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 沸腾
    ,精彩小说免费!

    第四百一十五章 沸腾

    现在这些二代齐至李庄,背后蕴含的意义非比寻常。一个李诚还好拿捏,算上这些二代背后的大佬,那就不是谁能轻易拿捏的事情了。这些二代来送钱,鬼知道是不是身后大佬的意思。如果是,那就意味着他们出手了。

    没有这些大佬站出来,门阀世家可以肆无忌惮的下手抢夺。这些大佬站出来了,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这是李诚不愿意看见的,也是门阀不愿意看见的。

    但是李诚不能表现出不悦来,反而很感动。这几年苦心孤诣的经营,总算有了回报。

    “哥哥既然不差钱,为何不反击?”张大象不免迷惑起来,李诚看看四周兄弟,笑道:“都想知道么?”众人整齐的点头,李诚淡淡道:“这天下的棉布是多了,还是少了?”

    “回哥哥,自然是少的。”房遗爱回答正确,李诚点点头,又道:“说的是啊,再问各位兄弟,这天下的钢铁,是多呢?还是少呢?”众人这一次整齐的回答:“少了!”

    李诚笑了,环视一周道:“你们看,李庄主要量产的就是三样,一者棉布,二者钢铁,三者烈酒。这大唐的棉布和钢铁,多少都不会够的。民间还有无数百姓穿不上新衣裳。原因何在呢?价格太高了。”

    众人有点晕乎,这里头的事情有点超出他们的想想了。李诚继续科普:“若为一家之利,李某自然不肯就范,然则放眼天下,棉布钢铁,关乎民生,自然是产量越多越好。有李某在,那些人就算拿到了技术,也抬不起太高的价格。”

    “明白了,哥哥的意思,巴不得天下的门阀都投入到棉布和钢铁的生产中,哥哥好去做别的!”靠,说这话的是谁?你怎么不按套路来?怎能能把我的心里话往外说呢?

    李诚看过去,居然是尉迟宝琪,这家伙倒是没继承黑铁塔太多的基因,人高马大的皮肤却是白皙。如果颜值再高点,放在现代的网上,二代的身份,应该能吸引不少妹子喊老公。

    “呵呵!”李诚强忍尴尬,笑了笑,抬手点了点尉迟宝琪,继续故作高深。

    “啪!”尉迟宝琪的后脑勺挨了一下,打他的是段珪:“怎么说话的?所谓做生不如做熟,哥哥既然做棉布和钢铁收益匪浅,何来做别的一说?”

    “哥哥高义,为天下苍生所想,为大唐江山所想。”果断有人跳出来,无限的拔高李诚的境界。这个人是谁啊?我喜欢啊!李诚看过去是李崇真,原来是皇族,难怪了。

    思想境界就是高啊!不像这些新门阀的二代们,家国天下,家在前呢。重点是李诚可以继续装逼了!桥黑板,画直线,强调一下。

    “大善!正所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就是这个道理了!”

    “不想哥哥也尚孟子!”说这话的又是谁?怎么这么讨厌啊?公主我都不尚!我尚个古人?这胃口得多重啊!嗯,理解错误,是崇尚的意思。

    一群人说的热火朝天,边说边沿着野市的街面往前走,前方一支车队,正在缓缓而来。也许是东西太沉了,远远的就能听到咿咿呀呀的声音。尽管车轮是包了铁皮的,车轴也是铁做的,但这个时代的车总是会乱响的,让人担心随时会散架。

    走在前头的自然是金运来,趾高气扬的样子。远远的看见李诚等人过来了,立刻翻身下马,大步流星上前见礼:“家主,幸不辱命!”

    车队停下,街道两边的酒肆茶楼里,探出一堆脑袋。好奇的看着这一车一车的大箱子里装的是啥呢?无数人的心里在冒一个问号,李诚又在搞什么花样?

    “辛苦了,先回去再说话。”李诚点点头,转身带头先走,一群二代不明所以,心怀问号跟着往前走的时候,身后突然哗啦啦的一阵响动,众人驻足回头。街道两侧的栏杆后面,一片脑袋往外伸。“嘶嘶嘶!”满大街都是倒吸凉气的声音。

    一辆牛车的车轴断了,车子散了架,差点把人给压到。车上的箱子落下,一个箱子直接散了架,将箱子内的东西散落一地。白花花的银锭,闪瞎了满大街的狗眼。

    银子!原来是银子!萧未央快速的数了一下车子,一共三十八辆车,每个车上都装了七八个箱子。这么多车银子,那得是多少银子呢?

