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指条明路
    李诚出门看一眼,地上一个碎盘子,还有一个丫鬟在慌张的收拾。李诚也没生气,只是笑了笑便回来,崔成很明智的转移了话题:“自成,还是接着说县衙的事情。”

    李诚点点头:“好,就说这个。其实要想得到小吏的支持,还有一个办法可以尝试一下,就是家访。当然你要先搞清楚每一个小吏的情况,可争取的,有价值的,你登门家访。尤其是那些家境比较糟糕的小吏,去的时候不妨带点诚意,我把这种办法叫做送温暖。”

    李诚也是酒喝多了,一开始还真没想到这个大招,后来外面盘子碎了,出去一看风吹脸上,酒意散了三分,回来就想到了这一招。唯一担心的就是崔成放不下架子。

    果不其然,崔成一脸呆滞的看着李诚,那意思就是“还有这种打开方式?”

    李诚笑而不语,心里暗道,这种才是真正的杀招啊,其他的都是辅助手段。某党区区十几个人起家,不到三十年就夺取了天下。其中最狠的一招就是发动群众。而且这一招可谓正大光明,不是什么阴谋诡计,是堂堂正正的大招。就是欺负竞争对手做不到,或者不屑做。

    “执掌一县,得一县之民心,如何争取民心?”崔成在一边自言自语,最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站起道:“为兄去了!再迟坊门关闭,回不去了。”

    李诚也不挽留,送到门口,其实崔成决定重回崔家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出现了一丝隐约的隔阂。别看两人都很努力的维护这个关系,但是李诚等于拒绝了崔家跑来的绣球。这是崔家,就算是个庶出女,也是崔家女。

    贞观十二年《氏族志》编写成后,黄门侍郎崔民干被列为第一等。李世民看了勃然大怒!南北朝的时候,士族排名崔、卢、李、郑、王,这是那会的五姓。

    崔成是清河崔氏的出身,这个改不了,一旦家族召唤,必然会接受并风光的回去。这不是李诚可以左右的事情,也不打算左右。李诚心里很清楚,李世民、李治、武则天,连着三个朝代,都在孜孜不倦的怼士族。为啥啊?这些大家族,对君权的威胁太大了。

    崔氏对别人或许很有吸引力,但是对李诚来说,也就是那样了。至于会不会得罪崔氏,李诚不去想那么多了,反正他是要将皇帝大腿抱到底的人。反正崔氏在接下来的三个皇帝紧盯之下,也不能把自己怎么地。

    回到卧室,李诚脚步有点乱,酒劲还是上来了,今晚上没少喝。躺在炕上,一阵香风进来,李诚被拽起来,抬进浴桶里,闭着眼睛享受服务。洗澡之后,清醒了一些,看着眼珠子都是红红的秋萍,李诚终于没忍住,叹息一声:“你啊!”

    秋萍柔情似水,缩在李诚的怀里,也不说话。良久才悠悠道:“李郎,那是崔氏女。”

    李诚呵呵一笑:“崔氏又怎地,我又不靠他们吃饭。明天还要忙,早点睡吧。”

    秋萍又是良久不语,听到身后没说话,这才悠悠道:“妾身此刻便死在李郎的怀里,也是心满意足了。”结果李诚没动静,一回头,李诚睡着了。秋萍低声笑了笑,小心翼翼的给他盖了被子,躺在一旁用眼睛盯着李诚看,怎么都看不够似得。

    没睡好的秋萍次日早晨没去店里,早早起来的李诚看见她还在睡,吩咐她让身边的丫鬟去店里收钱。今天要给李治上课,当老师不能老罢工啊。课上完了,中午李治吃上了李家的午饭,然后被李诚给撵走了。让他回去自由活动,李治撅着嘴问:“师傅为何让我走。”

    李诚很严肃的回答:“不是要撵你走,而是怕你下午又去逛集市。不出事就算了,出了事情师傅要担责任的。赶紧回去,再不听话,作业翻倍。”

    作业量果然是大招,没有一个学生不怕这个。李治乖乖的回去了,现在还是小正太一个,慢慢培养吧。

    午后李诚准备出门时,武氏姐妹俩来了,就在后院的门口遇上了。武约见了李诚,倒也不害羞,反而叉腰道:“李自成,你怎么还没出门?”身后的武顺赶紧伸手拽她的衣袖,这么说话可是太失礼了。李诚一点都不生气,笑了笑,目光集中在武约身后的武顺。这才是最对李诚审美口味的唐朝女性,该有的都有,性格还好,睡在身边不用担心她造反。为了讨好男人,连女儿都一起拉上固宠。武顺明显是精心打扮过才来的,一抹红唇很是醒目。

