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非我族类
    皇帝的大腿不好抱,李诚发现李世民越来越难伺候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或者说,皇帝欲壑难填。

    这是一个无解的题目,人类就没能解决过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是社会问题,解决的办法是平衡。李世民的办法是扶持新贵族,平衡旧贵族。

    等到他儿子李治当皇帝的时候,新贵族也变成了旧贵族,并且与之前需要制衡的对象沆瀣一气,搞的李治和武则天只好干掉长孙无忌和褚遂良。

    现在是士族的势力大,李诚站在皇帝这一边出损招,但李诚自身却在朝这一个新士族门阀的方向在发展。这个平衡点,很难找。就看个人智慧了,李诚觉得自己在这方面不行。

    既然玩政治斗争不行,那就用一个笨办法,一力降十会。

    不管你用什么招数,在绝对的势力面前,都是渣渣。简单粗暴,效果佳。

    对于李世民,李诚是即依靠,又防备。李诚可不希望一个**无边,无法满足的皇帝。

    出皇宫,李诚赶紧往城外跑,长安城里不能呆了。不料刚出宫门,就给人堵了。

    “自成先生,一向可好?”魏王李泰肉山一样的身躯,挡住了去路。

    李诚只好勉强的笑着回礼:“见过魏王,这是来见陛下么?”

    李泰笑道:“非也,本王是来见自成先生的,还带来了一个心向大唐的异族朋友。”

    听到“异族”这两个字,李诚脸的笑容就本来就假,现在直接收起来了:“呵呵,不知是哪来的朋友啊?”

    “外藩小臣,阿倍仲三郎,见过自成先生。”一个小矮子出来,朝李诚深深鞠躬,态度极为恭敬,关中话说的还挺溜。哦,这是日本来的遣唐使。李诚明白了,这帮小矮子来大唐可没按好心。或者说,日本对大陆的渴望,从来没有断绝过。

    现在的日本还算老实,等到李治当皇帝那会,白江口一战,日本被揍趴下了,这才老实。

    “这是倭国来的遣唐使,本来他们自称矮人国,我大唐不会轻辱这些外藩,特意更名为倭国。”李泰得意洋洋的介绍,李诚听了脸色一冷:“是哪个王八蛋给他们改的名字?”

    李泰听傻了,这反应也太激烈了。阿倍仲三郎也是一脸的愕然,来到大唐有念头了,就没见过哪个人对他如此的不客气。

    苏勖看不下去了,站出来道:“自成先生,来者便是客,我煌煌大唐,海纳百川……。”

    李诚抬手道:“你给我打住,别给我讲这些没用的。华夏周围这些大小国家,从来都没有真正的跟大唐一条心。我华夏强大,他们就跪舔,我华夏羸弱,他们就像野狗一样冲过来撕咬。你也是读圣贤书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圣贤的教诲,学到狗肚子里了么?”

    苏勖急了:“自成先生,话不能这么说。也不是没有外族人入大唐,并忠心耿耿。”

    李诚淡淡道:“那能一样么?这些外族人,进了大唐,他们拿自己当大唐人,而不是什么外藩。我不管这些外族人之前是怎么回事,只要在大唐,并认为自己是大唐人,那他就是自己人,这就是诸夏。那些死活抱着祖宗牌位不放的,就是异族。”

    “自成先生,我大日本国……。”阿倍仲三郎要自辩,却被李诚直接开口打断:“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余地。你们是什么东西变的,我心里明白的很。今天看魏王的面子就算了,下次你敢出现在我面前,见一次揍一次。”

    李诚怼完,转身对李泰拱手:“失礼,赎罪,告辞!”说着转身就走,翻身马,扬长而去。李泰和一干部下,目睹李诚离去的背影,忍不住低声道:“自成先生不喜倭国人么?”

    苏勖急了,赶紧劝李泰:“魏王,不可造次。”这是怕他这脑残粉做出驱逐倭人的举动。你还真别说,李泰真干的出来,李诚不喜欢的,他坚决反对。

    “唉,自成先生且慢。”李泰无视其他人,大声喊了起来,李诚听到声音,无奈的勒马。

    李泰气喘吁吁的追来,李诚也只好下马相迎:“魏王还有何事?”

    李泰摸出一把折扇,笑眯眯的奉:“自成先生,这把折扇是空白的,还请先生赐字。”

    李诚这才注意到,这帮人都带了折扇了,这玩意流行起来可是太快了。

    “那行吧,把扇子给我,回去给你写了让人送府。”李诚伸手要扇子,李泰却舔着脸道:“先生何必着急呢?不如去本王处,一边喝酒,一边谈诗文,顺手给扇子题字。”

    李诚皮笑肉不笑:“魏王,我很忙的,陛下要钢铁啊,要不魏王去少府监炼铁?”

