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还有谁?
    ..,

    李诚还要扑上去再打,一道劲风袭来,身子一闪躲开,一道黑影擦着李诚的耳朵飞过去。“铛”的一声,一个花盆砸在柱子上,碎片泥土飞溅。

    李诚看过去,一个玄衣男子,三十来岁,身材高大,相貌普通,目光森森,露出一丝轻蔑:“住手,我乃宿卫,奉命在魏王府执勤。”宿卫的旗号亮出来,现场立刻一片安静。毕竟闹大了事情,一定会传到李世民跟前。说出去,打架斗殴,谁的脸上都不好看。

    李诚看看程处弼,这货已经挣扎着爬起来,刚才那一下摔的不轻,瘸腿走路中。

    “嘿嘿嘿!俺管你是什么人,俺只知道,你打了我兄弟。俺饶你不得。人你已经打了,现在你说不打就不打,世界上的好事都叫你一个人站了是么?”话音刚落,李诚已经扑上去,众人就见一道黑影闪过,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别人看不轻,这个李世民放在李泰身边的宿卫,却是看的清楚。李诚的招数很简单,就是一招直拳,不留余地直奔胸口而来。正常情况有无数的办法能化解这一招,但是这个宿卫之前以为亮出旗号就会休战,没想到李诚不按照套路出牌。重点还是,李诚这一招太快了,不想刚正面都不行了,一旦躲闪,这种战场上练出来的杀招,作为对手很难翻盘。

    “来的好!”玄衣男子还有时间喊一嗓子,同样的招数,也是一拳,硬碰硬!

    拳头对拳头,玄衣男子这一拳可以打碎石头,他有绝对的信心可以打断李诚的手指。挥出这一拳的时候,玄衣男子的嘴角还带着一丝讥诮,想到了下一刻李诚抱着手跳脚的一幕,有点忍不住。一门心思给李诚一个教训的宿卫,根本就没想过他会输。李诚也不知道后果如何,但是他也没有退路,这一拳的力气已经用老,收不住!

    噗!拳头对着拳头,结结实实的撞在一起,李诚绷紧的拳头,到底能打出什么效果,大概只有导致他穿越的那个因素知道。

    “唔!”李诚呻吟了一声,这个撞击太过剧烈,他的手也感觉到剧烈的疼。

    “啊!”玄衣男子则发出一声惨叫,身子连连后退,捂着手不敢置信的看着李诚。

    玄衣男子的手已经不能叫手了,只是一次全力高速对撞,他的手上血糊糊的一片,露出森森白骨,李诚的一拳居然打断了他的手上的几根骨头。再看李诚,手上也见了血,不过不是被打的,而是被对方的骨头扎出来的小伤口。

    “啊!”现场一片惊呼,刚刚从后院赶过来的明月,伸手捂着小嘴,整个人都惊呆了。若儿则更是不堪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了。不是因为李诚打了宿卫带来的后果,而是因为这一拳造成的后果太惊人了。还有这地界打的乱七八糟的,这损失找谁要啊。若儿欲哭无泪!

    李诚也没想到,自己的一拳居然有如此威力,难道这就是穿越之神的手段么?

    “还有谁?”李诚伫立原地,环顾四周,所有人都低下了头。就算是那些文人,此刻也没有勇气跟李诚对视。文人的气节么,从来都是跟“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联系在一起的。

    “李诚,你狂悖!居然打伤宿卫。”蒋亚卿不敢动手,却还能动嘴不是。仗着是魏王府的人,底气还是很足的。不过李诚不是没有把李泰放在眼里,而是根本就不打算跟李泰有任何关系。有这种好机会,怎么可以错过。

    “败犬,魏王府怎么尽出你这种东西,有本事一拳一脚分个胜负。本事就在一张嘴上,你当你是苏秦还是张仪呢?可惜,就算你有苏张口舌之能,当今天下一统,也没有你发挥的余地。还是滚一边去安静的呆着吧,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余地。”李诚骂人没忘记扣帽子,蒋亚卿气的浑身发抖,这什么道理?说句话就成了苏秦张仪了,殊不知李诚深谙现代社会喷人的套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你扣一顶帽子,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谴责你,保证没错。

    “我们走!”蒋亚卿是这群人的头,气急败坏无法反驳,打又打不过,只好转身要走。

    “站住,俺让你们走了么?”李诚一声暴喝,中气十足,现场每一个人都能听到。

    “怎么,你还要留下我等?”蒋亚卿其实已经怂了,站在了宿卫身边,那意思有本事你把宿卫也留下。李诚嗤的一声冷笑:“怂货就是怂货,这里打的乱七八糟,你们就这么走了?把钱留下,陪给苦主。”

