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救不救?
    第七章 救不救?

    “你们先吃,我给大贵喂点水,擦个身子。”李诚为自己的自私感到愧疚,也没心思吃饭。拿碗打水的时候,李诚突然想起来问一句:“你们喝的水都是烧开的么?”

    “烧个屁,没那闲工夫。外出打探军情的时候,直接往嘴里塞雪团的时候多了,点火烧水,那是怕自己死的慢呢。”钱谷子来了一句,心里觉得李诚矫情了。

    李诚没法跟钱谷子解释,把碗放回去,蹲地上点火烧水,弄好回来时,看见牛二贵和钱谷子用诧异的眼神看着他。李诚淡淡道:“以后只要有条件,喝的水必须是烧开放凉。具体原因跟你们也说不清楚,愿意听我的就听,不听我也不勉强。”

    捧着大碗,就着咸菜,李诚飞快的吃完一碗粟米饭,把碗洗干净放一边,水也开了。打一碗晾着,盖上盖子,抽出柴火放门外,用水浇灭。回头看见牛二贵和钱谷子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疑惑道:“怎么了?”

    “没啥,就是刚才大郎的脸黑眼冷,看着生分的紧。”牛二贵还是老实,说了实话。钱谷子缩着脖子,没敢回答。李诚听了忍不住笑了笑:“你们想多了,我只是发愁怎么跟你们解释里面的道理,没想到该怎么说。”

    “唉,吓死我了。”钱谷子拍拍胸口,中午才一起喝酒的,傍晚差点就成了陌生人。

    “军中无事的话,晚上我们仨轮流值夜,看着大贵。帮忙给大贵翻个身。”李诚拿条毛巾,往桶里倒热水,用湿毛巾给牛大贵擦了擦身子。忙完碗里的开水也凉了,用勺子给喂了半碗后,一拍脑门道:“怎么把生理盐水给忘记了,钱谷子去弄点盐和糖回来。”

    “好嘞!”钱谷子答应的很干脆,牛大贵高烧不退,只有李诚显得很镇定,不知不觉的都拿他当主心骨了。李诚看看屋子里的情况,摇摇头道:“这屋子太矮了点,不透风。”

    牛二贵歪歪嘴:“呷,这天冻死个人,透什么风啊。斥候营死的快,有个屋顶就不错了。”

    钱谷子回来了,开门时卷进来一股寒风。这地界昼夜温差巨大,晚上能冷死人。钱谷子转身,把门上面卷着的厚厚的帘子放下来,屋子里点了油灯,视线依旧很差。

    “这是盐,吐谷浑的青盐。这是灰糖!”钱谷子献宝是的拿出两个纸包,青盐还是不错的,灰糖就让李诚蛋疼了。这玩意怎么说呢?红糖的简略版本。拿一点放嘴里,甜中带着涩。

    凑合着弄了一碗盐糖水代替生理盐水,李诚给牛大贵喂了半碗。放一边交代两人:“记住了,按照我是样子做。道理跟你们说不清楚,你们只要知道,这样做对大贵有好处就行了。”

    夜晚的寒冷对于李诚来说是最大的困难,白天还好一点,晚上太难熬了。零下二三十度,在屋子里盖着杯子照样冻成狗。钱谷子和牛大贵似乎都习惯了,也不知道从哪弄来的木炭,出去点了个火盆,端进来时牛二贵寒风卷进来,李诚打了个寒颤。

    “外头风刮的厉害,还是屋子里暖和。这鬼地方,一天都不想多呆。”牛二贵抱怨了一句,钱谷子嘿嘿的笑道:“知足吧,昨晚上在野外过的夜,不是大贵给踹醒了,我能冻死。”

    牛二贵笑道:“还有脸说,站岗睡觉,让人摸了大家一起完蛋。”

    “谷子先值夜,接着是二贵,我最后一班。”李诚直接吩咐,抱着棉大衣先睡了。

    半夜里李诚被牛二贵叫醒,起来时就算在屋子里,也觉得寒气逼人,一下就清醒了。

    “大贵怎么样了?”借着昏暗的灯光,李诚看了一眼,牛大贵还是满脸红红的。

    “大郎睡着后,大贵醒来了,吃了点东西,喝了一碗盐糖水,迷迷糊糊的又睡了。我没让钱谷子叫你。”牛二贵瓮声瓮气的低声说话。李诚抬手摸了摸牛大贵的额头,还在烧,心里一阵发愁。牛二贵想睡觉,李诚叫住他:“帮个忙,我看看伤口。”

    检查了一下牛大贵的伤口,红肿的更严重不说,周边化脓了。李诚看了心里明白,大夫的金疮药没起作用。“二贵!”李诚下了决心,一脸严肃的说话。

    “咋了?”牛二贵有点紧张,李诚压低声音:“等下你看见什么,都给我烂在肚子里。”

    牛二贵被李诚的严肃吓着了,使劲的点点头。李诚给大贵盖好,起身打开背包,找出里面的阿莫西林胶囊,取了一颗给牛大贵服下。喂药的时候,牛大贵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低声道:“李大郎,作甚哩?”

