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心好累
    在李诚的小心控制下,一桌子菜吃完了,酒也喝光了,程处弼这一次没醉,只是脚步有点打晃。其他三人,全都爬桌子低下了。李诚看着杯盘狼藉,还有一个程处弼,端着一个大海碗,用勺子打红烧羊肉锅子的汤汁下饭,一边吃一边呼呼啦啦。吃完了筷子一放:“不成想这汤汁拌米饭,如此美味。”

    那是,你都吃了三大碗了,汤汁都捞光了你才罢休。李诚很想问一句,是不是没吃饱啊?看看干净的盘子,算了,还是不问了,再次感到心好累。

    这合作的买卖是谈不成了,李诚叹息一声:“先送他们回家吧,明天在聊,晚了坊门关了。”程处弼站起来:“好啊,送他们回家,走两步,他也趴地上了。”

    李诚一头的黑线,招呼牛大贵他们进来,一人送一个,全都送回家去,然后每人送一坛子酒。就当是打广告吧!

    等到几个人回转,都一个时辰以后的事情了。问清楚全都安全送到家,李诚放心了,回卧室里休息。累了好久的秋萍,正在享受两个丫鬟的按压,看见李诚进来了,赶紧起身:“李郎,妾身这就去准备洗澡水。”

    李诚按住她:“算了,你也累了,我自己来吧。”秋萍急了:“这如何使得。”李诚摆摆手:“俺家没这么规矩。”说着自己去打热水,厨房里烧好的,李诚弄两个桶,一手一个很轻松。一会水就放好了,秋萍眼泪汪汪的跟着他,那哀怨的样子,李诚只好苦笑:“下次不会了。”

    “说话算话!”秋萍赶紧咬死这个事情,一个侍妾,居然让男人自己打洗澡水,传出去要被打个半死卖窑子里的。

    一番折腾,总算是躺在床上了,秋萍穿条肚兜贴上来,一点都看不出来有多辛苦的样子,兴致勃勃的摆弄小李。眼睛里水都要滴出来了,为了怀孩子,她比李诚可上心的多了。

    吭哧吭哧,折腾到没力气了,总算是彻底的安静了。吹灯,睡觉。其实秋萍早就想吹灯,李诚不让,这是个人的恶趣味,必须批判。

    一早起来精神不振,在院子里活动一番,打一趟拳脚。回头一看,身后几个人都在跟着比划,李诚笑道:“想学就大大方方的学,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在鄯州的时候,李诚主动教他们军体拳和捕俘拳,现在这个简化太极拳有点特别,他们都以为是什么高深的本事,不是随意都可以学的。李诚干脆一招一式的教,这东西其实实战价值不大,简化太极拳脱胎杨氏,杨氏太极拳流传广是因为杨露禅要对付那些王公贵族。所以呢,有一定的攻防含义,但要说实战价值,真的没有这些丘八在战场上领悟的王八拳管用。真正好用的,还是捕俘拳,这东西是脱胎于实战。

    小胖子李治今天居然没来上课,难道是昨日吃撑了?其实不是,李世民知道李诚今天忙,特意交代下去,李治今天就不来了,在宫里呆着。

    早饭刚下肚子,门就被人砸的山响。杜海去开门,一看进来的是房遗爱,这小子傻大黑粗的,进门就嚷嚷:“哥哥,可有吃食?”李诚很想问一句,你家里没饭吃么?想想还是算了,房遗爱是有点楞,但人真不坏,正确引导吧。如果《新唐书》里的记载是真的,问题只能出在高阳公主的身上,房遗爱是背锅侠。

    “厨房里有包子,自己去哪。”李诚倒也不客气,让他自己去找吃的。

    刚打发了房遗爱,门又响了,这次进来的是程处弼,还是一句话:“哥哥,可有吃食?”

    好吧,这是集体上门来要饭了,李诚指了指厨房,不想和他说话。

    段珪、张大象结伴而至,一进门就嚷嚷:“哥哥,可……”李诚指着厨房:“厨房。”

    心太累了,怎么就认识了这么一帮二代,能特么的有点矜持么?

