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来历
    李靖瞅了瞅李诚,看看他手里拎着一个酒坛子,还有一刀纸,脸上露出不满之色:“啧啧,看把你给抠的。登门拜访长辈,你就带这两样东西啊?”

    李诚不紧不慢的走到桌子前,抄起镇纸,咔嚓,给泥封砸开,掀开盖子,然后才笑眯眯的看着李靖:“卫公,不要我可带走了。”

    “你敢!看把你能的!”李靖把手里的书丢一边,抓住酒坛子,抱在怀里深深的一嗅,脸上笑开花了。要不怎么说老人有时候跟孩子似得的呢?这都六十多了,闻着好酒的味道,脸上那个陶醉啊。“竖子,算你有良心。那个草纸,干啥啊?”

    “如厕用的,有了这个,可以告别厕筹了。”李诚笑呵呵的回答,就等着看李靖的反应。

    老家伙手一抖,差点把酒坛子给摔咯。赶紧抱紧了,冲李诚瞪眼:“你才用厕筹呢,你们全家都用厕筹。”说着觉得不对劲,先起身放好酒坛子,然后才过来,围着一刀草纸看了一会,捻着胡须点点头:“不错,是个生财的路子,用过了么?”

    这就是人精啊!什么事情在他哪里,除非是完全没有接触过的,不然很快就联想到要点。

    “没用过敢给卫公送来?放心,装了整整一袋子,够您用一年的。”李诚说着话,拿出几分协议,往桌子上一丢:“再看看这个。”

    李靖看看他:“又搞什么鬼?”说着拿起协议,从上往下看,看完之后不说话了,凝神盯着李诚:“啥意思?”李诚歪歪嘴:“卫公,这就不厚道了,明知道这是在下的保命之法。找几个靠谱的,把这些股份分咯。说起这个事情,一肚子的火。酒拿来,边喝边说。”

    李靖嘿嘿一笑,先回答老夫:“你就带了一坛酒?”李诚一头的黑线:“就知道卫公是这反应,放心,给你带了两坛,一坛子在这,一坛子让管家收起来了。这酒来之不易,留着过年喝,以后每个月,都有一坛子奉送。就当是还您的人情了。”

    “啊呸,老夫的人情就值这点酒?”李靖脱口就喷,完了看看手里的协议,笑了:“加上这个,差不多了。来人,弄点下酒菜来。”

    两人就在书房里喝上了,李诚竹筒倒豆子,把草纸的事情都说了。最后叹息一声:“门阀,没一个靠的住的。”李靖重重的哼了一声:“那是你遇人不淑,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忘记了,卫公也是门阀出身。”李诚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丝毫没有认错道歉的意思。李靖也没生气,只是笑道:“竖子,知其一不知其二。门阀者,国之基石也。门阀于君,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李诚噗嗤一笑,李靖瞪眼:“笑个甚?”

    “卫公,欺小子不读书么?相辅相成,为何不说相生相克?”李诚压低了声音,李靖听了,眼神里闪过一道惊诧,看了一眼李诚:“竖子,是个明白人。说点别的吧。”

    很果断的,李靖换了话题,这话题太敏感。隋末之乱,得门阀者得天下,为啥呢?因为人才。门阀汇聚了天下九成以上的人才。谁能得到门阀的支持,就有足够的人才帮忙。

    唐朝立国之后,经过战乱,空白利益足够平衡君主和门阀之间的利益。随着和平日久,君主和门阀之间的利益,必将会出现摩擦和矛盾。这个时候,皇帝是个什么样的人就很重要了,皇帝要是贪得无厌,君臣之间必将爆发激烈的冲突。

    这个时候再看魏征就不难明白,唐朝第一喷子,被后人吹捧到相当的高度。要知道,吹捧魏征的都是文人。他们绝对不会告诉你,魏征代表了山东士族的利益。史册上的记录,都是冠冕堂皇的,都是对魏征的溢美之词。但是一千多年后,一代伟人说了一句话:透过现象看本质。不然李世民吃饱撑着了,要开科举。说穿了,自秦汉以来,君主集权的利益与大地主阶级之间的利益平衡关系。平衡的好,就是盛世明君,平衡不好,你就是昏君。

    朱元璋、雍正为啥骂名不断?就是因为前者的强势,君权绝对凌驾于臣权之上,有点是事情就砍文臣的脑袋。后者的强势,则是在瓜分利益的时候,护住了皇帝自己拿一份,同时还逼着大臣们拿出一定的利益来给皇帝。

    “都说你脑袋率坏了,老夫看不像啊。”李靖很突然的冒出一句话,李诚狠狠的一楞,端到嘴边的一杯酒差点倒鼻子里。“嘿嘿嘿,卫公,不厚道了。在下率了脑子,只是忘记了来历,其他的事情可没忘记。”

