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一夜成名
    中秋日,黄昏时,平康坊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十字路口处,搭了一处高台,张灯结彩。

    “不良人”四处巡查,维持秩序,以防生乱。长安城难得金吾不禁,每一次都是满城狂欢。平康坊的狂欢,就不是普通百姓能来,一般的富商都不够资格在台下有个座位。没个像样的身份,连坊门都进不来。更不要提台下的座位费,最后面的也要百緡(贯、吊)。前面一排,有钱你都买不到。

    李诚自然是没资格坐在台下的,甚至都没出现在平康坊。每一个来到平康坊的客人,首先看见的是一人高的一幅画,画上一个少女,俏立井栏侧,翘首望月,栩栩如生。留白处有诗一首《静夜思》。这中画的方式,实在是前所未见,只有黑白两色,观之如玉人在前。

    画不敢说很好,胜在独特,字也是别具一格,从没见过的字体。

    “里面还有,里面还有,别堵在坊门口。”坊正满头的汗,疏浚交通。

    往前走一段,路边立有牌子,上面贴着还是一幅人物画,俏生生的一个美娇娘,依旧附有诗一首:别梦依依到谢家,小廊回合曲阑斜。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酷怜风月为多情,还到春时别恨生。倚柱寻思倍惆怅,一场春梦不分明。

    两首诗,两幅画,围了一大群观众,造成交通堵塞。坊正、不良人,只能驱赶车马停好,却不敢让这些前来参加花魁大会的权贵走开。

    花魁大会还没开始,明月已经先声夺人。待到月挂天空,各家名妓纷纷登台,争一个花魁之名时,画前的人才算散去。若儿悄悄带着两个丫鬟,打算收回画的时候,发现画不见了。为了坊正和不良人,也说不上是何时不见的。

    若儿只能翘翘的骂一声:“遭瘟的。”转身回去,关注台上的表演。

    平康坊名妓云集,明月在其中只是个吊车尾的。而且这种比赛,往往比的不是相貌才情,而是有没有人捧你。按照规则,各家姑娘上台表演歌舞才艺,台下五十个位子,认可你的相貌才情,就挂上一盏灯笼。获得灯笼最多的就是花魁。花魁取前三,若儿不指望明月多得第一,有个第三她就赚大了。实际上李诚给她出了几个主意后,若儿就觉得自己赚了。搭上一个清倌人,获得的回报超出想象。

    今夜就算明月不能名列前茅,明日必定是名满长安。凭什么?就凭李诚的诗和画。

    再看台上其他名妓卖力的表演,若儿不过不屑的微微一笑,待会让你们涨涨见识。

    台下一辆香车内,明月在做最后的准备,若儿上车来,笑道:“女儿,待会别紧张,你的歌舞才艺都是顶好的,李郎君的妙招打底,前三跑不脱。”

    明月点点头,心里缺有点小复杂,比起秋萍来,自己能出名,却为何会羡慕她?

    “妈妈,眼下谁得灯笼最多?”明月低声问,若儿笑道:“翠红院的兰心,三十战灯笼。一共十六人争花魁,女儿排在十一位。”

    终于轮到明月上场了,别人表演都是一个人上去,最多带一两件道具。明月则不然,手里捧着琴,身后跟着两个人,抬着一个长卷。就这一下,把所有人的好奇心都勾起来了。

    这是要干啥?明月在台上跪坐,摆好琴,身后两人展开长卷,用杆子支起来。长卷上画的是一个庭院,天空明月一轮,地上花草假山,酒案一方,少女一人侧身举杯对着明月。

    台下一阵喧哗,自有不良人出来,拜托各位安静。待到台下肃静一片时,明月的琴声响了。一段前奏过门之后,轻声唱道:“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歌声如娇莺自啼,配上身后的背景画,整个清凉萧索的感觉立刻就出来了。

    台上少女弹琴而歌,台下一片寂静,人人都在竖起耳朵,生怕错过了一个字的歌词。

    唱到“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时,明月重复了这一句。将一个关于寂寞的故事,演绎到了极致。至少在唐朝,这种表演方式,无人能超越。寂寞是一种情绪,寂寞是一种毒药,没人能逃过寂寞的羁绊。每个人都有过寂寞的经历,只是没人能表达到这个程度。

    曲终,歌止,余音袅袅,玉人独立。台下一片死寂,竟无人喝彩。一旁若儿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稍倾,台下爆发一片掌声,一个又一个的灯笼被挂起来。

