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不懂别装懂
    “这也没啥可谈的,怎么成亲的规矩,我一概不懂。媒人的话,我打算请卫公。其他的,你们看着办。开一个单子过来,我一一照办就是。”李诚干脆的令人惊讶。

    “清河崔氏蓝田房虽然不是崔氏中顶尖的,却也不会太差。卖婚的事情,不屑为之。正常的流程走一遍就是了,只是寅私下里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崔寅笑道。

    李诚点点头,接过丫鬟递来的毛巾,擦了一把脸,笑道:“我说过,条件可以提,能力范围内,一定照办。”

    “那就不客气了,下一回自成要搞出什么大动静,还请提前知会一声。”崔寅笑了笑。

    李诚有点尴尬了,这是大豆风潮的后遗症啊。赶紧一笑道:“应该不会有下一次了,朝廷成立市监,不是吃干饭的。不过倒是有一项买卖,六叔要有兴趣的话,不妨一起做。”

    崔寅的毛孔瞬间全部炸了,汗毛都竖起来了。李诚说的很随意,那是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江湖地位。李财神的主意,那就是一座金山摆在面前,何况还有个前缀“大”。不是没人想过找李诚合作,甚至直接抢夺。

    奈何李诚搞了一个兄弟会,这帮孙子还都是有一个狠爹的主。这帮人凑一起,加上一根叫做皇帝的大腿,谁也不敢去当这个出头鸟。李诚还不带兄弟会之外的人玩,你说急人不?看着大把的钱,就是挣不到,好气!

    现在李诚松口了,带清河崔氏蓝田房玩一把,你说崔寅激动不激动。

    在唐朝,没有人比李诚更了解煤炭的价值了。经历过煤老板等同于壕的时代,李诚现在总算有机会,自己也来当一回煤老板了。

    崔寅是知道轻重的,所以没着急催问,只是冷静一下后笑道:“如此,崔某静候佳音了。”

    李诚歪着脑袋想了想,啧啧嘴,莫名其妙的来一句:“还都挺远的。”

    崔寅愣住了,啥意思?但他没问,只是看着李诚的反应。李诚回过神来笑道:“嗨,我在想煤炭的分布呢。”煤炭?崔寅听到这个名词,忍不住重复了一遍“煤炭?”

    李诚见他疑惑,赶紧解释:“也就是石炭,佛家称作劫灰。”

    崔寅更加迷惑了,抬手道:“自成,不是六叔托大,此物虽然可燃,却有毒啊。”

    李诚点点头:“没错,煤炭不完全燃烧,确实会溢出有毒气体。解决的办法很简单,通风就是了。加一个烟囱的事情,不难做到。煤炭便宜,耐烧,炼成焦煤后,炼钢比木炭好用很多。一句两句也说不完,回头慢慢再商议就是。”

    崔寅心里有底了,但还是带着一点疑惑道:“区区石炭,能有多少赚头?”

    李诚听了微微一笑道:“长安五十万人口,家家户户都用煤炭,这是个什么概念?这还不是大头,大头是冶炼这一块。我入少府监,目的就是为了练钢铁。届时需要的煤炭多了。”

    崔寅明白了,点点头:“崔李两家合作,倒是能赚的不少。”

    “嗯,这个事情得抓紧了,煤炉我已经让少府监的匠人在做了。回头做出个样子来,崔氏安排人手生产吧。嗯,工坊放在李庄附近吧。挨着渭河呢,运输也方便。不过这东西门槛不高,所以啊,把煤矿抓在手里才是最要紧的。”

    崔寅立刻道:“崔某回去就安排人去买有煤矿的地。”

    送走崔寅,李诚并没有因为煤炭的事情提前告诉他而后悔,毕竟早一天推广煤炭,便早一天减少木炭的消耗。这年月的关中植被还是比较广的,水土流失不算严重。黄河水还不算浑浊。推广煤炭,也算是为环保做贡献吧。至于污染,这东西没有工业化的时候危害不大。

    次日一早,李诚没着急去上班,而是先去见了李靖,提起崔家的事情。李靖大包大揽,一挥手:“你别管了,生辰八字留下,其他的事情老夫办了。”

    李诚悠悠的来一句:“这可不行,洞房我得自己来。”

    嗖的一声,李靖丢来一个砚台,李诚敏捷的躲开暗器,狼狈逃窜。

    李靖看着他的背影,哈哈大笑。这事情,他真的很愿意出力,在家里闲着都要生锈了。

    李诚在少府监的工棚里实际呆了三天之后,开始动手整改了。现在的工艺流程,李诚想要提高有点难度,但是改善工作环境不成问题。一个是卫生,一个是工作时间,一个是劳保。

    为此,李诚写了人生第一份奏折,以少府监少监的名义,上奏李世民。重点谈到了一个问题,就是工匠对于大唐的重要性。工匠的重要性,这里就不多说了,既然很重要,就应该重视起来。

