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回门
    ,!

    李诚指着钱谷子等人道:“彼等老卒,是我入世之初结识的战友。战场上能把背后交给他们的过命的交情。万万不可把他们当做下人来对待,他们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一句话,把钱谷子等老卒说的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再上战场,替李诚挡几刀才算完。尤其是牛大贵,这条命李诚救过两次,一次是伤口感染,一次是战场落单。相比之下,这些老卒中人,也有替李诚挡过刀的,只是大家都不是很在意就是了,没谁特意去说。战场上替主将挡刀,那都是本

    能的行为。但是李诚不能不提,必须要告诉崔芊芊。“吐谷浑一战,彼等紧随李某,百余劲卒,一番冲阵下来,存者半数。那个是王麻子,替某挨过一刀,那个是胡汉三,替某挡过箭。牛大贵、钱谷子、牛二贵,更是一起爬冰卧雪,住在一起的生死弟兄。”

    李诚重点强调了一下,崔芊芊正色点头:“妾身记下了。”李诚一番话,确立了这些老卒在李庄超然的地位,他们也许会犯错,一旦犯错被抓,没人敢处理,只能是等李诚来处理。谁敢给他们脸色看,在这个家庭也呆到头了。别说李诚不容,就算是崔芊芊也容不

    得。

    道理和简单,这些老卒才是李诚最忠诚的班底,不是说拿钱和地位可以收买的。这等老卒的一生,还有他们家人的一生,都跟家主牢牢的绑在了一起,同生共死,不弃不离。这种老卒对于崔氏来说,想得而不可得。想想崔成吧,李诚打算把一些老卒交给他,都没有能笼的住。崔成不

    想么?不是不想,而是做不到。这些人,服的是李诚。

    “一干老卒,千金不换,他们是李家的基石,也是李家的福气。有他们在,李家则安如泰山。”崔芊芊可不简单,一句话把人心抚慰的妥帖,上前来给一干老卒行礼道:“李家安危,拜托诸君了。”

    这是交托性命的意思,一干老卒坦然受礼,整齐列队拱手回礼:“某等在,则李家安。”啥意思,他们只要没死,李家就是安全的。想威胁到李家人的安全,里得踩着他们的尸体。

    鄯州斥候营的老卒,跟着李诚回关中的,也就是这么十几个。对于李诚而言,每个都弥足珍贵。他们就是李庄的定海神针,安全的保证。

    家族越大,规矩越多,这点李诚很认同。毕竟人多了,心思就多了。人心太复杂了,所以,规矩多一点,严格一点,不是什么坏事。崔芊芊正式掌家,规矩一条一条的让崔燮念出来,大家都得遵守。有人违反了,根据实际情况处理,说的严重一点,这些人在李家,就算是李诚一棍子打死了,官府也不会追究。家主抬举你,就是正常人

    ,不抬举你,就是奴仆。

    随着规矩的确立,一个门阀的雏形出现了,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李诚都不知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李诚不打算改天换地。家中主要成员,拜过新婚夫妇,这就算是成家了。李诚说到做到,家中财政大权,一把交给崔芊芊,该说的说在前面,之后内院之事,再无干涉的时候。对于崔芊芊而言,这样的生活太幸福了。而且家中没有父母长辈在,受到的约束完全没有。可以按照

    自己的意思,经营这个家庭。唯一存在不同意见的,就是后院留着种烟草的几亩地,崔芊芊意思,弄个后花园。李诚在崔芊芊耳边说了一句话,然后崔芊芊立刻就没意见了,交代家中老卒们,看好这块地上种的东西,一颗种子都不许

    流出去。立下规矩,但凡发现有人偷拿种子,打死勿论。

    “这地里种的是烟草,也叫醒神草,现在看着没啥,等几年再看,这就是一座独家拥有的金山。你当我不想在后院种花草么?为夫就是靠种地起家的。”李诚就说了这么一句。崔芊芊也有烦恼的地方,那就是李诚晚上太能折腾,崔芊芊不是秋萍,打小娇生惯养大的。身体素质上要差一些,李诚如狼似虎一般的,第一夜崔芊芊就没抗住。又到了晚上,崔芊芊算是怕了,各种哀求

    ,表示让莺儿来抵挡一阵。李诚倒是没有强求,没再折腾她,两人过了很素的一晚上。早起的时候,李诚一柱擎天。崔芊芊的意思,不行就去找秋萍吧,要不家中带来的丫鬟,尽可受用。李诚则表示,新婚三日之内,断无这个道理

    。女人的话绝对不能当真,这点李诚在往上看见的道理,深以为然。所以,做了一晚上和尚,第三夜崔芊芊不顾明日要回门,咬牙坚持,大战一场。终归是新妇,最后瘫软在床上,半点力气都没有,叫莺儿