    台下五十桌来客,非富即贵,竟然不约而同的挂起了一盏红灯笼。整整五十盏,一个都不缺。满分,这个结果出人预料,也在预料之中,花魁之争再无异意。明月,一夜成名,从此长安城无人不知。伴随着明月一道名满长安的,自然是李诚这个始作俑者。

    诗画双绝李自成的匪号,一夜之间传遍长安。同时传遍长安的,还有那句“红颜不识李自成,貌若天下亦枉然。”平康坊的妓家,无不翘首期盼,李诚能登门寻欢。

    已经出名的李诚,却没有在出去浪,而是在家里,逼迫崔成签下不平等条约。殖业坊那套更大地段更好的宅子,换了崔成这个小宅子。崔成开始还不答应,李诚一句话:“大兄,赶紧定一门亲事,生几个侄子,免得阿母泉下不安。还有若儿那边,也要早作安排啊。”

    崔成这才答应下来,却带着几分惆怅道:“若儿不肯随我从良,怎么劝都不听。如之奈何?”李诚歪歪嘴,没有给他出主意,你家里红旗还没竖起来呢,就惦记外面的彩旗飘飘?

    “中秋三日,你都打算呆在家里不出去?”崔成又问了一句,他三天假期,打算都交给平康坊的若儿妈妈桑了。今天是最后一天,所以呢,回来看看李诚,还要继续浪。

    “大兄,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啊。”李诚丢来一碗毒奶。

    崔成觉点点头:“有道理,但我就是不听!”说着转身匆匆出门,老相好重逢,打的火热的时候,什么话都听不进去。李诚也懒得劝,不就是那点事情么?

    秋高气爽,李诚还是喜欢在院子里工作,桌子椅子,装订好的小本本,各种计划开始。尽管少府监的人没上门,李诚也要先做好计划。不然李世民的房子不是那么好拿的。印刷这个事情呢,看起来很简单,一层窗户纸捅破而已。但没有想到上面去的时候呢,你就是白瞎。就像那碗划线的鸡汤,画一条线一块钱,知道在哪画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元。

    墙头上又多了个小脑袋:“李自成,你出名了。”

    正在投入工作的李诚一声叹息,放下手里的鹅毛笔,抬头看看墙头的小脸蛋。放在平康坊,那也是超一流水准啊。小小年纪就如此烟视媚行,辣么喜欢爬墙头,难怪李世民没死,你就红杏出墙,给他头上安放一片大草原。

    尽管少女的性格还未彻底定型,李诚也不打算去做扭转的工作。一个能先后跟了两个皇帝,然后又自己做皇帝的女人,心性之坚定,哪里是轻易改变的。

    “出什么名?我怎么不知道?”李诚浑不在意,起身走动,活动筋骨。

    “坊间都在传,红颜不识李自成,貌若天仙亦枉然。你真的不知道?”武约撅着嘴,好像很不满意的样子。李诚一愣,一句戏言怎么就传遍长安了?连这个武约都知道了。

    武约还在继续吐槽:“认识那么久,也没见你给作诗画画。去一次平康坊倒好了,诗画捧红了一个娼家,顺带睡红了一个。”

    “你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都从哪听来的?”李诚恼火不已,没想到武约这都能听到。长安人民在这个时代,就已经如此八卦了?

    “早间家里的下人出去采买,回来后就说了这个事情。中秋之夜,平康坊一场比斗,一个叫明月的小娘,靠着李自成的画和诗,夺了花魁。还有一个叫秋萍的小娘,哼哼!因为某人在她闺房睡了一夜,被称作某人睡过的小娘。一些有钱人,为了睡那个小娘,开出来的价格比明月都高好些呢。”武约巴拉巴拉的吐槽,李诚目瞪口呆,还有这种事情?

    李诚这个人有点臭毛病,就是占有欲很强。秋萍那里他一早就走了,看上去很无情,实际上是一种逃避。听说别人惦记秋萍的时候,李诚心里又不舒服了。

    不行,回头就给秋萍弄家来,不就是钱么?哥还是攒了一些的。

    “诶,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发呆啊?”武约不高兴了,气呼呼的喊了一嗓子。

    李诚看看她便笑道:“不就是画画么?好,我给你画就是了,趴好了。”

    李诚把画画的家伙都带回来了,让木匠重新弄了一下,没有架子,就用镶嵌的办法来固定。回屋子里,取出碳条画板,武约喜上眉梢,趴好了让李诚画。

    “别忘了作诗。”眼看李诚放下碳条,武约又加了一句。李诚看看她,忍不住笑了笑,提笔写了一句:“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嗯,应景,贴题。

    多年以后,这幅画和诗,成为了后来人们的一个证据。你们看,李大师早就看穿了一切。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