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杀出一条路
    第五章 杀出一条路

    噗!这一掌结结实实的糊了一脸!候姓汉子仰面而倒,身后同伴七手八脚的伸手去扶。

    谁也没想到,人少的一方先动手,更没想到先动手是是白白净净,就算是留了长发也是个书生模样的李诚先动手。正所谓打人不打脸,说的是脸部神经多,打人会很疼,甚至会晕。

    “打!”李诚一招得手,又是一声暴喝,身形往前一窜,趁乱又是一拳狠的。

    这一下当面一个军士猝不及防,结结实实的肚子上挨了一拳。李诚也不管那么多了,低着头往前冲,一顿王八拳乱打,挡者披靡。身后牛大贵见状暴喝:“狗贼,看打。”

    牛大贵跟着后面往外冲,牛二贵和钱谷子很是默契,护住左右,跟着往外冲。

    谁也没想到李诚这么猛,力气又大的惊人,连着被放倒了三五个后,一干人下意识的往两边躲。带着家伙来找茬的这群人,反而给李诚一顿猛冲猛打,打了一个对穿。

    前方没有人时,李诚还挥了一拳,打了个空才发现没人挡在前面。猛回头,牛大贵等三人也都冲了出来。“走!他们人多!”李诚吆喝一声,率先跑路。牛大贵狠狠的楞了一下,心道:这是个甚打法?本能的跟着一起跑,四人跑出好几步,身后的一干人才反应过来。

    “追!”被糊了一脸的候姓汉子气急败坏,捂着正在冒血的鼻子,含糊的喊了一声。

    一干人等纷纷追上去,地上还躺了四个,这一阵短促的战斗,居然被打翻了五个。

    李诚在前,看见一个巷子,立刻钻进去,站在拐角处,贴着墙站着。读书的时候没少跟人打架,没有正经的练过,靠的就是蛮力加一顿王八拳。嗯,军训的时候跟着教官学过套路,刚才也没顾得上去用。

    牛大贵等人追上来,李诚示意他们继续往前。三人不明其意,顺着巷子往前跑。李诚嘴角冷笑,听到脚步声近了,猛的闪出来,迎面就是一脚踹过去。

    这一下直接踹正在往里冲的一个军士肚子上,李诚下了力气,军士“啊”的一声惨叫,身子成了虾米,倒着往后飞,连带着把同伴给撞的七零八落。再次偷袭得手,李诚也不恋战,捡起一根哨棒,一手拖着掉头就跑,脚下生风,没一会就没了影子。

    后面七八个人还在追,跑出巷子口是一片开阔地,李诚招呼众人:“别跑了,这地方打一下。”前方三人眼前一亮,都是好战分子,被人追肯定是不爽的。

    追兵手里拎着棍棒一路追击,看见巷子口的李诚,手里拎着一根哨棒。

    “狗贼,好胆!”气喘吁吁的追兵见到李诚,怨气冲天,为首者二话不说,抡着棒子就往前冲,不想巷子狭窄,哨棒展不开,后面的众人又推着往前,被动的往前冲到巷子口,对面的李诚挑眉一笑,手里哨棒化作大枪,往前桶来,狭窄的巷子里,躲都没的躲,只能拿手来抓哨棒。李诚的气力是穿越的福利,哪里是一般人能扛的住的。

    但觉手心一阵火辣,为首者松了哨棒,被结结实实的捅在胸口,啊呀一声往后倒。李诚一击得手,掉头就跑,还有六七追兵气急败坏,跳过同伴往前追,刚出巷子口,李诚杀了个回马枪,哨棒一个横扫。当先者用棍去挡,没曾想李诚气力惊人,噗的一声,两棍相撞,当先者虎口一震,哨棒脱手。好在李诚不想伤人太过,手上收了力气,哨棒往下砸在胫骨上,疼的这人抱腿乱跳。其他人往前冲出来时,身后摸出牛大贵等三人,抬脚对着各自目标的屁股猛踹。三个人被踹成滚地葫芦,手里的哨棒也落在地上。牛大贵三人夺了哨棒,李诚在前又是一个横扫,两下里前后夹击,追击者被打的哭爹喊娘,倒了一地。

    四人相互看看时,地上的追兵哀嚎一片,李诚忍不住得意的叉腰而笑。这一架打的莫名其妙,但架不住爽啊。牛大贵哈哈大笑道:“爽快!”

