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后路
    第二十四章 后路

    黑暗中火把点亮,入长龙在夜幕下蜿蜒。负责带路的是胡汉三这一伙的兄弟。李诚有点担心他们的身体,不料这帮家伙却一脸的无所谓:“这算个甚,去年在草原上追着吐谷浑的屁股打,五天五夜没睡觉,照样精神的很。”

    这话李诚是不信的,人不是机器,所以李诚让人准备了两辆马车,趁着开始路比较好走的机会,让胡汉三这一伙的人,轮流在车上睡一会。

    庆幸的是这条路并不难走,毕竟能干这牲口迁徙进山谷,能难走到哪去?而且巴音他们走过一次了,这条路隐蔽的原因,还是因为够偏僻。不是长期生活在这里的人,不会知道。

    当然这条路的缺点也有很多,那就是不断的起伏,要绕着山走,而且溪流有好些。不时需要下马行军,马车也要抬过去。这样睡觉的人就得经常起来,马车过去了继续睡。即便如此,这帮累坏的斥候,照样躺下就睡。

    天色微微发白的时,李诚总算是能看到周边的情况,队伍行走在悬崖的地下,哗哗的水流声,就在几十米之外。四周都是山,转过一个弯,身后的骑兵主力就看不见了。李诚特意在转弯处等着,半个小时左右,崔成上来了,没有坐镇中军,而是顶在最前面。

    “功达,你不在中军坐镇,跑前面来干啥?”李诚说了他一句,崔成上前拱手:“自成,不到前面来我不放心。再说了,还有行军司马在中军。”

    “这个行军司马,是姓李的吧?”李诚见他眼神闪烁,笑着追问一句。

    崔成嘿嘿的笑了笑,没有再说,两人下马并肩而行的时候,崔成才低声道:“侄子。”

    李诚会意,这是李道宗的侄子,跟着来镀金的。不过话说回来,能跟着这只奇兵出来,这位宗室成员也不简单。奇怪的是,历史上没有任何记录,难不成这货出了啥丑事?

    这个事情李诚也没多关心,聊了两句就继续追上前面的斥候营。为了赶时间,早饭都是在马背上吃的干粮,实面馍馍,硬邦邦的。好在李诚早有准备,牛大贵斥候营的人都带着一个长条的背带,打开口子抓一把炒米,这玩意虽然也很难吃,但不至于磕牙。

    太阳出来后,磕磕绊绊睡了一会的胡汉三跑来了,对李诚道:“队正,这样不行啊,眼下这速度,够呛。”李诚也知道速度没提起来,正要说话呢,胡汉三掉头就跑。

    “都起来,别睡了。”胡汉三一阵乱踹,那些在车上睡觉的斥候全起来了。

    李诚悠悠的叹息一声,没有阻止他的行动。马车被推到路边的草堆里,所有人骑马行军。

    “加快行军速度。”李诚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开始提速,命令接力往后传。

    正午的时候,一个狭窄的山谷口,带路的斥候停了下来。李诚跟上一看,前方是大约五里的山谷,道路比起之前要好走多了。

    “出了这个山谷,就是敌后了。”胡汉三靠近了低声说话。李诚点点头:“牛大贵,带上人探路,其他人休息。”一伙斥候往前去,休息了大概半个小时,后面的崔成也上来了。

    “怎么回事?”崔成看了一眼前方,李诚平静的回答:“最后一段山谷,必须谨慎。”

    崔成明白了,这时候一个校尉打扮的家伙上前来,大声嚷嚷:“既然有危险,那就回去吧。”李诚扭头一看,这家伙穿戴的人模狗样的,别人都是身穿皮甲,他倒好,一身常服。

    “李道兴的儿子,李景洪。这一路,三次想回去,被人按住了。”崔成低声解释,李诚现在明白了,摊上这么一个货,杀不能杀,打不能打,骂还不能骂。

    “胡汉三,带上你的人,把他绑起来,嘴堵上,看好他。出了事情,我来顶着。”李诚可不惯他这个臭毛病,宗室怎么了?李道兴是怎么死的?是在上任交州的时候,自己吓死的。有爹如此,这个儿子交给李道宗来照顾,本意还是想给他立功的机会。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想临阵脱逃。

    “你是什么人?敢绑我?”李景洪看见胡汉三等人,立刻叫了起来。

    李诚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脑子里想着自己拿刀剁了这孙子的一幕,就这么一眼,李景洪吓的屁股一坐,转身爬起来要跑,口中还嚷嚷:“恶鬼,恶鬼要吃人了?”

    胡汉三等一拥而上,拿布给他嘴堵上,绳子是现成的,绑了个结识,丢在路边。

    李诚这才转身,看着前方的山谷。这时候一面红旗出现在高处,李诚笑道:“安全!”

