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打击报复
    第三十章 打击报复

    这诗确实给力,很快在军中传遍,李诚还在得意时,传令兵又来了:“总管有令,诗不应景,再作。”李诚身子猛烈摇晃,差点冲马背上掉下来。提携玉龙为君死都写出来,不对,是抄出来,你还不满意?打击报复,一定是打击报复。这是在跟自己算账呢,谁让自己刚才跟他讨价还价来着?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李靖。

    怀着深深怨念,李诚耷拉着脸:“这不是为难人么?这是作诗,不是做饭。”存货再多,也经不起这么压榨啊。李诚决定要反抗!哪里有压迫,哪里就该有反抗。

    传令兵似乎早聊到他的反应,笑道:“总管有言在先,此乃军令。”

    一口老血……我忍!我忍还不行么?

    “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门。前军夜战套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这首诗名叫做,为唐军战吐谷浑预贺。还有,告知总管,再也作不出来了,杀头也不作了。”李诚提前打预防针,传令兵回去,果然李靖、李道宗、侯君集三人并肩而骑,听到回报的传令兵说作诗不是做饭李靖忍不住哈哈哈大笑:“小子,老夫就是要为难你,有待如何?他还说啥了?”

    传令兵接着道:“李诚又作诗一首……。”一首诗念完,现场一片安静,好半天,李道宗才忍不住冒出一句话:“不想此子竟由此急才。”之前那首诗呢,有秋色,有易水,一听就知道是以前作的来应付人。现在这首则毫无疑问,现场作诗。

    李靖摸着胡子,微微颔首:“李小子大才!为陛下贺,朝中又多一干臣。不是老夫起了好奇心,走上一遭,倒是要错过了此子。”

    侯君集点点头:“才不才的不说,那套救护办法,卫生条例,加一块能降低一半的伤员死亡率,就值得记大功一次。暂且等一等,看看结果再说。”

    李靖道:“后军将至,野火燃尽,我军兵分两路,兵贵神速。伏允轻骑入碛(沙漠),此行凶险,当准备周全,不知何人愿领此令?”李道宗没着急回答,而是先笑道:“把李自成叫来问一问,看看他有何高见。这小子,每次都能带来一些惊喜。”

    李诚在后面,本以为今天没事了,不料传令兵又来了,让他去一趟,西海大总管卫公召见。李诚心道这又是什么名堂?赶紧提速往中军来。

    “见过大总管,见过王爷,见过尚书。”李诚现在有军职了,而且是被李靖强加的。

    “叫你来是问一句,伏允轻兵入碛,我军当如何应对?”李靖很直接的提出问题,李诚听了一愣,这问题是我该考虑的么?“大总管既然问了,卑职便放胆妄言,对不对的不敢打包票。”李诚还是很仔细的,给自己留了后路。

    侯君集抢先道:“你只管说就是了,对不对,用不用,自有大总管定夺。”一句话,李诚对这个混蛋多了三分提防,这家伙一开口就把责任推给了李靖,尽管这是应有之意,但是侯君集的为人可见一般,狡猾狡猾滴。

    李诚翻身下马,拿刀在地上画了一张简略的地图。指着地图,李诚淡淡道:“库山一战,伏允丧胆,仓皇入碛。下一步伏允的行动,最佳选择是退往祁连山,利用山区有利地形,与我军周旋,争取拖到冬天,我军不战而退。所以,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截断敌军退路。这里,绝对不能放过。拿下伏俟城,伏允就只能继续往西北逃窜。最根本的问题在于,我军只要追击速度够快,就能追上并夺取吐谷浑的牛羊马匹。也就是说,伏允的逃窜,没有给养补充。其次,才是追击的问题。沙漠缺水,这个问题必须重视,提前准备好水袋,尽量多的携带足够的水。以我之见,我军兵分两路,一路走北面,经牛心堆,迂回伏俟城。速度够快,在牛心堆就能追上伏允,狠狠揍他一顿。南路军,条件会很艰苦,根据此前伏允的行军速度推断,最多到乌海,就能追上敌军。不论南北,都必须尽快生擒吐谷浑,否则将是一场艰苦卓绝,旷日持久的追击。我这么判断,建立是西域的地理环境上。作为逃窜的一方,伏允离不开水,如果在乌海不能生擒之,伏允唯一的选择,就是继续往西北逃窜,目标是这。”

    李诚的刀鞘点在且末的位置上,众人看着面面相觑,心里都非常的吃惊。要知道,能简单的画出这么一副地图,必须对西域的地形非常了解。李诚才多大?他怎么会如此了解西域?就算是李大亮,也不敢保证自己对西域的了解有这么深,