    李诚豪迈的一挥手:“走,兄弟们,找地方喝酒去。”兄弟们三个字说出口,意外的自然。

    “喝酒去,今后大家就是兄弟了。”钱谷子这家伙附和了一句,李诚笑容满面的样子,牛大贵彻底的放心了。之前怎么说呢,总是隔着一层,现在打一架下来捅破了,关系一下就亲近了。三人都是军人,一起打架之后,关系亲近可谓水到渠成。

    “对了,这些都是什么人?”李诚有点迷惑,很自然的问一句。牛大贵满面通红,走路摇摇晃晃,说话却很利索:“段大将军麾下的府兵,六月里段大将军会师西进,大破吐谷浑,我等为斥候。草原上堵住一股逃窜的游骑,正要结果他们,斜刺里杀出来侯大庆的一队人马,抢了功劳不说,还与我等争执一番。事后段大将军和稀泥,各打五十大板,平分了军功不提,这梁子也就算是结下了。段大将军去了凉州,麾下一营兵马驻扎在城北。往日里倒也井水不犯河水,本以为他们改了性子,不想今日连累了李大郎。”

    李诚这才明白事情的根源,忍不住冷笑道:“此等不修口德之辈,遇见我算他们倒霉。”

    牛大贵却道:“李大郎,某见你拳脚招式混乱,不像是练过的。”

    三人都好奇的看着他,李诚挠挠头:“大贵兄说的不错,我确实没正经练过拳脚,打斗之时全凭一股蛮力。要说拳脚招数,倒也学过一点,一直没认真去练就是了。”李诚说的是他在军训是学的军体拳和捕俘拳,跟教官混的不错,除了军体拳还多学了一套。

    要说力气,今天算是把这三人都折服了,尤其是对侯大庆那一拳,虽然是偷袭,但是对手是个军中老手,防护的很及时也很到位。可惜遭遇的是李诚这个变态,一拳过去化掌后直接按鼻子上了,十有**鼻梁骨是断了。后来也是这样,全凭力气吃饭,一拳一脚的杀出包围。如果只是力气还就算了,李诚出手的速度也很快。

    “气力打,手脚快,下手狠,打架吃不了亏。”牛大贵总结了一句,李诚点点头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一直很闷的牛二贵拍掌赞道:“说的好,管你招数如何,只要够快,力量又足,先一步打倒对手便是好手段。”

    牛大贵点点头认可了这个说法,又问一句:“不知李兄弟可善刀法?”这一次李诚没法装逼了,摇摇头:“我拿刀就装样子用的,用来砍人还真不行。”李诚说话在三人听来有点怪,也没在意就是了。钱谷子冷不丁的来一句:“得空还是要练一练刀法。”

    李诚道:“鄯州是走不脱了,回头安心呆在军营内,还望各位兄弟不吝赐教。”

    牛大贵笑道:“好说,都是战场上悟出来的小门道,李大郎愿意学,某等教就是。”

    四人一行,没有再去春雨楼了,免得又遭遇那帮人。路边随便寻个小铺子进去,铺子不打,一方长案,地上铺的席子,天冷,席子上铺了羊皮。

    “掌柜的,一人来五斤羊肉,好酒只管端上来。”钱谷子一副我很有钱的嘴脸,腰间摘下一个布袋,往案上一丢,砰的一声闷响,说明里面装满了铜钱。

    李诚习惯了一堆人围桌而食,这才主意到唐朝人还是分餐制。就是一人一份,各吃各的。

    抬头一扫,这铺子也没个柜台,一排炉灶,架起大锅炖的热气腾腾,羊肉的膻味充斥了铺子内。掌柜的带着羊皮帽,肩膀上搭着一条毛巾,笑嘻嘻的上前招呼。每人的面前放了一坛酒,点头哈腰的笑道:“几位客官稍带,羊肉就在锅里,一会就端上来。”

    李诚见这个酒坛子不小,怎么也有个三五斤的,心道唐朝人这么能喝?三人跪坐,李诚不习惯跪坐,对掌柜道:“掌柜的,可有凳子?”掌柜听了过来笑道:“客官,胡凳这就送来。”

    看着掌柜手里的胡凳,其实就是个小马扎,拿过来坐下,对李诚来说也比跪坐舒服多了。牛大贵三人诧异的看着李诚,大唐人的骄傲体现在礼仪和坐姿上。李诚这种要胡凳的客人,属于比较另类的。被人围观的感觉不好,李诚赶紧胡说八道:“腿脚不好,胡凳坐的舒服些。”

    腿脚不好?呵呵呵,打架的时候你怎么动作那么快?好在三人也没深究,胡凳就胡凳吧,大唐兼容并蓄,管你坐什么,只要说汉语用汉字穿汉服,就能给你同化了。

    一个脸盆大小的陶盆,装了一盆热气腾腾的羊肉,摆在案上。三人打开酒封,李诚也跟着打开,低头一看就明白了,顶上还飘着一层渣滓,这就是寻常的农家酿的米酒,别说蒸了,过滤都做的及其马虎。难怪这么大一坛,真不是唐朝人能喝,是这酒度数太低了。

    牛大贵满面通红,举起酒碗:“兄弟们,胜饮!”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