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长安纸贵
    ..,

    “竖子,贪财好色,竟敢以君子自居。”李世民是见面就喷,李诚一看他桌子上摆的文章,歪歪嘴,这是李泰留下的战利品。

    “怎么不说话了?被朕说到心头了吧?心虚了吧?”李世民得意洋洋,享受着喷人的快感,以前都是他被魏征那个喷子喷一脸,还不敢还嘴。

    李诚在心里暗道,今天是拿我开心对吧?以前被人喷,今天翻身农奴把歌唱了是吧?

    “陛下,臣怎么就不能以君子自居呢?臣爱财,然,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臣好色,然诗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贪财好色,怎么就成了不是君子的标准呢?”

    李世民没想到被怼回来,一时语塞,对啊,他说的好有道理。嘴皮子这么利索,喷人也一定是好手。李世民好期待李诚与魏征对喷,可惜也只能期待一下,两人干起来的几率太低。

    “竖子,你印书,少府监也印书,你印的书能卖钱,少府监的书朕却要发往天下州府。”李世民很不爽,同样是印书,李诚赚大了,李世民却在亏钱,心里能平衡才怪呢。

    李诚一副可怜像:“陛下,微臣印书挣的是铜钱这种俗物,陛下印书挣的是天下百姓的心,这能一样嘛?”李世民很不要脸的喷过来:“铜钱这种俗物,朕也是多多益善。”

    这就没办法交流了,再往下交流,李诚也要忍不住喷皇帝“与民争利”了。

    李诚只好低头不语,这皇帝就没打算讲理,把自己叫来,就是为了发泄一下没挣到钱的不满么?应该不会那么简单吧?

    “《三国演义》第二册,什么时候印出来?”李世民很突然的转移了话题,李诚一听这话,哦,原来是编辑在催稿啊,不对,是读者在催稿。

    李诚挠挠头:“陛下,臣还在写。”这一次打死都不说实话了,《三国演义》的稿子,李诚已经全部赶出来了,就是放在家里没拿出来,第二册的稿子,倒是给了工匠那边在雕刻。

    “以后还是要多写一点《爱莲说》这样的文字,不要整天想着写书挣钱。自己好好想想,几百年后,是《爱莲说》能流传下去呢,还是《三国演义》?前者流芳千古,后者,没事少惦记别人的媳妇,朕这里,算了,你走吧,朕要休息了。”李世民也懒得开口说李泰的事情了,就李诚忙成这样,教一个李治就很辛苦了,还要应付李泰,这不是为难人么?刚才还想着丢个公主过去,现在没丢出去的就城阳公主和晋阳公主,这俩一个四岁,一个刚断奶。

    李诚心道:“陛下放心,《爱莲说》《三国演义》都能流芳千古。”嘴上却是笑道:“臣告退!”说着转身就走,片刻都不想留在宫里。

    李诚总觉得皇宫里不是好地方,担心要出点什么事情。正所谓怕鬼有鬼,果不其然,刚走一段,路边花从后面窜出一个小姑娘,仔细一看,高阳公主。

    “站住!”高阳公主一点都不客气,小姑娘长的像一颗水灵灵的小白菜,美人坯子。拎着红裙子冲出来,裙子上有杂草挂着,一看就在这埋伏有一阵了。

    “公主有何指教?”李诚一看前面带路的太监,已经熟练的消失了。

    “我问你,为何要带房遗爱一起做书店的买卖?他长的那么黑,你这么白,怎么带他?”高阳一开口就是胡搅蛮缠,李诚被这逻辑打败了。

    “公主何出此言?”李诚只好反问一句,以进为退。

    “哼哼,父皇昨天告诉我,房相夸他了,说他这回算是交对了朋友。那个黑厮,讨厌死了。”高阳的回答让李诚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这女的有病吧?

    “公主若无其他事情,臣告退了。”李诚一拱手要走,高阳怒道:“你敢走,我告诉你,回去不许跟房遗爱来往,不然他越来越好,父皇不会退婚。”

    “恕难从命,告辞!”李诚很果断的大步往外走,高阳没想到他就这么走了,气的在后面骂:“你也不是个好东西,迟早要你……”

    李诚跑的飞快,总算是逃出来了,带路的太监就像幽灵一般,再次出现在前方。李诚跟着出皇宫,丢给他一片金叶子,趁他接过去的时候轻轻踢一下他的小腿:“以后不许跑路!”

    太监苦着脸:“先生有所不住,高阳公主,奴婢可不敢得罪。”

    李诚摆摆手:“算了,不为难你了,回去了。”

    八卦这种东西传起来快的离谱,第二天中午,刚把李治打发回去,墙头上的武约就在招手。李诚只好走过去,仰面看着她,心道她是不是很喜欢这种被人仰视的感觉呢?

