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宫里来人
    ..,

    啪!房遗爱的脑门上挨了一下,李思文咬牙切齿的看着他:“哥哥白带你挣钱了,你用车拉回去的铜钱,能买多少酒水?”房遗爱挠挠头:“也是啊,哥哥不是小气的人。”就这样,最接近真理的答案被无情镇压了。前

    堂,李诚坐在椅子上,一脸的严肃,看着一群二代进来,站成一排。烛光照在李诚的脸上隐约,张大象上前拱手:“哥哥,天冷,要不换个地方说话?再不济,门关上。”李

    诚呵呵呵的冷笑,看着张大象:“冷点好,冷了你们才清醒。”

    众人立刻低头,不敢再看李诚。李诚抬手指着他们:“都用脑子想想,你们今天带来了多少人?多的带了三五个,最少的程处弼,带了一个。你们到底想干啥?被人两句好话一吹捧,就在天上飘了是吧?也不想一想,你们之前没挣到钱的时候,他们是怎么对待你们的?”“

    哥哥,俺错了。”房遗爱比较实诚,第一个站出来认错,其他人也都一起出声认错。李

    诚这才咳嗽一声:“好了,来人把门关上,去后面吃饭说话。”说着起身就走,到了中间的院子,找个大房间,炕上摆了两张桌子,一群人笑嘻嘻的各自坐好。等

    丫鬟上菜的时间,李诚不紧不慢的开口:“不是做哥哥的为难你们,不让你们在人前显摆。而是大家一定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入了兄弟会,大家就是一体的,共同进退。这个人品很重要,不能为了一点个人的利益,干出损害大家利益的事情。这就是我设立兄弟会规则的初衷。眼下这点利益,或许不会令人动心,但是将来呢?回头更大的好处更多的钱在面前的时候,你们包括在内,会不会动摇呢?我看啊,是人都会动摇,这时候人品也不好使,唯一好用的就是制度。”这

    些二代其实都不傻,李诚把话说的如此明白之后,大家也都仔细的思考这个问题。“

    哼,真要出了白眼狼,三刀六洞,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房遗爱咬牙切齿的说话,李诚淡淡的看他一眼:“屁话,就知道打打杀杀的。和气生财忘记了?今天我在这里立一个规矩,今后谁要是做了伤害大家利益的事情,请自觉退出这个团体。否则一旦被发现,群起而攻之。自觉退出了,大家也就不追究了。再一个,我希望这个团体里的兄弟,不管到任何时候,都不许因为内部的利益之争撕破脸。否则,争执的双方,自觉离开这个团体。”

    “哥哥说的对,处弼完全遵从。”程处弼第一个跳出来支持,其他人也都不慢,纷纷表示支持。李诚这才松了一口气,有了这两条,将来很多麻烦都有解决的办法了。“

    好了,时候不早了,先吃饭,完了早点休息,明天一早给我滚蛋。”李诚笑着骂一句,众人笑嘻嘻等着丫鬟上菜,动手开吃。正

    月初三刚过,整个关中还沉浸在新春的快乐中,李庄却开始了兴修水利的热潮。家家户户,有一个劳力算一个,纷纷拿起工具出门。汇聚在李庄大宅的门口,高晋被委任为这次行动的后勤负责人,三个老汉是总指挥。李诚作为庄主,拿把铁锹,作为一个普通的劳力出现,带着三个铁杆手下,完全服从三个老汉的分配,叫干啥就干啥。

    这种表现,立刻起到了鼓舞士气的作用。别看三千亩地不少,但是这好几百劳力,清理沟渠的活,计划十天完工,还不耽误大家过上元节。长

    安城里的二代们,跟商量好似得,这段实价都没来打扰李诚。

    作为家主,李诚每天第一个上工地,实际需要他干的活不多,做个样子就行了。但是李诚真的开始干活的时候,大家才发现,细皮嫩肉的家主,干活的时候一个人能顶好几个劳力。这是谁都没想到的事情。

    给自己的田地修沟渠,主家还管饭这种事情,哪个庄户都没见过。吃饭的时候才发现,白面馒头管够,羊肉汤管够,就是这汤的羊肉味道淡了点,但也是羊肉汤啊。“

    吃饱喝足,不好好干活的,自觉收拾行礼,带上家眷,滚出李庄。”这话还不是李诚说的,是三个老汉,他们作为工程总指挥,吃饭的时候到处走动,逢人便说。

    李诚作为家主,带着一群人在渭河边上忙碌,这里要先做好架子,开春好架水车。水车的制造,李诚找了一群少府监的工匠,给足了钱,按照李诚画的图样来做。本来过年是休息的时候,有人给双倍工钱干活,还过什么年啊。一群工匠比李诚都积极。

