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酒坊人事
    ..,

    “回庄主的话,人手都备下了,都是三十来岁,有家有口的本分庄户。”高晋的回答李诚很满意,酒坊的工人,李诚很在意。这玩意的技术含量也不高,要做长久的买卖,就得技术保密。也不要做多长久,有个十年就够了,到时候李家出产的白酒,就是大唐第一的字号。

    “去把人都叫来,我有些话要说。”李诚信步往酒坊的方向走,这农庄本是皇庄,盖了一个开头就停下了。围墙圈下的地足够大,李诚估计能有个十几亩的面积。在现代,就这块地,能建一个不大的小区了。在唐朝,这就是一片地。

    距离长安城墙也就是二十里的样子,换成现代就是十一到十二公里之间,这要是在现代的城市,这一片估计都是市区了。在市区能有这么一片地,老子还穿越个鸟啊。

    感慨一番,走到了酒坊,围墙里面另外有围墙,专门把酒坊给围上了。走进去,各种设备已经运到,随时可以安装。李诚这个酒坊,就是把别人家的酒买过来,然后加工一番。规模不算太大,也就是四个大蒸锅。

    看着四个大铁锅,李诚也是无语,这都是用铁板加磨具,一点一点敲成的。做这四个大锅,费老鼻子劲了。就这样,这个从少府监要来的铁匠,一家子七八口人,现在也在农庄里住着。李诚的出现,正在对着锅灶想问题的老铁匠给惊动了,赶紧过来见礼。

    “见过家主!”老铁匠其实也不算老,也就是四十来岁,但这是在大唐呢,他的孙子都能打猪草了。铁匠身后是两个儿子,都是一米七、八的关中大汉。

    “老候,看不明白这些家伙用来做啥?”李诚笑呵呵的问一句,吓的铁匠老候直接跪下了。为啥啊?这是主家的机密,不然能给他一家接来?你研究主家的机密,你想干啥?

    “干甚呢?起来说话,没责怪你的意思。”李诚笑着虚抬手,老候惊疑不定的起来。

    李诚这才笑道:“回头把这些家伙装起来,也是你们的活。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们,不是让你来吃闲饭的。”李诚这么一说,老候反倒安心了。这才是道理,一家子现在住在庄子里,不算两个小子,单单老候一个人,一月就是一石小米,外加一贯钱。两个小子只有米,没有工钱。就这个待遇,满长安城也找不到,哪个主家能对工匠这么好。要知道,他们属于李诚的私人财产,身契捏在高晋的手里呢。

    要说这个蓄奴的事情吧,李诚心里是有抵触的。但是高晋却坚持,不能把身契还给他们。李诚觉得吧,还是入乡随俗吧。等这一家人干了十年八年的,再还给他们就是。

    “家主,这就给装上么?”候铁匠来了精神,满是褶子的脸上,笑起来褶子更密集了。

    “装吧,我正好看着,有什么不对也好说一声。”李诚一挥手,后铁匠带着两个儿子开始干活,东西都是他们打造的,装起来毫无问题。

    李诚看着铁锅很是蛋疼,这年月的技术水平简直感人,铸铁锅都得重新摸索。这里是庄子,还没法改成一个铸铁作坊。算了,这不是自己该操心的事情,将来有条件再说。炼钢铁这种事情,其实也挺犯忌讳的。

    高晋带着人进来了,一共是十六个男子,穿戴都是破破烂烂的。这天可冷,好几个人的脚下,鞋子都是破的,露出了大拇指。李诚记在心里,面无表情道:“高晋都说过了,你们应该都明白,在这里干活有什么忌讳。”

    十六个男子站了两排,不是那种随意的挤在一起的样子。李诚心里也挺好奇的,这帮人怎么会知道要站个队。心里留了注意,很快就有答案了。一个看着有四十岁男子,穿戴也都是旧的破的,衣服鞋子上打满了补丁,但是却洗的干干净净,人看着也精神。

    此人往前一步,拱手道:“在下余庆,回家主的话,规矩我们都晓得了。庄子里看见的事情,一句话都不能对外说。兄弟们都是感激家主,给一个干活吃饭的机会。”

    李诚扫了一眼高晋,不知道这家伙开的什么条件。 高晋是个阉人,看情形也回不了皇宫了,他也不想回去受人欺负。李诚让他当总管,高晋对李诚的忠臣度已经满值了。

    “回庄主的话,奴婢……”李诚微微皱眉,高晋赶紧改口:“小的跟他们讲了,在这里干活,每日管三顿饭,月底发一斗小米。”

