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埋下一颗种子
    后院争宠这种事情,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很难体会的到。不是这个时代的有钱或者有权有势的人,也很难体会的到。这个是幸福的烦恼,无伤大雅的话,李诚就当聋子瞎子。

    正月初一,一堆丫鬟盯着黑眼圈,硬撑着伺候夫妻二人穿戴。昨晚上的麻将战斗,一直持续到天亮,这也就是过年了,换成平时,这些丫鬟都得被崔芊芊打死了去。

    就这样,莺儿这个最贴心的丫鬟,也没跑了一通数落。

    “郎君是个心宽的,容的了你们胡闹,本夫人可没这么大的心眼。以后都给我记好了,再这么玩闹,仔细你的皮。”拿最亲近的莺儿下刀子,其他的丫鬟在一旁都长记性。

    还是李诚开口打圆场:“过年,喜庆的日子,大家开心玩一玩,不要较真。三天过年,无过无措,放胆去折腾吧,别把这庄子给点了就行。”

    崔芊芊听着忍不住噗嗤一笑,都是她带来的人,李诚这面子给的大了。“郎君,妾身这里立规矩呢,你就惯着她们吧。这些丫头片子,心野着呢,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都是娇滴滴的小娘子,都是跟前伺候的,我可打不下手。”李诚呵呵一笑,这事情就算过去了。崔芊芊也知道,李诚未必是对这些丫鬟动了心思,通过这个手段替自己收人心呢。

    其实崔芊芊老气横秋的样子才最好笑,明明过了年虚岁才十七,一副老成的样子,完全就是装出来的。不这么装还不行,这么一大家子人呢,没点威严怎么镇的住场子。 李诚还不能夺她的威信,就得自己装好人,让她来发狠。

    “小姐,在娘家都没挨过打呢。”莺儿还凑近了崔芊芊发嗲,被崔芊芊抬手推来道:“要浪去郎君跟前浪,别在我这。”众人一阵哄笑,莺儿哄着脸跺脚。

    收拾停当,李诚道:“我去城里拜年,家里的事情辛苦夫人了。去年怎么做,今年就怎么做。一点小钱花了,庄户的心收了,怎么算都是一笔赚大的买卖。”

    崔芊芊笑道:“郎君只管去吧,妾身省得。不是还有李晋么,让他安排好了就是。”

    李诚这才出门,老规矩,铁打不动的三个随从,钱谷子,牛大贵,牛二贵。这位子,这三位打死都不让人碰。谁惦记跟谁急。正儿八经的铁杆死士,说的就是这种了。

    老规矩,先去给李世民拜年,李诚出发的早,到了皇宫门口,递上李世民丢来玉,表示求见。李世民跟往年一样,正在跟家人一起。听说李诚来拜年,心头不免一暖。君臣之间,总是隔着一层,李诚就是个例外。

    今年李世民的钱也没少挣,内府充裕,后宫的待遇水涨船高。这皇帝当的才算有滋有味。不然整天为了点脂粉钱,听后宫的抱怨,那滋味不好受。

    朝中文武,资格够的,过年谁家不是一堆客人来拜年?自然不会往李世民这跑,有的人倒是想来给皇帝拜年,这宫门你进的来么?也就是李诚了,就算他不出来拜年,家里也会来一堆客人,但他就是来了,还能进的来。

    “竖子,今年又空着手么?”李世民习惯性的打趣一句,其实年礼过年前李诚就送过了。分量还不轻,一水的各种口径的铁锅。都是铁家伙,是够沉的。这么不要脸的打广告,李世民还和开心,为啥?这充分说明了大唐的钢铁产量上来了。

    “那不能!”李诚笑呵呵的回答,很不要脸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摞子红包来。对那些小太监和宫女们招手:“来来来,见着有份啊。”现场三十几个宫女太监,一个都没落下,每人一个,还剩下几个红包,一干皇子公主盯着李诚呢,这货往口袋里一塞:“带多了。”

    李世民气的想打人,一干妃子则是笑的不行了,这家伙每年来一次,娱乐效果绝佳。

    “李自成,我也要。”李世民收拾不了李诚,有人能收拾。声音脆脆嫩嫩的,李诚一听这声音,立刻变身哈巴狗,一溜小跑上前来:“唉,公主殿下要甚?”