    高昂的积极性推动下,原计划十天的活,七天就干完了,李诚宣布工程顺利结束。

    工地上忙活了七天的李诚,回到家里第一件事情就是洗澡,舒舒服服的往炕上一倒:“累,别叫醒我。”李诚是真累,别人都是日落而息,李诚每天工地忙完了,回到家里还在要书房里抄书,或者是画各种图纸。当好一个家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一

    觉睡到大天亮,李诚才懒洋洋的从炕头上爬起来,尿憋的硬硬的,端马桶进来的丫鬟,看了一眼顶起的帐篷,眼波流转,春情荡漾。可惜李诚完全没注意她,屏风后面嘘嘘结束,出来就奔着厨房去了,留下一个无限失望的丫鬟明珠。

    “小米粥给我来一大碗,羊肉包子……谁,出来!”李诚盯着拆房门口,暴喝了一声。

    奇怪的声音戛然而止,一阵悉悉率率之后,牛二贵拎着裤子,一脸的尴尬出来了。探个头:“大郎,那个……”李诚……掉头就走:“我先出去。”总

    算是一对男女都出来了,脸骚的通红,低头不语。李诚当着没看见,吩咐一声:“面粉在哪?”李诚实在不放心,这顿早饭还是自己弄吧。自己动手和面,擀面,牛二贵乖乖的在灶台下烧火。厨房总管丫鬟果儿,就站一边低头,等候处罚。李

    诚把面条切好,一个锅弄臊子,一个锅水烧开了,下面条。总算是一大碗面条捧在手里了,李诚才算安心了。搬个小凳子,坐在厨房门口不紧不慢的吃,一边吃一边瞅了一眼牛二贵:“看把你给急的,自己去找秋萍,领五十贯钱,带人家进城去,喜欢什么就买什么,花完为止。对了,记得挑个日子。”“

    大贵……”牛二贵还想解释,李诚怒道:“大贵个屁,你非要搞出人命来,顶着着大肚子急急忙忙的结婚啊?赶紧给我滚蛋,麻溜的。”李诚抬脚就踹,牛二贵笑嘻嘻的,拉着果儿的手跑了。春

    天来了,一切都是如此的躁动。李诚看了看长安城的方向,不知道武顺在干啥。

    武顺再干啥李诚不知道,面条吃一半,杜海火烧屁股似得的来了。“家主,宫里来人了。”

    李诚斜眼看他:“这时候来?”赶紧又扒拉了两口,放下碗,抹了一把油嘴。起身道:“走,看看去。”走到前面,站在堂中的是大太监,李诚赶紧上前:“公公怎么来了?”

    “陛下要来看看,咱家特来打个前站。”大太监一句话,李诚立刻回头吩咐:“杜海,中门打开,准备接驾。”大太监在一旁笑道:“自成先生,陛下料定你会大张旗鼓的,所以特意交代,此番乃微服,不必大张旗鼓。”李

    诚停了一下:“这样啊,那就低调一点,中门还是要开的,陛下肯定有车马。”

    大太监这一次没拦着,因为李诚猜对了。李世民此番出行,带的人不多,但也不少,好几辆马车呢。李诚带着高晋等人,站在村口等待,没一会前方出现宿卫,带头的自然是李君羡。这家伙看见李诚,还是很客气的下马拱手:“自成先生,新春大吉啊。”至

    少一百名宿卫的护送下,李世民策马出现在村口,看见李诚便翻身下马:“竖子,大过年的也不安生,拖累朕至今才到。”李世民所指的事情,自然是李诚带着庄户门修沟渠的事情。李诚听了微微一笑:“得到的太容易,就不会珍惜。臣就是想让他们知道,正月里也不能忘记,来年的春耕和庄稼。”“

    行了,少跟朕说这些,前面带路。”李世民抬脚叫踹,李诚也不躲,轻轻的挨了一下。这时候马车上下来的是小胖子李治,口中大喊:“师傅,师傅,我在这里,兕子也来了。”

    李诚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丢下李世民就不管了,上前来无视小胖子李治,走到抱着兕子的宫女跟前,仔细看看兕子的穿戴道:“这天多冷啊,这么小的孩子,带出来干啥?也不怕冻着了。”李诚一通抱怨,众人目瞪口呆,陛下看着呢。李

    诚却不管那么多,这晋阳公主身体不好,从小多病啊。嘴里继续絮叨:“赶紧回车上。”不

    料这小公主看见李诚,立刻就伸出双手:“抱!”李诚一看这雪白粉嫩的小萌娃,根本无力抵抗的,赶紧手忙脚乱的接过她,抱怀里到:“弄个大氅来,给小公主裹好了。真是的,会不会带孩子,这天多冷了。”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