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意外的惊喜
    ,精彩小说免费!

    第四百二十二章 意外的惊喜

    入宫,见面,行礼,赐坐,屋子里就李世民一个人,不妙的情绪越发的浓郁了。

    “钱庄只是,朕仔细思索,还是应该以朝廷为主。”这一开口,李诚就知道皇帝打的什么算盘了?在国家利益面前,在皇帝私欲面前,将来会干出什么事情来,李诚很清楚。

    宋朝的交子,明朝的宝钞,近代的法币,金圆券,津巴布韦币等等,了解一下。

    李诚笑而不语,就这么平静的看着皇帝,李世民一副“你瞅啥”的嘴脸,恶狠狠的瞪回来。李诚不为所动,面不改色的继续平视。对视持续了大概一分钟,李世民气急败坏的冲出来。怒骂:“竖子!”抬脚踹了几下,李诚也不躲。

    这种不满不仅仅是钱庄的事情,还有之前的事情,积累起来一次发泄之后,李世民的情绪舒坦了一些,停下来道:“朝廷对私钱屡禁不止,钱庄之举,无疑会加剧私钱的泛滥。”

    李诚听了不禁冷笑,本来打定主意绝对不回话的,现在忍不住怼了一句:“陛下,钱庄是私人所有,您觉得私人掌柜会收私钱么?那么多股东,一旦发现谁家的掌柜收了私钱,能不群起而攻之么?”

    “竖子,照你这么说,钱庄还能压制私钱咯?”李世民觉得很有道理,但还是不甘心的反问一句。李诚微笑点头道:“确实如此,一旦钱庄开遍大唐,确实能起到压制私钱的作用。”

    “哼哼,钱庄如何盈利?”李世民换了个问题,这也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李诚心里告诫自己要警惕,淡淡道:“商业机密,还没正式营业之前,不能对外公布。这钱庄的前期筹备,需要很长的时间,快则半年,慢则一年。计划先开长安、洛阳、登州三地的钱庄,并实现远程汇兑。”

    李世民听着咂嘴几下,转身回去坐下,再看李诚时,眼神眯着不怀好意的样子:“侯君集,薛万均,一直在整军备战。朕的意思,侯君集为总管,薛万均为副总管,你为行军总管,总领后勤诸事,可有异议?”

    这就是对李诚的补偿了,李世民觉得自己做的够不错了。李诚听了呵呵一笑道:“陛下,后勤采办之事,臣可领,然则臣不打算从中牟利。”

    李世民一听眉头皱了起来,有点恼火道:“怎地?嫌弃朕的心意?”给你个挣钱的机会,你还不高兴了?不领情?李世民有点恼火了,这臣子越来越不听招呼了,有点朝着门阀的方向飞奔之感。朕有一句吗卖批一定要讲!

    “非也,这等蝇头小利,臣不屑取之。臣请陛下恩准,朝廷灭高昌后,赏臣一些土地就行。臣要种棉花,关中之地种棉花,不及西域。”李诚提出要求,李世民听了脸立刻就黑了。

    “竖子,朝廷驻军西域,难道要从关内运粮食去么?”李世民很生气,因为这是常识。西域地处边远,真的灭国高昌,驻军的粮食就是个大问题。只能是就地解决了,从关内运粮食过去,那真是要了亲命了。

    “陛下,西域之大,不缺臣这一块地吧?”李诚不紧不慢的反问一句,李世民气的左右寻摸,打算丢个什么过去。这时候门口冲进来一个小公主:“李自成,你来找我玩的么?”

    李世民脸上的怒色,瞬间就消失了,冲李明达笑道:“兕子,到父皇这边来。”

    李明达很给面子坐在一边,看着李世民道:“父皇,你们说什么呢?”

    “朝廷要对高昌用兵,怎么,兕子对战事也有兴趣?”李世民一点脾气都没有,笑呵呵的,完全是个慈父的样子。李诚扭头歪歪嘴,心里很是不屑,方才要砸东西的是谁呢?

    “父皇,兕子不喜欢这个,兕子先走了。”小公主站起来往外走,走到李诚跟前,飞快的使个眼色,那意思我来的及时吧?

    等晋阳公主出去了,李世民的脸色有拉下来了:“西域地广人稀,物产不足,为丝路计,朝廷驻军西域,受限于路途遥远,兵不足以抗衡西突厥。你种一亩棉花,就少一亩粮食。百姓愚昧,见种植棉花有利可图皆效仿,届时驻军吃什么?西突厥打来怎么办?”

