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探监
    房玄龄一头扎进书房,开始写奏章,贞观六年以降,风调雨顺,连年丰收,粮价持续下跌。这年月的大臣是有良知的,所以先摆事实,不像后来的文人臣子,凡事先扣帽子。要什么事实啊?道不同,就是异端,必须打倒。

    种粮食不挣钱这个事情,其实是很可怕的。人民在满足了基本的物质需求之后,很自然的转向了精神需求。问题是精神需求烧钱啊!

    贞观十一年,虽然还没达到这个地步,但是作为臣子,必须及时提醒陛下,有备无患。

    其实房玄龄做的都是无用功,就算是朝廷维持粮食价格,真正得到好处的也不是普通百姓。解决不了土地兼并的问题,全特么的白瞎。只不过贞观一朝,赤贫尚少。均田制难以为继不假,但是带来的好处大批自耕农还在。

    李诚可没有想这么多,回到李庄事情一大堆。高晋这个总管都累成狗了,但是精神却很饱满,每天浑身充满了力量一般。到处巡视,事无大小,不敢怠慢。

    即便如此,李诚的事情还是很多,比如说作秀。秋收的时候,家家户户忙着收成,李诚就得拿把镰刀,带头下地做个样子。庄户们看见了,就觉得庄主跟大家在一起。至于李诚究竟干活多少,没人去计较。

    这个时候,有人来找李诚,在后院里见着了正在抱着闺女遛弯的李诚。

    “外头传话说是故人来访,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牛校尉。”李诚把闺女递给秋萍,前抱手说话。牛校尉一脸的尴尬,自打吐谷浑归来,两者之间就没啥联系了。

    当初的一介白丁,如今是长安县男了,少府监少监,五品官员。两人之间的地位,发生了根本变化。牛校尉只能感慨世事无常,同时庆幸自己当初对李诚还算不错。

    “江夏王入狱一案,自成先生想必知道了。在下……。”牛校尉艰难的开口,李诚一听这话,立刻抬手打断道:“别跟我说这个,我不知道。”

    牛校尉噗通一下,给李诚跪下了,口中哽咽道:“王爷待我恩重如山,如今获罪入狱,昔日旧交避若蛇蝎,求告无门,万般无奈之下,才求到自成先生处。”

    李诚见状,叹息一声,前扶起牛校尉道:“你又何必如此?昔日一个锅里搅马勺,你给我跪下,这不是在打我的脸么?此事,你不必担心,江夏王不会有事的。最多就是丢了差事,还有食邑,总归是宗室郡王的身份,在家待罪罢了。”

    “王爷在狱中,在下想去见一见,却被阻挡在外,求自成先生帮忙。”牛校尉说明来意,李诚无语的看着他。李道宗在位置的时候,多少达官贵人来往不绝,真的出事了,还是身边这些一起战场的部曲靠谱。

    原来只是这点事情,李诚稍稍沉吟便道:“官场跟红顶白,不足为奇。我这便去进宫,求见陛下。你我一道,去探江夏王。”

    得知李诚求见,李世民顿时就觉得机会来了,这小子一般不进宫。没事一准躲的远远的,早朝都是称病不。好在这家伙官不大,要真做个宰相,皇帝得累死。

    远远的看见李诚进来,李世民拉长了脸:“这不是名满长安的李自成么?不是称病不朝了么?怎么朕看着不像有病的样子,精神的很嘛。”

    这也就是御史不在,不然就能怼李诚一顿,称病不早朝,现在好好的,这不是明目张胆的欺君么?当诛之!

    “陛下,早朝太不人道了,臣不能起早,一起早就头疼。”李诚笑嘻嘻的,浑然没当一回事。反正李世民就喜欢这套路,没事敲打一下自己取乐,麻木了。

    作为臣子,有一身无伤大雅的臭毛病,其实不是啥坏事。就拿李诚来说吧,他不愿意接触太子和魏王,但是他喜欢李治和小兕子啊。这就排除他不喜皇家子的嫌疑了。

    其他的毛病,皇帝乐见,没毛病的臣子,比如魏征那样的,才特么的叫一个讨厌呢。这种臣子,脑门刻着“正义”两个字,哪个皇帝都不带喜欢的。

    “竖子,朝廷法度何在?”李世民依旧板着脸,继续吓唬李诚。不料这家伙却露出讨好的笑容,拱手道:“陛下,这一次有看啥啊?是捞钱的路子,还是谁家的闺女?要不要臣出马,替陛下抢钱抢女人?”

