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

    李诚翻身下马的同时,对面的“赛朱亥”抬起了头,高昂着下巴看着李诚:“你是李诚?”

    李诚心道好在出门有带刀的好习惯,当心一手按在刀柄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年轻壮汉,个头不小,能有一米九了。一边观察,李诚没忘记回答:“我是李诚,你又是哪个?”轻

    飘飘的一个“你”,没有得到“阁下”的尊称,“赛朱亥”心头升起一股斗志,大声道:“在下赛朱亥,成柱,你记住这个名字,死个明白。”

    如果这家伙端着一把弩,突然给自己一下,李诚还是很担心的,但是你站在大街上就这么搞,李诚反倒放心了。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就是这个道理。想

    到这里,李诚忍不住四周看看,察觉不到危机,这才收回眼神,看着对面的“赛朱亥”。

    “你要杀我,也要有个理由吧?”“

    李诚狗贼,仗势欺人,夺人妻女,罪大恶极,这个理由够不够?少废话,我给你一个公平交手的机会,免得将来传出去,坏了我‘赛朱亥’的名声。”

    这货声音很大,四周的观众都听的明白,贺兰越石听了伸手捂着脸,低头无语。这货不是疯,而是蠢。报上你自己的名号就算了,还给什么理由啊?现在这么一说,谁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事情,才引来了“塞朱亥”。这蠢货,太特么的坑了,那个李诚要是不死,还不得报复自己啊?就算他死了,麾下难免会有一些忠心的下属,找自己报仇怎么办?李

    诚也听的目瞪口呆,回头看看三位:“他说的那个人是我么?”

    三人整齐的摇头,李诚道:“不是我就好,能解释就好,动刀动枪不好。”说

    着回头要解释,但是“赛朱亥”成柱似乎不打算给他解释的一会,抽出宝剑,姿势潇洒在手里玩了个剑花,暴喝一声:“狗贼受死吧。”说着一个健步前窜,举着剑逼近李诚。

    两人之间的距离大概在七八步的样子,李诚没有时间解释,抽刀还击时间还是有的。

    “赛朱亥”的速度很快,也就是两秒的样子,就到了三步之外,剑身对着李诚要刺过来。

    李诚的反应非常快,抽刀举起一气呵成,双手握刀,也不管刺来的剑,一个力劈华山。不

    是李诚心大,而是一寸长一寸强,李诚这个横刀是现代版本的,整体长度能有一米五,“赛朱亥”手里的宝剑,连头带尾也就是一米出头。李诚这一刀,肯定是先把他劈成两半,然后剑才能刺中李诚,但是这时候还有没有准头就不好说了。

    赛朱亥没想到李诚的反应如此迅捷,不是说这人就是一个书生么?说好的他的刀就是样子货呢?这哥们叫贺兰越石的朋友给忽悠了。根本没跟说李诚其实很能打。其

    实李诚也谈不上多少技巧,就是力气大,速度快。但是技击这个东西,讲的不就是力量和速度么?任何技巧在绝对的力量和速度面前,那都是浮云。古龙曰: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李诚走的就是这个路线。

    “赛朱亥”本能的做出反应,抬手一横剑,挡住这劈下来的一刀。当的一声,刀劈在剑身上,不是对着刃口。“赛朱亥”心中冷笑,这一刀被挡住了,下一刻的动作是贴着刀刃往前一滑,逼对手放弃刀,不然就割断他的手。

    这样的交手过程,“赛朱亥”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他很有经验,对自己的千锤百炼的宝剑,同样也很有信心。这把剑是他请江南最出名的匠人锻造的,用的是百炼钢为材料。

    就在“赛朱亥”本能的想做下一个动作的时候,一道寒气贴在额头上,肌肤传来的微微的疼。这么回事,噗的一声,却不敢低头看一眼,头顶的剑断了,刚才剑的另一段,扎在了自己的脚背上,不亏是百炼钢打造的宝剑,轻松地刺穿了鞋子,扎在脚上。很疼,但是“赛朱亥”却不敢再动一定,哪怕是一道热流,正在沿着鼻梁边上往下流淌,也不敢动分毫。唯一能动的就是脑子,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我败了。

    围观的群众很多,喜欢看热闹是人的本性,更何况这热闹涉及到大名鼎鼎的才子李诚。但

    是整个过程实在是太快了,快到好多人都没看清楚,交锋就结束了。现场画面是这样的,李诚的刀架在了对手的额头上,刀锋划破了肌肤,血溢出,瞬间脸颊鼻梁往下滑。外

    行看门道,内行看热闹,懂行的人看清楚这一幕的时候,直接被吓坏了。

    昝君漠站在路边的一座民宅高墙后面,看清楚这一幕的时候,头皮发炸,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一种冰凉的感觉从脑袋往下窜,遍布全身。这一刀劈下去容易,能在毫厘之间掌握好分寸,难度比登天不差多少。为