    李世民看了奏折,没有着急批复,而是让人把李诚叫去,当着一干重臣的面,说这个事情。李诚也没想到,李世民把这个事情放小朝会上来商议。

    李诚到的时候,一干宰相都到齐了,正在谈论李诚的奏折。

    李诚提出了三点,一个是劳动保障,一个是提高待遇,一个是奖励制度。

    奖励制服分成两种,一种是物质奖励,一种是给个官做,专业的事情专业的人来管。

    其他的问题都没有太大的争议,李诚现在风头很盛,皇帝也欣赏他,大家没比较较劲。但是让工匠做官这个,一干宰相的反应就比较强烈了。工匠做官,读书人干啥?

    李诚也出现,马周就怼过来:“自成的奏折周看过了,匠人为官者,不敢苟同。”

    没想到马周先出来说话,还以为先怼过来的是魏征或者是别人呢。李诚没着急怼回去,而是先见过李世民,然后见过各位宰相。唐朝的宰相比较多,“群相制”这是一个特点。(具体情况读者自行去了解,这里不多说,免得被喷灌水。)

    李世民也好,一干宰相也罢,出于各自的心态,都想看看李诚怼马周回是怎么一副画面。

    这俩都以文名著称,马周读书很厉害,精通《诗经》。李诚读书也很厉害,看他写的诗文就知道了,读书不厉害,你写不出来那么些诗文。李世民是这种想法的代表人物。

    还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就是要看李诚跟马周打出狗脑子最开心的,这种代表是侯君集。

    还有一些人跟马周一个想法,就是要怼李诚,这种代表人物是魏征。

    就事论事,李诚倒也不怕马周,所以一通见礼之后,看看大家都没有打岔的意思,啧啧嘴道:“马相何必激动呢?匠人为官,不过是一种激励手段,就算有出色人物出来做官,也不过是凤毛麟角。”

    “不读书,何以为官?此恶例也,不可开此先河。”马周的观点很明确,就是不行。

    李诚表情平和的看着马周,不紧不慢的反问:“马相懂冶炼?还是懂打铁?”

    马周一脸傲然:“前人自有成法,记载书中,读书自然可知一二。再者,我辈读书劳心,劳力者不为也。”这话啥意思,我一个读书人,你让我去抡大锤?

    李诚还是一脸的平静,缓缓的摘下帽子,众人狠狠的吃了一惊。这是要干啥?挂冠而去?李世民看着都坐直了身子,没有了之前的淡定。李诚的性格,李世民自认为还是了解的,这家伙要不是逼着他,根本就不愿意做官。

    等到李诚动手脱官服的时候,马周惊道:“自成,不可君前失仪。”这话是好心,李诚还他一个微笑,继续脱掉官服,露出里面一身短打。

    现场一群宰相,全都傻眼了,你这么笑眯眯的脱衣服,要干啥呢?李世民倒是淡定了,李诚根本就没生气的意思,一定是有所表示。

    李诚果然还是一脸平静,抬手指着自己的衣服上烫出来的洞:“马相请看,这是在工棚里被烫破的洞。你看,我这个人很简单,懂就是懂,不懂就不装懂。书上写着怎么冶炼,你怎么不自己去做一做呢?”

    马周目瞪口呆,大家都没想到,李诚真的会下工棚,真的去做了工匠做的事情。只有李世民,事先知道了,一点都不意外。

    “自成,此举何意?”马周心里很恼火,李诚这举动,等于在说自己不懂装懂。

    李诚笑了笑:“我的意思很简单,不懂,亲自去做一做,看看自己到底有多无知。顺便也看看,那些为大唐的强大,辛苦制作刀枪盔甲的匠人到底有多辛苦。他们的待遇有多差,工作生活环境有多么的恶劣。”

    “一派胡言,这与我等何干?与匠人为官何干?”马周还是没想明白,其他这人不坏的。

    李诚没回答马周,而是朝李世民拱手道:“陛下,臣以为,作为朝廷的官员,出于对国家责任的前提。在这种专业性很强的领域做官,首先自己要对这个领域有一定的了解。然后才好告诉下面的匠人,朝廷需要什么,让他们做出来。”

    说到这,李诚停顿了一下,转身看着马周道:“具体怎么做,不懂就不要指手画脚了。少府监有那么多小官员,有几个亲自去抡过大锤?有几个下过工棚,倒过铁水?”

    李世民点点头,诸相恍然!李诚是在用事实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