑身一震,如同打摆子一般的身子筛动,双手捂着脸,退回车帘后,鼻音道:“先生保重。”牛车掉头就走,丝毫没有流连之意。

    李诚目送牛车离去,久久不语。他很清楚明月的心思,无非就是不想成为累赘。平康坊那个地方消息灵通,李诚面对的是什么局面,明月差不多能明白。越是这样的情况,就越不能给李诚添麻烦。李诚重情义是好事,明月不希望有人拿自己要挟李诚。

    明月很清楚,真的有人拿自己来威胁李诚,他一定会做一些妥协的。明月对李诚就是这么盲目的有信心,丝毫道理都没有。相比于明月的万千欢喜化作一捧热泪,李诚则倍感惭愧。他能做到的也就是给个名分。放现代社会,妥妥的渣男一个。

    其实李诚也没弄明白一个事情,但是冷静的旁观者都注意到了。但凡是跟李诚亲近的人,没有一个被李诚辜负了。上至皇帝,下至平康坊的娘子,李诚都会有回报。

    正是因为这一份特质,李世民对李诚才会另眼相看,还是因为这一份特质,房玄龄为代表的权臣们才另眼相看。别看现在李诚处在风雨飘摇之时,其实还没到时候呢。一旦到了大家认为该出手的时候,李世民也好,权臣们也罢,都不会坐实。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李诚自己的问题了,他已经顶门立户了,所以看好李诚的人,反倒不好出手了。除非那些饿狼们,威胁到了李诚的根本。

    “郎君,怎么不见明月妹妹?”崔芊芊的身影自身后传来,李诚回头一看,笑道:“怎么出来了?天这么热,不怕中暑么?”崔芊芊看看枝头的树叶,在风中摇摆狂舞,风吹凉意十足,笑道:“睁着眼睛说瞎话!人呢?走了么?怎么不留下来?”

    李诚笑道:“怎么,你这个大妇不吃味么?”崔芊芊还他一个白眼珠子:“明月这样的妹妹,再多几个都不怕。倒是什么白家郑家,一开始就没安好心思呢。”

    李诚上前扶着她往回走,心里很是感慨,这年月的女人难啊。崔芊芊要是对明月不客气了,那真是一定“妒妇”的帽子戴严实了。说到底,还是李诚不是东西。非要娶什么崔氏女。看着风光是风光了,麻烦也多的很。

    这个节点上的崔芊芊最为敏感,跟产后抑郁症无关,无非就是崔家那边的原因。崔芊芊真的很担心,因为娘家的关系,对自己的位子产生影响。所以一言一行都非常的小心,也不能不小心,不敢不小心。

    “娘子想的太多了,完全没必要,你是你,崔家是崔家。”李诚不动声色的点一句,崔芊芊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柔柔的看一眼丈夫道:“郎君不必宽慰妾身,都是分内事呢。”

    走到屋子内,崔芊芊回身欠身道:“郎君不必有所顾忌!”

    李诚笑了笑:“娘子小看崔氏了,他们不过是在投石问路呢。”

    “郎君早有预见,妾身多虑了。”崔芊芊彻底的放心了,李诚心道,这里难道不是该用成竹在胸么?难道说,这个词的出现是唐朝之后?

    啪嗒,雨点终于下来了,一滴两滴,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的遮天蔽日。

    狂风骤雨中的树在顶风摇摆,不断的化解风力,些许旁枝被吹断。

    风雨总有停的时候,雨后的天空挂着一道彩虹。李诚看看雨停了,背着手出门,在院子内溜达。家里的下人们,忙着在收拾大风吹断的枝桠,清扫地面。

    李诚眯着眼睛,瞄着长安的方向,似笑非笑,自言自语:“算算日子,过几天也该到了。”

    李晋继续他的讨钱之旅,大理寺那边始终没松口,说是案子没结,不好赔偿。连续三天,李晋都跑了个空,却依旧锲而不舍,长安城里关于李家财政危机的流言,日甚一日。

    终于有坏消息传来了,一户工匠和家人,半夜悄悄的搬走了。人去屋空!这是铁匠作坊的一个工匠,手艺还算是很不错的。

    有这么一个开头之后,接二连三的事情不断的发生,连着三日,又有三十几户人家不告而别,都是夜里悄悄搬走的。

    “李家快撑不住了!”这条流言,就像瘟疫,快速弥漫,越来越多的人涌向了李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