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李治上课(上)
    ..,

    万年县令更干脆,听说有人在平康坊打架,直接丢下一句话:“平康坊打架事件,说了多少次了,只要没死人,通知各家的父母就是了。好不晓事!”

    长安城里的权贵太多了,二代们经常惹事打架,一般处理都是通知父母。只要不搞出人名来,万年县令根本不会去管。这些权贵,只要是脑子没有坏掉的,第二天肯定会主动去处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蒋亚卿等人回到魏王府,见到李泰之后,一番哭诉。李泰一听是在青楼打架,还把李诚给牵扯进去了,心里就很不舒服。至于后面蒋亚卿说李诚各种不是,李泰基本就没听进去。李泰的历史评价不高,“有才无德”可以说恰如其分。不然也不会生出争夺太子之位的心。

    说到底还是李泰这个人对自己的看不不清楚,没想到不管是哪个皇子都可能成为太子,唯有他是不可能的。

    因为心里喜欢李诚,李泰看蒋亚卿心里不悦,白天在农庄处,那些人搞李诚,当时他当热闹看。后来他都不闹了,也希望大家不要闹。毕竟李泰还惦记求一副诗或者字之类的事情。现在搞的李诚心里有了意见,自己还怎么开口?

    当即脸色不悦的对蒋亚卿道:“蒋参军,没事惹李诚干啥?”

    蒋亚卿还辩解:“卑职没有主动招惹他,他是后来的,不信魏王问宿卫。”

    李泰没心思听他辩解,摆摆手道:“父皇很喜欢李诚,你告诉大家,不要针对他。”这句话是个借口,但是却起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这些人都惦记着李承乾屁股下面的太子之位呢。

    “卑职知道了!”蒋亚卿也只能捏着鼻子吃下哑巴亏,好在他平时表现不错,李泰让人给他报销了那点赔偿金,反正也不差这点钱。对待文人方面,李泰的态度没说的。就指望这些人给他吆喝呢,要不李泰怎么会费用逾制,超过了太子呢。

    程处弼回家之后,一通汇报,程咬金不在家,只好跟老娘说这个事情。崔氏倒是个厉害的人物,听完之后淡淡道:“明日一早,你去李诚府上,好好谢谢他。”然后就没然后了。

    房遗爱比较倒霉,房玄龄听说他在青楼打架,气的拿起棍子要抽他。不过房玄龄的老婆卢氏是个猛人,双眼一瞪:“你敢打我儿?”房玄龄只好作罢,一通臭骂。

    卢氏气呼呼的反驳:“主动惹事的是柴令武,你怎么不去找柴超,跟你儿子横什么?”

    房玄龄气的只好起身,晚上睡的书房。明天还得乖乖的去给儿子擦屁股。其他人情况都差不多,柴令武回家之后也告了状,不过他还算聪明,老实的交代了问题的经过。柴绍不过是李渊的女婿,李世民的妹夫。要不是平阳公主跟李世民的关系好,柴绍早就被打到太上皇一党去了。李世民也没过分的为难他,只是想被重用没希望了。

    这点事情,柴绍还真的没放在心上,孩子打架也叫事情?至于那个宿卫,算在李诚头上。

    李诚其实心里也不安,毕竟自己打架了,这就是个把柄,到底会惹出什么妖魔鬼怪,心里其实也没底。李诚仰仗的就是皇帝现在需要他,还有就是他一直表现出来的淡薄之心。

    这一夜到坊门落下,也没见官差才抓人,李诚一颗心就算放下了。

    秋萍昔日的闺房内,若儿让人保持了原状没动。这一夜,秋萍使出浑身解数,各种专业技能全部放出来,把李诚给爽翻天了。靠在一起休息的时候,秋萍紧紧的贴着李诚,低声道:“李郎,妾身想要一个孩子。”

    大妇没进门,侍妾先有了孩子,这还真是犯忌讳。李诚当然也知道这个,但他是现代人思维,哪里管这么多忌讳。答应的也很干脆:“想要就要呗。”

    一句话把秋萍给激动坏了,抱着李诚一顿乱啃,一番折腾后,缩在李诚的怀里掉眼泪。别的男人不好说,秋萍很善于观察人,李诚说了肯定是作数的。而且从日常的生活态度看,李诚确实没把她的出身当一回事。

    天不亮李诚就起来了,得回家了,收拾完毕,早餐也不吃,坊门一开就出去了。回到家里,天才刚亮,又是一番收拾,吃完早餐准备出门去时,门口有人来了。

    出来一看,李诚乐了,谁啊,小胖子李治。这家伙打着学习的旗号,堂而皇之的带着一干随从出宫了。这一路上把小胖子给激动的,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自己带着随从出宫啊。

