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体会什么叫绝望
    ..,

    孙思邈还真的没考虑这个问题,但是一旁的学子们脸上都不好看了。这些人都读过书,只是读书不多,正常的能力还是有的。学生基本上都是寒门子弟,来这读书多数是抱着好好学习的心态来的。李诚这么说,就是不是信任大家。

    换成一般的人这么说,大家肯定群殴他。但这是李诚啊,“今亮”!读过《三国演义》的人,对李诚迷的不要不要的。没读过的人,则知道李诚“不能易一字”的典故。

    被李诚质疑了,也就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谁敢保证这一百多号人里头,没有害群之马?

    “如此说来,眼下的办学法子不对咯?”孙思邈感觉到了自己存在的问题,你让老孙做大夫,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做人也是人品坚挺。但你让他办学,那就没经验了。

    “路子没太大的问题,只要做一些微调就行了。”李诚不想打击老道的积极性,其实心里对他的办学套路无法认同。这钱啊,花的是别人的,当然不心疼了。老孙现在就这样。

    “如何调整?”孙思邈露出询问的表情,李诚看看众人道:“我先把孩子送回去,回头来学校大家坐下来慢慢聊。”孙思邈道:“贫道跟着去就行了,大家且回去吧。”

    孙思邈挥挥手,把学生们放走了。跟着李诚一起往庄子里去。其实在这里办学,并不是最佳的场所,在长安城里才是最好的地方。但是老孙表示,要经常上山采药,还是在外面吧。

    一边走,一边聊,孙思邈感慨道:“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长安城里的宅子,贵的吓人。”

    李诚差点从马背上掉下来,看着老孙道:“道长,难不成你办学还要买一座宅子?”

    孙思邈理所当然的表示:“那是自然,这么多人呢,包吃包住,地方小了怎么够?”

    李诚四处张望,想找块板砖,先敲晕这个败家道士。没听说过租房子么?你花的是我的钱啊,不能替我省点啊?一千贯啊,还搭上俩仓库。高晋表示,还搭上了好几百石粮食。

    孙思邈办学,成了李诚办学了。这事情闹的,李诚觉得心好累。可惜,还只能忍着,不能让孙思邈觉得他办学在拖累李诚,反正这钱李诚也出的起。

    “道长啊,我觉得吧,还是要搞一个教学制度出来,做什么都得有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啊。再有啊,学好学坏,不能享受同样的待遇。成绩好的,要鼓励,学不好的,要让他知耻后勇,奋起直追。”李诚语重心长啊。

    不料孙思邈一翻眼珠子:“自成,外行了吧?学医最讲的是天赋,有的人一学就会,有的人口水说干了,他都不理解。”

    李诚明白了,中医体系的问题,话说中医确实很神奇。很多时候,真是要看天赋的。学中医的,至少在现有情况下,很难大批量培养合格的医生。首先一个,生源就很难解决。为啥呢?读书的人太少了,因为读书人少,所以读书人就算不能做官,也能为吏。

    “道长的意思,这些学生,有人还是想去考科举?”李诚很恼火的问。

    孙思邈则很干脆的回答:“然也,不能耽误别人的前程嘛。学了医术,总会有用到的时候。且,人的天赋不一,有人再怎么努力,也学不出样子来,不然去科举。”

    合着老孙花自己的钱,哄了一百多个人来学医,将来干什么,还不一定呢。

    李诚深呼吸,让自己不要发火。先安顿好孩子,然后才把孙思邈带到书房里,摆了一碗茶开口道:“道长,这样不行的。首先,这一百多人,必须要确定一下,是不是要专心学医。不打算认真学医,将来要做医生的人,让他们离开吧。”

    “这如何可以?学生本来就少。”孙思邈费解的反问,李诚扶额:“道长啊,宁缺毋滥啊。医生是个很要命的职业,庸医杀人不见血啊。”

    事关人命,老孙重视了起来,凝神思索:“如此说来,贫道思虑不周了。”

    李诚点点头:“才开始呢,有问题不怕,改了就行。还有啊,那些打算去考科举的人呢,到这来是为了有个吃饭读书的地方。他们也不用离开,我打算办一个蒙学,这些人可以做先生的。专门教庄子里的娃娃读书,同时可以在庄子里读书,两全其美啊。”

    孙思邈点点头:“好,如此甚好。”李诚松了一口气,又道:“道长回去跟他们好好的说,就说我打算在学堂里办一个图书馆,凡长安市面上有的书,我都买回来,提供大家借阅。”

    说着话,李诚从书架上拿来两本书,递给孙思邈道:“道长请看,这是我给学堂编写的教材,以后叫孩子读书,就用这个。”

