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三章 争利
    ,!

    第四百二十三章 争利

    “陛下,臣请李义府为行军副总管,给臣做个助手。”李诚没着急下去,而是先提要求。

    李世民沉默的看着他,久久不语。李诚很平静的站着坚持,李世民:“嗯!”

    “谢陛下!”李诚抱手告退,李世民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方才答应李诚的条件,不外酬功之举。李世民自诩赏罚分明,怎么会让李诚心怀不满的离开呢?柴令武和杜荷的事情,已经给李世民敲响了警钟,再不能像从前那样对待李诚了。

    李庄发生的事情,因为李承乾处理的很烂,加上后来大理寺的举动,李世民很担心一个问题,李诚会不会在想,这一切都可能是皇帝默许之后才发生的。要知道这是长安城,天子脚下,首善之地,皇帝耳目遍地啊。

    怨怼之心,一旦萌发,往往不可收拾。人心皆如此,李世民还是会将心比心的。客官的说,李诚做到了一个臣子该做的事情,不该做的也帮着皇帝做了一些。

    李诚还没能力决定自己的去向,但是已经有能力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出来的时候,李诚立刻被眼前看见的一切逗乐了。晋阳公主李明达,背着一个小包袱,完全没有公主的样子,反倒像个走亲戚的村姑。就这还完全没感觉,在那指挥两个年龄相仿的宫女:“你们两个快点,跟你们说了不要带那么多东西。”

    两个小宫女就比较惨了,一人背着一个包袱不说,还抬着一个箱子。

    “这是要去哪的?”李诚上前来,笑眯眯的问。李明达被唬的惊回首,一看是李诚就龇牙笑了起来:“正要去寻你呢,来的正好。嬷嬷们都说秋老虎肆虐,不要乱跑。呆在宫里一点都不好玩,她们不去,我自己去。”

    远远的几个嬷嬷跑了过来,看见李诚纷纷躬身致意,一个嬷嬷上前道:“殿下,奴婢也没说不让去了,就这一会的功夫,殿下都到这了,让奴婢好找。”

    “吴嬷嬷,我也不为难你,就带晴儿雨儿,你们在宫里歇着吧。”李明达一开口,李诚听出了不客气的味道。感情这些嬷嬷是得罪了公主。

    吴嬷嬷其实也不太大,看着都没到四十岁呢。上前来冲李诚道福:“自成先生,老身求你劝一劝公主,学习宫中的规矩,那是陛下交代的,老身等也不敢违背?”

    李明达听了柳眉倒竖,小小年纪气场十足,抬手指着吴嬷嬷道:“本公主尊你年长,叫你一声嬷嬷。你怎么好在自成先生面前卖老?还说规矩,以老身自称,是懂规矩的样子么?”

    一句话说的吴嬷嬷当时脸色就变了,低头不敢再顶嘴。李明达回头对李诚道:“自成先生,走吧,不要理睬她们。整天这个规矩,那个规矩的,烦死人了。”

    我看见的一定是假的晋阳公主,这不是李明达的正确打开方式。

    李诚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李明达算是被自己带歪了。史书里记载的那个端庄贤淑,知书达理的晋阳公主,被自己彻底的带沟里了。看着李明达红扑扑的小脸蛋,觉得这么可爱的公主,健康才是第一位的,要让她活下去才是正经。

    “那就走吧。”李诚走两小宫女跟前,一伸手把箱子举起来,扛在肩膀上:“还挺沉啊,殿下的私房钱可不少呢?”两个小宫女连连道谢,一干嬷嬷们站一堆,却没人敢再阻拦。

    这里是皇宫,说到底,她们都是奴婢一样的。把李明达惹急了,小家伙闹起来,她们一顿打没的跑。这就不是讲道理的时候,这些嬷嬷都是人精,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回头去找陛下告状,连李诚一起告就是了。

    吴嬷嬷一个人站在前面,低头的时候眼睛里全是恨意。李诚居然没帮她说话,还带着公主一起走了。真是可恨啊!

    李诚扛着箱子,牵着小公主,走了一段之后,李治带着一个太监两个宫女,默默的跟上。队伍还在壮大,给人一种逃难之感。大太监在宫门口等着呢,看见李诚他们出来了,指挥人把车马赶过来,装车,走人。

    原本想要告状的嬷嬷们,看见这一幕都死心了,别告状不成,被一顿板子打死。

    高阳拎着裙子追了出来,宫门口被大太监挡在路中,大太监缓缓行礼:“殿下,佳期将至,不可节外生枝啊。”换成一般的太监,高阳一巴掌就扇过去了,但这位高阳不敢。

    “本公主还不如不做公主呢。”高阳发出了为何生在帝王家的哀怨,大太监面无表情,没有说话。站的稳稳的!高阳跺脚之后,转身回去了。

    大太监悠悠叹息,回来见李世民,把经历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别的公主都要学规矩,兕子自幼体弱,学不学都不要紧了。也不必为难那些嬷嬷。”李世民还是通情达理的,但他更心疼女儿。大太监应诺,要退下时,李世民道:“看好高阳,别叫她出宫。闹出事情来,皇家的脸面何存?”

