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打个痛快
    现代的小国可以选择抱大腿,在大国之间玩平衡游戏,就像阎锡山的在三个鸡蛋跳舞。但是这个年代则没这种可能,中原王朝一家独大,周边的小国要么跪,要么死。跪的快,跪的彻底的,还能活下来。不肯跪的,比如高句丽,最终还是被弄死了。

    有个问题必须要搞清楚,高句丽跟高丽不是一回事。高句丽算是个地区小国,疆域在朝鲜半岛北部和东北一小部分地区。这个时候比较纯正的朝鲜半岛的国家有两个,百济、新罗。可想而知,这两个国家得多小。

    唐高宗时期,高句丽被灭,于平壤设安东都护府。这就是盛唐。某种意义来说,中原王朝的政权灭了高句丽,平壤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当然了,你说“自古以来”的时候,先低头看看自己,是不是别人搞不过你。

    那种别人一巴掌就能把你扇多远的国家,就不要随便开口说“自古以来”了。还不如拿不说来换点好处。纵观历史,中原王朝一旦强大,周边无不跪伏。一旦自身出了问题,则必有外患。轻则退守江淮甚至改朝换代,重则接近亡国灭种。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弱肉强食,只不过吃法不一样,没什么好说的。到了国家层面,愚蠢者才会去论对错。聪明的人都是看拳头大小。

    言归正传,李诚打皇宫里出来,下一站自然是去李靖家里拜年。这是雷打不动的规矩。因为李诚的缘故,门前冷落的卫国公府,虽然依旧低调,但是没人敢有任何轻视怠慢。

    怀贞坊是最后一站,还没到坊门口呢,一干兄弟会的二代不约而同的在坊门外等着。他们了解李诚,知道年初一想见李诚,别去李庄。就在这等着。

    李诚下马一一招呼众人,一番客气后,让他们去自己家里先坐着,回头兄弟们聚会不提。明天李诚要陪崔芊芊回门,大年初三才是兄弟们在李庄热闹的时候。

    李诚不着急回家,直接去敲隔壁的门。这门还没敲呢,已经主动打开了,露出武约幽怨的眼神。小姑娘又大了一岁,心里估计也想明白了,李诚是真的不想要她。于是在态度,也没那么亲热了。

    “又来看我姊姊啊?”武约酸溜溜的,李诚呵呵一笑,摸出一个红包递给她:“拿去,新年的彩头。”武约接过也不看,李诚的手笔也不小,这份彩头怎么也有个五六十贯的。

    “阿娘在堂前呢,家里过年也没客人来,也不用走亲戚。”一句话,道尽了各种酸楚。李诚停步回头,看一眼小姑娘武约,也许这就是埋下野心种子的缘故吧?眼前这个看似娇滴滴的小姑娘,将来是要给自己起一个武曌音:照名字的女皇帝。

    武则天,那可是弄死了自己亲哥哥,亲侄女的猛人。李诚始终觉得,人要真的走到那一步,活着也就没啥意思了。这就是李诚对皇权始终敬而远之的心态。对李世民,则是大腿要抱,也会防着。不然吃饱了撑着,搞一个兄弟会,弄一个茶叶联盟出来。

    堂前的杨氏,心态也很复杂,武约的事情,她开不了这个口。总归是个国公府,该有的脸面还要有,就算是名存实亡了,也得撑着。今年的情况比往年好多了,一些贵妇人之间的来往,也渐渐的有了。人家未必看她杨氏如何,但那又如何呢?

    堂前见过杨氏,李诚准备说几句客气话就走,拜年就是个形式。本质是两家的关系,一定要让有心人看见。年礼什么的,年前装了好几车,要不是杨氏矜持,李诚都打算在后院开一个门,每次都要走大门边的侧门,太麻烦了。

    武顺在闺房里对着镜子,检查一下妆容,小娅在一旁笑道:“小姐,再收拾就成仙女了。”

    武顺这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拎着裙子出了门,一路小碎步,走的很快。到了堂前放慢脚步,放下裙子,变的矜持了起来。武顺这个女人,可不敢小看她。为了跟妹妹争李治,历史她是敢于跟女儿一起李治床的主。

    或许说,这个时代的女性,在追求自我幸福的时候,更为奔放一些吧。后来的史学家在评价唐朝的时候,最为诟病的就是唐朝的男女关系,乱的一塌糊涂。要不怎么李唐的赫赫武功,皇室的评价在历史其实评价并不高呢?