    “那就去东市,新开的醉仙楼2号店。”李泰还是不想放走李诚,实在是李诚最近风头太盛,重要性越发的凸显了。下面这帮人私下里撺掇李泰,抓紧笼络李诚做夺嫡的帮手。

    “呵呵,魏王,还是算了吧。”李诚很不客气的拒绝,一伸手,夺过李泰手里的折扇:“走了,真的很忙,没时间风花雪月。”说着转身就走,翻身马,驾!

    李泰一点办法都没有,呆呆的看着李诚远去,口中自言自语:“魏晋遗风,真名仕也。”

    苏勖在一旁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心道:我的好王爷啊,这孙子不是东西勒。他这是针对王爷,不肯给王爷出力,这都没看出来么?

    阿倍仲三郎前来鞠躬道:“魏王,实在太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李泰一开始还是很喜欢这些倭国人的,这帮家伙见人就鞠躬,很有迷惑性。现在听李诚说了一番话,心里开始打鼓了,看看阿倍仲三郎道:“嗯,无妨。以后没事,别来找本王,自成先生见了不喜,唉,又错过了。”

    李泰身边的一帮文人,心里无不在哀嚎。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李诚这么对李泰,李泰依旧痴心不改。他们这些人呢,竭力辅佐李泰,待遇却比不李诚的一半。

    回到家中,李诚准备收拾出城时,崔成来了,带来了好几个崔氏子弟。

    “自成,这些都是家中子弟,皆为庶出,读过书,人品才情都不错。”崔成开始推销,李诚知道他的意思,无非就是尽量往李诚这里多安插人,将来尽力的影响李诚嘛。

    不过李诚却不想接纳哪怕一个崔氏子弟在身边,但是不能抹了崔成的面子,李诚稍稍沉吟便道:“书报店打算出版一份杂志,这些人都读过书的话,就去杂志社做事吧。”

    李诚迟迟没有退出报纸杂志,不是他不想办,而是没有合适的人才。即便是这些人,李诚也认为并不合适,但是做个校对或者是采编,还是够格的。办报纸在这年月还是很麻烦的,办杂志就不一样了,半月刊还是能弄一本的。

    “自成,何谓杂志?”崔成还是很负责的,他是希望李诚留这些人在身边帮忙的。

    “怎么说呢?杂志就是一个大杂烩,内容包罗万象。至朝廷公开的国策,下至市井百态。先说好啊,他们能不能做的好,我决定,是否愿意去做,凭自愿。”李诚把话说在前面,没准这七八个人里头,能出一两个人才呢?

    “那就这样吧。”崔成答应下来,毕竟能留下就不错了。他对李诚还是很了解的,李诚一向疏离士族,就算取了崔芊芊,也未必会有所改变。

    李诚和崔氏的婚姻与合作,无非是经济利益的一些来往,深交的可能性不大。慢慢来吧,崔成有信心把李诚拉进崔氏的阵营。

    一番交代,让那些崔氏子弟明日去书报店汇合,李诚送走众人。

    回到屋子里,看见秋萍抱着小闺女,李诚脸的笑容立刻变得温柔起来。

    “闺女,我的宝贝。”前去抱过闺女,秋萍无奈的看着他道:“李郎,闺女的名字还没起呢,不能就一直叫宝贝闺女吧?”

    “这事情不赖我,卫公说要起名字,我都等了好些天了,也没见他送过来。不管了,我先取个小名,就叫安乐吧。一辈子都安安乐乐的。”李诚想了想,取了这么个名字。

    “安乐么?这小名好,就叫安乐吧。”秋萍也点点头认可了,李诚抱着闺女,在怀里摇晃:“小安乐,真可爱,为了你一辈子安安乐乐的,你爹得抓紧挣钱了。”

    正说着话呢,丫鬟进来通报:“有客来访。”

    李诚把孩子递给秋萍道:“你抓紧收拾,明天一早你先走,我办好事情也去城外。”

    出门一看,来的居然是苏烈,还不是一个人,身边跟着一个小伙子,高大帅气。

    你还真别说,唐朝人也是看脸的。欧阳询这种靠才华吃饭的,一辈子也就那样了。

    “自成,打扰了。”苏烈倒也客气,拱手说话。李诚过来拱手回礼:“苏将军,这是有事情?”苏烈点点头:“这是仓草参军裴行俭,我的得力部下。自成在少府监管冶监,可否拨一批器械给我部?”

    李诚听到裴行俭这个名字,脸露出笑容道:“哦,你们都想要啥啊?”

    裴行俭前见礼道:“回自成先生,我军尚缺陌刀一百,步甲二百,不知可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