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同道中人?
    喝了点酒,李诚在马背上晃悠,嗝现代就是酒驾,危险驾驶。唐朝没交警,酒后骑马也确实不是什么好习惯,只是现在的人没这个概念,李诚也不打算牵着马走。

    啪,肩膀上挨了一巴掌,李诚一歪身子,差点从马背上掉下来,扭头一看:“谁啊?”

    一个络腮胡子的威武大汉,程处弼!

    “李兄,寻你好些日子咧!”程处弼还真的不客气,自来熟啊。

    “程兄,这是回家啊?”李诚拱手客气一句,程处弼抓住他的缰绳:“走走,家去。”

    “等会,我上你家去干啥啊?”李诚赶紧往回夺,程处弼道:“我娘说咧,一定要找到你,好好答谢一番。上一回兽医看了,马屁股是蝎子咬滴,好在毒性不大。”

    李诚根本不想去程家,万一程咬金这个老流氓在家里,十有**站着进去,横着出来。

    “不去!”李诚拒绝的很干脆,程处弼上下一番打量:“不去也行,那上你家去,认认门。”

    嗯,这个可以有,多个朋友多条路,程处弼后来混的还是很不错的。

    两人一前一后,程处弼嫌李诚速度慢,几次想提速,都被李诚拦住:“这是哪?长安城,五十万人口在一个城市里,你看这路上多少人。稍微有点不主意,马就伤人了。也不长长记性,慢慢的走,不怕慢,就怕站。”

    看着大街上的人流和车马,李诚皱着眉头:“这些车马和人一起走,不安全啊。回头得提醒一下崔成,交通规则要搞出来。难啊,教育跟不上。”

    “李兄说甚呢?”程处弼听着糊涂,这人怎么神神叨叨的?

    “我说啊,长安城人多车多马多,一条路大家混在一起走,不安全。必须制定一个规则,各走各的道,这样能提高安全性。”李诚很耐心的解释一句,程处弼点点头:“晓得了,这事又不归你管。对了,长安县搞个什么城管,我家一个掌柜的被抓了,李兄认识那个崔成?”

    “你家的掌柜?”李诚警惕的看看他,这小子看着憨厚,实则未必。

    “我娘陪嫁来的嫁妆,东市有家商铺,做点胡商的买卖。一个大掌柜喝了点酒,跟城管干上了。对了,就是为了牲口在街上拉屎的事情。你说牲口又不是人,谁能管的住啊?”程处弼还抱怨,李诚正色道:“城管不是有办法么?马屁股后面挂个柳条筐,上面垫一层麻布。”

    “对啊,不是那个掌柜喝多了么?跟城管较劲,结果被抓了,枷号示众。这掌柜的跑长途才回来,对长安城里的新鲜事,他根本不知道啊。”程处弼还接着解释,李诚想了想:“先去我家认认门,回头帮你问问。”

    “听说崔明府老大不小了,还没有成亲?”程处弼还在问,怎么之前没看出他这么八卦?

    面对李诚质疑的目光,程处弼理所当然的表示:“家中有一小妹,过年就十三了,家母着急了。”李诚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不是还没到十三岁么?就这么着急把女儿给嫁掉?李诚看看程处弼那张脸,觉得自己有答案了。

    “是啊,是该着急了。”李诚头一次认同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如果程处弼的妹妹,长的随老程,确实需要未雨绸缪,提前给她定一门亲事。

    “李兄也没成亲吧?”程处弼一句话,李诚就像猫被惊到了,浑身炸毛,眼睛冷冷的看着程处弼:“不劳关心!”程处弼笑道:“我这不是还有一个小妹妹么?今年十岁了。”

    李诚真的希望今天没遇见这孙子,也太能扯淡了。

    “我们还是谈一点愉快的事情吧,比如平康坊就很不错。”李诚转移话题,强忍自己锤这家伙一顿的冲动。

    “平康坊的小娘确实不错,知情识趣,不像家中的丫鬟,榻上……。”程处弼还在吐槽呢,李诚赶紧开口:“打住,大街上还是不要谈这些事情。”想到丫鬟,李诚不免暗暗腹诽,这就是头牲口啊,今年看着最多十七八,这就祸害过丫鬟了。

    “丫鬟怎么不能说了,谁家的小子,身边没个岁数大的丫鬟招呼着?”程处弼还解释一句,李诚用悲愤的眼神扫射这混蛋,发出无声的呐喊:我就没有,打倒万恶的门阀。

    程处弼说的事情其实很常见,或者说在大户人家很常见。身边有个岁数大一些的丫鬟伺候着,长到开始对异性有兴趣的时候,这个丫鬟就有责任,让主人知道女人是怎么一回事。一个是避免将来结婚的时候露怯丢丑,一个是免得他在外面乱搞。