    “吃下去,这是救命的药。”李诚解释了一句,牛大贵很配合的吃下去。李诚又道:“还没完,等下你忍着点啊。”牛大贵有点清醒了:“甚哩?”

    李诚拿出白药和山寨版瑞士军刀,洗了洗手,包里拿一条干净毛巾,做好准备工作。“箭头有毒,伤口的肉发炎了,我要从你背上剜块肉,疼也给我忍着。”说着话,李诚递给牛大贵一根木棍:“不想死就忍着。”

    牛大贵嘿嘿的笑了笑,咬住木棍。条件有限,李诚也只好硬着头皮下刀。牛大贵还真的是硬气,刀子割肉的过程,李诚都是咬牙下手,牛大贵居然一声不吭。牛二贵在一边,拿毛巾不断擦掉涌出的血。

    割掉了一块肉,盐水清洗伤口,最后倒上一瓶白药包扎好。牛大贵疼的出了一身的汗,牛二贵拿条麻布毛巾给他擦拭掉汗水。忙完之后的李诚,转身找毛巾擦汗时,看见一双眼睛幽幽的盯着自己,吓的一屁股坐榻上。

    钱谷子醒来有一会了,看见李诚手术的过程,没敢开口说话。

    李诚松了一口气,做起来一番收拾,牛大贵又睡着了,李诚坐在榻上道:“都接着睡觉,离天亮还有一会。”钱谷子信心不足的问一句:“大郎,大贵能好么?”

    这个年代的人吃了抗生素没效果的概率太小了,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李诚很肯定的点点头:“放心,死不了。有我在,想死没那么容易。”

    钱谷子道:“当兵打仗,死就是一闭眼的是,就怕伤了。七成的人,伤了之后熬不下来。”

    李诚脑子里闪过一个人物——南丁格尔,在黑暗中提着灯照亮伤员生存希望的女性。

    “伤患治疗和护理学问大了,一句两句给你也说不清楚。你去睡吧,我守着。”李诚摆摆手,示意他接着睡。钱谷子挠挠头:“那我睡了。”说着倒下接着睡,牛二贵加了点木炭,端着火盆回来,摆在榻前:“大郎,夜里冷。”

    李诚知道他嘴笨,笑着双手放在火盆上,搓手道:“你也去睡吧。”

    牛二贵上了床,盖上被子也睡了。李诚看看这低矮的屋子,暗自庆幸今天让这三位都洗了澡,不然就这屋子里,鞋子一脱根本不能呆人。

    裹着大衣,李诚一个人在夜里独坐。听到三人发出的鼾声,这才悄悄的打开背包,拿出记事本和碳素笔,本子是记账用的,看着上面记录的花销,全都没用了。悠悠的叹息一声,夹层里的钱包安静的躺着,打开钱包,三百多的现金,身份证,银行卡,夹层里还有手机,这些东西不能留了,明天要销毁掉。背包里的商标小心的拆掉,装起来等着一起销毁。

    记事本的封面和封底,李诚也撕了下来,所有可能泄露自己秘密的东西,全都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疑点后,全部放进背包的夹层里。

    距离天亮还有一会,李诚也没闲着,继续忙着毁尸灭迹。衣服全部翻出来,后面的商标先拆掉,棉大衣还用的上,留下吧。其他的衣服,全都拆成布,明天找人洗干净,丢锅里煮一煮,晒干了做绷带还是不错的。值得庆幸的是,李诚喜欢棉布料的衣服。

    天明之前,李诚总算是把所有可能暴露自己来历的东西都整理完毕,放进包里等待明天找机会处理。坐的时间太长,站起来腿都有点麻木,做了几个拉伸筋骨的动作,李诚抬手去摸了摸牛大贵的额头,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退烧了!牛大贵睡的很沉,呼吸平稳,估计两天就能恢复。经历过这个事情,李诚认识到生命的脆弱。别人不去管他,屋子里的这三位,今后都是一条战壕里的兄弟,该教的还是要教他们。

    天蒙蒙亮,李诚打开帘子开门,一股寒风钻进领口,精神为之一振,脖子一缩,寒气往骨头里钻的感觉,令人心生畏惧。真的想就此退回去,继续在被窝里呆着。

    门口就是一片空地,李诚很奇怪的是,这三人住的这屋子孤零零的在一个角落里,对着一个大校场,对面一百米开外才有别的建筑。也不想那么多了,既然起来了,就得活动筋骨。身体是生存的本钱,就算被穿越大神改造过,也不能就此吃老本啊。

    先做一套广播体操热身,李诚做的很认真,结束之后浑身微微发热,一回头看见牛二贵和钱谷子,一脸懵逼的看着他。“大郎,这是甚把式?”牛二贵问了一句,好难回答啊。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