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真不懂修仙
    ..,

    “大夫来了!”李诚拉着孙思邈进来,放开手的瞬间,孙思邈先整理了一下道袍,上下打量一番李诚后才淡淡道:“道友莫要耍笑贫道,以道友的修为,还需要贫道出手诊断?”“

    修为?什么修为?”李诚先糊涂了,孙思邈露出诧异的表情:“道友一拽之力,何止千斤?贫道修为不高,自信三五个壮汉拽不动。”

    哦,李诚明白了,刚才心里着急  ,拽着他拖这走,现在他提起这个,李诚还真的要给一个解释:“谁跟你说力量大的人,就一定会医术的?”孙思邈冷笑三声:“嘿嘿嘿,来之前,贫道可是盘过道友的底细,吐谷浑回来那个陈大夫,老夫恰好问过他,都说道友的医术精湛。有鬼神莫测之手段,便是那没了气息的伤员,也被道友出手救活了。”

    李诚明白他说的啥意思了,脱口而出道:“这都是医学常识好吧?跟我会不会医术有啥关系?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伤口缝合,按压急救,军……”李诚收住了嘴,按压急救这个,是他在军训的时候跟教官学的,差点说出来了。这

    时候李诚冷静下来了,这些在他看来是常识的东西,在这个时代是不得了的医术。难怪孙思邈会觉得他在调戏人,明明自己医术高明,还去请什么大夫。“

    这个事情,我要解释一下。你说的那些,都是我见过别人做,顺手学来的。其实我并不懂医术,所以才要孙道长出手。”李诚给了个解释,孙思邈倒是豁达之人,笑道:“呵呵,看来道友是要考校贫道的医术了,无妨,贫道就献丑了。”

    孙思邈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伸手给秋萍号脉,李诚紧张的站在一边看着。那样子,孙思邈看了又觉得费解了,难道他真的不懂医术?少顷,孙思邈收回手,看了一眼李诚,笑道:“贫道要恭喜道友了,尊夫……这位姨娘是滑脉,她有喜了。”孙

    思邈也差点说出一个“尊夫人”,赶紧改口。这可不能乱叫,这个时代是很讲究的。李

    诚一阵惊喜:“你确定?”孙思邈点头笑道:“这不会错,肯定是喜脉。”

    李诚也拍掌:“好好好!真是太好了。”上一辈子就没能当成爹,这一辈子总算是赶上了。

    说完李诚直接给孙思邈晾一边,冲到炕头坐下,对着一辆幸福笑容的秋萍絮叨起来:“今天开始,你的身边不能少于两个丫鬟,厨房你不能再去了,安心养胎就是。”

    孙思邈终于确定了,这孙子不会医术,不然不能说这些屁话。咳嗽一声,吸引了注意力才道:“道友,没必要那么紧张,贫道看这位姨娘的身体稍稍有点弱,忌房事。没事多走动走动,不要呆在屋子里。进补要适量,胎儿大了不好生产。每个月复查一次,看看胎位正否,别的就不要太讲究了。稳婆,要提前准备好。”中

    医是经验科学,所以孙思邈说的这些都是经验之谈。李诚刚才是开心糊涂了,这会冷静下来之后,看过的一些相关书籍来,一拍脑袋:“你看,我这是高兴糊涂了。孙道长说的对,每天坚持走半个时辰,差不多就够了。晚上睡觉前,记得烫脚,按摩脚底。回头我来教丫鬟,让她给你按摩脚底。还有就是接生用的东西,使用的前要记得沸水煮过消毒。”

    孙思邈伸手扶额:“现在还早着你,道友着急个甚?”

    李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着孙思邈顺眼多了。笑着拱手道:“多谢道长了。道长来此,不知有何事体,只要在下能做到的,必不推辞。”

    总算是有句人话了,孙思邈看看秋萍,笑道:“劳烦道友,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李

    诚笑道:“道长看来要失望了,在下不是什么修道之人,就是一个凡夫俗子。走吧,跟我来。”李诚笑着往外走,带着孙思邈出门。门口还站着一个袁天罡,还有一干兄弟。李诚笑道:“几位兄弟且等一会,两位道长跟我来书房。”书

    房里也有火炕,李诚招呼两人上炕坐下后,这才笑道:“二位道长是看了蜀山剑侠传,以为在下会修道吧?”两人脸上的笑容不见了,觉得事情似乎不在预料之中了。孙

    思邈点点头,李诚笑道:“我猜也是这样。其实呢,我确实不会修道,话本也是我结合民间传说想象出来了,根本就不懂修道的事情。二位道长,不是在下藏拙,是真不会。”