    一干宰相被李世民叫来议事,高昌那边很跳,李世民派使者去告诫他,你不要跳哦,朕会揍你的哦。赶紧来长安见朕,有你的好处。高昌王鞠文泰回信称病,表示来不了。

    (上犹冀高昌王文泰悔过,复下玺书,示以祸福,片之入朝;文泰竟称疾不至。十二月,壬申,遣交河行军大总管、吏部尚书侯君集,副总管兼左屯卫大将军薛万均等将兵击之。)

    这就是所谓的不能不教而诛了,堂堂正正的阳谋,你来不来都是死路一条。来了,幽禁,换个听话的皇帝,不来,大军碾压过去。

    一群宰相看到了鞠文泰的回信之后,纷纷表示这厮不服王化,要好好地进行再教育。

    大方针定下来了,李世民才表示:“朕拟以侯君集、薛万彻为正副大总管,以李诚为行军总管,李义府为行军司马佐之。诸君以为然否?”

    这个安排没太大的问题,大家都看的出来,这是啥意思。李诚吃了不小的亏,李世民要补偿一下,了解!但是李义府是什么鬼?一个御史言官,怎么去个李诚打下手?

    李诚求的是副总管,但是李世民不可能答应这个,完全说服不了众人。

    不过大家一看言官头子魏征都不说话,也没人去喷了。

    马周站出来道:“陛下,李诚为水师总管,此事,可否再议?”唯一提出异议的是他。

    李世民点点头道:“朕也有所考量,诸卿可有建议?”李世民的意思,你们就不要在这个问题上多建议了。我都想过了,大家就别哔哔了。

    但总有人是要给皇帝添堵的,而且还是皇帝比较信任的臣子。

    “臣推举长孙冲为水师总管,接替李诚。”站出来说话的人,是褚遂良。

    那么,这是褚遂良的意思么?是,也不是。褚遂良不喜欢李诚,全世界都知道。这家伙站着水师总管的位子,又去做行军总管,必须要给他捣蛋。捣蛋是需要帮手的,所以需要交易争取盟友的支持。

    长孙无忌很及时的站出来:“陛下,臣推举张亮接替李诚之职务。”

    有人赞成就有人反对,朝堂内从来都不是一团和气。

    “大司空此言差矣,张亮乃三州都督,并无大错,如何能去做水师总管?”反对的人是个新嫩宰相刘汩,长孙无忌意外的怂,立刻抱手退下了。

    如果当初长孙无忌要给儿子争一个水师总管,谁都不会有意见的。那会水师总管人憎鬼厌,谁都不愿意去登州那个穷乡僻壤任职。现在不一样了,李诚化腐朽为神奇,水师总管成为了肥差,登州的位子变得非常的烫手,谁都想伸手进去。

    褚遂良举荐长孙冲,长孙无忌出来举荐张亮,刘汩出来反对,长孙无忌退下,然后举荐的人选就剩下一个长孙冲了,这戏很精彩。大家都看明白了!多数宰相都不愿意得罪长孙无忌,所以就算看的很明白,也不会出来拆穿他,大家认真的看戏演戏。

    但是有个人最近很飘,风头正盛,膨胀的很厉害。别人不站出来拆穿,也不搞破坏。他偏偏要站出来表示一句:“臣举荐薛万彻为水师总管。”说话的是侯君集,他也是有目的的。

    啥目的呢?很简单,争利!薛万均是他这征伐高昌的合作伙伴,他卖个好,将来侯君集想在登州做海贸,那不是各种便利么?

    长孙无忌一看这孙子出来搞事,立刻又站出来道:“候尚书所荐,恐有私心。”

    侯君集一听这话就乐了,这哥们最近几年混的不错,加上长孙皇后也挂了,怎么会怂呢?立刻怼了回去:“赵国公果然是一心为公!”这一下有人没忍住,噗嗤一声乐了。

    谁啊?阎立本啊!这位被皇帝拉来旁听,听到这里没忍住。长孙无忌一道眼神瞪过来,阎立本赶紧低头不说话了,心道:好危险,还是去李庄监工来的安全啊,等下就跟陛下请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