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不请自来的李泰
    李家门口又来了一群文士打扮的人,为首的是个胖胖的年轻人。刚走到门口,被人拦下了。“止步!”便服打扮的侍卫,抬手挡住了这群读书人的去路。李世民身边的侍卫,哪有不认识为首这一位的,只是职责所在,任何人都不得靠近李宅。

    为首的是魏王李泰,喜爱文学,身边聚拢了一批儒生。怎么说呢,用现在的话,李泰是个野心勃勃的文青。李泰深得李世民的喜爱,甚至在李泰的府中设了“文学馆”,使得李泰可以招募文人为己用。李世民还把三十顷的芙蓉园赐给了李泰,宠爱的没边了。

    就这么一个文青,没事喜欢yy,你该这么宠爱,李泰没野心也培养出野心来了。就算他没野心,身边的人也都会撺掇他争夺太子之位。

    不过这一次李泰的出现,就是单纯的想认识一下李诚,请教一下诗文。能招揽进文学馆,自然是最好的,可以再次壮大他的声势。毕竟李诚问世的诗,每一首都是那么的经典。

    李诚要知道李泰的想法,肯定就是呵呵呵,同样是抄袭,劳资当然找经典的抄袭。

    “这位壮士请了,在下前来拜访李郎君,还请通传一声。”李泰不认识这个侍卫,不等于他不知道李世民被请吃的事情,怎么说呢。此番的行动呢,有拜访之心,也有刻意之处。

    侍卫看看李泰,这是陛下最喜欢的皇子,还是给他个面子吧。一拱手:“稍候!”说着回头,让人去通报。

    李世民和李道宗,看见李诚端进来的东西,都露出疑惑的表情。这什么鬼?绿绿的眼色,真的能喝么?“陛下放心喝就是,这是苹果汁。”说着自己动手,先用空碗倒一口自己喝了。唐朝的茶汤没法喝,李诚让杜海弄了个手工榨汁机,买点水果回来弄果汁喝。

    李世民也没啥不好意思,皇帝没有不怕死的。端起碗来喝一口,眯着眼睛品味一番:“好!好喝!回头让人来学。”李诚已经麻木了,吩咐秋萍上菜,就是简单的时令青菜,清炒端上来。因为猪肉的骚味,李诚忍痛放弃了很多菜。并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培养出会阉猪的兽医,没有那一刀,猪肉就是骚的,难怪太平年景,只有普通人才吃猪肉。

    果汁还没喝完呢,李君羡进来了:“陛下,魏王来了。”李世民听了呵呵一笑:“那就进来呗,记得一个人进来啊,好东西可不多。”

    喝完最后一口果汁,李诚又回来了,热气腾腾的饺子,一个大陶盘装着。还有一个酒坛子,看着不大,最多两斤。李世民一瞅便吐槽:“李自成,够抠门的啊,就这一瓶酒啊,我们三个人够喝么?还有你这连个酒樽都没有么,弄几个小碗糊弄谁呢?”李诚呵呵呵的冷笑:“等会陛下就知道了,回头别嫌弃碗太大了就行。”

    “朕知道什么?”李世民一抬手,酒坛子夺到手了,打开封盖,李世民的表情就不对了,鼻子使劲的吸了吸。这酒气重了点啊,李道宗也闻到了,凑近了看一眼:“这酒不对。”

    酒才是今天请客的重点,李诚指望这东西发家致富呢。

    李世民倒了一碗,李道宗一抬手就端起来了,往嘴里倒的时候,李诚来了一句:“喝慢点,别上头了。”李道宗嗤的一声冷笑;“李某三五斤的酒量,还在乎这点?”

    咕咚,一碗酒下去了,这一碗至少是三两。李诚这个酒是蒸酒,度数不算很高,也就是四十五六度的样子。但是习惯了喝低度米酒的唐朝人,猛的这么一碗下去,肯定不适应。

    嘶嘶,李道宗吸了几口凉气,被辣到了。而且这脸很快就红了,一路往下,脖子也红了。

    “怎么样?”李世民好奇的问一句,李道宗摇摇头:“有点晕乎,这酒给劲,就像喝了一碗火下去,烧的人浑身热血沸腾。”说完,李道宗又甩甩头:“好酒!”

    李诚见状笑道:“任城王,叫你别喝那么急,就是不听。先吃几个饺子压压酒。正所谓饺子就酒,越喝越有啊。”李世民听了忍不住笑骂:“竖子,这是扁食,欺朕不识乎?”