    “嗯,我说完了,没事我先回去了。”李诚装完b就跑,不等众人答应,上马掉头。

    侯君集倒吸一口凉气:“这小子,成精了啊。”李靖凝视他的背影,久久不语。

    李诚的话不多,但是每一句都说在要害上,对整个战场形势有着深刻的认识。这就不该是一个年轻人该有的本事,要知道这个年代的知识积累,难度非常的大。

    良久,李靖才道:“君集、承范,你二人多带饮水,轻骑一万,走南路追击伏允。本总管率余部,走北路,断绝伏允退往祁连山之可能。”李靖下达了命令,李诚的分析可以说天衣无缝,李靖想到的,他想到了,李靖没想到的,李诚还是想到了。

    库山大营,后军赶到,联营二十里,声势浩大。

    李靖召集军议,下达了作战任务,南路,侯君集、李道宗轻装追击,明日一早出发。北路,薛万均为前军,轻兵而进,李靖率主力随后跟进。各位将领领命而去,连夜回去准备。

    李靖布置完毕,出了帐篷,忍不住策马往伤兵营而来。

    牛校尉看见李诚,那叫一个亲热,拉着手道:“自成啊,多亏你留下的火头军,不然我上哪弄豆芽吃去?”李诚压低声音:“你没给我到处嚷嚷吧?”

    牛校尉笑道:“那不能,除了王爷那边,别人都不知道。”

    李诚这才点头:“那就好,这东西看似简单,需求量大了,喂马的豆子就不足了。”

    牛校尉道:“这鬼地方,这都初夏了啊。”李诚歪歪嘴:“夏天到了更麻烦,草原上有草你吃不吃?对了,还有蚊子,半斤一个,方便的时候,咬一口你裤子都提不上。”

    牛校尉大惊失色:“李司马,今后就是一个锅里搅马勺的兄弟了,你可有啥好招?”

    李诚脑子里转了转,招是有,但在草原用不上。不过这家伙够坏,脑子一转给牛校尉出了个主意:“校尉,你去跟王爷说,这地方不适合伤员修养,不如我们回鄯州去。”

    牛校尉急了,低声道:“那怎么行?前面还有仗要打呢,就这么回去怎么好的?”

    李诚瞪眼:“你傻啊,接下来轻兵追击,讲究的是行军速度。带着伤员,行军能快么?你这么说,分两队,一队把现有伤员送回鄯州,一队则跟着大军行动。吐谷浑已经是秋后的蚂蚱,接下来的仗难度不大,伤员也不会太多。库山一战,就是伤员最多的一战了。”

    李诚说的口沫横飞,牛校尉的眼色根本没注意,啪的一声,屁股上挨了一脚,一个前扑。爬起来转身就怒道:“哪个混蛋偷袭……”一看是李靖,李诚立刻闭嘴。

    “小子,你好像未卜先知啊。”李靖笑眯眯的看着他,李诚脑子里急转弯,想到一个理由:“卫公,这叫合理推断。事情是明白的,库山一战,把吐谷浑的军心士气打没了,现在他们就一个念头,跑,跑的越远越好。只要被追上,轻松击溃。”

    “小子,老夫打仗的时候,娘胎里还没你呢。老实交代,你都憋着什么坏?”李靖一眼就看出这家伙有鬼,李诚心说我就是想过的舒服一点嘛,真没啥坏心眼。

    “卫公,小子怎么会憋着坏?让作诗,我做了。让从军,我也从了。让分析军略,言无不尽。就这还能说我憋着坏,我真是比窦娥都冤啊!”李诚叫屈,心里暗暗叫苦,老不死的眼睛太贼了。

    这番话确实很有说服力,李靖惊疑不定的看着李诚,希望能看出端倪来。这会李诚演技大爆发,一副我的眼神很清澈,真诚的自己都相信的样子。

    “对了,窦娥是谁?”李靖想起来这个问题了,李诚啪的给自己一个嘴巴子。李靖皮笑肉不笑的看过来:“心虚了?窦娥是谁?”李诚还真有急智,立刻笑道:“窦娥是个虚构的人物,平时跟那帮当兵的在一起,闲着没事编的段子里的一个人物。”

    “呵呵,你觉得老夫信么?你还是先编段子吧,我听着呢,说清楚窦娥,老夫放过你。”李靖可没那么好对付,穷追猛打。李诚一听这个,根本不怕啊,不就是窦娥冤么?我会!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