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喜欢搞事
    外面动静太大了,武家兄弟根本不可能不知道。今天来给杨氏拜年的意思,还是想让杨氏给隔壁带个话,带武家玩一个。武士彠去世后,武家真是一天不如一天。武家兄弟也不是啥好鸟,也没个什么本事,靠着父辈荫萌过日子的庸才。

    按说这种求人的事情,本该低调再低调,但是这俩蠢货,还好意思端着架子。拿着身份,就算身有爵位吧,在长安城里随便一个新贵的二代,都能打他们一顿取乐。

    现在的情况是,外面有十几个新贵二代。

    杨氏的本意,都是武士彠的孩子,看着亡夫的面子,既然来了,好歹给点面子见一见。不料二人进来,却直呼杨氏,不叫母亲就算了,直呼杨氏是什么道理?史书里记载,武氏兄弟对杨氏失礼。不肯承认她这个大妇,武士彠在的时候,文水老家杨氏就没啥地位。

    武士彠死后,丧事办完了,杨氏直接在文水老家呆不住,搬到长安来住。有记载称,杨氏被挤兑的长安城都呆不住,只好去洛阳投奔昔日好友白氏。再后来得到了好友资助,才从洛阳搬回来。

    这个时空,因为多了个好邻居,杨氏不用去洛阳了。洛阳古旧那边,书信不断还是有的。

    也不知道武家兄弟是不是脑子不好使,总之各种不开窍。历史武则天都当了皇帝了,这对兄弟还对杨氏大放厥词,说什么他们混的好,是因为自己的能力。于是,杨氏很生气,武则天也不客气,直接都弄死了。要不是怕武氏断了香火,估计武三思都留不住。

    今天的杨氏又被气坏了,明明是来拜年的,怎地直呼杨氏,还是一副高高在的嘴脸。

    不等杨氏反驳,武约先冲去怼,然后形成对峙。不料门外突然生变,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年初一的,从哪来的这么一群搞事的人?

    李诚也听到了外面的欢呼声,伸手扶额,好吧,把这群喜欢没事搞事的家伙忘记了。只好从藏身处走出来,不紧不慢的走到众人边才开口:“这怎么了?”

    武氏兄弟一看见李诚,腿就吓软了。鬼知道这大年初一的,李诚来拜年了。拜年你怎么去了后院?现在才出来。这太不合常理了。

    但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武氏兄弟大气都不敢出了,更不敢出门去看发生了什么。

    武氏兄弟是真的怕李诚,这厮看着低调,在权贵圈子里却有个遮奢的名头。但凡混权贵圈子都知道,李自成一声号令,几十个二代就能冲来撕咬。重点是李诚太能折腾了,没搞一次都能挣钱,这个谁能扛的住?

    武氏兄弟是权贵圈外围分子,核心混不进去,就在外面混。就这样,没少听到李诚的事情。各种段子,都是别人加工过的。比如不甩魏王,殴打齐王,骂的大理寺少卿吐血,当朝宰相魏征,被他指着鼻子骂。这种事情,他们当真了。这种事情,哪一件做了都是要死人的。

    问题是,李诚全都干了,屁事没有。这特么的就太吓人了。武家兄弟这种权贵圈子的外围分子,遇见了权贵二代圈子的核心们都要追捧,喊一声哥哥的人物,没吓的跪下就很有胆量了。听到李诚的声音,杨氏心里一喜,拉着武约缓缓后退。

    李诚慢悠悠的前,摸出装烟丝的袋子,一边走一边卷喇叭筒,用火镰给自己点后,还抱怨了一句:“老费劲了,回头得弄点火柴才是啊。”就这语气,旁若无人一般。杨氏看着都有点气恼,武约则看的眼睛发亮,这才是大丈夫啊。

    吐出一口烟,李诚才装着看清楚来的是谁,笑道:“哟,二位这是来拜年啊,还是来装大爷啊?怎地,还要我给你们跪下,才肯搭理我?”李诚是在笑着说话,但是语气却冷的像零下四十度,这两个不开眼的家伙,敢在今天搞事,还叫自己碰了。

    噗通,武氏兄弟直接就给跪下了,明明比李诚大不少呢,口中还整齐的高呼:“武元庆、武元爽,见过哥哥。”这俩真的是脑子有坑,对杨氏敢于装逼,对李诚,直接跪下喊哥!