    嗖,李世民一甩手里的茶杯,李诚身手敏捷的躲开了,啪的一声。

    “陛下,不要乱丢东西啊,砸到臣是小事,砸到其他贵人就不好了。”李诚还是笑嘻嘻的,根本没把李世民的威胁当一回事。心里在盘算着,不应该啊,最近才给他出了个主意,在茶叶做手脚,怎地翻脸辣么快?

    “朕就是希望你能勤政,不要整天找借口偷懒。下次早朝,朕要看不到你,罢你的官。”李世民也就是随口威胁,不料李诚却笑的很开心:“微臣谢陛下隆恩,无官一身轻啊!”

    李世民傻眼了,罢官的话,竖子不是正中下怀么?不行,得想个招数。“呵呵,朝会不见你,罢官是小事,朕还要定你的罪,送你去大理寺蹲大狱。”

    这下轮到李诚傻眼了,抱手道:“陛下,臣真的脑子有毛病啊,脑袋摔过的,不信陛下去打听,离魂症。好多事情都忘记了,晚要是睡不好,头疼。”

    “还在朕这里胡说八道,懒就是懒。哼哼,朕不管,下次早朝,必须出现。”李世民耍赖,李诚也没招了,随意的朝李世民抱手:“臣勉力为之,有个要求,还请陛下答应。”

    李世民当时就乐了,哦,让你早朝,你还要讲条件。这种奇葩臣子,在这个娱乐匮乏的年代,给皇帝带来了无数的快乐。

    “好,你说说吧,朕看看能不能答应你。”李世民心情大好,为难了李诚一把,很爽。

    “臣要去大理寺监狱里看望江夏王,还请陛下恩准。”李诚说出来意,李世民当时就微微色变,奇怪道:“你与江夏王无甚来往,如何此番想起去看那贪腐之辈?”

    “陛下,臣与江夏王来往甚少不假,然则吐谷浑之战,乃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如今江夏王入狱,避之不及者臣不为也。”李诚淡淡的做了解释,李世民下打量一番后,沉吟片刻。

    “据朕所知,洮河北岸一战,不过是斥候短促激战,库山一战,卫公所言者,李道宗逼着你带人逾越敌后,九死一生才立下的战功。却多半让给你那义兄以及鄯州斥候营的兄弟。朕不认为,你与江夏王有这份交情。”

    李世民的意思很明白,你跟李道宗的情分,不到那个份。李道宗下狱,那是咎由自取,你不要掺和进来。

    李诚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笑了笑道:“陛下,臣也很奇怪,江夏王身为朝廷忠臣,家资不菲,陛下赏赐也不少,如何贪得无厌,以至于走贪腐之路。次江夏王之罪过也,与臣无关。臣念昔日战场情谊,也该去看看他。”

    李世民突然发现,这小子还有这么一个优点,就是念旧情。但凡念旧情者,坏不到哪去。

    “如此,朕允了。”李世民稍稍犹豫,还是点头答应了。其实李诚要去看李道宗,也没必要特意来说一声,直接去就是了。大不了花点钱,买通下面的人。这些道道,李世民很清楚。所以他认为呢,李诚是不想瞒着皇帝,做这种事情。

    “谢陛下,如此臣告辞了。”李诚抱手要走,李世民一抬手:“等等,走的时候,把晋王带走,朕答应他,去你那住一阵。”李世民还不忘记丢过来一个儿子。

    “陛下,不如把晋阳公主也带吧,臣觉得,去庄子里住着,比皇宫里住着对身体好。”李诚想起来了,在皇宫里呢,那些宫女嬷嬷,出于安全考虑,是不会让晋阳公主自己乱跑的。但是小孩子嘛,就还满地撒欢,多活动活动,对身体好。

    “那就都带吧,朕也好清闲两日。”李世民一挥手,答应了。

    李诚赶紧出来,去了隔壁,李治看见他乐的眉头开花,二话不说,跟着收拾东西,要去农庄。小公主兕子看见李诚,也是欢喜不已,死活拽着李诚的衣袖不放。

    牛校尉在外头等了一个时辰,心里很不安。他不是见不到李道宗,而是希望有一个陛下心目中分量比较重的臣子去看李道宗,这样以来呢,对李道宗有不少好处。

    李诚也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不揭破就是了。过两年,李道宗会复起。而且今非昔比了,李诚也不是谁都能惦记的鱼肉。

    李诚直接让人把李治和晋阳送农庄去,自己带着牛校尉一道,先去了醉仙楼,弄了一桌子酒菜,用食盒拎着,两人一路到了大理寺的监狱外头。

    到了地方,报名头,自然是一路畅通无阻。李诚在长安城,那是人尽皆知的风流人物。

    大理寺的官员听说李诚来看李道宗,自然不会去做那个恶人。但是也不好出面说啥,干脆吩咐下去,他们不在,李自成可自取探望李道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