    “见过李郎君!”武顺前说话,李诚见她便露出笑容道:“怎么先来了,还道回头去寻你。”杨氏坐在一边把脸扭开,不要脸小荡、妇,不要脸的臭男人,当我不存在么?

    李诚才不管杨氏怎么想,拉着武顺的小手不放,眼睛盯着她红艳艳的唇。看的武顺把头低下,李诚才回头道:“夫人,我去顺娘出坐一坐。”

    杨氏从鼻子里发出声音:“嗯!”两人牵手去了,到了闺房,又是小娅看门,两人在里面也不知道做点啥。总之还是李诚一脸满足的出来,小娅进门一看,武顺躺在床呢,满面红润,胸襟散乱,露出一大片的白。心中一惊,赶紧过来道:“小姐。”

    武顺浑身无力的瞟她一眼,有气无力,声音糯的像甜酒:“别担心,没你想的那样。”

    小娅这才放心,前道:“小姐,不能太惯着李郎君了,孝期要到九月呢。”

    武顺翻了翻眼珠子,懒洋洋的靠着床道:“我自然是知晓的,只是口舌之功,看把你吓的。”一句话,真把小娅给吓着了,李诚一脸满足可以理解,你一脸满足啥意思?

    武顺见她惊讶,不免羞怯的一笑,低声道:“此番才知道,李郎爱妾入骨。这等事体都做得,此刻还道是在梦里呢。”说着挣扎起来,又低声道:“都没去送一下李郎,失礼的很。”

    李诚还没到前院呢,听到一阵吵闹,走近一看,武约站在杨氏身前,双手叉腰,指着对面的武家兄弟道:“武元庆,武元爽,次李郎君没把你们的腿打断,真是太便宜你们了。”

    “杨氏,你也不管一管他?还有没有礼数?”武元庆根本不鸟武约,针对杨氏来了。李诚想前,想想停下了脚步。站在一旁听着,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

    隔壁的李家里,一群人正在喝酒吹牛,开一个小会,总结一下去年的收获,回头跟李诚好汇报。正热闹的时候,杜海进来说了一句:“各位郎君,隔壁武家好像有人在闹事,家主也在隔壁,一个人怕是要吃亏。”

    杜海倒不是坏,而是真的替李诚担心,武家兄弟这次学怪了,带了二十几个下人呢。好汉架不住人多啊!还都带了家伙的。听到动静,开门看一眼,赶紧回来报信。

    嗖,第一个站起来往外冲的是房遗爱,口中欢呼:“好些日子没动拳头了,大年初一,正好松快松快。”房遗爱的暴力因子,估计是遗传他娘卢氏的。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因为他的未婚妻是高阳,所以家里看的很紧,身边还几个大妈级别膀大腰圆的健妇盯着。

    总之,就是不能在婚前乱搞丫鬟,这让房遗爱很伤。想乱来,只能去平康坊了,家里是不住闹出人命的,真是夭寿。时间长了,憋屈的很,总不能住在平康坊吧?房相的脸面还要不要,皇家的脸面还要不要。所以啊,娶公主真不是啥好事,尤其是唐朝的公主。

    总算有个发泄的机会,房遗爱自然要欢呼一声。众二代一听还有这好事,赶紧的。慢了,慢了就这群牲口,能把活都干完了。至于李诚的安危,大家不担心,就李诚的身手,去慢了就怕没大家什么事情了。

    一群二代兴致勃勃的出了门,一看武家门口堵着的人还没散去,一阵欢呼:“打啊!”

    一群无法无天的家伙,平时家里管的严格的也不少,这会无责任打架,岂能不开心。

    冲在最前面的房遗爱,更是兴奋的浑身兽血沸腾。对面这些下人,倒是很懵逼,怎么突然杀出来这么一群人,一个个锦衣在身,玉带缠腰的。他们这是要闹哪样,还喊“打”。

    都不等这些人做出反应,房遗爱已经冲到跟前,一群就砸翻了一个。这一下,这些下人打手的火气也来了,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动手?打回去呗。

    一群二代也不让随从帮忙,好不容易有个打架的机会,自然是要自己的。打个痛快再说。一个一个的不说二话,撸袖子就冲进人群,一场混战。

    这帮二代的有几个武艺还是不错的,房遗爱,程处弼,尉迟宝琪、段珪、李思文,屈突铨等,这些都是将门子弟,家学渊源,打架的时候冲最前头。张大象这种看去是个读书人的家伙,其实也不怂的。他爹张公瑾,了战场也不耽误砍人的。

    一群打手是专业的,武家兄弟带着防身的,打架也都是好手。手里还有棍棒,两下里打成一团,打手下人倒也不吃亏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