    李诚稍稍沉吟,余庆等人见状,纷纷露出不安之色,队形一阵微微骚动,李诚身后的牛大贵噌的一下,把刀抽出来了,喝道:“站好了!”余庆赶紧回头招呼大家站好。

    高晋见状倒是心里暗暗叹息,他了解的李诚,绝对不是嫌给的多了,这是在嫌给的少了。

    果然,李诚咳嗽一声,现场一阵肃静,连干活的候铁匠他们都停下了。

    “都是有家有口的人,也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如今这日子,虽然肚子都能勉强吃个半饱,但家里人也得吃饭吧?高晋!”李诚语气沉重,高晋赶紧过来:“小的在。”

    “你啊,以后别奴婢小的,你叫高晋,就自成高晋嘛。这个事情你办的不错,就是有点小疏忽。这些都是好汉子,家里人都指着他们吃饭穿衣,待遇给的还是差了点。这样吧,一天管三顿饭,必须有一顿能见着荤腥。月底一石小米和半贯钱。”

    李诚说到这,高晋一脸的心疼,这主人也他大方了。可是他对李诚绝对服从,不会有半点的忤逆。咬着牙答应:“高晋记住了。”

    李诚回头冲余庆笑道:“余庆,你当过府兵?”余庆脸上一惊,表现还是颇为沉稳,拱手道:“回庄主的话,在下当过府兵,打东突厥那会伤了胳膊,舞不动刀枪,回乡务农。老家遭灾,带着相亲们出来求活路,到了此间陛下开恩,收留我等在此生活。”

    李诚满意的点点头:“当过兵好,当过兵的知道规矩。这样,今后这酒坊里的人和事情,由你来管。你就是酒坊的管事,你直接对高晋负责。你再找出两个人来,靠谱一点的,给你当副手。”说着话,李诚转身对高晋道:“酒坊的管事,待遇比照他人,翻一倍。余庆的工钱,每月两贯。农庄出了事情,我为你是问,酒坊出了事情,你去找余庆的麻烦。”

    这一下现场又是一阵骚动,这待遇也是太好了。做梦都没想到,能摊上这么个好主家。

    这次不等牛大贵呵斥了,余庆一回头:“肃静!”

    高晋这才上前一步说话,尖着嗓子,一脸的肉疼,大声道:“都听明白了没有?”

    “听明白了!”众人整齐答复,显得很有气势。高晋又道:“庄主心善,便宜你们了。以后好好干活,坏了规矩,我也不找你们,我找余庆。”

    余庆听了立刻躬身拱手:“请主管放心,有人坏了规矩,属下自然会让他知道后果。”

    李诚嗯了一声,也不看余庆他们了,对高晋道:“天要变,我得回去了。庄子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高晋赶紧弓着腰:“庄主放心,高晋敢不效死。”

    李诚往外走了几步,突然站住回头:“高晋,这些农户家里,都盘了炕没有?”

    高晋一听这话,脸色微微一变:“回庄主,这事情没顾上。”李诚抬头看看天:“趁着少府监的工匠还在,你赶紧安排一下。家家户户都要盘炕,不然这冬天不好过。花钱是小事,一定要快。别的地方我不管,这庄子里,冻死饿死了一个人,仔细你的皮。”

    话音刚落,余庆带着一帮人跪下了,拱手抬头,大声道:“某等替庄子里的老老少少,谢过庄主之恩,愿为庄主效死!”高晋也跟着跪下了,喊了一嗓子。

    李诚冷着一张脸,暴喝一声:“都给我站起来!”众人一阵惊疑,不知道李诚为何变脸。

    余庆缓缓起身,众人也都跟着起来。李诚目光逡巡:“都给我记住了,我的规矩,第一条,七尺高的关中汉子,膝盖不能弯。上跪天地,中跪君王,下跪先人父母。除此之外,以后不管遇见任何事情,站着说话。”

    丢下这句话,还有一脸迷茫的众人,李诚转身就走,装了就跑,好爽啊。

    这个年月的人还是好忽悠了,几乎没有太多的付出,身后这些人就是李诚的死忠了。哪天李诚要造反了,其他庄户还会犹豫一下,身后这些人绝对不会有半点犹豫。

    云暗天低,看这架势,真的要下雪了。快马疾驰,回到长安城下,寻思还能赶的上吃午饭。回到怀贞坊的家里,李诚刚进门,开门的杜海急促道:“大郎,钱谷子出事情了。”

    李诚心中一惊,脸上却是丝毫没有色变:“出什么事情了?你慢慢说,不着急。”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