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书剑盛唐 第四百三十三章 瀚海行军
    唐军准备极为充分,向导也是经验丰富的老沙漠。前军、中军的情况还好一点,车不多。对后军来说,麻烦可谓接踵而至。入沙漠的前夜,侯君集特意把众人叫来开个会。

    “大军顺利过阳关,入瀚海。一路两千里,可谓步步艰辛。我等都是一条船上的生死兄弟,希望大家同舟共济,过了瀚海,就是一片坦途。”侯君集这算是动员了,主要不放心李诚。他跟李诚是有旧怨的,担心在沙漠里拖后腿。关

    键还是觉得吧,李诚没有经验啊。侯君集有在沙漠里行军的经验。吐谷浑那会,侯君集带着人在沙漠里狂追三千里,一口气追到且末。李诚当场表示,一定会齐心协力,战胜沙漠。话是这么说,做的如何就不好说了?

    次日行军,侯君集对后军很不放心,带着亲兵往后军而来,走了一段发现一个问题,好像后军的速度,没有预想中的那么慢。这是为什么呢?

    后军每辆车都带了好些木板,遇见沙子比较深的地方,木板铺成一条路通过。就看见一群辅兵,在队伍一侧排成一行,不断的往前传递木板。然后侯君集看见了这么神奇的一幕。

    “嘶!”侯君集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准备也太充分了一点吧?中军也有车,这一路行军费劲的很。没想到,李诚居然玩出这么漂亮的一手。侯

    君集找到李诚,这货正在指挥士兵拆车箱的板子。侯君集走过去,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自成,干的漂亮。”李诚没想到侯君集回来,看一眼笑道:“过奖了。”侯

    君集摇摇头:“一点也不过奖,后军的速度能有保证,通过沙漠的时间讲大大的缩减。自成可谓劳苦功高,未战而先立头功。”

    李诚倒是没想到,侯君集会这么夸自己,不过嘴上说啥他不在意得看怎么做。

    越往前走,侯君集对李诚的感觉就越好,在沙漠里行军,最大的问题是缺水。沿途多有绿洲,前军中后三军,进入沙漠之后就拉开一段距离。因为缺水和气候,不断有士兵生病。

    这个时候李诚的重要『性』就体现出来了,他带了医疗队。生病的士兵不必跟随大军继续前进,直接交给后军,一边治疗,一边行军。因为炒面的出现,大大的节省了车辆的空间。李诚医疗队,带了几十辆空车,可以让生病的士兵坐车行军。沙

    漠行军前后五十天,李诚的后军成为了三军的信心来源。千余士兵因病在后军呆过,三千数万人,走出沙漠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个人掉队,也没人病故。简直就是奇迹。这大概也是运气的缘故,这一路没有遇见沙尘暴一类的恶劣天气。高

    昌王鞠文泰是个挺搞笑的家伙,听说唐军出兵来征讨,对大臣吹牛说:高昌距离大唐七千里,其中两千里沙漠。寒风如刀,热风如火,沿途水源奇缺。怎么可能派大军来呢?我到过陇右,那边萧条的很,供应不了大军的后勤。三万以下的唐军,我们能对付的了。

    鞠文泰还说,等唐军到了,我们只要把城池守住,唐军没有后勤,只要坚持二十天,自然就会败走。到时候我们不用打,跟着后面就能俘虏他们。大家不用担心。但

    是等唐军走出沙漠的消息传到高昌王城时,鞠文泰吓坏了,一病不起,一命呜呼。(

    高昌王文泰闻唐兵起;谓其国人曰:“唐去我七千里,沙碛居其二千里,地无水草,寒风如刀,热风如烧,安能致大军乎!往吾入朝,见秦、陇之北,城邑萧条,非复有隋之比。

    今来伐我,发兵多则粮运不给;三万已下,吾力能制之。当以逸待劳,坐收其弊。若顿兵城下,不过二十日,食尽必走,然后从而虏之。何足忧也!”及闻唐兵临碛口,忧惧不知所为,发疾卒,子智盛立。)鞠

    文泰被吓死,儿子鞠智盛继任可汗的位子。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鞠文泰是个蠢货,他儿子鞠智盛也好不到哪去。

    这货没想着怎么应战,也没想着怎么投降,居然先坐上了汗位过过瘾。然后就是大张旗鼓的给鞠文泰办葬礼,仿佛唐军不存在一般。更搞笑的还在后面。

    走出沙漠的唐军,不着急挥师进击,而是在沙漠外休整,等待落在最后的后军。李

    诚指挥的后军,比中军晚了三天才走出沙漠。但是三军之间联系不断,侯君集对李诚这边很放心。并且对薛万均称赞道:“不想李自成竟成我军士气之源。”

