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白吃白喝
    第十九章 白吃白喝

    “如果我们失去牛羊,吐谷浑的荣光将不复存在,战斗吧,勇士们。”伏允对着麾下的天柱王和其名王,语气沉重的宣布决定。这就是游牧民族的缺陷,在草原上逐水而生,牛羊牲口是安生立明的本钱。失去了牛羊,生存都成问题。

    在此之前,谁也没有聊到,唐军的态度如此坚决,绕过青海湖,千里大追杀。

    一向主张与吐蕃结好的天柱王,也没有了声音。吐蕃人离开了雪域高原,对阵唐军没有丝毫胜算。唐军征伐吐谷浑,吐蕃连个样子都没做一下,就这么安静的看着唐军殴打盟友。

    “现在只能靠自己了。”天柱王一声长叹,实在是出乎预料之外。上一次段志玄不过追到青海湖边就撤了,恶劣的自然环境,是吐谷浑的天壤屏障。

    “如果战败,带不走的干草全部烧掉,一根都不给唐军留下。”这是伏允最后的杀招,也是失去了守住库山信心的一种表现。吐谷浑作战,凭借的是机动性,固守从来不是强项。

    大漠孤烟直!

    很远就能看见一道一道的烟柱时,李道宗勒马转向一处高坡,站得高才看的远。身后部曲紧紧跟随,人人身披红色披风,全副武装,杀气腾腾。

    “报,前军追上了吐谷浑主力,发现敌军正在凭地形而构筑工事。”传令兵带回了消息,李道宗听着脸上先是一阵放松的微笑,随即凝滞了表情。“被他算到了,去个人,看看李自成在干啥”李宗道说着嘴角泛起一丝微笑,一个很有意思的家伙。

    头上扎了个小辫子,看着非常滑稽的李诚,此刻正在指挥伤兵营的安置。这个季节,不用担心昆虫,但是要做好防寒的准备。

    “地面未化的雪一定要铲干净,地上要先铺一层干草。”李诚在伤兵营不太管事,只是告诉大家怎么做。大军追上了吐谷浑,一场大战在即,伤兵营被李诚指挥的团团转。

    李诚不是学医的,但是现代社会的一些医学常识,对于这些郎中而言,足够他们消化好一阵了。对于每个郎中,这一次的学习都带来了巨大的震撼。李诚说的一些东西,有的不难理解,比如伤口感染的事情,中医可以用外邪来解释。但是胸口按压急救术,大家就很难理解了,这玩意是否有效,还有待验证。

    还有就是近乎变态的卫生条例,在牛校尉和鄯州斥候营的监督下,得到了严格的执行。任何一个人,随地大小便,第一次抽一鞭子,再犯十鞭子,屡犯就去跳荡军报道吧。

    李诚把鄯州斥候营的人分成十个小组,为首的带上红袖章,很是醒目。十个组轮番执勤,确保二十个时辰内,任何时候都有两组在执勤。

    饭前便后要洗手,处理伤口前要消毒,挖坑集中大小便,走的时候一定要掩埋。闲下来还得制作白大褂,没有白布就用麻布,每天都要换洗。你可以不适应,但必须遵守。

    所有人都在忙碌,郎中们在练习伤口缝合,辅兵在扎营寨。这就是亲兵看见的伤兵营。看着很乱,一切都有条不紊。找到牛校尉一问才知道,李诚还弄了管理奖惩条例。医护人员和辅助人员各司其职,做不好就罚,表现好的有奖励。本来也有军规,只是李诚弄的更细致。

    天色暗淡,营寨连绵,炊烟四起。

    小铲子是鄯州斥候营特有的装备,瓦罐里有熬好的板油,小铲子洗干净,架在炭火上,板油被烧化,香气很远就能闻到。李道宗四处巡查营地,走到伤兵营的时候,特意进来看看。没曾想,老远就闻着了味道,走过来一看,一个斥候在弄吃的。

    鸡蛋和面,在铲子上快速的成形,揭下来一张,一勺子板油上去,倒上面,滋啦一声。

    “这啥玩意,给我来一点。”李道宗也不客气,正在干活的斥候头也不抬:“本伙专享,恕不接待外客。”李道宗身边的亲卫大怒,正欲发作,李道宗及时的一瞪眼,安静了下来。

    李道宗很有耐心站一边,看着他弄煎饼,香气太勾人了。

    这时候李诚走过来了,也没主意到李道宗,对钱谷子道:“煎饼弄好没有?没人来抢吧?”

