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上元夜
    ..,

    可能真的有保养的秘诀,五十多岁的杨氏收拾打扮之后,看着分不出年龄来了。要说唐朝这个打扮,李诚真的很难适应。两坨腮红是什么鬼?这么走出去不怕吓到人么?

    呃,李诚说的不是杨氏,而是武约。此刻站在母亲身边,冲李诚得意的笑。

    “李郎君,不是妾身找你,而是这一位。”杨氏指着边上一个垂手而立的老者,李诚看过去,老者拱手弯腰道:“贺兰无名见过李郎君。”毫无疑问,事情与贺兰越石有关系。“

    不敢受老者之礼,诚有礼了。”李诚侧身,不受老者全礼。“

    我家郎君年轻无知,行孟浪之举,还请李郎君高抬贵手,放过一马。这是婚书,老朽特来换回婚书。”听语气,这老头看似平静,看举动,内心无比悲愤。

    李诚看着心里就不舒服,淡淡道:“贺兰家要退婚,这是你们两家的事情,请在下来是何道理。再者,在下才是受害者,不要搞成贺兰越石遇刺了。说句老者不爱听的话,贺兰越石乃是咎由自取。”

    “若非李郎君行乖张之举,我家郎君怎么会做出那等举动?”老者盎然而立,大声反驳。

    “真是奇哉怪也,在下仰慕顺娘不假,可有登门抢人?可有主动找贺兰越石的麻烦?在下什么都没做,怎么就该担下所有的责任呢?”李诚很不客气的怼回去,贺兰越石的死活,关我屁事。我没必要为这个事情背锅,也不可能大发善心,放过贺兰越石。

    老者被一番话说的无言语对,李诚说的都是事实。尽管事情的根子,还是在李诚的身上。但是李诚没有任何越礼的举动吧?就算有,你抓了现行么?武家姐妹去李家的时候,李诚一般都不在家里。没证据,就凭李诚说喜欢武顺,难道就该让李诚为贺兰越石负责?

    杨氏在一旁心里暗暗叫苦,李诚的态度出乎她的预料,这家伙居然不肯放手。由此可见,请李诚来就是走了一步臭棋。要是两人都不肯妥协,武家就被架起来了。

    “李郎君,老朽失言了,还请李郎君多多包涵。我家郎君身体淡薄,大理寺狱中不好熬过去,还请李郎君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老者总算是放下了姿态,改变策略变成请求。李

    诚此刻对杨氏很不满,这种事情你把我叫来干啥?贺兰家这个老奴的心思,你真的看不出来么?真的以为我一定要娶武顺么?想到这里,李诚的脸色阴沉,看看贺兰家的老奴,又冷冷的看看杨氏。大概是头一会看见李诚这样,武约给吓到了。“

    李自成,你的样子好吓人。”武约总归还是个小姑娘,李诚被她也打岔,怒色缓缓的收起,对她笑道:“你个小姑娘,打扮成这样是要出去吓人么?青春无敌的道理不明白么?赶紧去把脸洗干净,别在这里吓人。”“

    你讨厌!”精心打扮的妆扮,被李诚说的一钱不值,武约气跺脚,掉头就跑。杨

    氏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多亏刚才留了一手,把明空带在身边。李诚确实没拿明空做娶亲的对象,但是对她一直都是很好的。

    贺兰家的老者也是松了一口气,李诚看似一个文弱书生,实则勇悍过人。适才不过是脸色阴沉,目光冷峻,释放出来的气势惊人的强大,压的人呼吸都困难了。比起李诚,自家的郎君的差距,何啻云泥之别?

    “武妇人,贺兰老者,在下就事论事。今日之事,已经不是在下能左右结果的事情。二位心里很明白,陛下是何等的重视上元夜。在下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也不会为了发善心损及自身。在下只能保证客观,不去落井下石。其他的,在下就不管了。告辞!”李诚说着一拱手,转身就走,一点都不给两人机会。杨

    氏抬手要唤住他,却没有了勇气。今天真是脑子昏头了,怎么想起来答应贺兰无名,把李诚给请来了。仔细一想,如果在李诚的见证下,贺兰越石退了婚,那李诚不是把恶名背上了么?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会答应?真是高估了他对顺娘的喜欢程度了。“

    贺兰无名,你都看见了,退婚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杨氏真不敢就这么退婚了,真这么干了,就等于把黑锅强加给李诚了。到时候婚退了,武顺却没有能嫁给李诚,真叫一个笑话闹大,武家的掩面尽失,自己的脸面也丢的干净,以后武顺想嫁人都难了。贺

