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新李家
    ,!

    已经站起来的崔芊芊笑眯眯的又坐回去,倒是莺儿吓的不轻,捂着胸口回头看,刚才还是两个丫鬟扶着,浑身酒气,烂醉如泥的李诚,此刻精神抖擞,哪有半点醉意?

    “郎君耍诈!莺儿白担心了。”莺儿跺脚,李诚笑眯眯的上前道:“他们几十号人,我一个人,怎么是对手?这叫计谋,硬拼才是愚蠢。”

    崔芊芊笑道:“难怪李郎能写出《三国演义》这等奇文,白是白了点,无处不奇谋也。不知李郎战于吐谷浑时,可有奇谋妙策?”李诚摆摆手:“那是没有的,小兵一个,没被丢去跳荡,便是万幸了。今日良辰美景,不谈这等煞风景的话。夫人赶紧卸妆,顶着这一身太过吃力。再叫人弄点吃的来,忙了一天,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还

    灌了一肚子的酒。”

    崔芊芊没着急卸妆,看着李诚道:“这妆扮还差点,李郎给补上吧?”李诚一看就乐了,原来这女人的眉毛没画,可能是画过了,看了催妆诗,留的双眉待画人,把眉毛的妆给擦了。

    倒是个有情趣的女子,李诚过来,捧着一张脸仔细端详,不要钱的好话往外丢:“这是哪家的仙女从天而降,哎呀呀,快拿条绳子来绑住,别叫她跑了去。”崔芊芊笑的打跌,捂着肚子道:“促狭的郎君!”李诚这才正色道:“画什么妆不要紧,重要的是芊芊现在开始,就是李诚的夫人了。”说着后退两步,一本正经的长揖道:“今生,拜托了!”崔芊芊听罢,动

    情的站起来:“郎君,妾身也拜托了。”

    这种礼节,崔芊芊倒是没见过,算是李诚发明的吧。转过身,李诚取来一个盒子,双手捧着递给崔芊芊道:“家中诸事,夫有劳夫人了。”

    崔芊芊接过打开盒子,面上是一大串的钥匙,下面是一摞子账本。心里顿时明了,李诚的所有家当,差不多都在这里了。这就是大妇的权利,当仁不让。“家族兴旺,拜托夫君了。”崔芊芊也很正式的回礼,两人到这,眼神对视,相视一笑。崔芊芊想起相敬如宾的谈话,李诚想到的是,过了年也才虚岁十七啊。这个年龄,就要担起一个大家族的重任,这年

    月的大妇,不好当的。

    崔芊芊梳洗收拾一番,李诚一大碗面条也吃下了肚子。接下来是不可描述的事情,一夜无话。次日一早,不需要拜见父母长辈,倒是可以不用起早的。李诚打算睡个懒觉,冬天嘛,可以理解。不过崔芊芊倒是起的早,天刚亮便起来了,顺手给李诚也推醒道:“郎君,昨日杂乱,今日须见过一干下人,把规矩立起来。否则偌大家庭,没有规矩,各种怪事都

    会来了。”

    李诚很不给面子,拽着崔芊芊往被窝里一拉,外头的莺儿只听见一声惊呼:疼呢。便停下脚步,站在门口继续等着。待到崔芊芊让人进来,莺儿这才领着两个丫鬟挑帘子进来。

    床上的崔芊芊面色红润,一副娇柔无力的样子。李诚倒是精神抖擞的,晨练效果很好。穿戴整齐,已经上午九点多,两人这才出门,李诚注意到,这屋子里的丫鬟,就一个莺儿是认识的,其他的一概没见过,全是新人。这是崔芊芊的底盘,用什么人当然她说了算,之前在李诚跟前伺候的丫

    鬟,估计全都打发去别处了。崔芊芊注意到了李诚的反应,笑着解释一句:“郎君,之前的几个丫鬟,都去了秋萍那里。没有郎君的话,妾身不敢专擅。”李诚听了心里很舒服,笑道:“就是身边伺候的人,也没个特别的,就是比较熟悉

    的人在身边,习惯一些罢了。”崔芊芊道:“郎君洁身自好,非一般豪门子弟可比,妾身拜服。”这话不是乱说的,崔芊芊正经的豪门出身,家里那些叔伯兄弟们是个什么德性,她可是清楚的很。豪门里的男子,身边肯定会有一个年龄稍

    大一个点的丫鬟伺候着。这个丫鬟的作用,就是帮助男孩变成男人。遇见有良心的,从通房可以提携为妾室,跟了没良心的,一辈子通房的命。《红楼梦》里的袭人,就是典型代表。还有一种通房,就是平儿那样的。跟着王熙凤

    陪嫁过去。莺儿就是现实版。崔家的男子,十五六岁没结婚之前,哪个不是搞了一堆丫鬟,少则三五个,多则七八个。李诚的起点比他们高的多了,白手起家的豪杰,身边却只有一个秋萍做妾室,丫鬟是一个都没沾过,这不是洁身自

    好是什么?提起这个,崔芊芊在一干姐妹跟前,不免自豪三分。

    “我是忙的,没时间沾花惹草。”李诚赶紧否认,莺儿就不说了,崔芊芊带来的八个丫鬟,哪个不是相貌上佳,身段婀娜?**的生活就在眼前,怎么可以自我放逐?