    李靖悠悠道:“忘记了来历,这可是最重要的。蓝田可没有什么李姓的士族。自成之才,小门小户可养不出来。”

    李诚听了面不改色:“卫公,您要承认,这个世界上是有天才的。比如说我就是。”

    李靖啐了一声:“呸,天才固然有,天才不学,也是废柴。蓝田近在咫尺,很好查的。”

    李诚不紧不慢的端起酒杯,干掉杯中的酒:“那就慢慢查好了,在下不着急。”

    李靖听了忍不住哈哈哈的大笑起来,指着李诚道:“竖子!”李靖和李诚都很明白,只要李诚保持这个势头,出身来历根本就不是问题。尽管会有人好奇,他是什么人培养出来的,但是并不重要。只要李诚慢慢的把根基打牢了,一个新的门阀可能就会出现。

    看看李诚做的事情,李靖不难发现,这小子缺乏安全感。做事情首先考虑的是安全问题,然后才会考虑利益。草纸这个买卖,拉上皇帝和窦德素不算,还拉上李靖这便。所谓的找几个人,只能出自军方。

    刷刷刷,李靖在纸上写了三个名字,递给李诚:“看看,这些人如何?”

    李诚扫了一眼,侯君集、秦琼、程知节,心里很意外,怎么会有侯君集。拿起笔,李诚把侯君集的名字花掉:“换一个。”李靖没着急换,而是看着李诚:“理由?”

    李诚淡淡道:“此人脑后有反骨,一旦觉得陛下对不起他,就会想着造反。”

    当的一声,李靖手里的酒樽落在桌上,滚了几下掉在地上。人也惊的站了起来,丝毫不见老人的行动迟缓,敏捷的冲到门口,看看门外没人,这才回来缓缓落座,闭目不语。

    “自成,你的老师是个什么人?”李靖睁眼了,目光如炬,狠狠的瞪过来。

    李诚知道不能说实话,但这个问题又必须回答,否则很难被李靖这种人接受自己。说谎是很难逃过他的眼睛的,所以李诚干脆说实话:“我算一算啊,我的老师很多啊,三五十个总是有的。从三岁开始,一直到……。”

    李靖一抬手,打断他的话:“不要说了!”一个人有三五十个老师教出来的,难怪如此天纵之才。至于真正的答案是什么,李靖不敢知道了。只是问一句:“这些人,何在?”

    李诚一摊手:“都不在这个世上了。”这又是一句真话,李靖听了不禁想歪了:“当年我的义兄,非要去东海寻仙……。”李诚一抬手:“别骗人啊,虬髯客的事情,我可是知道一些的。”李靖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李诚:“义兄何在?”

    “他好的很,不用操心。回头卫公关注一下,有没有南蛮的奏折,就知道了。”李诚这么回答,是因为就在今年,有南蛮奏折悦:海船千艘,兵甲十万,入扶余国,杀其主自立。

    李靖稳稳的坐回去,觉得自己有答案了,李诚从小呆的地方,一定不是大唐本土。应该在海外某个仙山,李诚说那些老师不在了,一定是升仙了。觉得有了答案,李靖便露出了微笑:“自成,你的老师们就没留下一点什么宝贝?”

    李诚给他个白眼珠子:“知识是无价的!这就是老师们给我最大的财富。卫公,俗了啊。”

    李靖哈哈哈大笑,没有再追问这个问题。他可没想过什么长生不老之类的事情,不过还是很八卦的问一句:“自成,就没学点仙家的道法?”李诚听的是目瞪口呆,感情这位想到这上头去了,忍不住顺着李靖的意思诱导他:“我可没那个命。”

    “那是,没有仙骨,练死都白给。你小子,居然没这个命,太开心了。”李靖能落井下石,那是一点都不耽误。这个时代,关于神鬼之说,还是很有市场的。

    “此事,出门在下就不认账了。”李诚特意交代一句,李靖瞪眼,气的胡子乱抖:“竖子,教导老夫耶?”李诚无语之极,站起来拍拍屁股:“以后您这请我都不来。”

    李靖在身后道:“自成,老夫那义兄,真如你所说?”

    李诚回头笑了笑:“自己去找奏折看,别问我。”说着摇头晃脑的去了,居然就这样搞定了李靖,以后别人问自己的来历,李靖会主动制止别人去打听。关系到虬髯客,他比自己小心。虬髯客的记载,是看见李世民认为就是真天子,然后把家财给了李靖,帮助李世民打天下。呵呵,胡说八道!不是看到李唐得了天下大势,事不可为,他能走?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