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班底的发展对象
    ..,

    程处弼装不下去了,只好舔着脸拱手:“都道那明月姑娘是自成一手捧红,兄弟们仰慕日久,奈何要见明月姑娘的人太多了,实在是……”

    李诚一摆手打断他继续,淡淡道:“你们不缺钱,想来是被过三关难住了吧?”

    程处弼连忙拱手:“自成中的也,也不知道哪个缺德带冒烟的家伙,想了这么一个为难人的法子。我等兄弟,上阵厮杀自无问题,舞文弄墨,却是为难我等。千万不敢叫俺见到他,一顿老拳,定叫他尝尝满地找牙的滋味。”

    “你说的那个缺德带冒烟的家伙,正是区区在下。来啊,我正想尝尝满地找牙的滋味呢。”李诚黑着一张脸,拿个铲子能刮一层墨下来,这个月的墨钱都能省了。

    程处弼双手捂脸,从指缝里偷看李诚,丢人啊,太丢人了。李诚坐在那,好一阵才稍稍缓和了一些,看看程处弼,提高嗓门道:“你怎么还没走啊?”

    “哥哥,对不住,实在对不住。小弟昨夜吃了点酒,叫他们挤兑,气不过把牛皮吹出去了。说是今日一定叫他们见上明月姑娘,如今这个脸面,还需仰仗哥哥成全。”程处弼弓着腰,连连作揖,恨不得跪下去了。

    李诚冷笑:“哦,现在知道叫哥哥了?昨夜你吹牛,要带大家见明月姑娘,我就必须带你去见。今夜你再吹牛,要去打皇宫,我也要带你去不成?”

    李诚就是故意为难程处弼,这种二代有时候比较混蛋。今天给他点教训,免得日后搞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看史书上,程处弼后来混的还不错,不是那种混蛋透顶的人。倒是外面几个,杜荷、房遗爱,这都是将来要背上谋反罪名的主。不论这个谋反是否属实,已经充分说明他们在唐朝这个时代,人生彻底失败了。跟这样的人,没有任何交好的必要。

    程处弼还是要脸的,听到这话立刻拱手道:“如此,处弼给哥哥再赔一个不是,这就去回绝他们。”说着要走,李诚一拍桌子:“我让你走了么?给我坐下。”

    要在唐朝混呢,首先要有一票靠谱的兄弟,崔成是一起打出来的交情,绝对靠谱。程处弼是李诚接下来的发展对象,所以要让他心服口服,这才拿捏一番。

    “哥哥还有甚要交代?”程处弼不敢走了,站在门口垂手而立。李诚重重的哼了一声:“你对别人吹牛了,现在去说办不到,面子还要不要。你我是兄弟,你没面子,我就有面子了?糊涂!”李诚依旧是气呼呼的样子,程处弼听了这话,心中先是一喜,随即颇为感动。

    程处弼越发的恭敬了,低声道:“但凭哥哥吩咐,俺竭力办到。”

    就冲这话,李诚知道他没骗自己,确实是昨晚上喝高了吹牛。有求于人,话还不肯说满。如果在哄骗,他一定会拍着胸部:“水里火里,只管吩咐。”遇见这样说话的人,只管跟他保持距离。这种人不是脑子缺一根弦,就是在说大话欺骗你。

    “行了,你等着,我去收拾收拾,带秋萍回去看看。他们几个,我就不见了。”李诚对那几位没啥兴趣,尤其是房遗爱和杜荷,这俩必须离的远点。

    程处弼大喜,连连致谢,李诚不理他,径直入内,叫来秋萍一说,顿时把秀萍给高兴坏了。李诚自打上一次,在也没去过平康坊。今天带着她一起回去,就像是媳妇回门。人前人后的露脸的时候来了,秋萍如何不喜。

    为何要带上秋萍呢?主要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不想接触程处弼那帮狐朋狗友,另一个则是不愿意再平康坊那种烟花地勾搭太多。想出名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平康坊那种地方就该少去,去多了就不值钱了,保持一点神秘感为好。

    一辆马车载着秋萍和两个丫鬟,这女人精心收拾了一番,值钱的东西能戴的都戴了。李诚也懒得管他,自己就是个俗人,装高雅是另有目的。在外面装就算了身边人也要装就累了。

    程处弼被打发回去了,李诚交代一句:“回头你只管带人来,我让人在外面等着,领你们进来。”程处弼得了准信,快马加鞭的去报喜。

    李诚见状,不禁叹息一声:“算了,就算是给城管创收吧。”现在这个长安城内,因为城管制度,每个月因为骑快马被罚款的二代,那真是太多了。这就不是李诚该操心的事情了。

    天还没黑呢,李诚和秋萍便到了地方,门口下人看见李诚,笑出一脸的褶子,上前见礼道:“小的见过李郎君,若儿妈妈和明月姑娘,日日念叨,就盼着郎君再次大驾光临。”

    李诚丢过去一小块银子(特意准备好,三钱一个),笑道:“就你嘴甜,是等着这个吧?”