    斥候营立刻动了起来,百骑加速往前跑,李诚还是在最前面,五里长的山谷,地势意外的平整,一阵疾驰,出了山谷口,前方豁然开朗,一片大草原就在眼前。

    趁着后面骑兵出来的机会,李诚抓紧时间拿出地图来,沿途的方向对比一下,很快算出这里大概的位置。胡汉三凑过来,指着远处的一座山:“那就是库山,距离此处约八十里。”

    “巴音说的?”李诚抬头看他一眼,胡汉三点点头。抬头看看日头,大约下午一点半。

    “走!”李诚翻身上马,带头往前。八十里大概四十里,一人双马的骑兵,一个办消失肯定到。也就是说,下午三点左右,能赶到敌后,甚至都不需要。

    李诚的判断正确,走了不到半个小时,看见一个帐篷,草原上的羊群白的醒目。

    “胡汉三,去报信,留几个人在这里看着,接应后续。其他人跟着我走。”李诚马背上直接更换战马,这一招必须练习熟练。斥候们纷纷换马,跟在李诚后面组成一个冲锋的队形。小跑,缓缓的逼向帐篷。

    正在放牧的人惊呆了,看着好像从天而降的唐军,牧民惊慌失措的胡乱跑起来。大约五十余人上了马,摆开了阵势,这些人可不是老弱,而是吐谷浑主力的后勤部队。

    李诚摘下了滑轮弓,斥候营已经很习惯这种战术,三百步的距离,李诚取敌酋性命。

    敌军阵中跑走了几个人,应该是去报信的。剩下的人,则在一个带着金色头盔的军官带领下,在一处山坡上摆开阵型。这是个老打仗的家伙,占据地形后,尽量的争取时间。唐军必须仰攻,他们可以顺势而下。

    可惜,敌军首领没想到,唐军阵中有一个变态,还有一把变态的滑轮弓。

    弯弓搭箭,李诚瞄准的是身体,这个距离想命中要害太难了。

    嗖,一箭飞出,李诚开始了连珠箭的表演。嗖嗖嗖……连着十箭!

    “啊!”一声惨叫,为首的金盔首领,摔落马下,敌军阵型一阵混乱。斥候营开始提速,连续十人被李诚射落马之后,敌军已经没有阵型可言了,乱作一团。

    李诚这一次摘下了弩,五十步的距离,扣动扳机,百弩齐射。也不看战果,挂好弩,抽刀,高高举起,敌军就在十步之外,战马的速度达到了极致。这个时候敌军纷纷掉头跑路,一阵弩箭的洗礼之后,吐谷浑骑兵不足三十人了。

    噗,李诚追上一个战马没有来得及提速的倒霉蛋,战刀劈下,刀光一闪,一个脑袋飞起来。战马往前冲,身边的斥候纷纷挥刀追杀,剩下的吐谷浑骑兵,不断被被追上砍翻。李诚都没怎么发挥,战斗就接近结束了。前方只有三骑在仓皇而逃。

    李诚麾下战马开始减速了,冲刺的高速不可能持续太久。收刀,摘下弓,嗖的一声。

    前方一骑落马,战马顺着惯性往前冲了一段,李诚又是一箭,又一个敌军落马。最后一个已经跑出去一百五十多米远了,李诚再次举起弓,瞄了一下,射出。

    前方敌骑居然躲了一下,箭只飞越,一头扎进战马的后脑。战马哀鸣一声往前扑倒,敌骑也飞了起来,在地上滚了几圈,爬起来继续跑。

    “这是我的!别跟我抢。”牛二贵策马冲了上去,李诚在后面喊一嗓子:“别耽误时间。”

    崔成带人上来了,斥候开始简单的打扫战场。主要是收集战马。

    李诚一直在看着牛二贵,这货一阵急追,上前挥刀就砍,一声惨叫后,牛二贵往前冲了一段,掉头回来,那人又爬了起来,挣扎着要跑,牛二贵又是一刀。

    “自成。情况如何?”崔成策马过来,李诚指着前方:“那就是库山,目前距离大约为五十里。这应该是敌军的后勤部队,时间紧迫,让人把帐篷点了,能烧的都放一起烧,点着了记得浇水,我要的是烟。”

    “牛羊怎么办?怪可惜的。”崔成一脸的心疼,大军出击草原,很久没吃肉了。

    “问问谁会赶羊,留下来赶着走。”李诚想想也是,这里有五六百只羊呢。

    帐篷被点着了,干粪丢进去烧,干草丢上去烧,一边烧一边浇水,一个巨大的烟柱在草原上升腾。这意味着,吐谷浑的后路出问题了。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