    “你……别看了,再看我走了。”武顺被看的头都抬不起来了,这目光太具有侵略性了,武顺甚至怀疑,如果武约不在,李诚会不会扑上来,撕碎自己的……李诚这才收回眼神:“秋萍在休息,你们去找她玩吧。”说着扬长而去。武约气的跺脚,口中嘀咕着:“当我不在么?眼睛里就只有姐姐。”

    两人去了秋萍那,这会秋萍刚起来呢,躺在炕上回味昨夜的事情。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从了李郎吧?秋萍心里如是想着,有情有义的男人,谁不喜欢。

    武氏姐妹进来,秋萍见了笑着招呼:“来了,且等一会,我梳洗一番。”

    “姊姊不快活么,怎地才起来?”武约随口一问,年龄较大的武顺赶紧打岔:“瞎说个甚?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言下之意,人家闺中之事,怎么好打听的?

    秋萍自然不会解释,自己不是被李诚操练的起不来,而是被他感动了。倒是武顺想歪了!

    “书在桌子上,李郎交代给你们的。”秋萍没忘记交代一句,这才继续去梳洗。

    武约拿着书,脸上美滋滋的,这李自成,倒也没忘记我的事情。但是很快又怅然了,刚才在院子门口遭遇的一幕,让武约的小心肝有点疼了。只要跟姊姊站在一起,自己是透明的。

    书店的买卖李诚不管了,还有四个股东呢,可以轮流去照应。李诚得盯着另外一个大买卖,草纸的生产。带着钱谷子,两人快马出城,奔着城外渭水边的新建作坊。什么?你说会污染水源?没有水源你好意思说造纸?

    新作坊是窦德素的投资,但他却不是大股东,想想就心累。想到这个家业可以一直传下去,心里又舒服多了。实在是当初太不地道,才被皇帝夺了两成股份。李诚这家伙可不是窦德素,直接转手给卖掉了三成股份,自己就留一成。

    赶到工地,这里的建筑基本完工了,为了挣钱,盖住人房子的事情可以换一换,先盖水池和仓库,窦德素这是要尽快投产了,这个黑心的资本家。

    看见李诚,窦德素先是一黑脸,随即挤出一脸的笑容,他还指望李诚带他玩别的买卖的。哪里知道李诚已经给他列入了黑名单。明知道皇帝在与民争利,竟然不敢据理力争,这样的队友少一个不是坏事,多一个可能就是坏事。

    “恭喜自成!”窦德素消息灵通,上来就给李诚贺喜。现在他后悔了,当初不该答应的那么干脆,谁知道工匠到了李诚的手里,就弄出一个书店来,然后这个书店变成了聚宝盆。

    “客气,正监要是觉得亏了,大可以另外阻止一批工匠,话本印不得,还不会印四书五经?正监放心,这一块我不打算碰。”李诚赶紧给这货指一条路,免得他走上盗版山寨这条令人深恶痛绝的道路。雕版印刷的技术门槛还是太低了,少府监的工匠根本就无法做到技术保密。最后肯定是大唐遍地都是盗版,李诚现在就是抢占了先机。主要还是在做内容,将来还有报纸和刊物,这就要看技术的发展和积累了,这些李诚肯定是按照计划来做。

    窦德素一听这话,立刻露出一脸惊喜,他家里的书可不少,拿出来印啊。一拱手:“多谢自成提点,日后容感。”说着转身就走,先是疾步走,后是直接小跑了起来。

    果然是钱能通神啊,李诚好一阵感慨,转身进去,走了一圈,很快就气的跳脚:“窦德素不当人子!”咋回事呢?这老窦已经开始偷偷的生产了,虽然暂时是一个池子,小批量的生产。但是这事情他没跟李诚说起过。李诚直接奔着仓库就来了,一看里面堆了不少草纸了,回头交代一声:“找辆车来,拉一车回去送人和自己用。”

    说着拿起草纸看了看,自言自语:“技术上还需要改进了,继续摸索,生产出更柔软的草纸。”这东西市场太大了,李诚根本就不担心卖不掉。

    离开造纸坊,李诚又去了一趟城外的农庄,这地方才是他的地盘啊。溜达一圈,先看了一眼酒坊的情况,身边的高晋抓住机会汇报:“庄主,再过几日,便可投产了。只是这其中的敲门,不可叫外人知晓了才是。”/s5p5pwotz+ap3bbm1k74w0qzopat4wpn312teur2ejwrsppdmvbywrg5ztoy/ffng4ur566dvq/yucmy3a==

    李诚点点头:“这话在里,是该重视这个问题了。回头你去招募一些壮丁,我让牛家兄弟来训练一番,每日巡视,一旦遇见生面孔,就给我拦下来。”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