    李诚不解释,李世民却得意不一起来,因为这货脸上的表情很是不屑。李世民真怒了,指着李诚骂:“竖子,欺朕不能斩汝乎?”

    李诚听到这句,心头微微一颤,暗道皇帝果然都是这样啊。不能不做点正面回答了,于是一摊手:“陛下,臣到了西域,自有办法。眼下就算跟陛下说了,陛下也理解不了。”

    李世民听了一愣,他倒是没觉得李诚在蔑视他的智商,而是把李诚的话进行了别的理解。言下之意,到了西域根据实际情况来制定对策,总是会有办法能解决的。再一想,还是不对。这小子不是从西域游历回来的么?难道说他真的有法子解决问题?

    “也好,届时朕派人跟着你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法子能解决朕担心的问题。”李世民突然生出一种无奈之感,主要是针对李诚这个人。他总是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思路跟其他人都不一样。比如这个水师就是,别人办水师,多半是要朝廷出钱的。

    但是李诚办水师,就能赚钱,赚大钱。对了,水师的事情还需要说说清楚。被这小子气糊涂了,差点都忘记了。

    “竖子,水师总管,何人可代之?”李世民一开口,李诚又沉默了。这一次李世民也不生气了,淡淡道:“总管还是你的,只是你不在登州,军务谁来总管?许敬宗一介文臣,朕可不放心把水师代总管一职交给他。”

    李诚这才明白,李世民不是要拿掉他水师总管的职务。说实话,现在换个人去,李世民都没法放心。别弄到后来,朝廷还得给水师拨钱,那真是搞笑了。你还真别怀疑这种可能性,一旦派去的人不对劲,为了一家之利。这种事情真的能干的出来。

    “陛下,臣以为,刘仁轨可为副总管,许敬宗为行军总管,两人共同处置水师诸事。嗯,陛下可再派员为监军!只是这监军一职,无权过问水师之事,只有上报之责。如此以来,三权分立,水师无忧也。”李诚想了想,提出一个建议。

    李世民听了可以说是眼前一亮,监军这个东西,历来都是军方最厌恶的东西。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内侍,也敢对军事指手画脚。

    “如有监军胡乱干涉军务?作何应对?”李世民反问一句,李诚脱口而出:“当斩之!”

    “严刑峻法,嗯,朕再想想。”李世民点点头,李诚的提议太具有吸引力了。今后大唐的军队,领军人物就该是这个结构。一文一武,一个监军。文官管后勤,武将管练兵打仗,监军负责监督。

    等等,李世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如行军总管以后勤要挟总管,如之奈何?”

    “陛下,有监军在呢。再有,自队一级起,增设生活司马一职。”李诚又丢出来一个建议,这一次李世民的眼珠子都圆了,这一招真是够很的。这天下带兵的将军,要知道李诚出了这么一个主意,能弄死这竖子吧?

    唐朝领军的将领权利很大,这也导致了皇帝的不放心。实际上到了唐朝的中后期,各地的节度使权利太大,才有了藩镇之祸。李诚这个三权分离,军政分开,确实会导致效率下降,但是也最大限度的避免了武将造反的可能性。

    李世民真是没想到,本意是奔着钱庄来的,结果被李诚带到了另外一个思路上。这小子,还真是脑门子奇思怪想,但是不能不能承认,他确实给了朕意外的惊喜。

    当皇帝的,就没有不担心大臣造反的。尤其是在唐朝,李世民自己就是个造反登基的。儿子都能谋老子的反,何况臣子耶?要不为何唐朝的军队,最精锐的常备军,都在长安附近呢?宋朝的禁军,也可以了解一下。

    李诚是如何想到这一招的呢?很简单,但凡有点历史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三湾改编,支部建在连上的套路。这才是大杀器。李诚放出这个大杀器的减弱版本,足够了!

    “今天就到这吧,你且回去,走的时候把兕子和雉奴带上。再有,太子有不足之处,自成当谅解之。”李世民还是决定给儿子一个改正的机会,甚至还替李承乾向李诚解释。

    这话怎么说呢?如果不出意外,李承乾是要继承大统的。总不能让李诚这个臣子,将来跟皇帝搞不好关系吧?李世民的想法是好的,也算是个尽职的父亲了。

    李诚当然能理解李世民的心情,很坦率的回一句:“臣忠君之心,日月可鉴。”李诚抱手作答,李世民满意的点点头,挥手让他下去了。李诚这个态度是啥意思呢?谁当皇帝我忠于谁,太子是储君不假,这不还不是皇帝么?

    所以说呢,这才是最聪明的臣子,那些给李承乾和李泰捧臭脚的人,想过皇帝的感受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