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算你倒霉
    丁三郎一边说话,一边打量,发现李诚身后站着个裹着貂皮围脖的女子,身后还跟着个抱孩子的奶娘。丁三郎是有见识的,晓得那条貂皮围脖不寻常。再看那娃娃也是,裹的严实不说,外头也是一块上等的皮草,雪白的不掺一点杂色。

    丁三郎头更低了,这等装束,便是他在长安城里见过的权贵,也是难得一见。

    李诚回头对秋萍道:“且去安歇吧,别累着孩子。”秋萍应了一声下去,李诚也不废话,交代两句便出来了。丁三郎知道自己躲过一劫,暗自庆幸时,但闻隐约之声:“寻个……,结果了他。”顿时吓的脸色煞白,这话不完整。

    原文是这样的,钱谷子跟在李诚身后,问了一句:“明日可要寻个僻静之地,结果了他。”

    李诚听了也不动怒,这等人贩子最是可恨,死了便死了。只不过李诚对生命的尊重程度较高,现代人的思维在作祟,摇摇头道:“罢了,何必多早杀孽。”

    钱谷子这等战场上下来的厮杀汉,弄死丁三郎跟杀只鸡的差不多。不相干的人,在他的眼里,就是一条性命而已,结果了便结果了。

    惶惶不安的丁三郎过了一夜,几次想逃走,奈何崔家的下人看的很紧,三个人轮流盯着他。就怕耽误了未来姑爷的大事。这点事情都办不好,还能做个甚?

    丁三郎也是有靠山的,在这渭南县境内,也是横着走。不料这一回载的有点狠,往日里最为相熟的县尉大人,带着不良人登门,也不说个情由,直接给人拿了送来问话。问完了也不放人,就这么关着好些天了。

    关中之地,能如此使唤一县之官的,想来只能是那些顶级权贵了。

    寒风瑟瑟,太阳刚刚起来,远远的看见一道山梁,冻的鼻涕横流的丁三郎,顾不得擦拭,指着山梁道:“便是那道山梁后面。”说着不禁心里一凉,这地界可真叫僻静,早年间不少好汉藏身其中,问那些过路的人,要钱还是要命。

    丁三郎担心的事情没发生,转过山梁,一个小村子出现在眼里,秋萍已经不行了,一个泪人似得,激动的抱着李诚的手臂:“李郎,便是这里了。村头那棵枣树边上,便是我家。”

    李诚拍拍她的手,安抚一番道:“好了,找到就就好。”说着对钱谷子道:“送丁三郎上路。”丁三郎听的吓坏了,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求饶,李诚也不管他,误会就误会吧。

    车马继续前行,丁三郎已经吓的瘫软在地上,等了一会也没等见刀子落下,一抬头,钱谷子讥诮的眼神看来道:“家主仁慈,不与你计较。依着某的性子,一刀结果了你,丢山沟里喂野狗才是正经。”说着话,丢给丁三郎一条缰绳。

    “记得把马送回去,回头崔家人收不到马,等着灭门吧。”钱谷子策马往前,追上一干人等。丁三郎缓缓爬起来,确定自己没被结果,一颗心算是落地。看看这马,就是一匹老马。心道,一匹老马便要灭门,这等遮奢的权贵,长安城内也不多吧?

    汪汪汪,一条土狗在路边狂吠,头前开路的牛二贵,只是龇牙瞪眼:“好肥的狗。”

    呜的一声,土狗掉头就跑。狗很有灵性,牛二贵这等不知道砍过多少人的杀才,身上的煞气十足。平时看着没啥,一旦外露,狗立刻夹着尾巴跑路。

    “就你话多,想吃狗肉为何不一条绳索套过去。”牛大贵打趣一句,一干老卒听了纷纷笑了起来。在鄯州那会,这帮老卒没少干偷鸡摸狗的事情,个个都是其中老手。跟着李诚回到关中,往日的生活似乎变得很是遥远。

    “都别废话了,把架子端起来,莫丢了家主的脸面。”牛大贵一声呵斥,众人纷纷抬头挺胸。早晨起来的时候,换上了最好的衣裳,马匹也收拾的很是精神。

    “便是这里了。”秋萍在马车上,悲切的看着眼前的一个院子。土院墙,低矮的土坯房,茅草屋顶。院子里很安静,只有一只母鸡在悠闲的散步。

    李诚抬手扶着她:“下来吧。”秋收已经结束,村子里的闲人不少,这一大票人出现在这里,很自然的吸引了众人村民的注意力。

    一个老汉颤巍巍的上前来,拱手道:“见过贵人,不知到此地有何事?”

    李诚抬手一指道:“这户人家呢?怎地一个人都没有?”