    “怎么会这样呢?”萧未央喃喃自语,一屁股坐在楼板上,也不想起来了,靠着墙陷入了呆滞状态。一直以来,他对李诚都很不服气,觉得就算文采不如他,才智谋略却远在李诚之上。偏偏李泰对李诚孜孜不倦的追求,而不是把热情用在他萧未央身上。

    李诚不是会赚钱么?那我就让你亏钱好了!悄无声息的一把火,烧了个真干净。花钱总是比挣钱容易吧?这一把火,李诚元气大伤在预料之中。之后的事情,也按照他的预想发展。

    就在萧未央断定大局已定,李家没有三五年不能恢复元气的时候,李诚用银子说话了。

    萧未央仿佛看见李诚就站在他面前,一脸轻松的笑道:“挣钱,就是这么简单。”

    这么多车的金银,带来的反响可谓惊天动地。好在摇摆观风者,立刻做出了决定。结好李诚成为了必然,天大地大,利益最大。李诚能给人带来的利益,超越了一切现实。

    要知道,大唐的白银产量感人,那么这么多的白银从哪来的?答案呼之欲出了,只有海贸,才能解释这个问题。时下大唐所知的白银主要产地在高句丽、新罗、百济、倭国,水师面对的,恰恰是这些国家。而李诚是水师总管!

    整个街道因为这一地散落的银子,出现了诡异的寂静。

    “混蛋!”金运来及其败坏,冲到倒下的车前,用鞭子狠狠的抽赶车的车夫。啪的一声之后,李诚的声音传来:“住手!”说着李诚打不过来,金运来停下鞭子,讪笑的看着李诚,一脸的恭敬,腰身弓着:“家主。”

    李诚也不看金银,只是看一眼那个车夫的背上有一道鞭痕,夺过鞭子对着金运来的背上也是一鞭子,抽的金运来眉头紧皱,却不敢反抗。

    “我用鞭子抽你,会不会疼?”李诚怒视而问,金运来连连点头:“回家主,疼的紧。”

    “很好,你还知道疼。既然你知道疼,就不该轻易用鞭子抽车夫,而是应该先查出谁的责任,然后该罚就罚,而不是不经调查就下责罚。这次我放过你,再有下次,我抽死你。”说着李诚蹲下身子,仔细的看看车子。

    金运来赶紧招呼随员,把箱子都搬起来,散落的一地的银子也收好。李诚似乎根本没看那些银子一眼,反倒是等着车子看了好一阵才道:“车轴断了,不是让你们上铁车轴么?”

    金运来赶紧解释道:“回家主,铁车轴的不够啊,金银太多,车不够临时叫了三辆车凑数。”说的好像跟真的意思,别人不会怀疑他们在演戏。

    “嗯,这是你的错,为何不多叫几辆车呢?”李诚责问了一句,金运来躬身惶恐道:“小的知道错了。”李诚淡淡道:“下不为例,这次就这样吧。来几个人,把箱子抬回去。”

    一干兄弟会的人蜂拥而上,两人一个箱子,抬着就走。这时候都在表现呢,谁叫方才李诚说了,有一桩买卖等着大家一起做呢。难道说,跟这些金银有关?

    箱子被抬走了,车队继续上路,野市沸腾了,李庄沸腾了。

    一干兄弟会的成员,抬着箱子,脑子里转的很快,都在寻思,这回哥哥要做什么买卖呢?

    总算是回到了李宅,众人堂前坐下,包括白潜夫和郑有道,没人把扳回来的银箱子当回事。心思都在李诚这里呢。堂前够大,众人纷纷落座,冰饮端上来,人手一把折扇在使劲扇。心情激动且复杂,觉得格外的热。

    李诚不紧不慢的过来道:“大家要不要先洗一洗!搬箱子都挺累的!”

    “别啊,哥哥!赶紧的,我们可都等着哥哥发话呢。钱都带来了,带回去多没面子。”张大象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众人纷纷附和。

    李诚这才笑道:“好,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首先,要问大家一个问题,做什么生意最赚钱?”这个问题算是把大家给问住了,你要说做什么最稳当,大家都知道,买地。

    众人一阵沉默,没人开口回答,这是怕被笑话呢。

    “好吧,既然大家都不说,我来说吧。要说做买卖,最赚钱的买卖,当然是做钱的生意了。”李诚说出了答案,众人再次懵逼。

    “自成,朝廷可不许私铸铜钱。”说话的是白潜夫,唐朝的铜钱法律上是官方发行。民间也有不少私钱,但是风险很大。

    “我有说要铸私钱么?”李诚笑着反问,众人顿时眼睛一亮。其实李诚要说一句,发现了铜矿,可以自己铸钱的话,大家为了利益,犯法的事情也不是不能干的。

    所谓杀头的买卖有人做,赔钱的买卖没人干,就是这个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