    薛万均也很感慨,沙漠行军不是闹着玩的,随时都会死人的。对士气是个严峻的考验。

    不料李诚的后军准备了足够的车和『药』材,还有医疗队。生病的官兵,得到了及时的救治。没人因为生病而死在沙漠里,简直就是个奇迹。当然也有这个时代的人生命力旺盛的缘故。后

    军走出沙漠,侯君集和薛万均亲自迎接,看着不断走出来的后句,走在最全面的是医疗队和病号,这些人不是坐车,就是骑着骆驼。健康的人都在走路,就连裴行俭和李义府,都没有骑马和骆驼。“

    李长史,守约,怎么没见自成?”称呼代表着关系,对李义府,侯君集更不喜欢。直接称呼他的职务,裴行俭呢,则是直接称呼他的字,表示亲热。其

    实侯君集与裴行俭关系也很一般,不过他出身好啊。门阀子天生自带光环,不像李义府,寒门出身,这时代无疑起点较低。还有起点更低的,那就是连个门都有的。所

    以说,严重怀疑“门都没有”这个老话,最初指的是门第。

    “总管率亲兵落在最后!这一路都是如此,怎么劝都不听。”裴行俭一脸的感慨。

    侯君集和薛万均不禁面面相觑,惊讶不已。论地位,这支军队里面,李诚能排在第四。在后军他就是最高长官,但是却亲自断后,这可不得了。要知道这是在沙漠,危机无处不在。

    “现在才知道,当初卫公盛赞自成,源自何处。”侯君集不胜感慨!

    后军的车队拉的很长,一直到天黑前,众人才远远的看见李诚出现,带着几十个亲兵的李诚也没有骑马,马匹上坐着两个因病落后的辅兵。李诚不但是不行,还抬着担架,担架上还有一个士兵,一直在哭诉:放我下来。侯

    君集和薛万均算是彻底的服气了,对李诚不谈喜欢不喜欢,至少是非常的佩服。这就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薛万均上前,朝李诚抱手:“自成在,军心安如泰山!”

    李诚笑着摆摆手:“别着急高兴,粮草不足了。得想法子解决问题了。”

    侯君集过来笑道:“自成安心,走出沙漠,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薛

    万均也笑道:“粮草统计结果如何?可够三日之需?”这

    意思,有三天的粮食就足够了。李诚真是服了这些唐朝人,自信心真是无敌了。

    “三日自然不止,后军携带的粮食,至少够大军用五日的。”李诚心里有一本账,其实粮食坚持五天肯定有富裕,他是往少里算呢。

    “足矣!前军中军已经休整完毕,明日就可以往前推进。没粮食,怎么可能?某观将士们,倒是炒面吃腻味了,得换换口味了。”侯君集说了句笑话,大家都跟着笑,只要李诚觉得一点都不好笑,觉得他们的笑点太低了。

    这其实不是笑话,而是很残酷的一句话。大军缺粮食?呵呵,别闹了行不行?

    李诚出了沙漠,到营地饭都没吃,直接裹着大衣就睡觉,屁事都不管了。这一路可谓筋疲力尽,消耗的精力太大了。一觉睡了十几个小时,一直到被饿醒。起

    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一碗炒面,一瓢肉干煮干菜汤,李诚吃的是西里呼噜。

    肚子的问题解决了,擦了擦嘴:“哪有水源,先去洗一洗。”李诚有点洁癖,这都五十天没洗澡了,身上哪哪都不舒服。洁癖已经不治而愈,但是心理上还是想先洗一下。

    亲兵自然是鄯州斥候营的老兄弟,这会在李诚跟前的是钱谷子。为了出征,老婆丢家里不管了。这次李诚带了五十老卒,五十庄丁。为了出征的名额,老卒们差点都打起来了。

    “家主怕是洗不成了,候总管派来的人在外面等着呢,都等了一个时辰了。”钱谷子笑嘻嘻的解释一句,李诚叹息一声:“正事要紧,我去看看再说。”

    柳谷,中军账内,侯君集这边正在商议军务。李诚进来时,众人看见他都『露』出微笑。这一趟下来,再没哪个说李诚这次是来混的。

    在此之前,还是有人怀疑李诚不行的,一趟下来没一个不竖起大拇指的。“

    总管,我脸都没洗就来了,可是军情紧急?”李诚一开口,众人都乐了。为啥啊?李诚以前给人的印象就是个小白脸,俏书生。这五十天下来,胡子拉碴,头发如『乱』草,衣服脏兮兮,不知道多久没换了。js3v3书剑盛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