    老汉听了回答:“回贵人的话,今日里正娶媳妇,这一户人家佃了里正的地在种,这会都去帮忙了。早起就去了,这点怕是还在忙呢。”李诚脸色一沉:“里正家在何处?”

    老汉吓的腿一软道:“就在本村里,往前走百步便是里正的家。”

    听到这话,李诚表情缓和了一些,不需要多跑路了。当即回头道:“东西都搬进院子里。”

    秋萍走到老汉跟前道:“根伯,不认识我了?杜家的二丫。”

    老汉如何能认识,不说她走的时候,是个不大的小姑娘。模样变化都不小,穿戴气质更是天上地下。小时候那真叫黄毛丫头,饭都吃不饱的,面黄肌瘦的,如何与眼前这个贵妇对比呢?老汉多看一眼都害怕被这些凶狠的老卒打一顿呢。

    也就是太平时节,加之敬老是传统,这老汉才敢于上前来说话。

    老汉摇摇头:“不记得了,那年天旱,村子里带走了好些个女娃娃,杜家也走了一个。难不成,贵人也在其中?”老汉一句话,秋萍的眼泪就跟断线的珍珠似得往下掉。

    活不下去是个什么感觉,史书上的记载往往就是一两句话。赤地千里,卖儿卖女,易子相食。这一类的形容,包含的全是血泪和绝望。武德年间,战乱不休,贞观年间,内乱不多,天灾不少。兴也好,亡也罢,苦的都是百姓。

    一曲山坡羊,千古绝唱,道尽了一切兴亡的本质。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可惜,有几个人知道张养浩?

    寻常本分人家,但凡有一点办法,谁会去卖儿女?杜家就算是卖了儿女,还要佃里正的地来种。由此可见,自家的永业田都未必能保住了。

    “李郎,根叔说了,咱家的地,都叫里正夺去了。”秋萍带着一脸的泪水,悲苦的回头说话,李诚听了微微皱眉,问那老汉:“杜家的地,如何入了里正的手里?”

    根叔有点担心的看看四周,想说不敢说,牛大贵这看着一脸憨厚的家伙,手里横刀出鞘,架在老汉的脖子上暴喝一声:“说!”老汉吓的要跪下,李诚手快,上前扶住,扭头喝道:“你当是在吐谷浑审俘虏么?”

    牛大贵嘿嘿的一笑,退下不说话。李诚这才对老汉道:“就是问问清楚,不用担心,没人敢把你怎地。”老汉叹息一声道:“贵人有所不知,寻常年景,倒也够吃用的。但凡有一点灾荒,日子就难过了。朝廷的税却是不能少的,只好跟里正借点粮食来年还上。”

    李诚一抬手道:“好了,不用说了。”事情很简单,这粮食不好借,天底下这样的事情不知道多少。类似的小吏,不知凡几。李诚没心思去管,也不至于一个一个的去打死他们。

    要怪,也只能怪后沟村的里正倒霉,摊上了李诚。

    “去几个人,把里正给我带到这来。”李诚才不管那么多,今天陪着秋萍回来省亲,就得让她开心的来,开心的走。别的,管他那么多呢。

    里正在权贵的眼里,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吏。但是在地方上的百姓眼里,他们代表的是朝廷。是秩序和权利的象征。寻常百姓,有点事情,基本不会去县衙打官司,里正就给解决了。秋萍家里遇见的事情,在大家看来都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人会去怀疑里正在里头做了手脚,县令关心的是税收,才不管你是怎么收上来的。史书里记载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鬼话,谁信谁傻逼。

    里正也是姓杜的,跟秋萍家还是没出五服的亲戚。但是一点都不妨碍他做点手脚,秋萍家里的永业田,变成了他的私产。这一家人变成了他的佃户,不然就活不下去。

    李诚没啥大志向,天下兴亡关我屁事,管好身边的人,让他们过上好日子,这才是正经。

    一群虎狼一般的老卒,冲进里正家的院子,人人扶着横刀,为首的牛大贵一脸阴沉:“里正何在?”一个身穿皂服的中年男子出来,拱手作揖:“下吏在此。”

    牛大贵没说话呢,身后来个丫鬟:“姨娘求家主发话,不要惊了乡亲,但请杜家四口,还有里正过去说话就行,还有,不可动粗。”

    里正一脸的惊悚道:“不知哪位贵人驾临,不知又是哪个杜家。”

    这村子里,一大半都姓杜,自然是要问清楚的。

    丫鬟嫌弃的看了一眼里正,傲然道:“村口的杜家,门前有棵枣树。”

    现场不下五十六十号人呢,听到这话,不禁有人喊了一嗓子:“老三婆姨,是你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