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仙人跳
    ..,

    “这就是柳枝?”李诚看看钱谷子,这货一脸的羞愧,低头不语。李诚再看看那边,几个二代都打爽了,拖着两条腿拉过来,丢地上:“哥哥,可以问了。”

    “我是……”地上的年轻人,锦衣上全是灰尘,刚开口李诚就打断他的话:“闭嘴,我还没问你呢。”说着转身对钱谷子道:“谷子,还能动么?”

    钱谷子龇牙咧嘴的一笑:“没事,给把刀还能上阵杀敌。”这种尸山血海里滚出来的杀才,真的是够硬的。这时候还不嘴怂。李诚抬手指着地上的青年人:“去,先抽他一顿耳光。”

    “不要啊!”年轻人叫了起来,但是却被牛家兄弟架了起来,李诚又威胁了一句:“再废话就阉了你送进宫里。”年轻人吓傻了,真没见过这么狠的人啊。

    钱谷子嘿嘿一笑,一瘸一拐的走过来,站在年轻人的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抽过去,啪啪啪,一口气抽了十几个耳光后,钱谷子才停下来喘息道:“爽!”

    李诚歪歪嘴,牛家兄弟给人拖到跟前,李诚这才冷笑道:“好了,你可以说了。”

    年轻人的嘴都被抽歪了,嘴角还在往外流血,口齿不清,含糊道:“张亮是我干爹,我叫张慎宏。”李诚明白了,这是张亮的假子,张亮这家伙收的假子,多的时候有五百多。

    噗!李思文忍不住笑了来:“别说你是张亮的假子,亲儿子站在这,也照样打了再说。”

    果然是一帮无法无天的二代啊,李诚心里暗暗点个赞,这时候说这话太合适了。

    “行了,钱谷子,把事情说清楚。”李诚心里大概有谱了,小事一桩。

    这时候门口涌进来一群人,李诚看了一眼便道:“不想惹麻烦,就在外面等着。”

    这群人看见站里头的是李诚,立刻露出笑脸,为首的回头招呼:“出去等着。”

    程处弼赞道:“哥哥好威风,长安县的不良人和坊长,一句话就喝退了。”

    实际情况是,长安县衙上上下下,谁不认识李诚啊?县令的拜把子兄弟,城管队的临时队长,如今的长安县待遇大大提高,谁不感谢李诚啊。能从西市市署的嘴里抢肉吃的好汉。事情很快就搞清楚了,这个柳枝是做半掩门买卖的,张慎宏是她的相好。张亮的假子嘛,就是麻布一样的角色,平时也没啥收入。就想法子自己搞钱咯。于是便在与柳枝商量,合作做点仙人跳的买卖。柳枝负责勾引男人,给点甜头尝一尝,然后说自己是良家女,走投无路才做了这个行当。遇见对她动心的男人,就说什么要从良的话。只是这里的妈妈要多少钱,通过这办法,检验凯子的钱包厚度。钱谷子倒是有点积蓄,前前后后在这里花了上百贯。都是在吐谷浑带回来的积蓄。柳枝让他带钱来赎自己,钱谷子就相信这女人要跟他好好过日子,在秋萍那里支了一年的月钱,找杜海他们几个,借了三十贯,

    加上以前的积蓄,这又是一百贯呢。这不,钱谷子带着钱来了,柳枝勾着他先上了床,正在办事的时候,张慎宏带人抓奸。张慎宏说柳枝是他的外室,钱谷子勾引别人的老婆,抓起来一顿打,要他拿出钱来赔偿。不料钱谷子说自己没钱了,全都花这里了,张慎宏自然不信,先把钱谷子打一顿,绑起来准备明天再好好敲诈一笔

    。没曾想,正在抱着女人快活的时候,李诚带着人打上门来了。李诚负责记录口供,然后让柳枝和张慎宏画押。张亮的假子又怎么了?老子连李佑都揍了,你算个蛋蛋。一切都弄好了,李诚才叫外面的人进来,拿出口供丢给他们:“一对奸夫淫妇,以色诱人,暴力敲诈

    钱财。口供在这,物证在屋子里。”

    带队的不良人山来接过口供,笑嘻嘻的拱手道:“自成先生的话,我等自然是信的。”

    李诚让牛家兄弟陪着钱谷子去县衙,把事情的手尾搞清楚,特意交代一句:“告诉崔明公,不要把张亮牵扯进来。”一干二代面露思索之色,都在寻思李诚这个吩咐是什么用意。李诚心里很明白,张亮再不行,那也是一方大员,进了凌霄阁的猛人。这货不过是个小地主的出身,能在隋末乱世混到现在,还混的很好。那些看不起他的人,活下来的可不多。这个事情这样处理,留了

    余地,也免得皇帝回头找他去喷口水。李诚这么处理,结果未必就一定好,但肯定不会坏。就算张亮记仇,对李诚也无可奈何,这个事情翻不了。捉拿不法,提交有司,法理人情,毫无破绽。李诚相信张亮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已经释放出足