    什么这么说呢?现在回过头看这个过程,一刀下去,百炼钢宝剑断成两截,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是刀足够锋利,第二是力量极大。力量大,向下的惯性就大,想收回力气的难度就无限增大。只有那种将力量控制的能力练的妙到巅毫的高手,才能做到这一点。

    昝君漠现在就一个念头,丢下手里的弓,跑的越远越好。李诚是不是高手的问题,已经没有探讨的必要了。他是一个高手,还是绝顶的高手。普天之下能力量控制到这个程度的人,昝君漠肯定是没见过,别说没见过,听都没听说过啊。射杀李诚的信心,在这一刻崩塌了。就在昝君漠做出立刻撤退决定的瞬间,一阵风声响起,嗖!

    昝君漠的脑袋再次发炸,心中暗道:“坏事了!还有后手!”抬眼一眼对面,一个屋顶上闪过一道熟悉的身影,是梁猛彪。螳

    螂捕蝉黄雀在后,没想到,黄雀不止一只,而是两只。昝君漠看了一眼箭只的目标,暗暗为梁猛彪点赞。因为这一只箭,不是飞向李诚,而是奔着刀下的“赛朱亥”去的。没

    错,这就是一次精心设计的刺杀,最初的目标是李诚,“赛朱亥”那个游侠儿,在昝君漠的心目中,就是个傻逼。他不过是被忽悠的热血上头想出名的蠢货,被人丢在外面做个幌子,真正的杀招是昝君漠和梁猛彪这两个射箭的好手。梁

    猛彪的反应跟昝君漠是相似的,只是他想的更多了一点,刺杀李诚不现实了,就他那个反应和速度,根本没机会,但是“赛朱亥”必须死,只有他死了,一切线索都断了。或者说,一切线索都指向了另外一个倒霉蛋,贺兰越石,不会牵扯到李佑。

    昝君漠收起的弓果断地举起来,快速的张弓搭箭,嗖的一下,也射出一箭,转身跳下梯子就跑。昝君漠的目标,也是“赛朱亥”。

    梁猛彪和昝君漠的目标是“赛朱亥”,不等于有人放弃了对李诚的刺杀。

    因为在弓弦响起的瞬间,昝君漠跳下梯子的时候,又听到了两声嘣嘣。这说明有至少还有两个人在射箭,这到底是什么人?昝君漠没有答案,他没时间多想,趁乱跑路要紧。

    李诚也没时间多想,因为这一箭来的太快,距离不过二十步,尽管感觉到目标不是自己,李诚还是做出了一个动作,抬手挥刀。“

    赛朱亥”就像一个雕像,尽管血糊住了一只眼睛,还是看见一只箭被李诚用刀背挡住了,叮的一声脆响。有人在对他射箭?这是赛朱亥的唯一的念头,这是要杀人灭口么?心中顿时大骇,浑身微微颤抖,腿也发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叫上的疼已经感觉不到了。但

    是李诚却又一刀奔着他的脑袋来了,“赛朱亥”心道:“死定了!”本能的闭上了眼睛,却没有感觉道刀砍下来,只是听到耳边一阵风声,刀风带起几根头发,痒痒的。睁

    眼一看,李诚一刀劈开了另一个方向的另一支箭。李诚的动作速度太快了,劈开这一箭之后,身形一转,侧身对着“赛朱亥”,手里的横刀挽了个刀花。叮叮两声,两支箭被劈中,箭头狠狠的扎进土路里。围

    观的观众目睹了这惊险的一幕,下一刻的反应是集体轰然,四散而逃。有人在这个地方射箭,被误伤算什么?一场比斗,变成了一场刺杀。李

    诚身后的三人,动作很快,各自横刀在手,冲上前来,挡住了李诚身体的三个方向,面对着杂乱的人群,瞪圆了眼睛。说实话,刚才那一下,这三人都吓坏了。这是来自好几个方向的暗箭,也就是李诚的反应太快,这才能劈开。换成他们三个中的任何一个,已经中箭了。三人尽管反应慢了一拍,还是毫不犹豫的上前来,用身体挡住接下来可能射出的箭。

    四周的人群太乱了,李诚极力的想发现目标,却徒劳无功。坐

    在地上的“赛朱亥”,脑子彻底的混乱了。今天是上元节,本来是自己扬名的一天。这是“赛朱亥”脑子里唯一还在正常运转的念头。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