    兰无名无言以对,他今天来的主要目的不是退婚,而是打着退婚的幌子,行要挟之举。不料李诚却很干脆的脱身,这让他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年轻人能做出来的举动。夜

    幕降临,李诚带着一家人出门,前呼后拥,经过隔壁家门口时,见大门紧闭,不由微微叹息。杨氏是个聪明的女人,可惜聪明过头了,想拿自己当枪使,自己却刀切豆腐两面光。说实在的,如果是在现代社会,这个锅李诚背就背了。但这是唐朝,一个人的名声太重要了。李

    诚很清楚,自己错过了什么。但是没法子,他只是一个孤独的穿越者。在生存压力之下,爱情太过奢侈了,也许这样做对不起武顺,那也只能对不起了。想到贺兰越石,李诚心头的恶念丛生,这个混蛋找个游侠儿来堵自己就算了,还让家人来给自己下套。

    这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至于李佑,呵呵,李诚不用担心,他去了齐州,会玩死自己的。出

    了坊门,街道两侧都是灯笼,这一夜的长安城,被灯笼点亮了。继续往前,来到朱雀大街,眼前的一切令人震撼。大街两侧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灯笼,一眼望不到头的灯火,很是壮观。大街上人流如织,全是特么的人头。站在街边,李诚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回头招呼秋萍等人下车,就这个阵势,你还想坐车?“

    大家辛苦点,把女子护在圈内。如有人刻意冲撞,千万别客气,用刀鞘捅过去。”李诚一声令下,这时候没什么可说的。

    李诚的担心有点多余了,一行人在朱雀大街上逛着的时候,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大街上长安两县的不良人,三五一岗,五步一哨,看来很有震慑力。

    李诚想多了,因为李世民一道命令,天黑之前,那些社会闲散人员,全都吓的不敢出门。各家大户的子弟,也都被家里的长辈警告。一些跋扈的,直接就不给出门了。

    大概是很少有这样的机会,秋萍带着一帮丫鬟,很是兴奋的东张西望。街道两边叫卖的摊子很多,猜灯谜的摊子也很多。花灯的样子很多,各式各样的都有。摊主们声嘶力竭的在召唤游人,来到一处灯谜摊子跟前,看见这里的花灯做工精致,秋萍停下来看个仔细。李

    诚一直很安静的跟在她身边,这女人肚子里有孩子,不敢有半点的马虎。

    “郎君,这里的灯扎的真好看。”秋萍动了心思,回头看看李诚。“

    喜欢就买回去呗。”李诚笑着回答,一干老卒很尽职,围成人墙挡住了四周的人。“

    这位郎君,猜个灯谜吧。最难的也只要十文钱。”摊子上的伙计,热情的招呼。

    李诚心说猜灯谜哥不行啊,嘴上却是很淡定:“这灯能值十文钱么?”

    这伙计笑道:“郎君说笑了,如何不值?且看这罩面,上等的蜀锦便……”这时候摊主过来,拉开伙计,笑嘻嘻的拱手:“李郎君切莫与这等粗坯计较,看上哪盏花灯,只管拿着就走,不要钱。”李诚一听这话,心道还有这种好事?

    这时候边上有人说话了:“呵呵,摊主欺人太甚,为何他不要钱,我等却要花钱来猜谜?”摊

    主看发话的人一眼,再看看李诚,笑道:“好叫这位郎君知晓,在下是小本经营。做点寻常客人的买卖,这位李郎君,唤作李自成。长安城谁个不识的大才子。在下宁愿送他一盏花灯,也不敢叫他猜谜,回头落个血本无归。”我

    去,李诚心道:哥有这么威风,我怎么不知道?算了,人太多,还是不要装逼了。

    当下掏出一片金叶子,递给摊主:“不占你的便宜,拿去,我只要一盏花灯。”说

    着看看身边,秋萍指着一盏兔子的灯道:“要那个。”好吧,女人都是喜欢小动物的。李诚伸手摘下,递给秋萍,准备要走,却被之前那个男子张开双臂拦住去路。

    “在下扬州生徒吕谦,久闻李自成诗名满长安,恰逢上元夜灯火照长安,还请自成先生赐教,作诗一首。”这个吕谦说完了话,周围观众意外的没有跟着起哄,而是都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他。有人笑道:“不知哪来的土鳖,竟敢挑衅自成先生。”

    众人顿时哄笑,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他。吕谦自然能感觉到别人的眼神,依旧不肯认怂,梗着脖子道:“怎么,不敢么?”李诚笑了笑,摇摇头道:“请自觉的,圆润的滚蛋。”

    还在找”书剑盛唐”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