    李诚笑道:“陛下,在我家,这就叫饺子。赶紧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动筷子。”

    李世民点点头,给自己倒一碗酒,他没有一碗干掉,但也是一大口,毕竟喝酒的习惯很难改。就这一口下去,心理有准备的李世民,也差点被呛着了,这酒太烧人了。喝下去,浑身热血上头,真是好爽。又是一个不听劝的,看看李道宗,靠着椅子在晕乎呢。

    李世民吃几个饺子,又架不住酒香的勾引,端起碗又是一口,这次学乖了,小口抿。这一次很容易就适应了,忍不住点头赞道:“确实好酒,这才叫酒了。”

    “陛下,这酒是好,可是费粮食。这一斤酒,需要寻常米酒好几斤才能制出来。所以产量不会太高,臣还在琢磨着,回头用高粱或者别的什么东西酿酒。”李诚解释了一句,就怕李世民狮子大开口,打预防针呢。

    农耕文明的唐朝,还是靠老天吃饭的套路。有个天灾,大面积的缺粮食。现在的唐朝农业,说的难听一点叫广种薄收,粮食安全问题并没有绝对的保障。如果民间嗜酒成风,风调雨顺的时候还凑合,天灾稍微多了一点,就得出乱子。

    “自成说的有道理,看不出来了,小小年纪,见微知著。”李世民赞了一句,李道宗缓过一点劲头,忍不住吐槽:“竖子,知道粮食宝贵,为何弄这种酒来勾人?”

    李诚笑了笑:“任城王有所不知,这酒的度数还低了一点,在下的意思,蒸一些高度酒存着备用。战场上厮杀受伤是寻常事,高度酒擦洗伤口,可以大大的降低感染率。”

    李世民表情一肃,正色道:“能降低几成?”李诚还真没有具体的数据,想了想道:“结合臣的伤患处理办法一起使用,总能降低个六七成吧。”

    李道宗呵道:“李诚,你欺君。”李诚抬头看看他:“任城王,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李道宗见吓不住他,露出笑道:“你自己说,吐谷浑一战,伤患恢复率是多少?”

    李诚想了想:“鄯州的伤兵营,一共死了三个,都是伤太重没救下来。其他的都好了,这么算能有**成的样子。”李道宗笑道:“那还不是欺君么?适才你说多少来着?”

    李诚一脸的尴尬,李世民见他吃瘪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这事情奏折上有,但就是很简单的一句话,李诚创新法,伤患治愈率大大提升,并没有具体的数据。李世民还是第一次听到具体的数据,李诚这家伙居然这么厉害?要知道这年月的战争,当场战死的概率很低的,都是运气差到极点,才会战场阵亡。

    伤后的感染,才是要命的东西。李诚的新办法,可以说对军心士气都有巨大的提升作用。

    “竖子,还有什么好东西,全都拿出来吧?”李世民很满意的笑着说话,看着李诚越来越顺眼。觉得这个臣子,真实!是个干实事的人。

    “回陛下,有的东西在臣的脑子里转悠很久了,一直没条件去做。臣的一些想法,如果拿出来取陛下一时之悦,而无实际效果展示给陛下,甚至臣也自己都说不清楚其所以然,那就真的是欺君了。等待微臣做出了实际效果,再告知陛下可好?”李诚斟酌了一番,如此回答。李世民听着表情微微一怔,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可!”

    李诚这番话呢,给李世民不小的启示。朝廷的官员,欺上瞒下,报喜不报忧,这种事情差不多就是一种常态。甚至有的时候,虚报功绩,一查并无其事。但是朝廷可能因为疏忽,之前就给了奖赏,事后再怎么补救,错误已经犯下了。

    同样是有想法,有的官员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还没开始干呢,就已经闹的满城皆知。李诚正好相反,我先自己去做,做出了结果再汇报。这么一比较,李诚就更诚了!

    这时候李泰进来了,见了老爹赶紧行礼,李世民和李道宗坐着没动,李诚得站起来行礼。

    “自成啊,这是李泰,喜欢诗文,你们多亲近亲近。”李世民做了介绍,李诚只是一拱手,呵呵呵笑了笑,似乎并不敢兴趣,简单的一句话:“卑职见过魏王。”然后就没有下文了,这下李泰就尴尬了。李诚是长安城文坛的当红炸子鸡,魏王亲自登门拜访,就这待遇。

    好在李泰不是很在意,这点度量还是有的。当即主动挑起话题:“泰喜好诗文,自成之命久仰了,今特来拜访,还请自成于诗文一道,不吝赐教。”

    这话说的有礼有节,李世民听了很满意的点点头,儿子是自己的好,尤其是最喜欢的一个。李诚听了却是微微皱眉,淡淡道:“诗文一道,别人教不了魏王,卑职也教不了。”

    当着李世民的面,对李世民最喜欢的李泰如此冷淡,众人皆惊。李诚怎么了?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