    崔芊芊就当他是谦虚了,李诚那精力,崔芊芊可是领教过了,现在还没什么力气呢。

    二人站于堂前,院子里站满了人,这家里的下人。秋萍也来了,上前来先问候一句:“见过郎君,见过姐姐。”这就是定大笑,其实两人差不多大,秋萍先进的门,但就得这么叫。崔芊芊笑道:“妹妹还带着安乐呢,且回去休息吧,没地在这立着,跟着受累。”崔芊芊的风度尽显无疑,大户人家的女子,从小就接受各种持家的教育。对于秋萍,崔芊芊没有丝毫恶意,因为根本没必要

    。秋萍的出身决定了,对崔芊芊没有任何的威胁。既然如此,还不如姿态放的更高一些,这样李诚也开心。果然,李诚笑道:“秋萍,你先回去,家里的规矩是给下人看的。”这句话,也是李诚故意说的,这是担心崔氏陪嫁来的下人们,不拿秋萍当主子呢

    。崔芊芊心中暗暗庆幸,多亏昨日进门后,没有给秋萍脸色看。按照这意思,秋萍在李诚心目中的地位,还要抬高一截。好在这个女人没啥野心,不用列入打击对象的范围。倒是那个武氏,不知是何等样人

    。

    院子里晒了一面白床单,上有红梅一朵,在风中摇曳。这是崔芊芊身边丫鬟干的好事。秋萍笑着告退,崔芊芊怎么想的,秋萍一点都不在意。一趟省亲之后,秋萍对李诚那是毫无保留的信任。死心塌地的一辈子跟着他,要饭都陪着一起走。真要那天要离开李诚了,秋萍就是死路一条,不会

    做别的选择。高晋过来拜见崔芊芊,以前没有大妇。庄子里的事情都是高晋在管,现在有了大妇,很多权利都上缴了。崔芊芊受了高晋的礼,笑道:“郎君的性子,妾身是知道的。家中大小事物,多亏了高管家操持。今

    后,还要多多帮衬才是。”

    高晋没啥追求,就打算在李庄呆一辈子,安安分分的过一生。所以权利上缴这种事情,他也不难过,一本正经的谢过:“多谢夫人抬举。”

    李诚淡淡道:“高晋,你家要没个亲戚的话,自己收养个孩子吧,跟着你姓,将来也有个送终继承香火的人。”这句话把崔芊芊都惊着了,这是何等的重视?关心到他的后人了。

    高晋也是狠狠的一惊,随即跪地磕头,涕泪满面:“家主恩德,怕奴婢死了做孤魂野鬼,奴婢无以为报,但求生生世世,为家主卖命。”

    李诚这一回没有立刻扶他起来,而是等了一阵才上前扶起他:“干甚哩?李诚几时拿你当奴婢看待了?一直都是一家人哩。”高晋擦了擦眼泪道:“恳请家主、夫人赐李姓。”

    呃,什么节奏?李诚看看崔芊芊,崔芊芊心中一暖,觉得李诚是在尊重她。当即笑道:“这是好事,本来就是一家人,郎君答应了吧。”

    李诚这才点头答应:“从即日起,高晋更名为李晋。李庄总管一职不变。”接着进来拜见的,是崔芊芊这次带来的一个人,属于崔氏给崔芊芊准备的管家人物。本来他是要接替高晋的,经过刚才的事情,崔芊芊只好放弃,这是必然的结果。李诚才是这个家庭的主人,他说总管是

    李晋,谁都不敢去忤逆。就算是崔芊芊有意见,也只能私下里说。

    “崔燮见过家主,见过夫人。”崔氏准备的管家,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身边跟着一个妇人,年龄要小不少。李诚点点头道:“起来吧。”说着看看崔芊芊,那意思很明白。

    崔芊芊道:“李晋为总管,崔燮便为副手,协助他管家,如此可好?”李诚道:“崔燮可为二总管,家中之事,妇人拿主意,今后这等事,就不要再问了,办好了,知会一声就是。”这句话也不得了,崔芊芊听的是精神为之一振,等于是把后院的生杀大权都交给了崔芊芊,这

    才是大妇该有的权利。

    之前秋萍和高晋的事情,给了崔芊芊一点小压力。现在一扫而空了。“还有个事情,要与夫人提前说清楚。”李诚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崔芊芊笑道:“郎君只管交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