    李诚说的很诚恳,但是这俩还是不相信的样子,互相看看,最后孙思邈道:“看来还是贫道不够诚心,不如这样,贫道就在贵庄住下了,也好每日向道友讨教。”李

    诚一看就知道他是不信自己,点点头道:“住下没问题,不过修道的事情,我不懂不能瞎说。”孙思邈是个伟大的医生,同时也是个道士,毕生追求医术的同时,也在追求长生。

    李诚让人安排孙思邈住下,反正这么一个大牛在家里带着,肯定是好事。老

    道士要求清净,正好后院空着,李诚让他住了进去,房间随便他挑。袁天罡还有事情,告辞离开,不过听他的意思,下次还是要来的。堂

    前摆满了各色的礼物,李诚出来招待程处弼和房遗爱的时候,段珪和李思文也到了。两人都是带着车马来的,拉来了各色的礼物,都是送给李诚的年礼。李

    诚设宴招待几位,酒足饭饱之后,李诚让他们各自带着一些十里香回去,就算是回礼了。按照程处弼的说法,一车年礼换回来办车的十里香,赚大了。打

    发了这几位,李诚觉得还是要去看看孙思邈,这老道士是个好人来的。虽然修道成仙的念头不现实,但是其他方面无可挑剔。晚饭的时候,让人做了一桌子菜送过去,拎着一坛子酒晃悠着到了后院。

    孙思邈在屋子里打坐,听到动静也不睁眼,李诚进来了才看一眼,缓缓起身:“道友、庄主、自成先生,该怎么称呼才好?”李诚哈哈一笑:“您是长辈,叫我自成就行。我这里有好酒,一起喝点。”

    孙思邈笑了笑,一点都不可,两人在炕上对坐,酒菜摆好,李诚给他倒酒道:“修仙问道,在我看来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孙思邈端起酒杯,一口下去,差点给呛着了:“甚酒?”

    李诚对这种现象已经麻木了,笑的很开心:“这是一般的酒,拿来二次蒸馏后提纯的酒。”

    “够劲!老道这一辈子,还真没喝过这等烈酒。”孙思邈也笑了,李诚看着他鹤发童颜的样子,看来历史书上说的不假,孙思邈确实擅长养生之道。很可能拿这个当修仙来看待。

    又给孙思邈倒酒的时候,老道士笑道:“自成搞的那些消毒,道理何在?”

    这问题把李诚难住了,不是不知道答案,而是没法解释啊。跟他说细菌微生物,孙思邈也没法理解不是?列文.虎克发明显微镜,那还得等一千年的。

    “怎么说呢?邪,外邪。中医说的外邪,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是真实存在的。根据这个道理,衍生出来的手段,杀死外邪的手段。在高温之下,大多数外邪会被消灭掉。这么说,孙道长能理解么?”李诚斟酌用词,给了一个解释。孙

    思邈摸着胡子,歪着脑袋想了一会才点点头:“有道理!为何贫道觉得,自成应该还有另一种说辞呢?”李诚点点头:“确实还有另外一种说法,不过说出来道长理解不了。具体的,道长也别问了,意思差不多,说法不同罢了。”孙

    思邈想了想,很突然的问一句:“自成真的没见过仙人?”

    李诚点点头:“当然,没有的东西,我上哪去见?”孙思邈摇摇头:“我道家有前辈白日飞升的记载,难道是假的不成?”李诚笑道:“道长可曾亲眼看见?”

    孙思邈瞪眼道:“难不成前人作伪,图的是什么?”李诚道:“图名,图利呗,还能是个甚?这世间之事,不外名利二字。道长以为如何?”

    “贫道不图名利!”孙思邈拿自己做例子,李诚笑道:“凡事都有特例,不能拿特例来做证明啊。佛也好,道也罢,不过是满足人的精神追求罢了。算了,不说这个了,说不清楚。”李诚说了一句,就不想继续了,实在是太无聊了。孙

    思邈看着他好一阵才道:“贫道总会找到蛛丝马迹的。”好吧,还是不信李诚。不

    信就不信吧,反正李诚也不在乎,拉着孙思邈喝酒吃菜,吃饱喝足了告辞离开。摇摇晃晃的回到房间里,秋萍见他进来,立刻笑道:“郎君,你我要分房睡才是。”

    李诚听了一愣,拍着脑门道:“那行,我去书房睡吧。”秋萍过来拉着他手道:“郎君,晚上让明珠和翠竹陪你。”李诚一愣,反应过来之后,伸手抱了抱秋萍,低声道:“你不必如此,我不是离不开女人的人。行了,这事情再说吧。”这就算婉言拒绝了。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