    “你……”蒋亚卿气的手都在发抖,看看那个玄衣宿卫。这家伙低头着,还在想怎么一拳就输的如此彻底,一个高手还没从失败中走出来呢。如果他跟李诚比技巧,李诚还真的未必能赢。但是拼拳头,李诚是挂逼。

    “好,我记住你了。”蒋亚卿套口袋,拿出一锭金子,准备砸出去,看见李诚冷笑的眼神,往地上轻轻一丢,转身就走。铜钱很重的,来青楼不可能背着一袋子钱撒。这帮人带的都是金银,金银不是货币,但是可以换到铜钱,还可以打首饰。所以价值不低。

    一帮人你丢一块银子,我丢一块金子,一个接一个的走了。

    平康坊的坊正还有不良人,都在大门外徘徊,里头打架的人,都惹不起。这种地方就不是一般人能来的,所以只能等打完了进去收拾残局。

    轮到柴令武的时候,这货一脸的心疼,他家是有钱,但不等于他钱很多。出来玩一次,他得攒好久的私房钱,就这么没了,心里那个疼啊。

    不过没选择,李诚连宿卫都打了,一看就不是什么可以商量的人。想想也丢下一块银子,转身追出去了。走之前还不忘记放一句狠话:“李诚,你等着。”

    李诚一听这话,捡起一块碎片作势要丢,柴令武吓的赶紧跑,脚下拌蒜,摔了个饿狗抢屎。引发了现场一阵哄笑,连滚带爬的去了。

    “李郎君,祸事了,祸事了。”若儿吓的脸都白了,现在想起来后果了,替李诚担心呢。

    李诚呵呵的笑了笑:“没事,若儿只管安心,天塌不下来。就算塌下来,也有我顶着。”

    “算俺一个!”程处弼站到李诚身边,“也算俺一个。”段珪也过来了,房遗爱挠挠头,走过来站一边,他没说话,眼神放光的看着李诚,就想知道那一拳怎么就如此威力。

    “张大象和杜荷呢?”程处弼发现这俩不见了,四周寻找才发现杜荷不在了,张大象是个读书人,打架的水平一般,此刻坐在地上揉腮帮子。刚才被人打的不轻,不过这家伙却还是在战斗,杜荷这家伙居然跑了。

    “杜相怎么生了这么一个东西?”房遗爱话不说,但是说出来的话就能把人得罪死。

    “趁着还没关闭坊门,今天大家都回吧。”李诚提醒这帮愣头青一句,惹了事情还不赶紧回去找爹妈?别辜负了官二代这个身份。

    “嗯,明月大家也见着了,程某抱歉,让明月大家受惊了。兄弟们,走。”程处弼还是最机灵的一个,其他人都不太想走来着,他倒是非常的干脆。程处弼带头,其他人也留不住了,跟着一起走了。李诚看着庭院内一片鸡毛鸭血,笑道:“没想到这帮夯货还真能惹事。”

    若儿不算特别精明,现在还没反应过来该怎么办呢。担心被连累的心是有的,但她一想被连累了,好像自己也没啥法子应对,干脆就等吧。所以也不说话,站在一旁等着李诚表态。

    “让人收拾收拾吧,关上门,今天的生意不做了。”李诚拿出一个办法来,若儿赶紧照搬。至于李诚为何不走,若儿心里有点明白,还不清楚就是了。

    李诚当然不能走,等下官府的人来了,他走了谁来背锅?李诚可不怕背锅,这一架打下来,自己还负责背锅,多少人要承他的情。想想就觉得赚了,房玄龄、程咬金、段志玄。可惜张公瑾、杜如晦死的早,不然也得感谢他。

    这买卖,大可做得。李诚这里算账,有人却很担心,秋萍就是那个担心的人。毕竟打的宿卫,还有一帮魏王府的人,还有一个柴令武。这些人可都是权贵来的,别看他们在这里追捧明月的时候,一个一个的人模狗样,道貌岸然,其实没一个好东西。

    “李郎!”秋萍揪心的抓住李诚的衣袖,低声叫唤。李诚面带微笑,拍拍她的手:“无妨!你且等着看吧,出不了事情。”

    泰山崩于面前而不乱,说的就是李诚现在的反应。一般的人得罪了这么一大票,还不惦记这赶紧回去收拾东西准备跑路么?李诚不担心,那是因为大腿够粗啊。

    李诚的大腿很快就知道他发生在平康坊的事情,李世民刚吃完晚饭,就听到了这个消息。

    “不好好在家吃饭,跑那去惹什么事情?”李世民嘀咕一声,就没有下文了。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