    下人熟练的接过去,笑嘻嘻的让人跑步去后面通报,自己伺候着秋萍下了马车。

    秋萍一路上颇为激动,这是李诚第一次陪她回来,这对她的家庭地位是个肯定。一路上心里就琢磨着,回去再努力一把,把李郎伺候的更好。可惜,家中尚未有大妇,不敢轻易怀孕生子。回头趁李郎高兴时,求他一求,最多将来大妇进门,自己搬出去做个外室便是。

    下人见了秋萍,也是极为恭敬,以前是这的台柱子之一,那会同样也恭敬,但绝对不是今天这种,法子内心的恭敬。烟花地的女人都特别敏感,能感受的到别人对他的态度是真是假。原本就非常挺拔的胸前,微微直腰之后,又挺了一些,带起了一层涟漪。

    两人直奔后院,若儿带着明月早就等在院门口。见了老远的上前道福:“今日是吹的什么风,把名满长安的大才子李自成李郎君给吹来了,难怪一早起来喜鹊叫的欢,原来是应在这上头了。妾身和明月总算盼到了李郎君。”若儿的嘴巴就像抹了蜜糖,李诚听了只是微微一笑道:“若儿,这话你去跟我那大兄去说,诚可不敢受你这话。”

    若儿笑着更欢了:“提他作甚,小小的长安县令,每日不知道在忙个啥,十天半个月的也见不到他的人。怕是家里多了个小的,顾不上妾身这人老珠黄了。”

    李诚听着心里多了个心眼,这话未必就是在瞎猜,恐怕是崔成真的另结新欢了。嗯,这个事情与我无关,当着没听出来。于是笑呵呵的拱手道:“今日是陪秋萍回门来着,她是这里嫁出去的姑娘,自当由在下陪着回来。对了,我有个兄弟叫程处弼,过三关被难住了,到我那苦苦哀求,要见一见明月姑娘的尊荣。我看着不忍心,就答应了下来。回头过三关的时候,我去替他就是。”

    若儿听了立刻把崔成丢一边去了,笑道:“那感情好,回头让人在外头接着就是,过甚的三关,没有李郎君的妙计,哪来这过三关的门槛。”

    到这要说一说,什么是过三关了。李诚这家伙缺德,给若儿出了个主意。明月红了之后,想要见她的客人一定很多,不妨提高门槛。如果单单是提价,那格调就太低了。所以要搞个文艺范高逼格出来,你有钱了不起,我不接待。你得过三关,过了三关还得有钱。虽然最后还是要落在钱上头,面子上看起来,人家明月姑娘也不是什么人都接待的。

    这一下,逼格就无限的拔高了。那么三关是什么呢?第一关,自然是作诗一首,要带一个“月”字。因为不是一个人作诗,你得做的更好一点,才能算过关。第二关音律,明月在珠帘后面弹琴一曲,故意弹错一两个音,你得挑的出来。第三关是围棋死活题。这一关比较特别,二道题目都做出来了,直接算过关。前面两关呢,全都通过了,才算是有了门票。如果要给明月梳头(就是包夜),那必须三关全过才行。

    这围棋死活题是李诚出的,难度可想而知,所以呢,围棋这一关呢,实际上是一道护身符。第一题棋力不差的,花点时间还能做的出来,第二题就得有专业水准才能找出正确答案。

    这样以来,想要给明月梳头的可能性几乎就不存在了,至少在最近几年,明月能安心的做买卖。如果真的有权贵上门,非要霸王硬上弓,满长安的文人用口水就能淹死他。

    能想出这么缺德的招数,还能弄出那么难做的题目,可以说只有李诚这么一号人了。

    打心眼里,明月对李诚感激的紧。红尘女子,就算是为了生活,也不愿意什么客人都见。偏偏奇怪的很,这过三关出来之后,明月的名声更加大了。可以说是红上加红!尤其是长安城里的文人,更是趋之若鹜,也不求枕席之欢,但求一睹芳容的比比皆是。

    钱轻松的挣了,还不担心被客人骚扰,你说明月心里做如何想?若儿就更开心了,手里的这棵摇钱树,晚一点被梳头,那就多挣一天的大钱呢。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