    小晋阳一点都不客气:“红包,我要,他们也要。”好嘛,小手一指,稍带上了一群皇子和公主。李诚立刻一脸哭像:“殿下,要不给臣留点?人太多了。”

    “不好,就要。”小兕子也是啊,今天特别不讲理,很配合李诚的演技。李诚咬咬牙,一跺脚道:“行,殿下开口,别说红包了,天上的月亮都想法子摘下来。”

    说着蹲在晋阳面前,举起双手:“注意看啊,睁大眼睛。”小兕子眼睛盯的溜圆,李诚双手一合,再打开,手上多了一个红包:“给殿下的。”

    这小魔术,以前李诚是练来哄女友的,现在哄小公主效果更好。晋阳公主果然一脸的惊叹,拍手道:“好玩,再来。”李诚接着又来一个,连着变出十个红包之后,晋阳才点点头道:“嗯,差不多了,再多就太为难你了。”

    “谢殿下的恩典!”李诚赶紧接着哄,现场的人都不行了,杨妃笑的在李世民的腿上趴着,捂着肚子。李世民也在乐,而且很配合的补刀:“等等,大家都看看红包里有啥,别让这竖子糊弄过去。”李诚一脸惊慌道:“陛下,不能这样啊。”

    一干宫女太监纷纷打开红包一看,心中都是一喜。啥啊?红包里全是一枚银币。一干拿到红包的公主皇子,也打开红包看一眼。好家伙,金光闪闪的,一头金子做的小猪。也就是兕子的小指头那么大,但这是金子做的。

    众人纷纷谢过李诚,晋阳公主李明达也是一脸的老成:“嗯,本公主很满意。”

    你个小家伙,这么老成的样子合适么?李诚太喜欢这孩子了,一伸手给抱起来,举在头顶:“抓到一个漂漂亮亮,香喷喷的小公主,带回去做小丫鬟。 ”

    晋阳咯咯咯的笑着,经常在她身边的随从都知道,也就是跟李诚在一起,这孩子才能有如此开心的时候。就算是李世民,也是第一次见孩子这么开心啊。

    “不要,本公主不会做丫鬟做的事情,带回去浪费你的粮食。”晋阳公主笑着喊一嗓子,李诚这才放下道:“殿下说的对,亏本的买卖不能做。”

    人群中有人嫉妒,有人羡慕。嫉妒的是李承乾,作为亲大哥,一母同胞的弟弟妹妹,跟他都没这么亲过。而且李诚在李世民跟前的宠信,甚至超过了自己这个太子。

    羡慕的则是李泰,觉得人生要活成李诚这样,才算是潇洒。君前又如何?我行我素!挥洒自如,还偏偏不招人讨厌。大家都喜欢他。更重要的,他花的都是自己挣的钱,不像自己这魏王,还得看父皇的赏赐多少来花钱。

    可怜的李治,总算是等到的机会,走到跟前正经的行礼:“见过师傅。”

    李诚伸手施展摸头杀,笑道:“又长高了一些,其实师傅教的东西也不多,真是很惭愧。今年不会太忙,你要是得空,就去庄子里住着。”

    李治没敢立刻答应,先看看李世民,得到颔首认可了,这才笑道:“多谢师傅。”

    时间差不多,李诚要告辞了,李世民却突然语重心长的开口道:“自成,今年钢铁产量,大概能有多少?”钢铁产量是衡量这个时代国力的一个重要标准。李世民自然很关心。

    “原料足够的话,五百万斤不是问题。本朝的铁矿质量,还是差了点。天竺倒是有好铁矿。”李诚留了点余地,话不能说太满了,而且也不好自己私下做手脚。

    “天竺么?有点远了。”李世民很遗憾,不能过去抢。至于李诚为何知道这个,他也不关心。李诚笑道:“确实有点远,而且道路难行,要是有海船的话,倒是可以去看看。”

    “这个再说吧,你铸造的银币,就为了做红包?”李世民有的放矢的提问。李诚笑道:“回陛下的话,臣也是去年下半年才知道,倭国的使者,带来了不少白银。大唐的白银产量不高,臣这才想起,昔日东游曾闻倭国有座银山。”

    看似很随意的一句话,其实是在挖坑。李世民听了眼珠子都直了,居然有银山这么夸张的东西?好想抢过来。中原皇朝,在五代十国以前,差不多都是这个调调。见不得别的国家有好东西,有就去抢一把。大宛就是个例子,为了汗血宝马,被李广利怼死了。

    当然了,这里面也有丝绸之路的缘故,这条道路的畅通,对于整个中原王朝而言,经济上都有莫大的好处。到了宋朝,这条路不通了,但是海上的丝绸之路又打通了。不然区区南宋,半壁江山,如何能坚持一百多年。

    总而言之,给李世民的心里埋一颗种子,时机合适了,自然会滋生一个念头,要不要去抢一把。小小藩属,看上你的东西是给你面子。

    要不怎么说,一个大国周边的小国,天生就是一个悲哀的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