    一般来说,这样的丫鬟结局就是做妾,还要看未来的主母是个什么人。器量小的主妇,十有**要弄走这个丫鬟,敢跟我抢男人?多数情况下,这种丫鬟,妾的位置还是很稳当的。不是说大妇多善心,而是父母不会亏待这个丫鬟。

    总而言之一句话,李诚发自内心的无声呐喊之后,悄悄的补一句:放开那个丫鬟,让我来!这种腐朽堕落的生活,为何轮不到我头上?好像有点三观不正,这不是重点。

    “我身边就没丫鬟陪着长大!”李诚幽幽的冒出一句,程处弼就像被捏住脖子的公鸡。表情尴尬的看着一头黑线的李诚,程处弼不知道该如何往下说了。

    嗯,你知道尴尬就好!李诚悻悻的回头。程处弼有道:“不如,去平康坊吧。”

    “理由?”李诚很干脆的反问?程处弼再次无言以对,想想反问一句:“去平康坊,还需要理由?”李诚扭头看他:“不需要么?”程处弼:“需要么?”

    李诚道:“需要不需要的问题放一边,想我去你必须给个理由。”

    程处弼抓耳挠腮,大概一辈子都没遇见过这么矫情的人吧。平时大家兄弟一起,有人提议,平康坊来了个新的姑娘,酥胸赛雪云云,一帮牲口嗷嗷叫的就过去了。

    “有了,你去可以免费!”程处弼抚掌笑道,李诚实在是无言以对,很想一脚把他踹下马。最后还是忍了下来,轻轻夹了夹马腹,胯下战马默契的开始小跑。

    经过武家门口时,李诚想到了那个身段饱满的武顺,暗道一声可惜了。

    开门的是钱谷子,一看多了个人,笑着拱手作揖。李诚把缰绳丢给他:“程处弼,官二代,程三郎。”钱谷子笑嘻嘻的上前接过缰绳,叫了一声:“程三郎好!”

    李诚盯着程处弼,只要不给小费,就赶他出门。程处弼非常大气,摸出一串铜钱丢给钱谷子:“拿去打酒吃。”看样子,能有个几十文。

    往里走,过前院,没看见几个下人,程处弼又惊讶了:“李兄,何故家中没见几个下人?”

    李诚对这家伙真是没耐心了,很粗暴的解释:“你要是分家了,家里下人会很多么?”

    本意是家里就一个主人,不要那么多下人伺候。没曾想程处弼很干脆的回答:“分家是不可能的,大人会打断我的腿。阿母也不会同意。成亲之后,自有别院独处,三五十个下人总是要有的。不类李兄,家中人气不旺,不妥,不妥。”

    没见过人装b如此过分的,你信不信我现在锤你一顿,丢你出去。

    察觉到李诚眼神不善,程处弼总算是安静了一点,两人一路往里走,秋萍领着两个丫鬟迎接:“见过李郎。”李诚点点头,指着身后:“程处弼,来认门的。”

    “见过程郎君,李郎且去堂前稍坐,妾身去整治一些酒菜待客。”李诚很想说不要浪费了,不想程处弼突然换了一个人,很客气的拱手道:“程处弼,多谢小嫂子。”

    等到秋萍走远了,程处弼才正色拱手道:“李兄以诚待我,处弼受宠若惊。”

    李诚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见他如此正式,突然明白了。这个时代的后宅呢,不是随便带人进来的。不是关系很好的人,一般不往后院领。李诚是个现代人,没有那么多讲究,真没往那上面去想。程处弼却很感动,两人不过是两面之交,李诚就这么对他。

    “客气个甚,既然认你这个朋友,就没那么多讲究,不然你信不信,你连门都进不来。”李诚很随意的摆摆手,这种事情真的没当一回事。古人礼多,李诚真不讲这些。

    “空手登门,总是不好意思的。”程处弼还客气了一下,李诚一摆手:“下次吧,今天你来的正好,家里还有点好酒。”

    “好酒?三勒浆么?”程处弼眼睛一亮,李诚歪歪嘴,不屑道:“三勒浆也能算好酒?”

    这一下程处弼的眼珠子更亮了,跃跃欲试的样子。李诚示意他坐下,程处弼坐在椅子上,很是惊讶:“宫中之物,陛下赐给家严一套,不想自成处也有。”

    李诚冷笑:“宫中的桌子椅子,那也是我画了图给他们照着做的。”

    程处弼似乎没听到,坐在椅子上笑嘻嘻的低声道:“自成,没曾想你我是同道中人。”

    嗯?同道中人?什么意思?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