    昨天他顺利的做出了李诚留下的题目,然后去李世民跟前显摆,完了强烈要求今天来“求学”。没想到李世民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居然就答应了。现场还有个高阳公主,也吵着要跟着一起来。李世民甚是宠爱这丫头,但是却没答应她这个无理的要求。

    “见过老师!”李治看见李诚出来了,立刻上前作揖。李诚坦然的受他一礼:“晋王来的好早,本来今天打算出城去看看。既然晋王来了,那就先在家里上一课,回头再出城去上一课。”李诚没有好为人师的毛病,不过这学生是李世民硬塞过来的,还是未来的大腿。所以呢,认真的花点心思教育他,对自己的未来还是有好处的。

    李治一听这话,当时脸上就藏不住笑容了,咧着嘴在那乐。身边的内侍不安的看看李诚,那意思晋王怎么可以出城呢?可惜,李诚没搭理他。领着李治进了后院,正走着呢,墙头上露出个小脑袋:“李自成,你家里来客人了?”

    看都不用看,这是武约。李诚抬头一笑:“是我的学生,晋王李治。”脸上很平淡的李诚,心里却在感慨,命运的车轮惯性太大了,两人居然就这么见面了。

    “这么小的王爷?”武约一看李治,随口一句。那意思,嫌弃这货太小了,不好玩。

    李治一脸的吃惊,怎么有女娃娃可以趴在墙头上说话?这个印象太深刻了,这一辈子就见过这么一个。吃惊之下,李治话都说不出来了,小小年纪这个反应很正常。

    “今天没时间陪你闲聊,我要给学生上课。”李诚笑着要打发她,武约听了却来了兴致:“上什么课,我带我一个。”李诚笑道:“想听课啊,那就趴在墙头上听吧,正好我在院子里上课。”李诚让人搬来桌椅,摆在院子里,让李治坐下之后,李诚站在对面。

    李治还是八岁的孩子,坐在椅子,脚都够不着地。桌子有点高,都到他的嘴边了。武约在墙头上聒噪:“小屁孩!”李治嘴笨,被取笑了也不知道还嘴,只是憋着不说话,瞪着武约。

    李诚一看不行,叫来杜海,拿锯子给桌子的腿锯短一截。这样总算是可以了,小小年纪的李治正襟危坐。边上还站着两个内侍帮忙,如果不是李诚在,武约早给内侍拿下了。

    “今天我们上第一课,晋王开蒙了么?”李诚也就是随口问一句,李治却很认真的拱手回答:“回老师的话,治尚未正式拜师开蒙,识的几个字,也是身边人教的。”

    李诚明白了,难怪李世民那么正式。给皇子选老师呢,自然是要选一个好的。

    李诚早有准备,拿出一本装订好的手抄李诚版本的《三字经》,放在桌子上道:“我这个人不喜欢麻烦,仪式之类的事情就省了,当初我的老师怎么教我的,我就怎么教你。今天开始正式上课,我们从识字开始。”

    李诚拿起比,写了一些常见的字,比如一二三四之类的数字,其中夹着一个“李”字。

    没有粉笔,没有黑板,上课有点麻烦,也只能将就。李诚指着纸上的字问:“有那些字是认识的,那些字是不认识的?你指出来。”

    李治很认真的看着纸上的字,小手指肥嘟嘟的,指着一个又一个的字念出来。李诚大概看了一些,纸上有五十个常见的字,他能认识一大半,算是相当的不错了。

    李诚很想把汉语拼音搞出来,不过这玩意动静太大,搞出来恐怕满天下的文人都要怼自己。想想还是算了,这个东西不是随便搞的,等将来吧。还有一个因素就是,现在的官话跟普通话不是一回事。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李诚写下了这十二个字,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教,解释这些字是什么意思。全部的字都讲一遍之后,李诚道:“休息一下吧,活动活动,去方便一下,记得要洗手啊。”

    李诚这个上课的时间就很人性化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时间一到就停下,绝不拖堂。

    李治坐了好一阵,也确实有点累了,下来走动走动,去方便回来,洗手之后还喝了一杯果汁,口中不断的说好喝。李诚看着未来的皇帝,现在还真的就是个孩子啊。

    休息十分钟,没有手表只能估计个大概,继续上课。第二节课就是把三个字连起来读,然后解释三个字连起来的意思。讲一遍之后,李诚让李治抄写一遍。

    这时候墙头上的武约早就不见了,大概是觉得听小孩子上课没意思吧。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