    孙思邈接过一看,一本语文,一本数学,翻开看看,语文比较好理解,就是教大家识字,然后可以用白话文来表达自己要表达的意思。读完这两本书,现代社会小学一年级的水平肯定有了。你还别觉得这水平很低了,在唐朝能识字就算半个读书人了。

    数学就比较麻烦了,老孙一看阿拉伯数字,还有横着写的字,直接懵逼了。

    李诚解释道:“这本数学呢,那些愿意留下做蒙学先生的人呢,由我亲自培训一段时间,掌握一些基础知识,以后他们就能教孩子读书了。”

    孙思邈摇摇头:“自成啊,要说算学,袁天罡,李淳风都是高手,我为何不能让他们来教呢?”李诚听了噗嗤一笑道:“道长,不是李诚自夸,要比算学,大唐没人能比的了我。”

    孙思邈一脸的惊愕,看着李诚好一阵,吐出两个字:“眼见为实。”

    李诚啧了一声,一脸的无奈,唐朝人确实比较喜欢怼人。孙思邈淡淡道:“自成别撇嘴,淳风一会就到,让他验一验你的成色。”

    李诚呵呵呵,一脸自信:“好啊,那就让他长点见识。”孙思邈不说话,这小子本事杂的很,还真的不好说呢。“还是先说说办学的事情吧。”孙思邈把话题拉回来。

    李诚只好耐心的跟他讲一些办学的套路,现代社会从学前班到大学,再到硕士研究生。要说学校的情况,李诚的经验比唐朝所有人都多。说起来也不带磕绊的。

    什么奖励制度,什么快慢班,还有物质奖励,讲了一大堆。就差没给老孙上一课教育心理学。要说医术,老孙没挑的,但是怎么教书育人,还差点火候。

    李诚口水都说干了,老孙也没闲着,摸出个小本本,一直在记录。李诚心里真的服气了,这老头能成为药王,真不是侥幸得来的。就冲这学习态度,人家就不简单。

    李淳风说话就到,被高晋领进来后,孙思邈一歪嘴:“淳风,让自成见识一下算学。”

    李淳风听了这话,看看李诚,那表情就是在说,这不太好吧。欺负人多没意思啊。

    李诚啧了一声,这哥们还真的是自信啊。点点头:“出题吧。”

    李淳风想了想:“那就来道简单的。”李诚一抬手:“别着急,不是你靠我,是我们互相考。你出一题,我也出一题。”

    李淳风点点头:“那行,我出一道题。”说着去拿纸笔,刷刷刷的写的了一道题,李诚也不闲着,拿小本本出来,用鹅毛笔沾墨水,也出了一道题。

    李诚先出完了题目,看了一眼李淳风,这货也写好了。互相交换题目,李诚一看李淳风出的题目便乐了。“今有勾三尺,股四尺,问弦为几何?”

    “噗嗤”李诚直接乐了,这题目也太简单了,勾股定理,你直接改头换面也好啊,直接把勾股定理拿来当题目,真的好么?

    “你乐啥?”李淳风一脸的不悦,瞪了过来。这题目知道的人不多好吧?《九章算术》,不是你想看就能看到的。李诚叹息一声:“勾三股四弦五,我说你出题,能够带点诚意么?这一点难度都没有吧?”

    李淳风一愣之时,李诚拿起笔来,在纸上写了勾股定理的表达式。然后解释道:“这就是勾股定理,这个2表示平方,abc,分别为勾股弦。你看,这么写出来,是不是看起来比较直观呢?记忆也很方便对不对?”

    李淳风还没顾得上看李诚的题目呢,跟着点点头。盯着李诚写的定理公式,看了好一阵才抬头道:“此举,从何学来?”李诚淡淡道:“打听那么多干啥?就当是跟我学的吧。”

    李淳风低头看李诚写的题目,一看就懵逼了,根本看不懂啊。“这写的都是啥?”李淳风指着题目,李诚看一眼便笑道:“所有符号,代表的都是一个未知数。算了,这题太难了,换一道题。”数学符号有点太为难李淳风的理解能力了。

    李诚拿起笔,换了一道题目,河上有拱桥一座,当水面距离拱顶五米时,水面宽度为八米,一船宽四米,高二米,载货后露出水面高度为零点七五米,问水面上涨到与抛物线拱顶距多少时,小船不能通过。

    这题目更特么坑,看是能看的懂上面的字,看完了李淳风开始怀疑人生了。

    李诚见他一脸懵逼的样子,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得意,高中数学经典五十题,让你体会到什么叫做绝望。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