    够的善意,应该不会找自己的麻烦,至少短期内不会。至于说张亮收这些养子的目的,首当其冲的无非就是为了敛财,然后才是其次。这么说吧,历史记录来看,张亮的人生转折点,就是他休妻,改娶了李氏之后。抛开这女人的相貌不提,李诚以为关键还是

    李氏擅长占卜一类的手段,这才是张亮会娶她的原因——迷信。

    至于后来,张亮成为了大唐绿帽王之一的事情,都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到最后被李氏忽悠的去谋反,都是从这里开始的。“各位兄弟走吧,我们先回去,县衙那边就不要去凑热闹了。”李诚招呼一声,几位二代笑嘻嘻的跟着一起出门。县衙里的人挺可怜的,不但不能进去执法,还要帮这群二代看好马匹,免得被人顺走了。其实他们都挺感激李诚的,不是因为待遇,而是看清楚这帮二代都是谁了。这特么太吓人了,六个无法无天官二代,都是大唐顶级的权贵出身。随便拎出一个来,平时打架斗殴,不占理的时候,县衙的人也

    不敢管啊?更不要说这里有六个了。

    因为是皇帝重点关注的对象,所以,李诚这点事情,很快就传到了李世民的耳朵里。“竖子!”李世民也就是骂了一句,然后没下文了。至于那六个二代的事情,李世民才懒得去管。这事情他们还占了道理,有什么可挑剔的?只是李诚身边聚集了这么一帮二代,到低是要闹哪样?想了想,

    李世民又骂了一句:“竖子!”为啥又骂一句,李世民把问题想通了,李诚为啥拉这么一帮在家里没太高地位的二代一起搞事?不就是因为害怕被人惦记他那点买卖么?这么一想,李世民又纠结了,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皇帝这个最大

    的地主,过的日子也不算富裕啊。尤其是收拾吐谷浑这一仗下来,一通封赏,国库里的东西少了很多啊。虽然收获也不小,但是李世民怎么会算收入账呢?

    竖子,又要搞什么买卖?也不知道带朕一个。李世民暗暗腹诽,很是不爽。甚至有点后悔,答应不入股他的书报店了。失策啊,失策!回到怀贞坊的家中,李诚招呼一干人等入内。书报店生意上了正轨之后,秋萍也呆在家里居多,隔三差五的去看看账目。李诚带人回来,秋萍自然要带着丫鬟们下厨准备一桌子酒菜,端来上招呼这帮二代

    。

    李家的美酒,这帮人早有耳闻,只是没有亲自喝过。李诚等这帮人喝了几杯酒之后,才开口道:“有个买卖,找几位兄弟来,不知道有没有兴趣?”话音刚落,李思文已经叫起来了:“有啊,有啊。怎么会没兴趣。”其他两位也都露出笑容来,果然是好事啊,

    纷纷点头附和。“这生意其实很简单,就是开个酒楼。各位都吃了我家的酒菜,觉得这买卖能做起来么?”李诚笑呵呵的问一句,有点酒意的几位,都不用过脑子都知道。别说菜了,就靠这个酒,酒楼生意也能火爆起来啊

    。“哥哥仗义!”长孙温有点小激动了,长孙无忌十几个儿子,除了长孙冲这个嫡长子,别的过的也就那样了。跟普通百姓比自然是锦衣玉食了,但是跟其他二代比呢?优势不明显的时候居多啊。至少这桌子

    上,就有三个已经先富起来的二代。

    正说着呢,门口帘子掀起来了,张大象带着一个人进来,口中大声抱怨:“哥哥好不仗义,有架打居然不等小弟一个。”

    程处弼笑道:“胡咧咧个甚,你在国子监,等你来了,什么事都耽误了。”

    张大象笑嘻嘻的冲李诚拱手,引荐身后的少年:“哥哥,此乃尉迟宝琪,也是好兄弟。”

    程处弼一看尉迟宝琪,嘴就歪一边,重重的“哼”了一声。这是不待见尉迟宝琪呢。

    李诚见状笑道:“处弼,上一辈的恩怨,不要牵扯进来。大家年龄相仿,大象的好兄弟,自然是也李诚的好兄弟。来了坐下,先喝两杯再说话。”李诚这么一说,程处弼也没脾气了。别人他不服气,李诚那是必须服气。两家的长辈不对付,那是长辈的事情。尉迟宝琪也很光棍(其实是不知道这酒的厉害),一看酒杯小了点,拿起一个碗来,自己动

    手倒了一碗:“久闻哥哥大名,先干为敬!”

    这豪气,顿时把其他人都给吓住了。李诚都吓了一跳,这是四十五度左右的白酒啊。这一碗下去,半斤是有的吧?你酒量好好哦。等到李诚反应过来,这货是不知道厉害的时候,已经晚了一点。尉迟宝琪一碗酒已经下去了,当时人就跟刷了红油漆似得,露在外面的皮肤全都红了。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