    李诚家里的包子,萝卜羊肉馅的大包子,一咬一口的油水。一般都是把中午那顿饭的包子或者馒头一起蒸出来,今天看来中午还要再蒸。

    果然,包子勉强够了,小米粥却有很大的缺口,只好用一碗水对付。

    于是后来的三个,人人端着一碗水,手里拿着包子在啃。中午吃的包子都被他们吃完了,这才算是完事。四人出了厨房,李诚在堂前招呼他们坐下:“我这里不喝茶汤,明年开春我弄点茶叶的新花样,到时候再说喝茶的话。”

    “茶叶产自南方,关中喝茶不易。”程处弼倒是知道茶叶的事情,李诚看他一眼,程处弼笑道:“我娘家里就有从南方贩茶叶的商队。”哦,程家大妇是崔氏的,有商队很正常。

    “这个事情再说吧,先说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买卖。”李诚开口说正事,程处弼便笑道:“哥哥,跟我们说不上,我们都不懂这些。就说要多少本钱吧。”

    “这买卖先从小的做起,分作十股,一股算二百贯,你们一人一股,可能拿的出来?拿不出来也不要紧,我先给你们垫上,回头从你们的分红里扣出来就是了。”李诚想来想去呢,还是开诚布公的说,既然决定带上房遗爱,就一视同仁吧。也免得他们回去找钱。

    “我当是多少呢,不就是二百贯么?不用找家里要,俺有。”程处弼答应的很干脆,张大象悠悠的来一句:“上回去吃花酒,你说没钱,还是我会的账单。”

    程处弼一听便嘿嘿嘿的笑,好尴尬。吃花酒你说没钱,入股你积极的很。

    段珪笑道:“哥哥,小弟也拿的出来,不就是过几天紧日子么?少喝两场花酒的事情。”

    李诚看着这帮十六七岁的少年,喝花酒真的这么有吸引力么?开口闭口喝花酒。我十六岁的时候,夜总会大门朝哪开都不知道啊。人比人,全是伤害!

    房遗爱嘿嘿嘿的笑了笑:“这就回去拉二百贯钱来。”

    李诚明白了,自己小看这些人的家底了,就这么一点买卖,搞起来很轻松。得了,也别矫情了,人家的零花钱多的是,喝花酒的时候没见白居易怎么写的么?武陵少年争缠头!那钱撒起来,不要太潇洒,自己是杞人忧天了。

    “那好,场地的事情你们一并解决了,地方嘛,在西市找个地方就成,那人多。”李诚也就是这么一句话,程处弼就站起道:“这事情俺包了,铺面是现成的,拿来就能用。”

    李诚点点头:“好,你的二百贯就省了,就用这铺面入一成的股份。还有十几个工匠,得找个住的地方,西市附近谁比较熟悉,去租一些房子下来住。”

    段珪嘿嘿嘿的笑道:“哥哥,张家段家,在西市附近的几个坊都有房子。”

    张大象笑道:“段家哥哥的房子里头,住的好像是个相好的吧?”

    李诚顿时另眼相看,没想到段珪居然养了个外室,真人不露相啊。段珪讪笑:“那小娘本是平康坊的清倌人,不曾想一次肚子就大了,家里媳妇不容,便养在外头。”这意思段珪已经结婚了,这才十六七岁啊,过两年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吧。

    “不用那么麻烦,要不这样,看看西市附近有没有合适的宅子,买下来就是了。嗯,看看仔细了,有多少都先买下来,空着也比日后增加人手另外找房子强。”李诚一挥手,很有气势的做了决定。长安城的房子,房价一直涨是肯定的。

    这帮人是地头蛇,得了李诚的吩咐,各自行动起来。程处弼带着李诚去看铺面,就在西市,地方不算太大,但是李诚只打算开个书店,顺便做个仓库用,所以不需要太大。地方肯定够用了,李诚只是奇怪,怎么在西市还有空着的铺面。

    这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外地商人,跟程家有点生意上的关系。不曾想货物在路上遇见了盗匪,人跑出来了,货物全没了。找程家开口,把铺子卖给了程家。这商人也不是纯的卖铺面,主要还是想借程家的手,干掉那帮盗匪出口气。

    这铺子才接手没多久,原来做的是一些南北货的买卖,现在这铺子里的货都处理掉了,暂时是空着的。程处弼昨天回去跟崔氏一说这个,崔氏觉得靠谱,就把铺子给程处弼了。

    程家的下人来过,打扫的干干净净,搬进来就能用。李诚需要重新装修一下,让杜海来看看,打几排书架。新的报刊,肯定做不到像现代社会那么大一张,做个小册子就是了。

    李诚在铺子里呆了一天,交代各种事情,还让人找一些报童。将来卖报刊好用。/s5p5pwotz+ap3bbm1k74w0qzopat4wpn312teur2ejwrsppdmvbywrg5ztoy/ffng4ur566dvq/yucmy3a==

    事情交代下去,李诚还得回去准备文章,书店自然是要卖书的,墨水先找少府监解决就是了,主要是雕版比较费工夫。印刷作坊放在铺子后院,一干工匠每人带几个徒弟,就在后院雕版印刷。需要半个月的时间,书报店才能准备完毕,正式开张。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