    钱谷子抬头一笑:“有人来问过,没搭理他。这不看看带这些鸡蛋有多麻烦。”

    “我就是他不搭理的那位。”李道宗忍不住笑着插嘴,李诚一看,我去,总管大人,任城王。赶紧见礼:“见过总管!”说着还踢了钱谷子一下,钱谷子赶紧放下手里的家伙,朝李道宗点头哈腰:“总管见谅,这不是忙晕了么?要知道是总管,吃多少都管够。”

    李诚又踢他一脚:“不会说话就别说话。”心里盘算着,回头这王爷又吃又拿的,亏不起。

    李道宗笑而不语,蹲下来用手在碗里抓饼的时候,钱谷子开口:“总管,王爷,饭前要洗手的,这是条例。”李道宗已经拿起一块鸡蛋饼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回去。

    “既然有规矩,就得守,哪洗手?晚饭就在这吃了,你们几个,去外面等着。”说着要撵走身后两个亲兵,李诚见状心里一阵悲哀,还得露出笑脸:“多两个人,吃一顿不碍事。”

    “明白了,自成也就管这一顿?”李道宗见这家伙一脸的心疼,忍不住打趣一句。以他的身份,想吃啥吃不上?李诚抠门的样子,很有喜感啊。

    李诚嘿嘿的笑了笑:“总管这边请。”说着拿起煎饼的小框,领着李道宗往帐篷边上走,李诚用水瓢打了水给李道宗洗手,后面两个亲兵想接着来,这活直接不管了。领着李道宗往帐篷里面去。两个亲兵互相看看,忍不住龇牙笑了。这人有趣!再看看这个装水的容器,发现很有意思,是皮革制成的,是怎么做到不漏水的呢?好像水用完了,可以叠起来带走。

    帐篷里一伙的人都在,看见李诚进来还在抱怨:“钱谷子是死了还是在偷吃?这么久!”

    李诚扶着帘子让李道宗进来,完了二话不说,上前就踹:“滚,都滚,一群吃货。”一帮人灰溜溜的出去了。李道宗当着没看见,他有这个资格享受这份待遇。

    帐篷正中摆着一个四方的案,上面有一个大陶盆,打开盖子热气腾腾,肉香四溢。

    李诚请李道宗在小马扎上坐下,动手打了一碗汤,里头一块大骨头,上面带着肉。有肉吃对李道宗来说不算新鲜事,他好奇的是汤里头有一堆奇怪的东西。一根一根的,没见过。

    “这啥?”李道宗指着碗里,李诚笑道:“豆芽,人不能吃吃肉,不吃蔬菜。长时间不吃青菜,会得败血症。正经的来说,人也不能不吃粗粮和蔬菜,不然会得脚气。”

    “豆芽?”李道宗奇怪的夹一筷子,往嘴里一塞,脆!真脆!

    这季节你想吃点青菜,那就是在做梦啊。这小子居然还有这一手?

    嘎吱嘎吱,李道宗一下筷子就停不下来了,一口豆芽,一口汤,一口鸡蛋饼,吃的叫一个爽。边上的亲兵没着急,站一边候着。李道宗抬手示意:“都坐,战场没那么多讲究。”

    两个亲兵坐下,开始抢食。李诚还只能站着,李道宗最后才不紧不慢的看看他:“坐啊!”

    吃我的,喝我的,还让我在一边看着,好气!李诚心里不爽,脸上得陪着笑。惹不起啊,这是一位王爷,还是刑部尚书,一道的临时总管。能惹的起,李诚早就一脚踹过去。

    李道宗连着吃了十几块鸡蛋饼,又喝了两碗汤,捞了好多豆芽吃了,肉是一口都没碰,还放回陶盆里去了。吃饱了,李道宗啧啧两声:“自西行以来,吃的最满意的一顿。你这的厨子,手艺不错,回头让他去我那。”

    李诚强忍一口憋气,缓缓吐出,笑道:“王爷见笑,在下的手艺,怎么比的王爷的厨子。”

    李道宗狠狠的一愣,看着李诚好一会才笑道:“自成倒是有趣的紧!古之易牙,不过如此。”李诚一愣:“诚不敢比易牙,也不会杀子奉君王。”

    李道宗听了也是狠狠的一愣,随即哈哈哈大笑:“心里有怨气就对了,易牙貌忠实奸,某失言也。此番追上吐谷浑,自成当居首功。本王拟向卫公请功,你看,不白吃你的。”

    李诚再次出乎预料,听了这话也反应很淡然,面无表情道:“首功,不是我的,是鄯州斥候营全体兄弟的,还请王爷成全。”

    李道宗这一次真的意外了,李诚这种细皮嫩肉的读书人,上了战场有功让个别人。你不为军功,跑这地方来撒什么野?难道说,他在自己面前装淡薄不成?

    李道宗沉默不语,盯着李诚看。没想到这家伙,表情始终没有变化,好像是真的一样。李道宗缓缓吐出两个字:“理由?”这时候两个亲兵站了起来,手搭在刀柄上,李道宗一个眼神,就将李诚拿下治罪。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