    “武娘子,有何见教?”李诚笑呵呵的过来,武约一脸的笑容:“听说你又出名了,特意来看看你这个大文人。”终归还是个小姑娘,看来从爱情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了。或者说又重新燃起了斗志,可惜她精心收拾的妆容,李诚根本没在意。

    “就在隔壁,想看天天可以看的到,有什么新鲜的?真没别的事情?”李诚特意强调一下,万一武顺有什么话要她带呢。武约道:“还有个事情,阿娘不答应退婚,你和姊姊的事情没指望了。对了,听人说了,贺兰越石要带人找你麻烦,你当心点。”

    李诚呵呵一笑:“找我麻烦的人多了,我哪有心思顾的过来?贺兰越石不来就算了,来了正好逼着他写下退婚书。”

    “他是越王府的人呢,你不怕?”武约没想到得到这么一个答案,李诚要是说“你姐姐不行就要你”,那该多好。可惜,李诚这个人有点死心眼,看看墙头上的武约,脑子里浮现的是影视剧里的武则天。平时可以当着小妹妹对待,关键时刻就想到武则天那个狠劲了。

    “越王才多大?有什么可怕的?”李诚根本不在乎,越王才九岁,成年了才去封地。

    “越王的母亲燕德妃,与我家是表亲呢?你欺负他,阿娘更不开心了。”武约丢出这么一个炸弹,李诚楞了一下,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心道看来燕德妃已经他的娘家人,混的也不行啊。再一琢磨,这年月沾亲带故的人多了,就算是表亲,也管不到武家的事情吧?

    “你们这些家族之间的关系真乱。”李诚嘀咕了一句,摆摆手示意不聊了。武约想继续,少女又有些矜持,无奈的看着李诚走开,转身下梯子。看见姊姊,忍不住挖苦:“想看他呢,就自己爬墙头。”

    “胡说,哪有。”武顺真的不好意思,转身匆匆去了。自打被李诚抱过之后,武顺的一颗心就不在身上了。挂在李诚那呢,可惜自己许了人家,真是太苦恼了。

    李诚根本就不知道一篇《爱莲说》的杀伤力,此文一出,前后不过一日的功夫,传遍了长安。先是李泰手下这些文人,他们都抄了下来,这些人可都是识货的。把抄好的文带回家,亲朋好友之间一传,立刻造成了传抄《爱莲说》的风潮。一时间,长安纸贵!

    《爱莲说》一出,李诚确立了在长安城乃至整个大唐的文坛地位。

    这个结果,李诚都觉得莫名其妙,造成这个结果的主要原因,还是李泰。

    身为魏王,在延康坊的王府门口,摆桌子求李诚的文章。这个事情怎么说呢?李泰下面的人觉得吧,可以把坏事变好事。于是有目的的进行了宣传,李诚出名的同时,李泰这个魏王礼贤下士的名气,也是越来越大。

    李诚不是不进王府的门么?没问题,在门口摆张桌子,你写。至于打赌的事情,也被这些文人编成了一个趣闻。大概意思为,魏王泰执礼甚恭,李自成拒入王府。苏司马愤而邀赌,《爱莲说》一挥而就。

    整个事情这么一改,意思就全变了。苏勖等人的赌约是为了维护李泰的自然反应,李诚的《爱莲说》,则是自身文采的体现。于是,皆大欢喜。

    听到这个版本的时候,李诚也是目瞪口呆,明明是那帮文人看哥不爽,故意刁难,怎么就成了这个模样?真是啊,这帮人厉害啊,偏偏李诚还没法出来解释。想必他们也算准了吧?

    这个故事变成了喜闻乐见的佳话,有人却快要气疯了,而且还不止一个人。

    长安一户豪宅内,两个中年男子正在说话,崔成站一边听着,脸色铁青。

    “十三弟,此事鲁莽了。”居中而坐的中年男子白面有须,附和当下审美的帅哥一枚。

    “兄长,李诚辱我崔氏,弟不过使人宣扬他觊觎他人之妇,并未有夸大其词。”次座男子辩白了一句,居中男子看看崔成道:“功达,你以为如何?”

    “那强抢民女的说法,又是怎么散开的?”崔成不肯放松,追问了一句。

    次座男子笑道:“此事不明,想来是另有其人在暗中推波助澜。可惜,手法低劣了一点。李自成乃香国贵客,说他强抢民女,这不是在为他洗白么?如此拙劣,某不屑为之。”

    这以为崔氏的十三叔,暗中黑了李诚,居然还在洋洋得意。崔成气的心里发堵,却有碍于长者在座,自己刚刚重回崔氏,不好发作。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