    进来打扫战场。莺儿这些天可遭了罪了,心里是又紧张,又害怕,又窃喜。李郎的战斗力太过强悍,小姐现在根本不是对手。一直在等着小姐召唤进去做个帮手,却迟迟没有等到消息。夫妻俩在里头,她在外面的隔间里

    ,夜里天昏地暗的动静,全都听的仔细,那滋味可不好受。好几次小姐浑身是汗,她也是湿漉漉的,走路都得夹着腿。莺儿尚且如此,其他丫鬟更是暂时没啥指望了。不算莺儿,崔芊芊带来八个陪嫁丫鬟,这些丫鬟的主要人物,就是协助崔芊芊管家,必要的时候

    帮忙固宠,最好外面的狐狸精,一个都进不来。

    要不怎么大户人家的男主人,很少有长寿的呢?这么多女人等着,一杆铁枪也能磨成针。

    李诚还算节制,主要还是不想叫崔芊芊留下一个坏印象。这才入门没几天,丫鬟就上了家主的床,那以后的日子还能过啊?

    收拾完毕,莺儿出去了,夫妻二人靠在一起,说一番闲话。崔芊芊有文青气质,李诚对付这种女子很有一套,不就是抄几首诗丢过去么?白天的时候,李诚也没闲着,让崔芊芊坐好了,动手用碳条给她画了一副画。西方的画法,重在逼真。就这么一幅画,崔芊芊爱如珍宝。还有那面镜子,只有崔芊芊和莺儿在的时候,才会拿出来照一照,

    看看自己的花容月貌,感受丈夫的宠爱。

    总而言之,崔芊芊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三日一过,崔芊芊回门的日子。李诚再次大手笔,没有叫人抬着,直接上了马车,拉了十车的礼物,都是作坊里出品,市面上的紧俏货。

    崔芊芊的母亲信佛,李诚就让人铸造了一尊金佛,重达三十斤。这可是纯金的。

    闺女回门,崔氏自然是大张旗鼓,一番热络之后,进到里头。崔慎行招待李诚喝茶说话,茶叶自然是李诚带来的。现场长安城里,因为李诚的开头,喝茶的方式已经在变化。崔慎行听到妻子突然一声惊呼时,很是奇怪的看了一眼,然后走过去仔细看一眼,再看李诚的时候,眼神就变得极为温和了。为了讨好丈母娘,直接丢出一个三十斤的金佛。你也不想想,丈母娘能不能搬

    的动。崔芊芊这边一直没闲着,给老娘献宝呢。李氏出品的名贵檀香折扇,李诚一口气送了五十把,这是闺中女子最喜欢的东西之一。崔氏虽然买了很多铁锅,但是大口径的铁锅不多。李诚拉来五十口,茶叶五

    十斤,烟丝两斤,酒二百斤。

    茶叶和烟丝是给崔慎行准备的,丈母娘那边,金佛之外,还有沉香手串,鎏金香炉。李诚花了不少心思准备这些礼物,方方面面都照顾到了。崔芊芊的姐妹兄弟们,也没落下。

    烟丝这个东西,崔慎行一开始并不是很喜欢,但是李诚走后没多久,这老先生就上瘾了。而且到处炫耀,醒神草的功效如何。

    后话不提,崔芊芊的回门之行,崔氏上下都很满意。尤其是丈母娘那边,听说李诚把账本和仓库的钥匙都交给了崔芊芊后,更是满意不得了。

    至于账本里没有醉仙楼和书报店的账本一事,崔芊芊没说,甚至都装着不知道这个事情。

    丈母娘又是一番教导,如何调校丈夫的秘诀。如此对待丈夫,这种大家族办法多的很。作为大妇,还是一端庄为主,但是带去的丫鬟里头,可是有专门培养出来伺候男人的好手。听说李诚新婚三日,连莺儿都没碰一下,丈母娘更喜欢了。以前只是听说李诚不喜在家中受用丫鬟,不料竟然是真的。母女之间的一些悄悄话,崔芊芊说了一些房中之事。惊的郑氏咋舌不已。都道是只有

    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至少现在崔芊芊是完败。

    如此强悍的李诚,还能如此节制,郑氏对李诚的感官,更上一层。等到夜里跟丈夫提起这个事情的时候,崔慎行也很吃惊。男人什么德性,他很清楚。

    回门之后,除夕接踵而至,李诚大婚之后的第一个春节来临了。腊月三十,一个好天,李诚一早就起来那,带着崔芊芊,在庄子里给困难户送温暖。粮食禽蛋肉类是小,许诺来年减免地租,让一干困难户感激不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