    这一招,直接给李诚搞懵逼了,这是闹的哪样?李诚还不知道呢,自己在长安城权贵圈子里的名声有多浪,简直就是水浒的呼保义,自诩好汉的二代们,见了面叫哥哥,那是必须的。武家兄弟这种不入流的权贵,自然是要跪下了,才敢开口说话。

    讲真,武家兄弟可以看不起杨氏和武家姐妹,这是天性使然。武则天都当皇帝了,他们照样看不起。麻痹,老子当初如何,你算个甚。就是这种心态在作怪,也在作死。

    但是李诚就不一样了,是他们二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要知道,长安权贵圈子里,为了争一个加入兄弟会的名额,都能打出狗脑子。可想而知,对混进兄弟会,只能是在做梦的时候才敢想一下的武氏兄弟,看见了李诚这个扛把子,是何等的心态。

    一句话:这俩就没啥脑子,年龄大小无关。第一次被李诚打过,他们还敢心存怨恨,一年之后都成了李诚的脑残粉了。就这么简单,你说这种人脑子里不是一坨屎,是什么?

    “呵呵,叫我哥哥?你们也配?”李诚是真的看不这俩,不屑的丢下一句话。两人互相看看,赶紧把头低下,不敢正视李诚。今天要是跟李诚起了冲突,以后估计在长安城里就呆不住了。出门一定被人打,在家更危险,一准有人去点火。

    这不是说假的,长安城的一帮二代,真的能干的出来。李诚现在就是二代们的核心,武家兄弟算个鸟蛋。敢挑衅老大,弄死你都是轻的。

    李诚看都不多看一眼武家兄弟,慢悠悠的走到门口,打开侧门看一眼。好嘛,打的叫一个热闹。一群二代跟一群黑衣下人,打的是有来有往。再看这群二代的下属,还有李家的几个老卒,抱着手站在一边看热闹的,还点评几句。

    “嗯,这一拳打的好。”“这一脚有点家主的风采。”

    李诚也懵逼了,站在门口一声暴喝:“这是干啥的?你们这群混蛋,还不去帮忙?打出好歹,算谁的?”一群下人和老卒,早就是跃跃欲试了,但是被这群二代严令不能帮忙啊。

    现在好了,一群人冲去,格局发生本质的变化。正打的爽的房遗爱还喊一嗓子:“哥哥莫怪,我等不叫他们帮衬,难得打个痛快。”

    “混蛋房二,就知道是你在搞事。大过年的,打出个好歹来,我怎么跟各位父母交代?”李诚气急败坏的喊着,这时候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武家兄弟膝行至李诚身后,大声喊:“你们都别反抗,让各位哥哥打个痛快。”

    “武元庆,你放屁,不反抗还怎么打个痛快。”尉迟宝琪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这一架因为这么一闹,彻底的没戏了。武家的下人部曲,全都蹲在地抱着头,不打了。

    “贼厮鸟,害我们打的不痛快,等我来打死你们两个。”李崇真撸着袖子冲过来,要打武氏兄弟泄愤,不料对李诚的眼神,立刻就怂了,规规矩矩的放下手,笑道:“哥哥,莫动怒,莫动怒。”

    李诚看着他,呵呵呵的冷笑,一干兄弟们都看着呢,李诚这个眼神,这个笑声,就是命令。李崇真赶紧嬉皮笑脸的拱手:“哥哥饶恕则个,小弟认罪。”

    李诚呵呵呵:“大家都知道该怎么做吧?”一群兄弟当然知道了,整齐的应答:“得令!”

    一群人扑去,李崇真被抬了起来,张大象在一边喊号子:“一,二,三。”

    武家兄弟直接看傻逼了,杨氏和武约也看傻逼了。这是什么戏码?李崇真被丢起来好几次,张大象突然喊了一嗓子:“三!”噗,李崇真落在地,好在这是土地面,不是水泥的。

    就算是水泥的也没事,因为这帮人坏的很,直接把李崇真丢一群武家的打手的头了。这帮打手正在抱头蹲呢,一看过来一个东西,赶紧七手八脚的接住了。

    李崇真没摔着,还不领情呢,对这些打手一顿拳打脚踢,口中骂道:“谁让你们接着,没摔的结结实实,哥哥如何消气。”李诚看不下去了,一声喝:“闭嘴!都给我滚回我家去。”

    一群二代呼啸而来,呼啸而去,瞬间坊间就安静了,地还有二十几个黑衣下人,蹲在那里不敢动。李诚回头瞪着武家兄弟:“都是你们闹的好事,今天算你们运气,没有把人打出好歹来,不然你们两个年都过不去。”

    “哥哥饶恕则个。”武元爽很不要脸的求饶,李诚打量这俩一番,淡淡道:“滚门外去跪着,啥时候夫人开口,你们才能起来,不然你们试试看,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这就是公然威胁了,武氏兄弟哭着脸,互相看看,只好乖乖的出侧门,在大门口跪着。他们了不敢有半点不从的意思,李诚说了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天亮之前就一定会死。还不用李诚动手,一堆人抢着送投名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